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1
75 Views

“吉大哥客氣了,小弟凌光。”

Written by
banner

“噢,凌先生你好。”

娜娜打斷二人道:“你們兩個不要在這邊演戲了,吉木厲你變臉可真是快,還有你,凌光你是不是大男人呢,明明。。。。。。”

凌光笑了笑,截斷娜娜說話,“娜娜姐誤會了,我是真的對吉大哥有種一見如故的感覺,他說話時的表情,他的相貌,還有大哥對人時那和諧的態度都像極我一位朋友了。”

“對人態度”一句明顯是反話,暗諷吉木厲做人囂張,不過那吉木厲顯然神思都在娜娜身上,並沒有留意凌光的說話。

“哦?”娜娜看凌光說話時的表情似不是僞裝。

凌光的確沒有說‘謊話’,眼前此子另他聯想起了那遠在千里甚或萬里之外的王彬,先不說長相,兩個人雖沒有任何相似處,但外表都屬那種俊朗型的,王彬當然是個大帥哥,這吉木厲雖次他一些,可那完美挺拔的身材卻是王彬所不具有的,互補下,二人算是打和。。。再加上他們兩人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可稱相似的出身,二人都是那種典型招人厭惡的二世祖,還有那滿肚子的壞水,小肚雞腸的性格,確實,二人相同處太多了。

“敢問吉大哥貴庚?”

吉木厲不耐煩道:“問這做什麼?”再看眼身旁的娜娜,無奈道:“二十五。”

凌光撫掌笑道:“巧了,我那朋友今年也二十五,跟吉大哥同歲,他是個醫術不錯的大夫。”

“哦?”聽得“醫術”一詞,吉木厲稍一動容,接着便滿臉不屑地笑道:“你們漢人的醫術再高能高到哪裏去,我們的土家的醫方纔是真正的利害,‘丁目’神醫更是我們部落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吉木厲一臉傲然。

“那是那是,聽說吉大哥正是那位。。。哦,丁神醫的嫡傳弟子,名師出高徒嘛,相信吉大哥也是很了不得滴。”

吉木厲再不屑地瞥他一眼,心道“你知道得還真多”。不過千穿萬穿馬屁不穿,當下他也自然不會再去詢問凌光如何得知這些事情等諸如此類的煞風景話語了。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夠了沒有!凌光,你還去不去銀湖了?”娜娜噘着紅嘟嘟的小嘴脣不滿道。

“去!當然要去。”凌光趕忙接話,他恨不得離這姓吉的越遠越好。

“原來是去銀湖,呵呵。銀湖雖美,但怎及我們娜娜美麗。”吉木厲說話時綻出一個令凌光都不得不稱讚的瀟灑的笑容,配上他的容貌與那句大有情意的說話,確可迷倒不少純情少女,這二世祖鉤女確有一手。想來部落裏被他騙身騙心的女子定不在少數了,而他又是族長的兒子,事後吃幹抹淨也沒人敢吭一聲。

娜娜顯然對他的情話不怎麼感冒,白了他一眼,道:“誰要你誇,無聊。”說罷便拉起凌光大手離去,這一舉動可把吉木厲氣個半死,帶着妒嫉的腔調,他問道:“要不要我陪你們一道?”

二人早就掉頭走開,娜娜聞他言,頭也不回道:“不用了。”

吉木厲氣地狠咬鋼牙偏是沒法,若照平時,他定會追上去,在這夜下湖上向對方大獻情意,不過現在有凌光這外人在場,他若追上去只會圖惹娜娜更惱,冷哼一聲,掉頭悻悻然離去。

“以後不要再搭理他了,這人眼高於頂,目空一切,最看不起你們漢人。”娜娜說道。

凌光心付老子明天就走,再也不來這鬼地方了,哪兒還有機會再見那部落版的“王彬”,除非他明天一早還來歡送老子。

正想時,娜娜忽道:“看,我們[多牡]最美的東西!”

