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1
73 Views

劍氣只是稍稍停頓,便傾巢而出,徑直向著泰阿脖頸間斬落而下,那動作就如秋風掃落葉一般無情,叫人毫不懷疑,假若被劍氣碰觸到分毫,便會身首異處。

Written by
banner

錚!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就在這股劍氣堪堪在碰觸到泰阿脖頸,甚至於泰阿都開始閉目等死的一瞬間,順著他的身體卻是有一股玄奧莫名的劍意突然生出。

雖然那劍意極為微弱,但卻藏著一種古樸稚拙之意,而且生生將霜冷劍氣隔絕在外。

「咦?」看到這異變,定光和赤霄幾乎同時驚呼出聲,目光並且悉數落在了泰阿的身上,只見散發出那股玄奧劍意的,乃是泰阿身畔攜帶的一柄破破爛爛,幾近腐朽的銹劍。

「這是何物?泰阿,你是從何處得來的這東西?」雖然那柄劍已是銹跡斑斑,似乎只要輕輕一觸碰,就會完全碎裂,但偏偏不可思議的是,就是這柄如同是從垃圾堆里揀出來的破劍,卻攔住了霜冷劍氣,就算赤霄是睜眼瞎,自然也能覺察出此劍的不凡,不禁下意識問道。

泰阿聞言,面上根本沒有任何劫後餘生的喜色,只是目光平淡無比的望著赤霄,緩緩道:「師尊,我想問你一件事情,我在你眼裡,究竟算是什麼?是你的徒弟,還是你豢養的家禽?」

「祖師佩劍!這是祖師佩劍!」泰阿話音剛剛落下,玉具長老眼眸中卻是突然露出驚喜之色,目光炯然盯著那柄銹劍,顫聲道:「其劍本是凡鐵,得祖師之用,而化成仙器!但歲月已久,劍身腐朽,祖師飛升之際,留劍於靈劍山巔!這是祖師的佩劍!」

「祖師的佩劍!你們竟然真的找到了劍冢和靈劍山!很好,實在是太好了!」聽到此話,赤霄突然狂喜發笑,興奮莫名道:「我原以為凌雲死了,這一劍霜寒十九州的劍氣就要少一道,如今你既然去了靈劍山,修為提升,自然就可以彌補他那一份!定光,去殺了他,奪了他體內的霜寒劍氣,再把祖師佩劍奪回,有此物相助,大事定然可成!」

話音落下,定光手中飛劍倏然而動,劍氣愈發凜冽,向著泰阿便攻襲而去!不過此次的劍氣,明顯要比先前更為強大,劍氣呼嘯間,空氣中不斷有霜粒倏然落下!

「師尊……」泰阿聞言,神情凄然一片,雙頰淚流,但唇齒間卻是忍不住發出笑聲。那笑聲凄厲無比,那是自嘲的笑聲,那是泰阿在嘲笑自己的一生,他原以為所有的一切,都是赤霄看中他的資質,所以多加照拂,原來在赤霄的眼中,自己只不過是待宰的羔羊!

此時此刻,泰阿前所未有的疲倦,他突然覺得自己這一生就是一個笑話。心中所有的驕傲,在劍冢中都被林白踩落在了泥沼中,而唯一的師尊和師兄,卻又是想要拿走自己的性命!

既然你們想要我死,那我便死給你們吧!慘烈一笑后,泰阿緩緩拋下了懸在腰間的祖師佩劍,慨然起身,閉上雙眼,靜默以待,等待霜冷劍氣的侵襲。

眼瞅著泰阿已經抱定了必死的決心,林白哪裡還能看不出來,如果自己再不去攔阻的話,恐怕說不好就真叫赤霄的謀劃得逞,當即沒有任何遲疑,青蓮和河圖洛書倏然而動,輕輕搖擺間,一道輕薄透亮的光幕驟然顯現,而後將泰阿及一眾劍閣弟子納入其中,不受劍氣侵擾!

