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1
82 Views

很快他將目光轉移,看向了別處。

Written by
banner

「你好!這位先生,能不能麻煩你幫我一個忙!」

不一會兒,河邊的女子走上涼亭,看著李浩然頗有禮貌的說道。

這個時候李浩然才發現,這個女人的手上竟紋著身,那是一朵他十分熟悉的花兒,是幽毒鳶尾!

「很樂意為你效勞!」

帶著心中的震動,李浩然起身長袖一甩,背著手看向了身前的女人。

也在這一刻,李浩然左手之上,那一個已經進化為一顆毒樹的紋路泛起了一團熱意,這是一種吞噬之意,也是一種高階力量,對低階力量的壓制之力。

不過,李浩然並未讓這種力量蔓延出去,只是存留心間。

女子並未發現任何的異常,她看著李浩然笑道:「我叫鳶尾,那邊是我的房間,今夜我想要在這湖邊上弄一個篝火,可東西太多,其他人又都出去買東西了,你能不能幫我將東西搬出來!」

「呵呵!好吧!」

李浩然保持著儒雅的態度,他跟著眼前的女子朝著前方另一處院落中行去。

她想要幹什麼?

李浩然心中想著,神念無形透出,他發現那一座院落十分的普通,裡面沒有一個人。


吱呀!

很快,在鳶尾的帶領下,李浩然進入了院落,來到了一個滿是花香兒的房間裡面,房間中點著一個爐熏香,清幽淡雅的花香氣息飄滿房間。


在側室裡面,正擺放著一排排的花卉,花卉鮮艷嬌嬌欲滴,色彩艷麗,更有一絲絲的光澤閃爍,那並非是普通的花兒,而是靈花兒,能夠自主吸收天地元氣生長的花兒,也被稱之為妖花兒。

這樣的花兒倘若能夠存活五六萬的時間,也能夠誕生出靈智,化生出自己的形體。

「咦?這些花兒……」

可是,李浩然仔細一看,不由愣在了那裡,早年他接觸過的萬毒經書上記錄的一些無解之毒竟參雜在這些花兒中。

且最讓他心中震動的,還是那一朵在百花之中的花王,這朵花奇大無比,生存了至少萬年歲月。

花骨朵之上的紋路清晰可見,隱約可以看到一絲絲的脈絡,感受到元氣的鼓動,且花徑花葉上面更是密布著一層金色的紋路。

這是一朵幽毒鳶尾,且還是一朵幽毒鳶尾之王。


這一刻,李浩然左手手背上的幽毒之樹徹底沸騰了起來,它竟然誕生出了吞噬的意念,似乎那朵花兒對這顆樹有著無窮的力量一般。

「好看么?」

就在李浩然被花卉吸引的時候,在他身後的鳶尾眼入月牙,笑眯眯的問道。

這聲音比先前的時候竟撫媚了許多,且那嗲嗲的聲音,都能夠將人的牙給甜掉。

李浩然察覺身後鳶尾的不正常,慢慢扭頭看去,卻見鳶尾的眼睛已經眯成了一條線,她的手中正提著一見長裙,長裙是她身上的那一件。

這一刻,她長發披肩,身裹青紗,手掌輕輕舞動,好似在跳舞,又似在勾人。

不過,在李浩然的眼前,這個女人卻是在施毒。

幽毒鳶尾的紋身正釋放出了一團無形之氣,這股氣息和空氣中熏爐內的花香交融,竟演變成了一團更為厲害的毒氣。

這股毒氣噬魂銷骨,讓人體內慾望砰然勃發,有一種控制不住的燥熱感,正在傳遍全身。

然在這股毒氣剛剛入體的時候,李浩然左手衣服下面蓋著的幽毒之樹上微微顫動,讓他的皮膚看起來好像是曲折的空間漣漪一般,竟生出了一股奇妙的韻律。

呼!

