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1
68 Views

秦風一笑,道:“你還說,當時全門的人都知道你是女的了,除了你以外。”

Written by
banner

秦風千哄萬哄,沈麗總算同意了。

秦風找了個位於城南不起眼的興隆飯店讓沈麗住下了。

當然,秦風不讓沈麗進宮除了怕被人發現她的女子身份外,還有個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郭倩。

說實話,秦風如果說對這個南興城還有一點留戀的話,那就是因爲郭倩。

雖然作爲現代社會一個穿越成爲皇子的他,說對權力沒有一點想法,那是假的,在前世的夢裏,他不知有多少次夢到自己成爲有權有勢的大官。

可現在他所在的是皇宮,每一步成功的腳印下都可能踩着無數屍體,而這些屍體,都有可能是他前身的兄弟姐妹。

爲了生存,他可以對敵人毫不留情,但爲了權力,去和所謂的親人鬥個你死我活,這種生活,他還是不大適應。

上書房裏,秦嘯天用一塊白巾捂着嘴劇烈地咳嗽着,在房裏踱來踱去,旁邊站着秦戰,他的身體是一天不如一天了,最近咳嗽經常咳出血來。

他得到消息,大進國又不斷往邊界增兵,而南宮世家也頻繁四處活動,似乎要有所動作,但他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大進國增兵的事倒還沒什麼,畢竟邊境還有十幾萬軍隊,左將軍朱嶽也不是吃素的,但南宮世家的事就讓他頭疼了。

南宮世家畢竟是大遠國第一世家,在全國各地都布有黨羽,一旦作起亂來,大遠國勢必陷入永無休止的內戰中,這樣就會給大進國造成可乘之機,說不定會釀成滅國之禍。而他又苦無證據,不敢對南宮世家輕舉妄動,只能被動地等待。

秦戰站在一邊,不敢吭聲。他剛纔已經向秦嘯天提出了好幾個意見,但秦嘯天都不滿意。

除了秦風,秦戰是他最倚重的皇子,可秦戰也想不出應對的好法子來,叫他怎麼不心急如焚。

要是風兒在就好了,他怎麼還不回來?以他的能力,應該早就查出來前朝餘孽了。

正在這時,一個侍衛進來跪下道:“陛下,十殿下在外面求見。”

“什麼?風兒回來了。”秦嘯天大喜,也不顧在一旁的秦戰,徑直向門外走去。

眼看着秦嘯天親自出門去接秦風,秦戰的目中彷彿要噴出火來,這秦風一天不除,自己就再無出頭之日。

本來在秦風這次從大進國回來之前,秦嘯天一向是對他言聽計從,但自從秦風回來之後,秦嘯天許多事都不再徵求他的意見,這次關於南宮世家的事,秦嘯天實在是沒辦法,才勉強叫他來商量對策,不料他連說了好幾個想法,秦嘯天都否決了。

正想着心事,秦嘯天牽着秦風的手有說有笑地走了進來。


秦風見秦戰也在這裏,忙恭敬地叫了聲“五哥”。

秦戰哈哈笑道:“十弟,多日不見,風采更勝當日,真是可喜可賀。”

他忽然驚道:“十弟天賦又有新高啊,記得半年前十弟才賦師七級,現在已經是賦將一級了。”

心裏卻很放心,憑你這點本事,想跟我鬥,還差了點。

秦風一笑了之:“半年多才這一點進步,讓五哥笑話了。”

雖然比起之前一年多由什麼天賦都沒有直接升到賦師七級,這三級的升級算不得突出,但也已經很驚人了,秦嘯天滿意地道:“看來你在風雷門也沒白過,不錯不錯。”

他接着問道:“前朝餘孽的事查得怎樣了?”


秦風道:“我查到了,不過我沒有打草驚蛇,我跟着他發現了他們的聚集地。”

秦嘯天大驚道:“你發現他們的聚集地了?”