「劍修想要成為劍仙,這本沒有錯,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但犧牲掉這麼多人的性命,來成就劍仙之位,這就是錯的!而且你這法子,也根本不是你們劍修的大道!劍修劍修,修的便是劍,你用人命來堆積,想要塑造一名劍仙,這樣塑造出來的根本就不是仙,而是魔!」

淡淡向著定光掃了眼后,林白緩緩把目光投到了泰阿的身上,沉聲接著道:

「別人要殺你,你便洗乾淨脖子等著讓他們殺?!你的驕傲沒有了,你的師尊和師兄拋棄你了,你便不活了,真是可笑。人這一輩子,不是活給別人看的,而是活給自己的。你已經為他們活了那麼久,總得要為自己活一次才行。如果你覺得你死了,你的這些師弟妹就能得到生機,你儘管去死,我絕不攔你!如果你不想他們也丟掉命,就撿起你的劍!」

「我不想!我不想他們死!」聽到林白這話,泰阿那原本已經完全灰敗的眼眸中,突然有一絲亮光閃過,緩緩彎腰撿起了地上的銹劍,目光平和的望著赤霄,淡淡道:「師尊,你給了我泰阿劍,傳授了我劍術,今日我拋棄泰阿劍,斬斷右臂,權當還了你的恩情。從今以後,你我師徒情分,至此而斷!今日你若想斬盡同門,就先踏著我的血與骨過去!」

話音落下,根本不等任何人反應,泰阿手中所持的銹劍,已經齊著右臂斬落而下!血光迸濺,那模樣慘烈到了極致,但在這劇痛之下,泰阿非但沒有呼痛,反倒露出釋然笑意。

雖然右臂斬斷,意味著從此以後成為殘缺不全之人,而且修為也要大打折扣,但這也就意味著,從今以後,他就把過往,如那截斷壁一般,拋之腦後。從此以後,他才是真正的他,才是真正活給自己,而不是追尋那虛無縹緲驕傲,抑或活給赤霄的泰阿!

「林白,又是你!」眼瞅定光的攻勢受阻,赤霄眼眸中露出憤懣之色,寒聲道:「你封印仙門,已經絕斷了我們成就劍仙的一線希望,如今卻又來斬斷這最後的希望!今日你必定要死在此處,做定光劍下的亡魂,成為他成就劍仙的墊腳石。」

「孰死孰生,現在還言之尚早!而且你不要忘了,別說他現在還沒有成就劍仙,就算是成就了劍仙又如何,死在我林白手下的,也不是沒有過仙人!假若他悖逆道義,我照樣叫他血灑蒼穹!」林白聞言,冷笑出聲,手腕一擺,凌雲的飛劍驟然懸於掌心。

錚!劍剛落在手中,便錚然出鞘,一股澎湃無比的氣勢,陡然自林白身軀而生,在這一刻,彷彿林白的身軀和他掌中的飛劍已經完全融為一體!

這便是靈劍山那五百七十九級石階考驗的成果,雖然林白不是劍修,但他同樣也擁有法力,而且更是明悟了石階中所蘊藏的拔劍、出劍和最強一擊劍道。若單單論起劍術修為,他此刻的手段絕對不在場內諸人之下,甚至對道的體悟,要比他們還深一些。

「這怎麼可能?」感受到順著林白身軀散發出的滔天劍意,赤霄眸中神采驟然一凜,不可思議的望著林白,寒聲道:「你怎麼可能也掌握施展飛劍的手段,而且能達到人劍合一?!」 洛夢櫻不告訴他們,他們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嗎?如果真的是這樣就好了。

「你們兩個人來看一下,這些事情是不是太過奇怪了。」要洛夢櫻的消息很難,但是他們要知道一部分也不是什麼難事。

「亦琛,怎麼了,你們發現了什麼。」優莎娜她馬上坐在他旁邊看了一下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呀!