凌光正想問她兩次提及的[多牡]到底是什麼東西時,已經被面前一切迷住雙眼了。一大片潔白的湖泊映入眼簾,微風輕送下,湖面蕩起一圈圈美麗且神祕的波紋,再經

月光安撫,整條湖泊呈現出一片雪般的‘銀河’,兩岸高聳入雲的挺拔樹木加上那似遠還近的巍峨高山,這就是[多牡]最美的東西!突然間,凌光又不想那麼快離開這片神祕的土地了。

“[多牡]就是我們部落的名字。”

不知過了多久,凌光只感自己已經迷失在了這片銀湖當中,直到娜娜那溫柔悅耳的聲線響起,凌光才被重新帶回了現實。

“太美了!太不可思議了!”凌光搖頭輕嘆。

娜娜輕扯他一下,帶他尋了塊湖邊大石坐下,二人長聊起來。

“你住的地方有這麼漂亮的景色嗎?”

目光灑落銀湖之上,凌光搖頭不語。

娜娜嘻道:“我們[多牡]處處都是寶,什麼東西都是最好的。”頓了頓,再略帶不悅道:“除了那討厭的吉木厲,最是礙眼。你呀,千萬不要相信他,他根本什麼東西都不懂,講什麼學醫,那都是扯談,他那兩下子根本拿不出手,虧你還誇他什麼‘名師出高徒’,他還就真的恬不知恥受落了。”

凌光微笑着望向娜娜,審視着這在月光輕拂下、美麗動人絕不輸於銀湖的嬌小花蕊,輕聲道:“我看那吉木厲對你確是真心的。”

娜娜不屑道:“真心又怎樣,他仗着自家權勢,害了族裏多少無辜少女,想想我是跟這種人一起玩到大的,心裏真犯惡心。”

凌光果然沒有猜錯,這吉木厲確是個禽獸。他怕娜娜因心煩而失去了俯視這美麗湖泊的心情,不禁玩笑道:“噢,原來你們兩個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

“你。。。”娜娜啞然失笑,想反駁,偏又事實如此,遂露出一絲爲之氣結的動人表情,看得凌光這平日裏對女子從不怎麼上心的大男孩也怦然心動起來。


娜娜再道:“沒本事,卻又沒有自知之明,你說他醫術高明時我都聽得臉紅,他居然還能擺出一幅當然如此的樣兒,太無恥了。你可千萬別被他身爲我們神醫徒弟的身份騙了。”

凌光呵呵一笑:“我又怎會不知道,只看他爲人輕浮,性格乖張孤僻,欠缺耐心又心浮氣躁,他的身上根本一絲醫師該有的風度都欠缺。”

娜娜訝然望向凌光,“你說的很準呢,他確實是這麼一個人,他這種性格的確不是塊做醫生的料,還虧他天天在族裏吹噓自己。嘻,你這人哩,我早就說你很會說話啦。”

凌光淡淡一笑:“這沒什麼,不是我會說話,而是小可正是區區一名小醫生,對於醫者,我有比你更深些的認識。”

娜娜驚奇地望着凌光,難以置信道:“不可能吧!你橫豎看上都不像個醫生,而且你這麼年輕,怎麼可能呢?”

凌光哈哈一笑,站起身來道:“對於醫術我只是略懂皮毛而已。”再將目光投向那美麗的銀湖,深望一眼後輕聲說:“夜了,我們回吧。” “早!”

“呵呵,早!?”凌光邊撓頭起身,邊去翻找那件昨晚被他不知仍去哪裏的衣裳。

“吱—啦”一聲,凌光拉開了窗簾,推開那扇大的離譜的窗戶,呼吸着清晨的第一口新鮮空氣,眯起眼睛,任由那溫暖的陽光灑落面上。


“好舒服呀!”凌光愜意地伸了個懶腰,活動活動腰腿,由衷地讚道:“這[多牡]早晨的空氣果然不是一般的清新,住這裏的人可真是享受,可惜就是沒有電視看。”凌光嘿嘿笑着。

娜娜的家住在部落中央處,早晨起來,那昨晚相對冷清的小街道已經變作了一處小型的交易街市,來往行人不斷穿梭其中,好不熱鬧。

“太陽也美,月亮也美,空氣更是好的不得了,哎。。。想想咱們家那邊,綠化也算是夠不錯了,可比起這裏,真是天差地遠。”

шшш ◆тTk дn ◆C〇

“這片地區的空氣質量非常好,,紫外線指數。。。。。。”

“好了好了,我的‘天氣預報’,您老就不要說這些學術性的東西了,聽着我耳朵刺。”凌光呵呵笑着打斷了小木棍。

“你說咱們在這邊多住兩天好不好?反正李胖子又沒給我定下休假日期,隨咱高興了。”凌光問道。

“你昨天好奇怪。”小木棍答非所問。

“嗯?我?”