他派出了無數密探在全國各地尋找木家後人的下落,數十年都沒有結果,秦風一出馬就找出了對方的老窩,叫他如何不吃驚。

秦風點了點頭,道:“他們的老窩在大穎國蒼龍城的一座叫赫蒼山的地方,我偷偷潛進去過,不過那地方地勢險要,易守難攻。”

心裏想:“反正那地方路途遙遠,秦嘯天即使派出軍隊去剿滅,木夕依早就跑了,木仇估計也跑了。”

秦戰也不禁佩服起秦風的膽識和勇氣。

秦嘯天卻想得比他長遠:“目前大進國虎視眈眈,我們不宜和大穎國發生衝突,這件事先放一放吧,不過風兒,你尋到他們的老巢,又立有大功啊。”

秦風道:“大功不敢說,只有父皇不怪罪兒臣私自放跑什麼前朝餘孽就好了。”

秦嘯天忙道:“你眼光獨到,目光長遠,而且有膽有謀,朕怎麼會怪罪你?不過現在我們內憂外患,還是等今後國家穩定下來再說吧。”

秦風問道:“內憂外患?怎麼了?”

秦嘯天道:“朕得到消息,大進國又往邊境增兵,看來又要進攻我國了。還有朕得到線報,南宮世家最近多方活動,我擔心他們想謀朝篡位,偏偏我們又沒有掌握確實的證據,不能輕舉妄動,但這樣等也不是辦法,太被動了。朕正要找你商量一下,怎麼對付南宮世家。你五哥提出了幾個方案,可惜都不是上策。”

說完突然又捂着嘴劇烈地咳嗽起來。 秦戰心裏暗恨,嘴上卻道:“父皇,你要保重身體啊。”

秦嘯天好不容易纔止住咳嗽,他喘着氣,嘆道:“沒事了,**病了,習慣了。”

他的傷病越來越嚴重了,過去的咳嗽在人前還可以勉強控制,可現在越來越難控制了。

秦風突然想起秦立跟自己說過的,秦嘯天這些年的身體一直不好,看來是真的。

他道:“我在木仇那裏見到了南宮明。”

秦嘯天和秦戰都是一驚:“南宮明?”

秦戰道:“難道南宮家想和木家勾結在一起。”

秦風點了點頭,道:“不過南宮明在赫蒼山已經死在了我的手裏,我估計他們勾結的事也黃了。”

秦嘯天又咳了幾聲,道:“嗯,果然是辦大事的料,你做得很好。要是他們聯合起來,事情就難辦多了。”

秦戰見秦嘯天一個勁地誇秦風,臉抽搐了一下。

秦風問道:“父皇,您的身體到底是什麼回事?”

秦嘯天嘆了一口氣道:“這還是當年朕是賦將時留下的病根,當年朕隨你皇爺爺追殺木家人的時候,朕和木卓堅的大兒子木偉遇上了,我倆天賦相當,這一戰打得極是慘烈,最後朕終於殺死了他,卻也受了重傷,留下了這個病根,朕請了許多名醫都治不好。朕估計活不了多久了。”

秦風突然問道:“知道您的傷的人有多少?”

秦嘯天道:“你幾個哥哥都知道,還有朝中的一些元老們也知道。”

秦風道:“我有一個辦法,可以化被動爲主動,不過得父王配合。”

秦嘯天眼睛一亮,道:“朕就知道你腦子靈光,快說說,有什麼好辦法。”

一旁的秦戰冷笑,你會有什麼好辦法。

他自認爲最瞭解秦風,因爲十幾年來他和秦風在一起的時間最多,天賦從無到有可以有奇遇,人卻不會由笨到聰明起來。

他一直認爲赤炎城之戰不過是朱嶽和王烈爲了討好秦風而聯名做的把戲。

秦風一字一句地道:“裝死。”

“裝死?”秦嘯天一怔道:“你的意思是要朕裝死?”

秦風點了點頭,道:“嗯,南宮世家在積蓄力量造反,我們又沒證據抓他們,等他們準備好了,我們就會陷入極度被動當中,大進國也一定會混水摸魚。如果父親裝死,他們一旦得到消息,一定不會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會立刻出手,這樣我們就可以把他們一舉消滅,他們各地的勢力沒了頭,自然興不了風作不了浪。這叫做‘引蛇出洞。’”

秦嘯天想了想,笑道:“嗯,果然是個好辦法。”

秦戰在一旁卻大聲叱道:“十弟你也太胡鬧了,這樣做豈不是有損我們皇家的威名,傳出去讓天下人恥笑,況且父皇身體本來就不好,你怎麼讓他裝死,你這不是咒他死嗎?”

