banner
1 月 23, 2021
78 Views

“龍前輩誤會晚輩的意思了,前輩求道之心,晚輩很是配服,又什麼會讓前輩分心呢?只是晚輩有一條東西想要讓前輩替晚輩監定一二。”曾浩依然微笑的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對於曾浩的做法,丹靈子自然看在眼中,他曾經也幾次拉籠二人加入寶丹門,只是都無果而返。

雖然如此,但他還是很贊同曾浩的做法,別的不說,單是曾浩會記得爲寶丹門發展着想,他便感覺到了安慰。

要不是他有事在身,他還真不太放心這麼快便把寶丹門交給曾浩,必竟對曾浩的來歷,他依然還是不太清楚。

“何物,以貴派的高手,又何須老身。”龍婆婆眉頭一皺,有點好奇,同時也有點惱怒曾浩的不知進退。

他可是一名元嬰高手,雖然寶丹門還是有東西可以打動他的,並絕對不是曾浩這個剛上任的掌門便可以做主的了的。

曾浩微微一笑,直接將一個儲物袋遞給了龍婆婆,也不說話,微笑着看着其表情的變化。

嫡女謀:嗜寵佞毒妃 ,表情很是古怪。

Wωω _ttκǎ n _C〇

儲物袋之內,並非是什麼靈丹妙藥,而是一下半蛋殼,而這蛋殼正是當年小青龍出生時留下來的蛋殼的一個部份。

這東西對別人來說,可能只是很惜有的法寶材料罷了,可對於以龍息爲主神通的龍婆婆來說,不外呼是增加他實力的寶貝,比起給他一枚有助於化神的丹藥更加珍貴。 龍婆婆的表情變化很是明顯,這倒惹來了不少人的注意,就連丹靈子也不由的感覺到了好奇。

他同樣想知道,曾浩拿何東西出來,竟然能讓龍婆婆如此動容。

就連一旁的落塵散人也是一臉的不可思意,同時他也很期待曾浩會拿何物去拉籠他。

“曾掌門,不知此物是從何處得到?可否轉讓老身?”龍婆婆一臉興奮之色,顯而易見的說道。

“龍前輩說笑了,如龍前輩看中,那便轉讓於前輩便是,只是不知前輩拿出何物與晚輩交換?”曾浩一臉毫不在意的表情說道。

聽到曾浩這話,龍婆婆這才醒悟,自己還真沒有什麼好東西能跟對方交換的。

當然,也不是說身爲元嬰後期大圓滿的他沒有什麼好東西,只是那也得人家曾浩看得上才行啊。

論到丹藥,人家是寶丹門掌門,別的沒有,還怕沒有丹藥嘛?

可要給法寶,人家手上那把古寶,只不過是當成摺扇便用,還怕他沒有好的法寶嘛?

要直接拿仙石跟曾浩買下,龍蛋殼雖然只是一個蛋殼,可也是頂極的材料,那裏是仙石可以相比較的。

可要說到材料換材料嘛?自己倒不是沒有,可問題曾浩也得要才行啊。

龍蛋殼可以說此界的不存在的東西,而別的材料,再逆天,人界也有那麼幾件把,以他掌門的身份,還怕他找不到?

這下,龍婆婆開始變得爲難了起來,對於放棄龍蛋殼,那對他來說,是絕對不可能的,可要硬搶,想來在坐所有高手都會站到曾浩那邊。

“什麼?龍前輩可是覺得此物不合用?不願相換,那龍前輩也無須爲難,不換便是,晚輩留之還有其他用途。”曾浩一臉微笑,很是誠懇的說道。

“曾掌門,不知你須要何物,才肯與老身相換。”龍婆婆臉色陰沉的說道。

“何物?龍前輩請訴晚輩直言,晚輩如今一時間還真不知道自己欠缺何物,如龍前輩果真想要此物,大可留在我寶丹門此許時日,等晚輩想到所須何物,再告知前輩如何,當然,趟若前輩肯屈身入我寶丹門,爲我寶丹門長老,此物便送於龍前輩又如何?”曾浩很是濠爽的說道。