「你們看幽幽每一次遇到危險,可是你們看到了沒有一點懲罰,還有那些來動手的人,也沒有記錄過,那是不正常的。」每一次只要洛夢櫻出事,就不再有後續了,為什麼呢?除非那些人全死了,否則是不可能的。

「不是有人專門處理這些事情嗎?有什麼好奇怪的。」雪晴不感覺奇怪,每一次都是這樣真的不奇怪嗎?

「怎麼可能不奇怪,究竟是什麼東西讓他們再沒有下手呢?難道就是因為這樣。」外人是不了解,可以對他們兩個人真的不可能不明白。

「如果和這些事情有關係,那會怎麼樣呢?」司亦琛不相信洛夢櫻是一個胡鬧的人。

「你們呀,你們呀,就是不愛相信我,不聽話什麼都想知道。」洛夢櫻的聲音在他們身後想起。


他們都被洛夢櫻嚇到了,他們的脾氣洛夢櫻是不懂嗎?當然不是,就是因為清楚所以才不願意說,可是他們不可能聽自己的了。

「那幽幽呢可以告訴我了吧!難道你想要到我們死了都不知道嗎?」優莎娜拉著洛夢櫻說。


「你們都坐下來吧!既然娜娜你們都想知道,更何況現在也瞞不住了。」洛夢櫻嘆氣的說。

優莎娜著急了說:「你說呀!」

「娜娜你不要著急,既然幽幽要告訴我們了,那就靜靜地等幽幽告訴我們吧!」司亦琛是他們之間最沉得住氣的一個人了。

「那我們去給你們準備喝的。」雪晴一直去了茶水間。

「你們從小就認識我了,也應該知道我從小我身邊都不安全,一個不小心,隨時隨地都可能死於非命,可是我可以活到現在,你們知道為什麼嗎?」洛夢櫻這20當年來的經歷,比很多人經歷一生還要多。

「為什麼,當然是因為他們不敢得罪你呀!羽然島的存在,那是他們望塵莫及的,如果得罪了他們不想要活了,有錢都沒有命花。」優莎娜說得也不是沒錯雖然他們不喜歡哪裡,可是他們不是沒有見識過,不要看島嶼很小,可以富可敵國,戰鬥力也可以說是強大的存在。

「如果他們真的是害怕,就不可能一開始來殺我了,錢就是這麼有魅力不是嗎?你們知道殺我的價格嗎?他們動手了,就不可能輕易後台,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們根本就不敢再動我。」如果我沒有強大的勢力撐腰,早就死一百回了。

「那又是為什麼。」

「我們有自己的位置,位高權重也成為我們的限制,如果我隨意的清理那些要來殺我的人,那他們就有了理由,我只要證據的情況下,才能動手,他們殺我,我就讓他們知道什麼人是自己不可以得罪的,可是我不想有人死,就逼著他們離開,一旦有行動那我們就不客氣了。」如果洛夢櫻當時是直接把敵人殺了,也許就不會遇到這樣的局面了。

「幽幽你這些年來對那些人一直都是鎮壓而不是摧毀,你現在已經沒有了少主的身份,也沒有了碧藍深幽的保護,那你現在已經鎮壓不住了是不是,就算你放棄了身份可是也應該沒有人把消息透露出去呀!」司亦琛如果不是知道洛夢櫻,真的認為她是一個傻子,那些人是要你死的,自己有優勢為什麼不清理了,可是如果幽幽真的是那些以暴制暴,以殺止殺的她,她怎麼會經歷那麼多事情,那麼多危險。

「亦琛哥哥,如果是外面的人要殺我嗎,我有那麼重要嗎?在外人眼裡我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女娃娃而已,如果不是認識我的人,又怎麼會對我動手呢?他們不過是貪錢的人嗎?他們不會沒有得到錢就想要死在我的手上吧!他們收手我又何必趕盡殺絕呢?」如果知道有今天的局面你真的不後悔嗎?如果真的對他們動手有多少因為自己死了,她只會更後悔。

「是什麼勢力,你告訴我,我一定把他們清了,我不相信我不可以對付。」優莎娜可不是洛夢櫻,只要是傷害洛夢櫻的人,她不介意自己的手染上鮮血。

「娜娜靜下來吧!聽幽幽說完吧!」司亦琛阻止優莎娜的打斷說。

「你沒有聽到幽幽說什麼嗎?難道你不擔心嗎?」優莎娜大吼道。

「就是因為擔心,所以聽幽幽把話說完,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真正幫到她。」又不是我要殺幽幽你有必要這樣對我嗎?

