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1
78 Views

望著李涵手中發光的小東西,眾人皆是高聲說道。此刻,李涵手上那小小的玩意,竟是一塊雕刻有神秘圖案的小石板。這神秘的圖案,完全沒有看出來是什麼陣紋,只是隱約間可以從這些圖案中感受到一股獨特的氣勢。

Written by
banner

「這塊小石板,是我在外雲遊,偶然得到的。雖然得到良久但一直不知其用途,但這小小的石板中刻有神秘符文,絕對是有著某種神秘作用的。這就是我就第二場斗寶的物品。」手持不過巴掌大小的小石板,李涵冷漠說道。

聽到李涵所說的話后,所有人都是一驚,竟然是一塊未知的符文石板。頓時,所有人皆是開始交頭接耳起來。在這個世界上,除開絕對的實力外,還有著另一種同樣讓人感到害怕的力量。那就是陣法的力量。

要想製造出陣法,就必須先有合適的陣紋,但陣紋是上古大能感悟天道后流傳下來的東西,這樣的東西何其珍貴?尋常之人怕是見都沒有怎麼見過。

「符文?這難道真是符文?我來看看。」望著李涵手上的小石板,張大師極度震驚的說道。

「完了,這傢伙居然還有陣紋?」看到這一幕之後,柳遠仁臉色也是化作一片煞白。這實在是太驚人了。陣紋的價值在某些方面可是沒有辦法衡量的。

突然,就當江凡望著李涵手中小石板的時候,江凡丹田處的神秘銅鏡,卻突然開始震動起來。 神秘銅鏡竟然在震動!感受到這震驚的變化后,江凡雙眼中滿是震驚。神秘銅鏡可是金色神劍帶出來的,而且看得出,金色神劍將這塊神秘銅鏡當做了最重要的東西。光是從這一點上,就可以看出來神秘銅鏡的強大之處。

此刻,江凡體內神秘的銅鏡,又開始綻放出微弱光芒,一道又一道的神秘圖案圍繞在鏡面周圍,而且江凡體內更是有著一道若有若無的詠唱聲響起。

「江凡,要是你比不過就算了,咱們等下一場。」看到江凡一臉震驚的表情,柳遠仁還以為是因為江凡比不過而感到驚慌的緣故。

「不是,這塊小石板雖然神秘,但我卻不一定會輸。」強按住自己內心中的震驚后,江凡隨意說道。

陣紋雖然涉密莫測,且價值未知。但這也是針對一些強大的陣紋而言。像一些簡單的陣紋看起來雖然很強大,但實際上的價值卻是極低,就像是這包間的擴音陣紋。

「哦!難道江兄弟還有異寶沒有拿出?」聽到江凡這句話之後,柳遠仁心底也是一驚,雙眼中也是閃過一絲吃驚之色。這江凡到底是什麼人?居然還有可以媲美未知陣紋的東西。

「走,我們今天就去見識下這神秘的陣紋。」思考好對策之後,江凡便直接向著樓下走去。

此刻,整個會會場中所有人呢,都在等待這柳遠仁下來,皆是想看看柳遠仁到底會拿出什麼樣的寶貝。這一場要是柳遠仁勝的話,那李涵可就直接輸掉比賽了。

「怎麼?會場怎麼這麼安靜,難道是在等我和江兄弟嗎?」望著鴉雀無聲的會場,柳遠仁高聲說道,完全沒有一絲怯場之色,好像所有一切都已經在他的掌握之中。

「柳遠仁,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東西,還能夠比得過我這神秘陣紋。」看到柳遠仁下來之後,那一直陰沉著臉的李涵,立馬便對著柳遠仁冷聲說道。這一場比賽可是很重要的,他不能夠輸。

