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1
81 Views

過山車慢慢開動。

Written by
banner

一開始,還沒什麼感覺,都是直路,等到經過一個大上坡後,就開始極速的下坡,然後各種彎的轉來轉去。

五分鐘以後,才緩緩的停了下來。

“哎,這就完事了啊?凌芳姐,你感覺怎麼樣?”薛丹有些意猶未盡的看着凌芳問道。

“還好啊,就是速度有些快,其它也沒什麼。”凌芳順手捋了一下北風吹亂的頭髮說道。

“高手,喂,高手,你怎麼了?”薛丹正準備跟秦少傑說話,卻看到秦少傑臉色慘白的站在凌芳身邊,身體一搖一晃的。

“高手,你不會是不行了吧?”薛丹眯起眼睛,笑嘻嘻的看着秦少傑說道。那表情,就好像一隻偷到奶酪的小老鼠一樣。

秦少傑現在真是有苦說不出啊。

奶奶的,老子在天上橫着飛,豎着飛,左飛飛,右飛飛的也沒暈,這他奶奶的坐了一趟果然車,竟然,竟然……

“嗚……”秦少傑再也忍不住了,蹲在樹坑邊就大吐特吐。

“喂,小夥子。”正吐的舒服呢,秦少傑便聽到有人拍着他肩膀叫他。回頭一看,發現是一個穿着遊樂場工作服的人。

“幹嗎?”秦少傑問了一句,準備回頭再吐一會呢。卻聽到那人說道。

“你隨地嘔吐,罰款五十。”

“什麼東西?這也罰款?”

“沒錯,罰款五十。”工作人員很肯定的說道。

“給。”秦少傑掏出一張一百元的大鈔,遞給工作人員。說道。“不用找了。”

“不行,不行,這是有規定的,必須找給你。我還得給你開票呢。”工作人員連忙說道。

“我說不用找就是不用找了。我再吐一口。嘔……”

秦少傑終於爽快了,工作人員一腦袋黑線的給秦少傑開了一張一百元的罰單,直接轉身離去。 “咯咯。”薛丹看着秦少傑那副窘樣,捂着小嘴是笑的花枝亂顫。

“喂,大高手,你輸了,中午得請吃飯了吧?”笑了好一會,薛丹說道。

“請,請,想吃什麼就請你什麼。”秦少傑鬱悶的看着薛丹。奶奶的,被這丫頭給騙了,剛纔還裝出一副我怕怕的樣子,現在卻活蹦亂跳的。

沒想到啊,沒想到,我秦某人終日打雁,今兒個卻被大雁啄了眼睛,這扮豬吃老虎的活,從來都是我乾的,今天竟然讓薛丹那丫頭把我給陰了。有位前輩說過。“越漂亮的女人越危險。”

果然,前輩正解啊……


隨後,秦少傑也不敢再挑那些太刺激的遊戲設施玩了,他是怕了。再玩點啥刺激的,非把隔夜飯都得吐出來。又找了幾個還算正常的遊戲設施帶着凌芳玩了一會,便提議去一邊的冷飲店裏休息會,到了中午,再出去吃飯。


點了三杯飲料,便坐了下來。

“喂,秦少傑,你看那邊那個飛鏢,好像挺有意思的。”薛丹看着冷飲店吧檯一側的一個扔飛鏢的臺子說道。


“十個全中,獎勵施華洛世奇水晶項鍊一條呢,我們去玩玩吧。”

“那就去唄。”秦少傑說着,便站起身走了過去,凌芳跟薛丹也緊隨其後。

“老闆,這玩意多少錢一次?”秦少傑問道。

“五塊錢一支飛鏢,一次五十塊,十個全中靶心,就有獎勵了。”老闆解釋道,順手還指了指放在櫃檯裏的水晶項鍊。

“不錯,這東西,也值個幾百塊錢了。五十塊錢換一條几百塊錢的項鍊,也可以了。”秦少傑說着,便掏錢買了十支飛鏢。遞給了薛丹。

“你行不行啊。”秦少傑問道。

“小看我了不是?”薛丹撅了撅嘴,說道。“我家裏也有飛鏢的,我上高中的時候,在家裏學習累了,就扔飛鏢玩。我可是高手哦!”

