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1
97 Views

林浩目瞪口呆的看著徹底會毀滅的龍族祖地,心潮澎湃萬分,這是何種力量啊,一怒蒼穹裂,揮手滅眾生,

Written by
banner

「呼~呼~」

麒麟聖母大口喘息, 24小時寵物醫院 ,但她的雙目依舊血紅,看向黑煞魔君手中的七代龍神的靈身,極為突兀的,一團白色火焰瞬間從其周身湧出,將其吞噬,隨後焚燒成劫灰,

黑煞魔君擺擺手,露出苦笑,「女人果然是不能惹啊,」

「黑煞,你也明白你的前身了,現在告訴我,解救我兒的方法,,」麒麟聖母幾乎是咬牙說道,

知道麒麟聖母此時正處暴怒,不宜招惹,黑煞極為識趣的立刻說道:「當時我機緣所得的黑色長劍,之所以能夠引動出如此恐怖的詛咒之力,是因為其內擁有一團至純的暗黑本源,還有一團神秘的氣團,在我以肉身自爆的瞬間,那倆團能量碰撞后發生了奇妙的變化,這個變化是我也始料未及,始終迷惑的,直到我明悟暗黑天道才洞悉,」

「說重點,」麒麟聖母冷聲道,

黑煞一陣語噎,隨即乾咳一聲,簡要道:「我發現當時那股神秘氣團,便是珍貴至極的吞噬本源,而我當時引動的詛咒之所以極為難以消除,也是融合了一絲吞噬本源的緣故,使得詛咒之力,能夠不斷侵蝕吞噬詛咒者的生機,直到死亡,」

說到此處,黑煞和麒麟聖母都是看向林浩,

黑煞神色肅穆,凝聲繼續道:「我有一個猜測,若想解除麒麟子身上的詛咒,還需要使用一次轉嫁之法,將這詛咒之力轉嫁到另一個生靈身上,因為麒麟子本身血脈和身受詛咒長達數千年,已然深入靈魂的緣故,那位被轉嫁的生靈必須自願,而且擁有極高的生命等級,」

林浩雙手瞬間握緊,蹙眉不語,


「我不同意,,,」就在這時,麒麟子突然高聲吼道,它更是轉身看向麒麟聖母,以極其堅定的語氣道,「若是你們逼我進行這轉嫁之術,就是我來日醒來,也會立刻自殺,去陪浩子,」

「兔子……」林浩感到心中一暖,臉上露出柔和的笑容,有一種感情,不需要太多的言語:這就是兄弟,真正的兄弟,,,

麒麟聖母面露掙扎,最後暗嘆一聲,神色頹然,

「你們先聽我把話說完,事情沒你們想的那麼悲觀,」將眾人的神色看在眼裡,黑煞魔祖道,

「難道還有轉機,」眾人眼前一亮,齊齊望向黑煞,

黑煞魔祖笑道:「我之前說過了,詛咒之力極為難纏是因為它融合了一絲吞噬本源,若是承受這轉嫁之法的是旁人,必死無疑,但若是林浩小友,這未必不是一場天大的造化,」

「此話怎講,」麒麟聖母激動道,

「整個混沌世界,吞噬奧義的一切消息都極為難得,何況是一絲吞噬本源,若是林浩小友能夠藉助體內的吞噬神通,承受詛咒之力,將那縷吞噬本源融合,那他將能夠真正的一窺吞噬奧義的真諦,這造化之大,老夫都是眼饞的緊,但這裡面的兇險,也不用老夫說了,一切決斷單憑林浩小友的意志,」

「我還是不同意,」麒麟子平靜道,「我最開心的日子便是跟隨浩子闖蕩天下的時間,他給了我從未有過的經歷和感受,我的命本就該死了,臨死前能夠結識浩子,而且見到母親,這是上蒼給我最好的送別禮物,我已經沒有任何遺憾了,」