「哦?我記得不是什麼陣紋都價值高吧?比如說著里防止的擴音陣紋,怕就不值幾個錢吧。」早已經商量好的柳遠仁,直接按照江凡所說的話來。

聽到柳遠仁所說的話后,整個會場中所有人,也是一陣交頭接耳。柳遠仁確實說得沒錯,並不是什麼陣紋都是珍貴的。

「陣紋?不會有隻是一些垃圾的陣紋吧?」

「李涵,難道你就沒有其他有用的法寶了嗎?」

會場中,一些人恰逢時宜的高聲說道,在氣場上給李涵增加了無形壓力。

「柳遠仁,就算我這是未知陣紋,但你又有什麼東西,能夠比得過我的陣紋?」李涵雙眼冰冷望著柳遠仁,臉上帶著傲氣說道。

對於柳遠仁的底細,他已經知曉得無比清楚。所有的寶物都是從這個叫做江凡的小子手上拿來的。我就不信你手上,還會有什麼寶物。盯著柳遠仁身邊的江凡,李涵雙眼中閃付一絲殺意。

「好,今天我柳遠仁就讓你輸得心服口服。」柳遠仁說完之後,便從手上拿出一塊紅色袋子。只見單號劉遠方拿出袋子的時候,一股濃度驚人的靈氣,瞬間便開始在會場中蔓延出來。

「這是什麼?妖獸內丹?」


「不可能,我們晉陽城裡面,都還沒有能夠打過妖獸的強者才對!」

看著柳遠仁手中的內丹,所有人眼中都是出現極度震驚之色,所有人都像是見到鬼一般,望著柳遠仁手中的內丹。

此刻,就算是李涵也一臉震驚的,望著柳遠仁手中的妖獸內丹。

「不可能,這柳遠仁怎麼會有妖獸內丹?」望著那顆散發天地精氣的妖獸內丹,狄寧不相信的喃喃自語道。

這可是妖獸內丹啊!這樣的凶獸不說別的,整個連打得過妖獸的人都不存在,怎麼還會有妖獸內丹存在呢?可以說柳遠仁手中的妖獸內丹,是晉陽城唯一存在的妖獸內丹。

「快讓我看看,快讓我看看!」望著柳遠仁手中的妖獸內丹,張大師神色無比激動的說道。而後竟直接向著江凡所在地跑來,而後一個勁的盯著這枚妖獸內丹觀看。

整個會場中所有人,皆是連呼吸都不敢大聲呼吸,生怕因為這小小的動作,而影響到張大師的鑒寶。

「不知道他們要是知道咱們手上,還有十幾顆這樣的妖獸內丹,他們會不會一個個都震驚得瘋掉?」望著這會場中的景象,小咕嚕帶著笑意小聲說道。

魂雲斷林中,兩人可是靠著妖獸的動亂,而狠狠得發上一筆。就算是現在,小咕嚕有時候都會從睡覺中醒來,看看這一切是不是在做夢。

「沒錯,絕對不會錯。這就是妖獸的內丹,玲瓏剔透,內含神韻,外表似璀璨星辰。這所有的特徵都是符合四階妖獸內丹的標準。」盯著手中妖獸內丹仔細觀看之後,張大師失聲說道。

「怎麼可能。這柳遠仁怎麼會有妖獸內丹?他柳家就算是能夠戰勝三階凶獸的強者,都沒有多少啊!」

「誰說是柳遠仁的?不都說了今天柳遠仁手上沒寶嗎?這凶獸內丹是那個叫做江凡小子的。」

當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整個會場中頓時便響起了議論聲,幾乎是所有人都江目光轉移到了江凡身上。柳遠仁今天手上沒有帶寶,那這枚凶獸內丹,絕對就是江凡的。

「這個江凡絕對不簡單,回去告訴父親,一定要運用所有關係網來調查江凡。」看到這一幕之後,原本很是淡然的王琰,此刻卻像是熱鍋上的螞蟻,急忙對著身邊下人說道。

「不服,我不服。這一次比武,要不是這個江凡小子,你柳遠仁早就被我整下去。我要和你比最後一場,最後一場定勝負。要是你能贏我,我這三件寶物全部歸你,要是你輸了,你柳遠仁要低頭向我認輸!」此刻,已經被貼上敗者標籤的李涵,卻突然大吼說道,整個人都已經進入癲狂之中。