“你很少用那種不屑的口吻去評價一個人,這不像你的作風。”

凌光不解其意,呆楞半晌,旋即搖頭失笑,“你是說那吉木歷吧?呵,我也不知怎得,看到他就一肚子不爽。”

小木棍默然片刻,“你是想起小北了吧。”

“你真瞭解我。。。第一次見到吉木歷我就想起那神憎鬼厭的王大公子,真是敗興。”

小木棍不想令凌光這次難得的度假背上什麼陰影,開解道:“還是要公平點說,那吉木歷再怎麼可惡,跟你卻也沒什麼直接的糾葛,還是不要去想了,出來玩是享樂的,不要因爲某些人攪了興致。”

凌光點頭不語。

小木棍笑道:“我還以爲你是個大大咧咧的人呢,我總覺得這世界上不會有任何不相干的事務能惹起你心緒波動。”

凌光啞然失笑:“做了這麼久‘兄弟’,你竟會不瞭解我!沒錯,我是你說的那種對任何事務都漠不關心的人,或者可以說就是大大咧咧。不過,這個吉木歷可能是個例外。”

“呦,話分兩頭說,他跟王彬畢竟是不同的兩個人,你會不會有點鑽牛角尖了。”

凌光一頭倒回牀上,“我就是看他不順眼。”

小木棍壞笑道:“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麼?”

“你這人雖然平常邋邋遢遢,做什麼都一副無所謂的樣兒。”聽到這裏凌光正想大叫冤枉地反駁,小木棍又續道:“不過,你這人還是很能明辨是非的。”

“嘿嘿,算你小子說了句‘木棍’話。”

“所以,吉木歷不等於王彬,王彬不等於吉木歷,這點你很清楚。”


凌光皺了皺眉頭,一臉不解道:“你到底想說什麼?怎麼自己的話前後都矛盾起來了。”

小木棍再是一陣壞笑道:“所以。。。所以。。。你不是因爲吉木曆本人,而是因爲娜娜。”

“啊。。。!你小子,變着法兒的想套我說話。”凌光怪叫一聲。

“怎麼樣,中了沒?”


凌光抓起小木棍,齜牙咧嘴道:“放屁,我一向不好女色。”旋即又沉吟一陣,不自覺地點頭道:“可能你比我自己還要了解我自己吧,大概,真的有一部分原因是爲娜娜。”

低頭看去,凌光分明能見到幻化原型的小木棍在嘿笑。忙道:“不要誤會,我對女人,尤其是美女,一直都是抱着一種旁觀者欣賞的心態來看待的,可從來沒有想要把他們據爲己有,好比娜娜,她就是這美麗的多牡天空上最美的一顆亮星,只可遠觀而不可懈玩焉。”

小木棍一本正經地說道:“我同意你講的自己對美女的看法,的確如此,你總是以一種旁觀者的心態來欣賞美女,究其原因是,你根本沒辦法下手,所以只好‘遠觀’啦!”

凌光大不服道:“靠,你這叫什麼話,憑你老哥我的才貌,想要美女,那不是易如反掌。”

“是呀,你說的對,反正你現在有錢了嘛。”


“錢?哦!你小子怎麼好的學不來,這些齷齪的東西吸收的那麼快。”凌光笑罵一聲。

小木棍‘幽幽’說道:“沒辦法,近朱者赤麼。。。”

“哈哈哈哈。”二‘人’終忍不住一同放聲大笑起來,笑的凌光連眼淚也下來了,當然,方纔心頭的一絲不快也在小木棍打趣方式的開解下一掃而空。

“咳、咳。。。”凌光笑完咳了兩聲,“不過,你不得不承認我說的話有道理,雖然我對娜娜沒有什麼非分之想,可那麼一個善良可愛,外表清純美麗又善解人意的小姑娘,要是嫁給吉木歷那小子,簡直就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可惜呀。那吉小子有兩大那麼硬的後臺,最終結果,肯定是好像電視劇上演的那種人間悲劇,這幾乎是可以料定的。”