他接着道:“乾脆禁衛軍、羽林軍全開出去,直接把南宮家滅了算了。”

秦風道:“我已經說過了,我們沒有證據,要是貿然出兵,我們又沒有掌握他們全國各地的黨羽勢力,南宮家的各地勢力如果起來造反,全國大亂,大進國便會撿個現成便宜。”

秦嘯天瞪了秦戰一眼道:“你怎麼做事不考慮全局,朕的身體不好已經不是祕密了,風兒這個法子很好,考慮得很周到。只要能保住我秦家辛辛苦苦打下來的江山,我委屈點又算得了什麼。”

秦戰見秦嘯天居然同意了,不再說什麼。

秦風接着道:“ 緋色交易,總裁你好壞 ,戲演得越好,成功的機會越大,如果演不好,南宮家是不會上當的。”

秦嘯天當然知道這個問題的關鍵是皇后南宮燕。

秦風又道:“還有,如果只是我們和南宮世家硬拼,到時候會兩敗俱傷,所以兒臣的意思是還要讓其他兩個世家捲進來,這樣我們才能穩操勝券。”

世家與皇族的爭鬥在光輝大陸可算是屢見不鮮,實際上是兩大家族的勢力之爭。皇族一方面既要依賴於世家的勢力保衛國家,卻也要防止他們過於坐大,威脅自己的皇族地位。

當初木家就是因爲被詛咒而實力大減,被秦家和肖家兩大世家取而代之。

南宮家的勢力近些年急劇膨脹,已經威脅到了秦氏家族的地位,秦嘯天本來就要想辦法削弱他們的勢力,現在南宮家要造反,恰好給了秦嘯天收拾他們的機會。

秦戰道:“他們會幫我們嗎,要是他們坐山觀虎鬥呢?”

秦風笑道:“郭家和魏家一向和南宮家不和,郭家恨不得取南宮家而代之,魏家懷疑當年他們的家主是被南宮家害死的,而且一旦我們秦家輸給南宮家,他們兩大世家勢必不保,他們會知道其中的利害攸關的。”

秦嘯天點了點頭道:“嗯,很好,這件事就交給風兒你去辦。”

秦風道:“父皇放心吧,我會辦好的。”

秦嘯天轉頭對秦戰道:“戰兒,這事你一定要保守祕密。”

秦戰見秦嘯天的眼睛向自己看過來,忙道:“父皇請放心,兒臣一定謹守祕密。”

秦嘯天道:“這件事需要一段時間的準備過程,好吧,朕會做好的。”

他突然對秦戰道:“戰兒,朕還有些話想和風兒說說,你先去做你自己的事吧。”

秦戰向秦嘯天施了一禮,又向秦風點了點頭,出去了。

秦嘯天這才轉身朝秦風道:“風兒,坐下吧,父皇想和你聊聊。你此去風雷門,上官老頭有沒爲難你?”

秦風也不客氣,在旁邊一把椅子上坐了下來。

他回答道:“沒有啊,上官掌門對我很好。”

秦嘯天似乎回憶起了往事,道:“我年輕的時候曾和他一起闖蕩過江湖,現在想起來還真是有點留戀。”

秦風道:“嗯,上官掌門有跟我說過。”

秦嘯天突然又劇烈地咳嗽起來,秦風突然注意到他放在嘴邊的白巾殷紅一片。

“父皇,你……。”饒是他對秦嘯天印象不是很好,還是發出了驚叫聲。

秦嘯天擺了擺手,道:“**病了,不礙事,暫時還死不了。”

秦風道:“父皇你要保重身體。”

秦嘯天道:“嗯,郭家和魏家本來應該我親自去說服他們的,但我去的話目標太大,所以要你多費心了。”


秦風點了點頭。

秦嘯天意味深長地對秦風道:“今後恐怕你要肩負起大遠國興亡的重任了。”

秦風一愣,秦嘯天類似這話已經是第二遍了,難道他真的看上了自己,想把皇位交給自己?

他想起秦立說過,秦嘯天陰險狠毒,他是絕對不會輕易信任任何一個人的。

他唯唯諾諾,生怕秦嘯天看出自己的猜疑心思來。

二人又說了一會兒閒話,秦風告別秦嘯天,向捲簾宮走去。

魏素雲雖然只是他前身的親孃,但在這個世界上畢竟是對他最親的人,他自然要去看看。

捲簾宮裏,秦風進去的時候,魏素雲正在專心地刺繡,絲毫沒有注意到有人進來,宮女本來想要稟報的,被秦風阻止了。 秦風悄悄地站在一旁,靜靜地觀賞着魏素雲的刺繡。

他有些傷感,半年前母親還是看上去年輕美貌的貴婦人,現如今已略顯憔悴了,看來父皇的傷病對她的打擊很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