「好,我就和你玩玩。」就當柳遠仁打算反對的時候,江凡卻提前回應道。

那神秘的小石板,能夠讓他體內的神秘銅鏡出現反應,那這小石板定不是凡物,現在江凡也正好想要將這小石板拿到手。 整個會場中所有人都震驚得望著會場中的兩人,所有人臉上皆是震驚之色。九鼎商會的斗寶,其實並不用將手中的寶物拍賣出去,只需要讓人裁定一下,雙方手中寶物的價值而已。但現在兩人卻是提出這樣的賭注。


不用說其他的,就算只得到林涵手中那把飛劍,那可都不知道要賺身上多少金幣。一把頂尖的武器,在晉陽城中基本都會在一萬以上。要知道實力便帶代表著地位啊。

「小子,這一次我一定要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成。」望著面前的江凡,李涵雙眼中閃過一絲怒火,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這江凡的緣故,可以說今天要是沒有江凡的存在,柳遠仁早就不知道被自己整成什麼樣子。

「少爺,你要三思啊。這些寶物都只不過是暫時放在手上的。」李涵身邊的下人急聲說道,對於這些寶物的來歷,他們也知道一點。此刻,李涵早已經失去了理智,這些下人看到這樣的場面后,自然開始極力勸解起來。


只是已經進入暴怒中的李涵,哪裡還會聽進去這些人的話呢?自然是在一臉怒氣中。直接將這名下人給推開,一雙通紅的眼睛,死死盯著江凡。

「江凡,你到底敢還是不敢!」此刻,李涵高聲對著江凡吼道,臉上狂妄之色再次出現。即使在進過這樣的潰敗之後,李涵那骨子狂妄的神色,卻依舊沒有消失。

「好,有什麼不敢!」江凡直接怒吼道。今天不讓你見識下我真正的實力,你怕是不會放棄。

雖然不知道李涵手上還有什麼樣的寶物,但江凡心底卻沒有一絲的慌張,所有的一切不都還在他的掌握中嗎?

「江兄弟,要是不行就算了。今天這事你已經幫柳大哥很多忙了,不需要你在冒這樣的風險。」此刻,柳遠仁十分慌張的說道。要不是今天有江凡存在,他柳遠仁早竟不知打被坑成什麼樣。現在看到江凡還要去冒險,柳遠仁心底也是感到一陣緊張的。

「沒事,今天他來多少也要死多少。」微笑對著柳遠仁說道后,江凡也走向了會場的中心。

現在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兩人,此刻的江凡和李涵已經成為了會場的中心。所有人的呼吸,都已經不敢大聲呼吸。

「難道這江凡還有什麼寶物不成?」望著會場中的兩人,王琰心底已經處於震驚之中,要知道這江凡只不過是才出現在晉陽城的小子,但卻有著如此珍貴的寶物,那江凡還會只是一個尋常之人嗎?

「這次我拿出來的是大挪移神符,這可是能夠將人傳送萬里的神符,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和我比!」一聲大吼過後,李涵直接掏出一塊寫有著神秘陣紋的靈符。

「什麼!難道這就是傳說中,能夠讓人傳送到萬里之外的神符!」

「不可能啊!李家什麼時候還有如此珍貴的神符!」

望著李涵手中的神符,所有人眼中都是一片的震驚,這李涵手中的靈符居然會是大挪移神符。頓時所有人心底都是一片震驚,這樣的神符可以在瞬間便讓人傳送到萬里之外,完全就是保命神符啊。

像這樣的神符,基本已經是屬於玄器類的法寶。這樣的神符,尋常人根本就沒有人能夠得到。想要得到這樣的神符,畢竟要去找二星陣法師才行,只有他們才能夠做出來。要想陣法師這麼高貴的身份,怎麼會隨便為一個人製造神符呢?