“善良可愛,外表清純又善解人意,我怎麼沒發現她有那麼多優點呀?”小木棍反問。

“怎麼沒有!”凌光這下可不滿意了,駁道:“你又不是沒見,娜娜她。。。。。。你小子,又來耍我!”看到小木棍那一臉的壞笑,凌光始才發覺自己不知不覺地又鑽進了小木棍編織的圈套裏。

二‘人’又是一陣大笑。笑過,小木棍語重心長道:“阿光,要知道,出門在外的金玉良言便是‘閒事莫理’,娜娜的事情,你管不到,也不到你來管,不論她事後結局如何,跟你沒有絲毫關係,你們僅僅是剛剛認識一天多的朋友而已!”

顯而易見,小木棍絕對懷有一顆善良的心,但同時,它也是最現實的,比凌光、比起任何人都要現實。它的說話雖然在凌光聽來有些刺耳,但凌光卻明白,這一切都是爲了自己好,而小木棍如此提點凌光注意這些細節處,很明顯,它就是要他與娜娜保持距離,因爲那擁有無尚智慧的小木棍幾乎可以預見,若任由凌光隨性而行,他早晚會因娜娜的關係與吉木歷發生不快,至於那隨之而來的結果,相信經它含蓄提點後的凌光自己也能想到。防患於未然,杜絕一切可能發生的不良事件,這就是小木棍一貫的作風,況且,它更加不希望在凌光事業剛剛起步的當口上發生任何不利因素來影響他。雖有些功利,卻總是朝着爲凌光好的方向去發展的。

寢室在一陣極不和諧的氣氛下沉默了起來,片刻後,還是凌光先說話了,“唉。。。我知道,可我就是看不過眼。”

小木棍訝道:“你有什麼不過眼的?哪怕那吉木歷再怎麼齷齪,哪怕她娜娜再是天仙下凡,可別人的事,輪不到你管,況且你向來也不愛管閒事。除非。。。除非。。。那當然就另當別論嘍。”

凌光失笑:“得、得、得,又來了。別老想那麼歪好嗎,總之我答應你了,咱們再玩兩天就回家,我保證跟娜娜保持距離,時刻注意我們倆的關係。您呢,就不要再奚落我了。”

“呵呵。”小木棍淺笑不語。

“凌光。”夾着一陣香風的娜娜推門而入,將凌光嚇了一跳。

“你想嚇死人呀!”凌光捂着胸口,做出一幅誇張的表情。

“嘻嘻,人家叫你吃早飯嘛。”娜娜笑說。

看到對方望着自己,凌光不僅下意識用手捂住了自己裸露的胸前兩處,不好意思道:“大姐,你怎麼進來也不先敲敲門,你怎麼知道我醒還是沒醒呀。”

娜娜皺皺她那靈巧可愛的小鼻,怪嗔道:“你還沒醒!我在樓下都聽到你在房裏鬼哭狼嚎了,我還以爲你犯瘋病了呢。”

痞妃在上,邪王在下 :“不是瘋病,是清晨釣嗓子,我剛唱歌呢,難道你不覺得好聽嗎?”

“見你的大頭鬼,你的歌聲能把我們多牡的嬰孩嚇哭。”旋即再展露出甜甜地笑容道:“快點,吃飯了。”說罷夾着那縷香風匆匆奔下樓去。

凌光搖頭笑道:“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我還想問她有沒有幫我準備牙刷呢。。。。”

樓下,早早就坐那裏等候凌光的娜娜與哈薩二人,聽到凌光踩着樓板發出的咯噔聲響,二人擡眼望去,哈薩還是那幅冷冰冰的表情,面上無喜無怒,娜娜則喜滋滋道:“凌大哥快來。”這小妮子在他大哥面前一口一個“凌大哥”,叫得好不尊重。。。

一張木質小餐桌,一碗稀飯,一顆凌光昨天享受過後讚不絕口的包穀面蒸饃,兩碟清爽的小菜,看的凌光食指大動。

“哈大哥早,娜娜早。”來到桌前,凌光儘量壓制住對食物的渴望,笑吟吟地先向二人打個了招呼。

娜娜:“凌大哥早。”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