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1
76 Views

笑的那叫一個開心!

Written by
banner

不得不說,隨着《主持人大賽》與《大專辯論賽》如火如荼的展開並越來越精彩,競爭越來越激烈,朱銓這個在兩個比賽中都發揮極其出色的選手已經具備了一定的人氣。

如果是在其他地方沒有被認出來還是有可能的外,但在出租車司機這個行業中,朱銓的人氣那是相當瘋狂的。

尤其是在首都,《鬼吹燈》的火爆,讓幾乎所有的出租車司機在慢慢長夜裏跑車、等車的時候有了陪伴。

邀請朱銓在副駕駛上坐下後,興奮的拿出手機,然後腦袋對腦袋合了幾張影,再掏出一個本子,請求朱銓簽名。

司機大叔說他兒子今年高考,也是學的播音與主持,偶像就是朱銓,所以想請朱銓寫幾句勉勵的話。

遇到了自己粉絲的老爸,朱銓自然是要滿足他的願望的,於是提筆寫下:

“相信自己,你將贏得勝利創造奇蹟;

相信自己,夢想在你手中這是你的天地;

相信自己,你將超越極限超越自己;

相信自己,當這一切過去你將是第一。

我在國傳等你,未來的學弟。

——朱銓。”

看到朱銓一臉寫了好多字,司機大叔這下方纔心滿意足的開車上路,可嘴上依舊噦裏噦嗦,像是機關槍一樣說個不停。

在問了朱銓最爲關心的《鬼吹燈》會不會因爲要比賽而暫時停更,得到否定的答案後,世紀大叔放飛了自我,一連說了很多有的沒的,最後才突然將想起來了什麼,八卦似得問道:

“對了,朱銓,“大褲衩”的名字到底確定了沒有啊?”

朱銓聽聞這個問題,表情瞬間一僵,旋即苦笑起來。

從國視新大樓幾年前公佈設計到後來拔地而起,老百姓就給它起了名字,而且不止一個,什麼“大褲衩”、“猛男”、“斜跨”、“劈腿”、“高空對吻”等,都是新大樓的別稱。

國視領導認爲造價高昂的地標性建築被老百姓們稱作“大褲衩”等這些稱謂都不雅觀,而且還有點別有用心,所以決定在員工內部有獎徵集新樓的名字。

相關領導追求標新立異,其中一個叫“智窗”的名稱就脫穎而出了。

提出者煞有奇事的給出了這個名稱的兩層寓意:

首先,國視是國家電視臺,是對全國、對全世界傳播華國信息,傳播智慧的重要窗口。

其次,新大樓中部形成的多邊形鏤空,酷似一個巨大的窗口,與“智窗”一說相映成趣。

然後,國視的領導們直接排版,選定了”智窗”。

這個新名字就閃亮誕生了!

而知道這個“智窗”的名字誕生後,就有惡搞者稱:

如果循着這條思路,那麼“智窗”還是改成“痔瘡”更爲名副其實。

理由是:

“大樓實體部分酷似一個半蹲着的人的雙腿和臀部”,加上新大樓是地標建築、百年大計,如此長時間地擺這麼一個人有三急的姿式,“只有得了痔瘡的人才會如此”。

恰好“智窗”又與“痔瘡”諧音。

不過,這些惡搞者都不忘強調,這樣命名純屬從形象出發,並無貶意。

好吧,聽到這個名字的另類解讀之後,“智窗”這個名字比“大褲衩”還牛B、還噁心。

和“痔瘡”諧音?!

衆多的網民在知道這事兒後,都快要樂死了。

當然,這些高層是不會認錯的!

領導們就算吃了翔,他們也是甘之若飴,因爲拍板使用“智窗”這個名字的是他們下得決定。

要是改名字的話,不就是說明自己這些領導錯了嗎?


領導怎麼可能錯了呢?


錯的只有這些誤解讀的網民!

所以, 再見,驕傲 “智窗”大廈工作,噁心了更多的員工,從而體現出他們英明神武的形象來。 聽着司機大叔的問題,朱銓一時之間,思緒萬千。

特喵的,大叔啊!你不問,我都差點忘了這事兒了!

大叔哎,你爲毛要提它幹啥啊?!

朱銓心中無奈萬分。

朱銓沒有直接回答司機大叔的問題,並答非所問的反問道:“嗨,這改不改名字,首都人民不還是叫這個新大樓叫“大褲衩”嗎?”

司機大叔頗爲認真的思考了幾秒,接着認同的點頭,滿面笑容道:“對對對,我覺得還是這叫“大褲衩”形象的多。”

接着,司機大叔悄悄的說道:“我跟你說啊,這國視蓋大樓的地方,你知道原先是做什麼的不?我們老首都人都知道…”

得!

朱銓算是相信了司機大叔是自己的《鬼吹燈》的忠實聽衆了,就算是白天,跟乘客侃大山都是聊得恐怖的事情!


朱銓有些哭笑不得,都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總不能說,你說的這些,我在某某網絡小說中聽到過這樣的橋段吧!

不過,這次的打車之旅,讓朱銓真正體驗了一把首都司機是如何能侃的!

他們彷彿有說不完的話題似的,只要你能拋出問題來,絕對比朱銓這個正牌主持人都能說。

要是這些出租車司機也去當主持人,那恐怕觀衆會受不了的。

抵達國視的“大褲衩”樓所在地,目送司機大叔駕駛出租車離開,朱銓方纔鬆了口氣。這位司機大叔真的是太能侃了,完全就是個異常典型的話癆!