「痴兒,痴兒啊,,」麒麟聖母把麒麟子抱在懷中,忽然大哭,神情悲切至極,

「我願意一試,」突然,一道清晰的聲音打破了麒麟聖母的痛哭,

麒麟聖母,麒麟子,黑煞魔祖齊齊看向林浩,神色迥異,

麒麟聖母自然是激動和深深的感激,麒麟子蹙眉搖頭;黑煞魔祖眼前一亮,居然對眼前這小輩有了幾分欽佩之意,

「浩子,你……」麒麟子道,

「兔子,我的事情你也知道一二,我心本向這蒼穹,想要到世界之巔去看看,」林浩道,「再說修真修道,都是逆天而行,若是失去了奮勇拚死之心,豈能有所成,既然有如此天大的造化,我林浩自然沒有錯過的理由,」

「可是浩子,這也太危險了,」麒麟子焦急道,

「我心意已決,」林浩說著,但他看到麒麟子又想說話,隨即臉色陰沉,向前一步掄起巴掌,對著麒麟子的後腦就是一記重擊,巨大的力量使得麒麟子掀翻再地,林浩抬起腳丫子狠狠踩向兔子的腦袋,惡狠狠道,「兔子,你找死啊,敢質疑我的決定,,到底誰是老大,」

「兔奶奶的,放開我,你個該死的混蛋,,」麒麟子大怒呵斥,卻換來一頓暴揍,

看到如此一幕,麒麟聖母和黑煞魔祖相視而笑, 寂靜的龍域,一片狼藉,偶爾幾聲蟲鳴也帶著一絲試探,然而,平日里那些使它們感到恐怖的氣息許久都未曾出現,這些蟲鳥才呼朋喚友,爭相肆意的狂歡起來,

突然,

一道裂縫出現在龍域上空,漆黑的裂縫迅速放大,從中吹出一股股恐怖的,空間亂流的氣息,隨後從裂縫中走出四道人影,他們掃視寂靜的龍域,並沒有露出意外的神色,

這四人正是從龍族祖地中走出的麒麟聖母,黑煞魔祖,林浩和麒麟子,

「該死的爬蟲,果然是膽小怕事,」麒麟聖母怒哼一聲,壓抑不住心頭的怒火,身後竟又有一朵火焰竄出,

林浩想到先前的一幕,眼皮狂跳,連忙道:「前輩息怒啊,那些龍族走了,這個寶地已經成為我們的,可不能就這樣毀了啊,」

「是啊,此地雖然不算太好,但也是秦界一處龍脈所在,」黑煞魔祖眼神閃爍,沉吟道,「轉嫁之法需要做完全的準備,這道龍脈也許會有大用,」

「哦,」麒麟聖母掃了一眼黑煞魔祖,收起火焰點了點頭,

「走吧,我和黑煞魔祖有些事情要談,你們隨意看下這龍域,有什麼好東西都收了,你們儘管施為,我的神念會時刻籠罩龍域的,你們遇到危險我立刻便知,」麒麟聖母擺擺手,與黑煞魔祖消失在虛空,

「母親去做什麼了,」麒麟子蹙眉道,

「應該是談關於轉嫁之法的事情了吧,畢竟關乎我們倆個的小命,那黑煞魔祖也是不能全信的,」林浩沉吟道,

「怎麼,浩子你看出什麼來了,」麒麟子驚訝道,

「這倒沒有,黑煞魔祖如此幫助麒麟聖母,定是有他的目的的,」林浩道,

「什麼,那我母親會不會有危險,」麒麟子一跳老高,驚叫道,

「一個領悟了火之天道的高手,豈是那麼容易好傷害的,」林浩一拍麒麟子的腦袋,舔了舔嘴唇,嘿嘿笑道,「那群龍崽子走的很匆忙,肯定有寶物未曾收起來,有寶葯未曾採摘,如今這些都是我們的了,龍域的寶貝們一定要藏好啊,爺來了,」