他在說此話之時,臉不紅,耳不赤,倒不失爲一代奸雄。

“曾掌門這是何意,算是收買老身嘛?”龍婆婆臉色更加陰沉了起來說道。

他自然知道,曾浩讓自己看龍蛋殼,無非就是想拉籠自己加入寶丹門,爲他左右罷了。

只是他實在不願爲世俗之事纏身,從而影響自己求追天道。

雖然修仙者壽命比起丹來人,來長上不少,可他們同樣也是分秒必爭。

“龍前輩誤會晚輩了,也罷,竟然如此,那晚輩便不於前輩交換,免得讓龍前輩誤會晚輩存在不詭之心。”曾浩很是無辜的說道。

此時的丹靈子總算完全服了曾浩了,他萬萬想不到,曾浩平時一臉正經之色,這纔剛坐上掌門人,便變得如此狡猾。

“哼,好,老身答應加入寶丹門便是,不過老身有一要求,平時絕不管事,如曾掌門不能就承,老身此物也不要了。”龍婆婆一咬牙,一跺足,很是不情願的說道。

“哈哈,有龍前輩的加入,真是我寶丹門之幸事,至於前輩的要求,晚輩自然答應,如無大事,晚輩自然不會打擾前輩清修。”曾浩很是爽快的說道。

可其心中且樂得,在寶丹門,又有幾個長老會管事情的,還不是都由自己這些人拼命,他們只有在打戰時出纔會出現一下。

然這也已然足夠了,有了龍婆婆的加入,自己在寶丹門中便有了自己的勢力存在。

而曾浩又跟龍婆婆閒聊了一會,並存諾,日後給其一片神獸青龍的鱗片。

一小塊龍蛋殼,龍婆婆便興奮成如此,更別說是神獸青龍的鱗片了,差點沒讓龍婆婆給曾浩跪下。

然對於神獸青龍的鱗片,曾浩且並不在呼,要知道,小青龍每次進階之時,身上都會脫落不少的鱗片,而曾浩從來都沒有去收拾過這些龍鱗。

對曾浩而言,就算要收拾,也得收拾化形後, 時光留給愛你的人

而神獸青龍是自己的,他自然不會在呼沒有這些這種了。

曾浩有意無意間,來到了落塵散人身邊,微笑的打量着落塵散人。

“曾掌門,可也是有東西要讓老夫監定一二?”落塵散人似笑非笑的說道。

“前輩說笑了,晚輩倒沒有何東西須要前輩監定,只是晚輩遇到修練上的困難,聽說前輩神通便於此,還望前輩指點一二。”曾浩依然微笑的說道,邊玩弄起手中的摺扇說道。

“哦,曾掌門不妨直說便是,老夫也想知道,曾掌門何事不懂?”落塵散人眉頭微皺的說道。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日前晚輩得到一套功法,只是其中有一些,晚輩資質不佳,難以領會,望前輩指教一二。”曾浩微施一禮,遞上一塊玉卷說道。

落塵散人饒有興趣的接過了玉卷,查看了起來。

他很清楚,曾浩是打算用此玉卷收買自己,讓自己跟那龍婆婆一樣,加入到寶丹門。

可要知道,以他如此的修爲,又有何種功法能夠打動的了他,他也滿心期待。

雖然他很清楚,不管曾浩拿出什麼東西,他都絕對不會動心,更不會和龍婆婆般,加入到寶丹門,受世俗牽制。


然他同樣也好奇,曾浩是以何種手段,竟然讓龍婆婆如此心甘情願的跟着他,成爲他的左右打手。

起初,落塵散人也和龍婆婆一樣,毫不在意的掃視了一遍,可很快,讓有意之人吃驚的是,落塵散人也似龍婆婆般,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開始認真的檢查了起來,臉色先是變得很是古怪,到最後的凝重。

一旁的丹靈子早就樂呆了,他雖然同樣很想知道曾浩是以何種手段收買龍婆婆的,不過有了龍婆婆加入,寶丹門可喂是如虎添翼,以然遠超其他大派。 其實曾浩給落塵散人的玉卷中,只有過是刻錄了一半御神決功法罷了。

曾浩很清楚,落塵散人所修的神通偏消耗靈識,而修靈識的功法也是他最想要得到的東西。

如同自己般,所修神通偏於大面積的攻擊,那怕是控制把飛劍,也要將其分幻成數把。

而落塵散人所修神通也是如此,都是大面積攻擊手段,靈識越強大,攻擊力更越高,所能使用的法寶便更多。

高冷帝君囂張妃 ,雖後想想,還是用了御神決。

雖然他不在呼別人跟自己所修一樣,不過他也不想讓自己的老底都暴光了,如此一來得不償失。

很快,落塵散人表情變得很是自嘲,又好似無奈。

當落塵散人發現,這是一套修練靈識的功法時,自然重視了起來。

越看,落塵散人便越吃驚,世上驚有如此逆天的功法,連靈識都可以自我修練。

要知道,靈識是全靠修爲進階,從而慢慢變得強大,而這種修練靈識的功法在修仙界可謂是少之又少。

加上曾浩所給的御神決又是此類功法的頂階功法,落塵散人自然動心。

想要靠記憶力將這套功法完全記錄下來,好日後自行修練。

可他沒想到的是,這只是一半的功法,而且這一半功法明顯還不齊全,顯然是被人故意斷開最爲重要的部份。

這下,將他那點小心思都直接斬斷了。

“落塵前輩,不知前輩覺得此功法如何?”曾浩裝出一臉好奇的問道。

“曾掌門啊,此功法並不齊全?老夫一時間也難以看懂,要不這樣,老夫在大典結束後,便暫留此地,曾掌門將那完結的玉卷給老夫,老夫幫曾掌門研究一二可好。”落塵散人一臉苦笑之色的說道。