也得虧他選擇的是“的哥司機”這麼個職業,每天可以有不同的“聽衆”進行全方位、不定時的飽和“轟炸”,倒也不至於只逮住那有限幾個人進行折磨。

這在某種程度上,應該算是“就業正確”了。

不過,這司機大叔能侃確實是能侃…不對,這位司機大叔已經是脫離了能侃的範疇,而是更近一層了,成爲了“話癆”。

話癆歸話癆,但仔細想來,司機大叔說的其實也不乏道理。

自古以來,神州大地上就不乏神鬼故事與都市傳說,而爲了迎合或者說避免這些邪物的侵擾,古時候起,所建造的房屋都是經過了風水師認證的,符合“天地人”三合一的境界。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一直都是很少出現一些不好的事情。

可是,隨着時代的發展,人們思想的解放,迎合媚外的想法大行其道,像“大褲衩”這樣的違背風水學說以及正常人審美的奇怪建築正在毒茶着新一代華國人的審美。

就這樣醜到極致的大樓,居然被那些西方的建築學會評選爲“最佳造型”、“最佳設計”等最爲垃圾的獎項,從而獲得“背書”。

你瞧,這個樓是被外國人所讚美的呢!

這些崇洋媚外的某些人總是能夠找到奇葩的理由爲這種“丟人現眼”的東西找到藉口。

朱銓覺得噁心!

噁心的點不在於要表面認同它的美,而且還要發自內心的讚美它。

就像是“餵你吃屎”還不夠,必須還要求你是懷着赤誠的心、雙膝下跪、眼含熱淚,一邊高呼“謝大人恩賜”,一邊讚揚“真特麼的好吃”。

作爲國視的一員,這真的是太難了!

而且,不得不說的是,這裏面有個最爲詭異的一點。

Wωω ▪тт kan ▪c o

自從國視的“大褲衩”樓建成後,麻煩事情就接踵而至,彷彿間接證明着“違背老祖宗的遺訓會有災難”的這個論調。

關於這點,朱銓懂得其實也不太多,反正就他上班時聽國廣文藝部同事們閒聊後得知:

風水學說雖然從未在官方得到承認,但很多的高官其實私下都認同,並且身體力行,以求改運加持,得到升遷。

並且,網絡上還流傳着魔都的高架橋、陸家嘴的鬥法局以及香江那兒的風水斗法等等。

這已是公開的祕密了。

大家只需要想想,爲何那些富豪們捐錢捐物給道觀、寺廟,難道是錢多燒得慌?

還不是因爲自己手下“白骨累累”,又特麼的不敢承認,只能是祈求道門、佛家給自己消除業障,好讓自己更好、更快、更安全、更心安理得的進行剝削。

甚至於在香江那兒,還流傳着李超人在香江入海處建造道觀,直接是將整個香江人的氣運替他的李式家族進行背書,好讓他本人“老而不死”,繼續“爲禍四方”。

對於這種玄乎其玄的事情,朱銓是相信的。

因爲就連穿越到平行世界這種詭異的事件都能夠讓他遇上,並且還獲得了【全能主持】系統這個逆天的外掛,還有什麼理由讓朱銓不去相信這些東西是真的呢?

不過,在相信的同時,朱銓又是感覺到恐懼的。

這次讓他魂穿到了與地球平行的水藍星世界,可萬一還有下次的穿越呢?

如果還有下次的話,那萬一穿越到是地球文化差不多的世界,也就罷了。

可萬一是穿越到了人類手無寸鐵的恐龍時代?


或者是更早的命不值錢、處處都是大能的洪荒時代?

亦或是…

每每想到此處,朱銓都感覺到深深的恐懼,不由的打了個冷顫。

這是作爲一個普通人類的本能。

朱銓,不管是前身還是前世的那個自己,他的願望都是很簡單的,那就是這麼平平安安的活到老就行!

如果在能夠照顧好家人的同時,再力所能及的照顧好周圍的身邊人,那就更好了。

朱銓並不像依靠【全能主持】系統讓自己的變得多麼的牛嗶,成爲制霸娛樂圈的存在,他只求做一個讓妹妹可以依靠,讓院長奶奶自豪,讓自己老了之後可以不會因爲碌碌無爲、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會因爲爲人卑劣、生活庸俗而愧疚。

沒有什麼特別大的野心,但這就是朱銓最真實的心境!

“喂!朱銓,你愣在這兒幹啥呢?”

就在朱銓駐足凝視遠方的車輛,腦袋放空的時候,王嘉檸這個俏皮的小婆娘神出鬼沒似得出現在朱銓的身後,嚇了朱銓一跳。

“莫不是在看哪個小美女?”


王嘉檸也學着朱銓的模樣往遠處看去,八卦道。

朱銓捂着自己被嚇的砰砰跳的胸口,看着面前相當可愛的王嘉檸,心中除了驚嚇以外,莫名的還有一些心動。 王嘉檸看到被嚇得微微喘着粗氣的朱銓,樂不可支。

她在朱銓面前,毫不在意的笑個不停,那上下兩排的小白牙整齊且潔淨,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再配合着那斬男色,嬌豔欲滴,有種讓人忍不住吻上去的衝動。

想到這兒,朱銓心中的驚喜頓時消失殆盡。

怎麼可能呢?

自己怎麼能夠產生這樣的想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