話落,林浩興奮的竄入龍域,

「嘎嘎嘎,兔奶奶的,寶貝們,兔爺也來來,」麒麟子咋呼著,緊隨其後,

「哇,這是一件仙器,」林浩進入一間密室,發現掛在牆壁上的法器,驚呼道,

「嘿嘿,這是一爐寶葯啊,價值連城,」麒麟子來到一間丹房,看到尚未開爐的寶鼎,驚呼道,

「哇,這裡有一株極為珍惜的寶葯,」

「這是可以鍛造神兵的隕石,」

「哇,這裡有一個奇怪的板凳,」麒麟子驚呼道,

「砰,」林浩滿臉黑線對著麒麟子的腦袋就是一巴掌,並且怒道,「這只是普通的椅子,」

……

林浩與麒麟子掃蕩龍域的時候,麒麟聖母跟黑煞魔祖盤膝坐在龍神殿中,沉默以對,

「你為什麼幫我,」麒麟聖母首先打破瓶頸,開口問道,「若是你從七代龍神手中救我的麟兒,是因為我要為你打開封印,可是那轉嫁之法,你完全可以不說,現在為什麼要告訴我,」

似乎早就知道麒麟聖母會發問,黑煞魔祖笑道:「其一,當年雖然不是我本體的錯,但畢竟麒麟聖皇是死在我手中,而且麒麟子也是因為而深受詛咒之力的侵蝕,我想彌補一二,」

「嗯,你知道便好,這一點我也清除的很,來日我會去找你切磋的,」麒麟聖母直接道,

「隨時奉陪,」黑煞魔祖也不生氣,似乎對麒麟聖母的這種直爽性格極為佩服,隨後又道,「其二嘛,我想看看那小子到底能走到哪一步,若是失敗了,一切休矣;若是能夠成功,我想和那小子結個善緣,」

「那小子有這麼重要,」麒麟聖母詫異道,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遵從命運的安排,」黑煞魔祖雙眼露出迷離,幽幽說道,