「好香了!你想如……」

李浩然深深吸了口氣,眼中光芒一凝,變得冰冷起來,剛說了兩句,身形一晃,險些栽倒在地。

他並無大礙,也未中毒,在熟悉了空氣中毒氣的力量之後,做出了最快的中毒反映,以迷惑這個叫鳶尾的女人。

「你太大意了!」

鳶尾嘴角勾起了一抹邪惡的笑容,她上前一步輕輕扶住了遙遙無力的李浩然,將李浩然輕輕放到在地上,居高臨下的俯視著李浩然,吐出了如同蛇信子一般的舌頭。

「你想要幹什麼?我不記得我招惹過你?」

李浩然看著鳶尾,眼神裡面泛著濃濃的疑惑,他裝作中毒酥軟,且藉助幽毒之樹的力量,讓他的身體上出現了一朵又一朵的毒斑。

空氣中的毒氣仍舊存在,大部分都吸入了李浩然的口中,可這些毒卻成為了幽毒之樹的力量,使幽毒之樹上有顯現出了十多片的嫩葉。

「有人讓我殺了你!……說實話,見到你這般俊俏儒雅的人,我倒是真的有些捨不得!可我們殺手都是有原則的,所以在讓你死亡之後,我會和你春宵一度,彌補你的遺憾!」

鳶尾淡淡的說著,她一步跨出,坐在了李浩然的身上,那染成綠色的指甲,輕輕撩動李浩然的衣服。

李浩然呼吸越發的急促,似乎將要身死一般,感受著身上那一團如同香泥一般的東西,接著說道:「讓我死的明白!」

「九峰魔城!他們給了我一億魔晶作為訂金,當然你不是主要目標,我主要殺的是杜九生!……不過,另外有人出了一五百萬魔晶,讓我要了你的性命!」

鳶尾平靜的說著,她覺得李浩然已經被她制服,在沒有什麼反抗力,她的話也肆無忌憚了起來。

她這樣的女人,比男性殺人更加的寂寞和孤獨,所以在每一次殺人前,她都會給對方留下點什麼,或者是和對方談談心,讓對方在絕望和痛苦中死去,如此方才能夠滿足她心中的渴求。

「是誰?」

一隻手已經抓住了李浩然的衣服,尖銳帶著劇毒的指甲刺穿了他的皮膚,在他的身上留下一種腐蝕之毒。

毒液滲入了血肉,讓李浩然的血肉瞬間腐蝕,露出了森森白骨。

聽著李浩然咬牙切齒的問題,鳶尾肆無忌憚的狂笑了起來,她看著痛苦的李浩然,心中得到了巨大的滿足。

這一刻,沒有人知道這裡面發生的一切,整個小院極為安靜,在房間裡面,正浮動著一沉薄薄的霧氣,這是一種毒,一種隔絕聲音的毒。

「那個人很強大,我還不能夠告訴你!不過我可以給你一個提示,你接觸了不該接觸的人,他要你身上的一件東西!」

鳶尾的手爬上李浩然的臉,尖銳的指壓中透出了另外一種毒,這是一種精神毒素,在刺入李浩然皮膚的時候,竟讓李浩然顫抖了起來,他有一種靈魂被撕裂的感覺。

在聽了這一句話之後,李浩然的心忽然一沉。

田大力他們被人監視了,且他和田大力等人的見面,談話,還有他手中田家的那一塊古玉都露在了外人的眼中。


那個人很強,至少懂得精神之術!

想到這裡,李浩然心頭更沉,他不禁沉聲說道:「到底是田家的人,還是蚩族的權貴……」

「最後一個問題,你是誰?這又是什麼力量?」

李浩然大口喘息著,靈魂的痛苦已經慢慢平靜,他滿頭血汗,似乎無力的看著正用指甲刺入他手臂的鳶尾,痛苦的喊道。

萬毒之樹上,已經生出了三十六片嫩葉,眼前的這個女人,竟在短短的時間內,在李浩然的身上種下了三十六種毒,且這些毒藥之中,竟有一種腐蝕銷毀神魂的毒。

這讓李浩然不敢妄動,他並非擔心自己會被這種毒所傷,而是擔心一旦他制服了這個女人,憑藉這女人神乎其神的毒功,不等李浩然問出什麼,她恐怕已經成了一團血水。

所以他要繼續裝下去,問出他的問題。

鳶尾詫異的看了眼李浩然,她沒有想到,眼前的這個男人竟這麼多的問題,和她以前遇到的將死之人一點都不同。

別人到了這個時候,不管多麼強硬的漢子,都會哭泣求饒,有的人甚至還許下了許多的東西來贖命,然李浩然卻是在問她的身份……

「這個問題從來沒有人問過!不過介於你是第一個,我倒是可以破例的告訴你,本人名叫鳶尾,來自三星閣!你若來世還能夠記得這些,歡迎來找我……」

鳶尾笑嘻嘻的說著,在她說出她的秘密時,她的手也悄無聲息的朝著李浩然的胸口刺去。

噗!