“呵呵,行,那就看你這個高手的表演。”秦少傑笑了笑,拉着凌芳站在一邊,把位置讓給了薛丹。

從薛丹的動作上,秦少傑就能看的出來,這丫頭,確實沒少玩這個東西,姿勢還挺標準的,手也很穩。

“嗖”

一支飛鏢飛了出去,緊接着,“啪”的一聲,落在了靶上。

“嗯?怎麼才八環啊,真是的。”薛丹嘟囔了一句,又接着開始。

“薛大高手,這全都是六到八環,你跟那項鍊無緣了。嘿嘿。”秦少傑終於找到了機會,調笑起了薛丹。

“哼,你不服氣,你來。”薛丹撅着嘴,從老闆手裏接過了安慰獎……史努比鑰匙扣一個,市價五塊……

“我來就我來。”秦少傑說道。“芳兒,你老公我今天就給你贏那條項鍊了。”說着,秦少傑又花了五十塊,買了十支飛鏢。

“可別把牛皮吹破了喲。”薛丹幸災樂禍的笑道。

“放心吧。我是誰,高手。”秦少傑一副我是高手我怕誰的前奏表情。

飛鏢這玩意,靠的就是眼力好,手穩。雖然我們小秦同學修爲全廢,但那身體卻是經過早期伐骨洗髓,比普通人不知道要強了多少倍,不管是眼力還是手勁,都要更好,更穩。

“嗖”的一聲,飛鏢快速飛向靶子。

“啪”

“嘻嘻,大高手,你的十環呢?”薛丹看着那穩穩當當插在八環上的飛鏢笑道。

“靠,別急,別急,剛上手,還沒習慣呢。”秦少傑說道。同時,還有些納悶。

這是怎麼了?明明衝着十環去的,怎麼會只有八環。

“嗖嗖嗖”秦少傑快速的出手,剩下的九支飛鏢一瞬間就打完了。可那成績,也是沒有一個十環。

“大高手,你也就比我強一點嘛。”薛丹笑道。“給,你的安慰獎。”

說着,把手裏那隻史努比的鑰匙扣遞給了秦少傑,自己又從老闆手裏拿過一個同樣的。

秦少傑沒有說話,只是看着那上下各五個,依次排開的靶子若有所思。

秦少傑修爲廢了,但眼睛又不瞎,剛纔出手的時候,飛鏢明明是衝着十環去的,可快要落在靶上的時候,方向卻有一個輕微的改變。

“老闆,再來十個。”說着,秦少傑又掏出五十塊錢。

買吧,買吧,嘿嘿,你玩的越多,我就賺的越多。老闆暗道。心裏已經樂開花了。

他就喜歡這種不服氣的,不願意在美女面前丟面子。

秦少傑接過飛鏢,沒有急着扔出去,而是拿在手裏,摸了摸飛鏢前面的部位。

果然,是鐵的。秦少傑暗道。那靶裏,一定裝了磁鐵之類的東西,等飛鏢接近的時候,便會吸引着飛鏢改變方向。

“芳兒,你來。”秦少傑沒有選擇自己仍,而是把飛鏢遞給了凌芳。

“我來?”凌芳疑惑道。

“嗯,你來。”說着,秦少傑又在凌芳耳邊小聲說了幾句話。

“嗯,知道了。”凌芳點了點頭,便走了過去。

“姑娘,你這麼拿飛鏢,肯定一環都扔不中的。”老闆在一旁看着凌芳說道。

確實,凌芳拿飛鏢的手法跟別人不一樣。別人都是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飛鏢的尾部,而凌芳,確是用大拇指壓住飛鏢,然後把整個飛鏢都藏在手掌中。這種手法不是扔飛鏢,而是扔暗器。

“嗖……砰”第一支飛鏢速度飛快的飛了出去,直中靶心。

“耶,十環,還是凌芳姐厲害。”薛丹高興的笑道,還不忘衝秦少傑做了個鬼臉。

嗯?怎麼回事?難道磁鐵失效了?

老闆也是看的一愣,這姑娘那樣抓飛鏢,都能打中十環?