“落塵前輩如此爲晚輩,晚輩感激不盡,前輩能留下如自然最好,不過前輩無須麻煩,對於別一半,晚輩已然領悟的七七八八,前輩只須爲晚輩解讀此玉卷中的內容便可。”曾浩微微一笑,很是感激的說道。

可心裏早就將這落塵散人罵了個通透,這落塵散人明擺着就當曾浩是一個小孩子,就算是小孩子也不可能如此便讓他供騙了。

他精,曾浩也不笨啊,又什麼可能真將完整個御神決交於對方。

“曾掌門,老夫想要此功法,不知掌門可否割愛,讓於老夫?”落塵散人一面嚴肅的表情說道,心中且暗歎,自己什麼跟這小狐狸耍心計,這小子可是一代奸雄來的。

“這個嘛?如果是別人,那絕對不可能的,不過竟然前輩開口了,晚輩敬命便是。”曾浩起先有點爲難,雖然後一咬牙說道。

可曾浩心中且感覺到好笑,同樣他也想看看,這落塵散人會拿何物跟自己交換。

當然,如果對方拿出的東西能絕對打動自己的心思,曾浩也絕對不會跟對方交換。

只要對方留在了寶丹門,那就算他身上有再好的東西,曾浩也有把握讓他吞出來。

“曾掌門,老夫早些年曾得到過一株紅顏竹,雖然只是一株幼苗,不過且也是難得之物,老夫願將此竹外加五億仙石跟曾掌門換,不知曾掌門意下如何?”落塵散人老臉一紅的說道。

然對方此話,且正中曾浩心懷,紅顏竹,曾浩早在山海星便尋找過此物,只是一直都沒有下落。

雖然只是一株幼苗,不過以龍霞界的時間差,曾浩倒並不在呼。

只是對於也好意思開始,一株幼苗,外大五億仙石,便想換得御神決。


要知道,紅顏竹雖好,並也絕非絕跡於人界,更何況是一株幼苗。

五億仙石,雖然也是一筆天文數字,可是對於修仙者來說,仙石只是過是一個價格罷了,也是雙方交易的錢幣,跟真正有價值的東西比起來,誰也不會去選擇仙石。

更何況曾浩的御神決,不止只是對落塵散人有用,對任何修仙者同樣都很有作用,誰也希望自己的靈識比起同階來要高出。

“紅顏竹,不錯的材料,只是幼苗嘛?按照他的生長期,要到能夠使用,沒有數萬年是不可能使用得了的,晚輩深怕自己的壽命有限,不過曾浩倒是願意花五百塊上品仙石,買下前輩的紅顏竹。”曾浩裝出一副很是爲難的模樣說道。

然曾浩心中且很惱怒,這落塵散人竟然用五百塊上品仙石,便想買下自己的御神決。

“咳,曾掌門儘管開個價吧。”落塵散人老臉一紅,輕咳一聲說道。

“落塵老傢伙,不是老身說你,你那點家當,也想買下曾掌門之物,未免太過兒戲了吧。”一旁的龍婆婆一臉不在呼的說道。

此時他也算是寶丹門之人了,同樣也想拉着落塵散人一同下水,這纔在一旁幫腔到。

“晚輩倒是有一物很是須要,如前輩擁有此物,晚輩便將此功法送於前輩又有何妨。”曾浩似笑非笑的說道。

“哦,何物,曾掌門儘管說來聽聽。”落塵散人一聽,心裏一喜,興奮的說道。

然一旁的龍婆婆且是臉色一沉,他原本想拉落塵散人下水,一同留在寶丹門當什麼長老的。

可沒想到曾浩倒好,竟提出要換東西。

在人界,他們的修爲便是最高的存在,說是人界的問鼎也不爲過,必竟化神老怪都要飛昇的,只有他們纔是真正屬於人界。

他們要找某件東西,還真不是一件難事,當然,那也得人界擁有才行。

“其實也不是什麼難尋之物,晚輩有一位故交,十分喜愛練器,對練器也有一定的心得,晚輩想找一塊天階品的虛擬石,好讓那名好友試着爲在下練製出一個仙府,當然,晚輩並不須要仙府,只是想試晚輩好友試着制練仙府,也好爲天臨星找回失傳以久的仙府制練法。”曾浩微笑的說道,表情且是很誠懇。

龍婆婆聽了且笑了,天階品的虛擬石那是人界可能擁有的東西,那怕是地階的虛擬石,落塵散人都未必拿得出來。 果然,落塵散人一聽是天階品的虛擬石,直接老臉一紅,差點沒氣得吐出血來。

雖然他很清楚,如果他現在擁有天階品虛擬石,肯定毫不猶豫拿出來跟曾浩交換,必竟御神決的價值不在其之下。


可問題是人界也得擁有天階品虛擬石才行啊,這才逆天之物,那怕是上界也少有,更何況人界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