「呃……怎麼可能?……」

可就在這個時候,不等鳶尾的手刺入李浩然的胸膛,一柄刀如同變戲法般的從李浩然那殘破的手臂上出現,瞬間刺入了鳶尾的胸口,震碎了她的心脈。 第四百九十一章毒道神通

「沒有什麼不可能!」

李浩然身體一動,將鳶尾推翻在地,看著躺在地上,目光渙散,不甘的喊著的鳶尾,他淡淡的說著。

這一刻,浮現在他體內的毒漸漸消退,身上的傷口也在先天道體的作用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著。

他已經問出了他想要的問題,鳶尾的記憶中的其他東西,對他已經無用。

只不過,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在魔界竟也有三星閣。

嘩啦!

倒地的鳶尾距離的顫抖著,在倒地之後的三息之內,她那白皙的肌膚如同冰霜一般,竟在周圍毒氣失衡之下,化成了一團酸臭的水。

水腐蝕了地板,融入了突然之中……

李浩然長長出了口氣,看著眼前一物不剩的鳶尾,他搖頭一嘆。

「幸而這些花兒還在!」

李浩然扭頭看去,抬手一揮,從他的左手之上忽然散發出了一團吸力,將空氣中的一切味道和毒氣盡數吸入了幽毒之樹上。

這一刻,幽毒之樹的葉子,又增長了幾片。

走到側室,李浩然看著種植在一個巨大花盆中的毒花兒,他的左手慢慢抬出,刺入了花盆兒的土壤之中。

嗡!

土壤內忽然泛起了一團綠色的光芒,接著整個花盆之中的花兒,如同是被瞬息衰老了一般,在三兩個呼吸之間,大部分花兒已經化作了一團精純的力量融入了幽毒之樹上,且透過幽毒之樹將其中極為精純,略帶毒性的木系元氣送入了木系元竅之內。

前方,在群花兒之中,那一朵萬毒之王,正在奮力的搖晃著,似乎不甘就這般的被吞噬。

可幽毒之樹本就是幽毒鳶尾的進化體,對於幽毒鳶尾有著天生的剋制,饒是這朵萬毒之王不想如此,也由不得它。

嗡!

大約十個呼吸之後,側室的毒花兒被李浩然盡數吸收,他的木系元竅之內也充斥滿了毒性元氣,且最讓李浩然心動的是,他左手上的幽毒之樹的主幹上竟然生出了許一條紫色的脈絡。


這股脈絡和李浩然的血脈經絡聯繫在了一起,隱隱似乎有什麼東西,正要從裡面出來一般,讓李浩然不可控制的興奮了起來。

「嗯?這裡面竟埋著人……他們是驛站的驛丞和侍衛……」

正待李浩然剛要從花盆中移開眼神的時候,他忽然發現,花盆內的土壤忽然刷刷的下陷,露出了十幾具屍體來。

這些屍體李浩然識得,正是驛站的官員和侍衛。

看到這裡,李浩然心頭又驚,眼中光芒閃爍,僅是一片冰冷。

嗡!

接著,李浩然抬手一招,體內土元氣洶湧而出,在融入這花盆土壤之內的時候,那下陷的沙土竟自行增長了上來,慢慢將屍體覆蓋。

爾後李浩然小心的用一團火在沙土上面灼烤了一翻,這才轉身就要離去。

「鳶尾已死,他們來到見不到她,定然想到了我已察覺……」

走到門口,李浩然忽然止步,他眉頭一皺,低頭看了眼那被腐蝕之後的地板,那個地方正有一股奇臭無比的土壤。

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