難道你不也是想要殺幽幽嗎?否則她怎麼會受到傷害,你不要在這裡當關心了。

我不是忘記了事情嗎?你要保護幽幽,難道我不是一樣嗎?

「娜娜姐姐我不是不相信你的能力,而是有一些事情真的不是能力的問題,雙拳難敵四手嗎?如果只有一方面的勢力,難道我還對付不了嗎?」那可是十幾年來所有外面的勢力都開始對自己動手了,就算一個人能力再怎麼強大都不可能長時間的抵擋呀!

「難道是有很多勢力嗎?都有那些人,我一定可以幫你的,你就告訴我吧!」優莎娜拍著胸口保證的說。

「娜娜你真的可以嗎?幽幽她都沒有信心,你確定你可以。」司亦琛明白了,裡面的勢力不可能明面對付她了,因為有辰曜他們在,可以外面的人有錢就可以了。

「你什麼意思呀!你是看不起我嗎?」優莎娜說,我就讓你知道,我可不是以前一個只會跟著你身後跑的人了。

「你們都知道了吧!所以你們現在應該和我保持距離,要不很容易受到傷害的,特別是你亦琛哥哥,我真的不能讓你為我冒險了。」除了他們,你還可以告訴誰。 “主公,如今材料充足,糧草滿倉,是否擴充兵力?”陳宮在一旁問道。


“不。暫時就這些兵力,再多也是無用,咱們的地盤已經足夠,剩下的就是良性發展。。。”李易確定了無天城以後的發展方向。

那就是精兵策略,要讓士卒變得更強,只要在呂布等人的帶領下,再多的敵人也是無用。

不過這樣一來,消耗卻是很大,差不多一千名士卒才能出現一個精銳,而讓精銳再次變強,直到八十級那就是驍勇級士卒,九十級是悍勇級士卒,一百級就是傳奇士卒。

只要一百萬,不十萬傳奇級士卒就可以一統天下,前世的曹操都不曾擁有一萬傳奇級士卒。

“主公想要發展傳奇士卒?”一旁的李儒聽言,驚訝的問了出來。

李易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

這一下子,不僅李儒驚訝了,就連賈詡陳宮也是張大了嘴,李易的想法實在是驚人,歷史上除了秦始皇之外,沒有人有十萬傳奇級士卒。

一但擁有了,那就有了爭霸天下的能力,還是百分之八十的成功率。

“叮。李儒的忠誠度上升,目前90點。”

“叮。賈詡的忠誠度上升,目前60點。”

聽着系統提示,李易很開心,雖然賈詡只要完成任務,忠誠度直接滿值,但是時間還有兩個月,不知道公孫瓚動手沒有,要是沒動手,我還要去他哪裏一趟。

“對了,史阿在哪,怎麼一隻沒有見到他。”李易忽然想起來,直接問道。

“主公,史阿出去打探消息了,目前應該在長安附近。”陳宮恭敬的說道。


這時他自作主張去辦的,沒有事先告訴李易,如今被問起,心裏有些忐忑。

“哦,既然這樣,讓史阿去司隸附近看看情況,那袁紹的日子怎麼樣,我還欠文和一個承諾呢。”看着賈詡,李易笑道。

“是。”陳宮立刻去辦了,一邊走,一邊鬆了一口氣。

看着遠去的陳宮,賈詡的心情很是複雜,他知道只要陳宮吩咐下去,史阿據對能夠辦到,把司隸的情報都給李易送來,根據情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減緩袁紹統一司隸的步伐,甚至李易要是有決心,可以直接拿下司隸。