“嗖嗖嗖。”凌芳沒有停頓,剩下的九支飛鏢一口氣飛出。

“啪啪啪。”無一例外,全部正中靶心。

“嘻嘻,凌芳姐好厲害啊。老闆,項鍊拿來。”薛丹指了指櫃檯裏的施華洛世奇水晶項鍊說道。

“運氣不錯嘛。呵呵。”老闆乾笑了兩聲,從櫃檯中拿出一條項鍊遞給了薛丹,然後又擺了一條進去。

運氣,一定是運氣,老闆暗暗想道。

“老闆,再來十支”秦少傑又掏出錢,開始買飛鏢。這次,依然是凌芳來扔。

“啪啪啪。”仍然全中

“耶,又一條項鍊。”薛丹興奮的叫道。

“再來。”

“啪啪啪。”

“再來。”

“啪啪啪。”

“再來……”

“小兄弟,別,別來了。這個,這是你們的獎品,那,那飲料錢我也不要了。我這小本買賣,實在賠不起啊。”老闆一頭大汗,急的都快哭了。 秦少傑三人早就引起冷飲店中的顧客圍觀,他們不是沒玩過,但是,他們從來就沒能得到過那大獎,凌芳的表現實在是太過搶眼了,不僅人長的漂亮,玩飛鏢又玩的這麼厲害。不少牲口的目光全都停留在了凌芳身上,看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也沒發現,若不是旁邊傳來女朋友的陣陣殺氣,估計都得流着口水上來搭訕搭訕。

“兄弟,真的不能再來了,你看,你都拿走八條項鍊了,這項鍊我一條就五百塊進的,我……我這兩三天的收入都搭進去了。”老闆滿腦袋大汗,眼神哀求的看着秦少傑。

“你這打開門做生意,還往外攆顧客啊?”秦少傑撇撇嘴,說道。

“兄弟,不是這意思,小本生意,小本生意,放過我吧。”老闆哀求道。

“放過你,你好繼續利用這玩意騙錢嗎?”秦少傑手裏把玩着飛鏢,一臉鄙視的看着老闆。

“騙錢?騙什麼錢了?”有圍觀的顧客不解的問道。

“我靠,我說這破玩意怎麼每次都扔不中呢,老子可是號稱一杆金槍過,槍槍靶心中,江湖人稱快感槍神的小神槍啊。原來你丫做了手腳了。害的老子花了那麼多錢,也沒給我馬子弄條項鍊回去。賠錢,不然就把你告到消費者協會去。”有深受這飛鏢毒害的人,立刻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經過這位小神槍兄的帶頭,統統叫嚷着,要老闆賠錢。


“哈哈,你是天天正中你老婆的靶心吧。”有人聽到這位小神槍兄的話,調笑道。

“呵呵”秦少傑也笑了笑,攤了攤雙手說道。“你看,這可是羣衆的呼聲,你看着辦吧。”

“這……這,我。”老闆一時也不知道如何是好,腦門子上的汗都快流成小河了。一臉委屈。

我不這麼幹還能怎麼着啊,這裏的租金這麼貴,光靠賣冷飲和飲料,怎麼能賺的回來,再說了,其他商家也都有這麼幹過啊,怎麼你丫就偏偏盯住我這攤子不放呢,流年不利,流年不利啊。

老闆微微有些生氣,但又敢怒不敢言。先不說羣衆的力量有多大,恐怕惹急了,拆了他的店都乾的出來。再說眼前站的這哥們,看長相,高大帥氣,氣質一流,典型的富二代(其實秦少傑同學大多數時間都沒氣質這玩意)再看身邊陪着他的兩個美女,就知道不是一般人,哎,都惹不得啊。

“各位,各位,實在對不起。”老闆說道。“是我愧對良心了,是我不好,但是,我家裏上有老下有小,不這麼幹,賺不到錢啊,各位高擡貴手,饒了我一次吧,我這就把這臺子拆了,再也不弄這東西了。還有,你們所有人剛纔買的東西,全都免費,都免費。”

老闆說的是聲淚俱下,悽慘無比,就差跪下來抱着大腿哭訴了。什麼上有老小有小的,說的秦少傑和這羣顧客,都跟劫道的似得。

“少傑,要不就算了吧,別做的太過分了,都是做小生意的,誰也不容易,得饒人處且饒人。”薛丹手裏拿着八條施華洛世奇水晶項鍊,有些不忍的說道。

我靠,你丫頭到是會做好人,剛纔看你拿項鍊拿的那個開心,現在又來說我過分。女人啊,真是不可理會。

秦少傑無奈的看了一眼薛丹。

“是啊,是啊,這位姑娘說的是啊,各位饒了我一次,我保證以後正正經經的做生意。”老闆見薛丹爲他說話,連忙保證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