「家父有幸與一名陣法師交友,自然能夠得到這樣一枚神符。」拿著手中的陣法,李涵雙眼中閃過一絲得意,現在所有人臉色的震驚之色,正是他所要看到的。

怎麼會!只是就當李涵很滿意周圍人的表情之色,卻發現面對的江凡竟然還是一臉的淡然。看到江凡臉上的表情后,李涵心底一愣,怎麼可能?這江凡見到這樣的東西后,竟然還能夠這樣淡定。

「這就你最珍貴的東西?也不過如此而已!」就在會場中所有人震驚中,那站在會場中的江凡卻只是輕聲說道,而且雙眼中也閃過一絲不屑。

什麼?不過如此而已!聽到江凡這句話后,所有人再次進入震驚中。這江凡竟然能夠說出這樣的話來?此刻,就連江凡身邊的柳遠仁也沒有想到,江凡竟然會是如此的「囂張」。

「大家請看!這副乃是江凡一直收藏多年的陣圖,取名為九星落月陣。」眾人眼前光芒一閃,不知何時江凡手中竟然是出現一塊寬大的白布,且在白布上還有著密密麻麻的陣紋。

這些猶如蝌蚪般的陣紋,像是按照什麼獨特的規律排布在白布上。光是從這著陣圖上,所有人便能夠感受到陣圖的強大之處。

「這九星落月陣,其威力便是可以一人控制九把飛劍殺敵。若是功力強大,完全可以達到以一敵九的效果。」手中拿著這樣的陣圖,江凡語氣平淡的說道。

「什麼,可以控制九把飛劍?怎麼可能?」

「若真是如此,那完全可以越級戰勝其他高手啊!」

聽到江凡所說的話之後,所有人都處於震驚中。就連站在對面的李涵,都一臉震驚的望著江凡手中的陣圖。

「好了,不用看了。這個江凡絕對不是尋常之人,這晉陽城怕是會因為他的到來,而變得風起雲湧。」看到江凡手中的陣圖后,王琰低沉著臉說道。由於沒有學過什麼陣法,所以王琰看不懂陣圖上所代表的含義,但現在王琰現在可知道這個江凡怕已經成為晉陽城勢力變化的關鍵人物。

「不可能,你不過只是說說而已。有種你表現出來看看!」此刻,李涵臉上早已經化為了一片煞白,不敢相信的玩著江凡手中的陣圖,唯有那雙眼噴火的狄寧,仍舊高聲說道。

聽到這話之後,會場中的人也是明白過來,確實在沒有見到江凡展示的情況下,誰知道它說的是不是真的呢?

「好,今天我就讓你見識下,我陣圖的威力。」聽到狄寧的話之後,江凡沒有任何猶豫,直接變從儲存戒指中拿出了九把飛劍。

雪白如絮的長劍,漂浮在空中,展現在眾人面前。 「江凡,我狄寧誓要報這羞辱之仇。」此刻,看著會場中完全一模一樣的九把長劍,狄寧雙眼中的憤怒之火,恨不得直接將江凡活活撕裂。這空中飛舞的長劍,和他買下的兩把長劍,幾乎完全一樣。

「大家看好了!」一聲大吼過後,九把長劍漂浮的平面上,竟然有著一道道光芒開始出現。等會光芒完全穩定住之後,所有人才驚奇的發現,那九把長劍竟然飛行著空中,完全是按照著江凡的操作。

「天,想不到這陣圖竟然是真的。」

「這可真是一副是驚人的陣圖啊!」

望著會場上方九把飛劍飛舞的場面,所有人心底都已經佩服得五體投地。所有人望向江凡中的眼神,也是變得熾熱無比。這完全就是一個有著眾多寶物的天才少年啊,而且這江凡的背後,怕還有著勢力強大的靠山。

「不用再看了。我認輸,今天我李涵輸的心服口服!」一瞬間像是蒼老了許多,李涵帶著嘶啞的聲音高聲說道。

「李公子,不能就這樣認輸啊!」李涵身邊的狄寧高聲說道。見到李涵竟然主動認輸后,狄寧頓時開始慌張起來。

看來今天之事這狄寧的功勞怕是少不了!望著李涵身邊的狄寧,江凡雙眼中閃過一絲殺意。這狄寧小人怕就是在李涵身邊,不斷唆使著李涵行動。

「難道我李涵今天丟人丟的還不夠嗎!」朝著狄寧一聲怒吼過後,李涵直接將手中的儲存戒丟到了江凡的手中,而後便向著會場外走去。

「柳遠仁,今天我輸不是輸在你手上,下一見面今日之仇,定當十倍還之。」就在將要離開九鼎商會的時候,李涵卻帶著下人轉身說道,雙眼中也有著一絲憤怒。最後,李涵還是在眾人面前,直接消失在大廳中。