尤其是司隸是個好地方,古往今來都是兵家必爭之地,但也是常年征戰之地,除非是一統北方,不然沒有一天會消停。

“主公真是好算盤,我上當了,當初怎麼就沒有想到。”賈詡喃喃的說道。

不過他的心裏也是有點美滋滋的,這麼一個強大的勢力,竟然爲了他算計這麼多,搞不好還要和袁紹這個龐然大物開展,一想到這,鬱悶的心情直接消失了。

。。。

下午,李易直接去了北平,這一次只帶了趙雲,因爲怕張角被人認出來,所以就留在了無天城,兩人直接乘坐傳送法陣,出發了。

“嗖。”

再次睜開眼睛,發現附近的士卒有很多,甚至有一部分是精銳級,這讓李易有些驚訝!

難道是劉虞派刺客前來攻打?還是怎麼的,不然爲何這裏戒備這麼森嚴。

“你,過來。”李易看準一個隊長之類的角色,直接叫了過來。

“你是誰?爲何叫我說,不然你出不了北平!”那個隊長不善的跑了過來,附近的士卒也是惡狠狠的看着李易兩人,彷彿下一刻就要擊殺他們倆。

“刷。”李易沒有說話,只是亮出了公孫瓚給他的令牌,那塊長史令牌。

雖然很長時間沒有見到公孫瓚了,但是李易在他的心目中還是很有地位的,要知道他手下的士卒可都是李易幫他攢下來的,沒有李易的通風報信,沒有呂布的故意防水,他的士卒能有那麼多?

“長史大人。”隊長一看令牌,直接跪下了。

並且泠汗直流,生怕李易責怪他,不過他多慮了。

“起來,爲何今日戒備如此森嚴?”李易直接問出了他的疑惑。

“大人,近日來有人破壞北平的治安,公孫大人惱羞成怒,直接下令擊殺一切可以人員,無論是原住民還是異人,只要抵抗殺無赦。”隊長將公孫瓚的命令說了一遍。

李易一聽,樂了,估計是劉虞頂不住壓力,給異人發佈任務,讓他們去公孫瓚的地盤搗亂,好牽制公孫瓚的兵力,不過這麼一來,卻是好事。

公孫瓚的兵力很多,而且精銳更多,甚至在戰將方面,也是公孫瓚強大,如此一來,劉虞就沒有一絲勝算,只有只用一些下三濫的手段,延緩一下公孫瓚的攻勢,好去謀求救兵。

可惜他也不想想,幽州的唯一出路就是司隸,可是如今袁紹正在攻伐司隸,怎麼有時間和兵力來救他,不過是苟延殘喘罷了。

不出半年,公孫瓚就可以統一幽州,這還是手下沒有官員管理的情況下,要是文官足夠,一個月,就可以拿下幽州。

“好了,如今公孫大人是否在北平?”李易再次問道。

“在,昨天剛剛回來,我來給大人帶路。”隊長一聽,知道立功的時候來了。

和手下說了幾句,就帶着李易兩人直奔公孫瓚的行營,通過一番瞭解,公孫瓚沒有在自己的府邸,而是在北平城外的大營中,正在查看軍隊的一切。

在隊長的帶領下,幾人穿過了數道關卡,直接來到了大營,到了那裏,隊長的職務就不管用了。

不過李易的長史令牌可是很慣用的,一路暢通無阻,見到了公孫瓚。

“公孫大人,近日可好?”李易見到公孫瓚的第一句話直接讓公孫瓚楞了一下。

看着李易和趙雲,沒想到李易來了,不過轉念一想,一下子樂了,正好有事情要和李易商量一下。

“哈哈,一天,來的正好,我還有事情要你幫忙呢。”公孫瓚直接把李易迎了進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