「命運,是最看不清的東西,誰也說不好,」麒麟聖母道,「轉嫁之法,我們何時開始,」

「我這裡沒有問題,隨時都可以開始,不過最好儘快,因為麒麟子身上的詛咒之力越來越強大了,耽誤不得,」黑煞魔祖道,

「好,那我把那倆個小子叫過來,我們即刻開始,」麒麟聖母焦急說著,就要起身將林浩和麒麟子喚回,

但未等麒麟聖母動手,黑煞魔祖卻搖了搖頭,輕聲道:「轉嫁之法詭異莫測,需要我們我們隨時隨刻做好萬全準備,還是休息一日,明天在開始把,」


「好,」麒麟聖母點頭表示自己贊同黑煞魔組的提議,

時間在興奮和忙碌中,往往過得格外的快,

一天的瘋狂搜刮,林浩和兔子的收穫極為豐厚,當他們被麒麟聖母攝來的時候,臉上依舊有意猶未盡的神色,

「看來你們收穫不錯,」黑煞魔祖笑道,

「還行,」林浩和兔子相視一眼,眼中的興奮一閃而過,

「因為麒麟子身上的詛咒之力越來越嚴重,轉嫁之術必須馬上開啟,你們可還有何話說,」麒麟聖母神色肅穆的問道,

「浩子,要不你在考慮下吧,死亡對我來說真的不算什麼,」麒麟子看向林浩,微笑說道,

「說什麼傻話,」林浩拍了拍麒麟子,隨後看向麒麟聖母道,「前輩,若是晚輩不幸身死,還請把我所留物品全部待會昊陽城林家,交到我父親手中,」

「這個好說,若是……我麒麟聖母,親自坐鎮你林家千年,為你林家護道,」麒麟聖母堅定道,

「千年,夠了,足夠讓林家變得強大了,」林浩心中大定,隨後笑道,「那就開始吧,」

「好,你坐在這裡調養狀態,我需要和黑煞魔祖刻畫轉嫁符文,」麒麟聖母道,

「嗯,」林浩深吸一口氣,將心底的那麼擔憂漸漸煉去,他盤坐在哪裡,身體發光,神念更是遍布全身,不斷增加對身體的掌控,

漸漸的林浩身上的光芒,開始不斷內斂,神韻融於血肉中,使其血肉越發璀璨和剔透,

時間流淌,麒麟聖母和黑煞魔祖,靜靜的在龍神大殿中刻畫著神秘的符文,他們還不時交流一下,隨後繼續刻畫,

而林浩也漸漸進入空明狀態,古井無波,沒有任何劇烈的情緒波動,他開始悉心參悟第二神藏中的神秘符文,因為它才是解決問題的關鍵,


時間不長,林浩便成功的捕捉到了那神秘符文的一縷波動,他的神念微微碰觸,便感到一股詭異的力量出現,使得林浩的身體變得朦朦朧朧,彷彿一團神秘的光籠罩,這神秘的光極為迷離和神秘,看一眼彷彿連靈魂都會整個被吞噬,

「好了,」

就在這時,黑魔傳出話語,待得林浩睜開眼開來,黑魔示意林浩走到陣法中心,

林浩點頭越過繁複的符籙花紋,來到陣法中央,那裡恰好有一個蒲團,他也不客氣,盤膝而坐,遙遙看向陣法另一頭的麒麟子,

這時候的麒麟子恢復到了本體,趴在那裡,眉頭緊皺,彷彿在承受著什麼巨大的痛苦,同時透過麒麟子的身體,可以清晰的看到,無數條黑色絲線在裡面遊走,應該是那詛咒之力了,

「小友,把這枚丹藥服下,」麒麟聖母來到林浩近前,取出一顆渾圓的丹藥,這丹藥通體紫金,強大的能量波動,遠遠傳開,聞一口就能感覺到神清氣爽,

林浩知道這是為了嫁接之術準備,他毫不猶豫的拿過丹藥,塞入口中,

丹藥入口即化,進入腹部后,立刻化為一股浩瀚卻又溫和的能量,迅速填充林浩的身體,使他的肉身四周出現一團團彩霧,籠罩其全身,

「噼里啪啦,」


身體的各處骨骼發出巨大聲響,每一次發聲,林浩都能感覺到骨骼的力量強盛三分,而且漸漸的,在林浩身體的骨骼中,經脈上,還有全身各處的器官表面,都開始出現一層燦爛的膠狀液體,

林浩能夠感覺的出,這膠狀液體,雖然極為柔軟,但材質極為強大,使得林浩的骨骼瞬間強健了很多,通體燦爛晶瑩,宛若神鐵般,

這丹藥應該是麒麟聖母,為了保護自己尋得一顆珍貴丹藥,

「小友,轉嫁之法乃是老夫於天外的一處遺迹中得到,你可考慮好了,」黑煞魔祖凝聲道,

「嗯,前輩儘管施為便是,」林浩笑道,心中一片平靜,


「好,」

麒麟聖母與黑煞魔祖對視一眼,分別來到陣法的兩外倆側,雙手結印打出密密麻麻的符籙,不斷拍向麒麟子,隨著鑽入麒麟子身上的符文越來越多,它的身體也越發虛幻,但身體中無數黑線,也漸漸凸顯,

望著渾身被詭異的黑色絲線纏繞麒麟子,麒麟聖母雙目瞬間通紅,暗自心疼,

「麒麟聖母穩定心神,我要開始了,」黑煞魔祖見狀,低聲喝道,

「你儘管動手,我沒事,」麒麟聖母道,

「嗯,」黑煞魔祖點頭,神色極為凝重,漸漸的他的雙手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快速結印,幾乎成了一連串的幻影,那些符文在他周身環繞,密密麻麻,不時傳出厲嘯之聲,

「神禽,凝,」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