「我看到了一個青年強者出現了。」

「今日這江凡之名怕是要響徹晉陽城啊。」

會場中所有人,皆是望著會場中央的江凡說道。高傲如李涵之人,卻只能在江凡面前低頭,足見江凡的強大恐怖。

「江兄弟,今日之事實在是感謝你了。」當所有的一切,都結束之後柳遠仁帶著極度慚愧的臉色,對著江凡說道。今日之事原本和江凡是沒有任何關係的,但江凡卻沒有任何怨言的幫助他柳遠仁,這莫大的恩情,讓柳遠仁心底一暖。

「說這些見外的話幹嘛?我們兩人不是兄弟嗎?」一邊有說一笑中,兩人再次向著包間中走去。

看著江凡的身影消失在大廳中,所有人眼中都是出現一絲失望的眼神,剛才江凡進來的時候,還無人搭理。這柳遠仁剛好去結識了一番,便換來江凡無私的幫助。此刻,某些人心底早已經悔青了。

「小子,這一次咱們又要發了。」站在江凡的肩膀上,小咕嚕一雙小爪子拿著李涵的儲存戒,極度高興的說道。

「別給我搞掉了,這裡面有樣東西,我可是十分在意。」望著小咕嚕手中的儲存戒,江凡小聲說道。那個神秘的小石板可是江凡最在意的東西,這玩意從一開始的時候,便讓江凡丹田處的神秘銅鏡出現了驚變。想來這小石板怕是有著重大的秘密。

不過別說這個李涵,怕也是個人物。望著李涵消失的地方,江凡在心底想到。這李涵輸掉之後,也很是乾脆的認輸,倒也沒有故意耍賴。倒是那個狄寧的小人,卻一直在李涵身邊暗中唆使。

「下次見面,定要讓你嘗試我的厲害。」望著會場中狄寧一眼后,江凡便跟著柳遠仁的腳步,進入了包間中。今日他來這裡,可是為了尋找治癒父親身體疾病的寶葯,現在自然好要參加這一次的拍賣大會。

……

「少爺,接下來你要去哪裡?」熱鬧的人群中,李涵身邊的下人對著小心說道。現在,自家主子在剛才的斗寶大賽中,輸得什麼都不剩,他們這些下人,也很害怕李涵會不會想不開。

「回家!」帶著冰冷的語氣,李涵直接向著一處走去。此刻,李涵臉上只有著冰冷之色,完全看不出有其他任何的變化。

聽到李涵這樣說之後,他們這些下人也暗自送了口氣,只要少爺回家就好,其他的事情也不是他們這些下人可以管得著的。

此刻,就在李涵回家之後。那一直圍在九鼎商會的眼線,也開始快速運作起來。這些人來自晉陽城各種各樣的勢力,可以說晉陽城所有勢力的眼線,今天都已經來到了這裡。

剛才所有發生的事情,都被這些人給記錄下來。江凡,一個從來沒有出現過的名字迅速便被這些人給傳播起來。對於一個有著驚人寶物且實力不清的少年,所有人心底有出現一絲恐懼,難道江凡是來自於某個強大的勢力?

「查到什麼了嗎?」此刻,位於某處的茶樓中,王琰低沉對著身邊的下人說道。剛才這人,就是王琰派出去查詢江凡身邊的人,此刻都已經過了這麼久的時間,這些人都已經得到一些資料回來了。

「是,少爺。這江凡原本就不是晉陽城的人,而是來自於華陽城江家。」跪拜在地上,這名下人高聲說道。不得不說這下人的辦事效率,還真是極快。不到半個時辰這人便已將江凡的身份給查了出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