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1
71 Views

「好了,米奇,現在我要求你一件事,你能不能給我弄出隨便一棵植物出來,我想要測試一下?」東方修哲繼續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好的,很簡單!」

米奇歡快地圍東方修哲飛了一周,然後選中了一處地方,開始施展它作為「迷伽小精靈」特有的能力。


像雅雲等人,還是頭一次見識到米奇的能力,當看到一棵植物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憑空生長出來時,都是看呆了。

只不過片刻的工夫,一棵盛開著妖艷花朵的植物出現在眾人面前。

這麼一棵植物,可以說是現在南王座唯一的植物了。

大家都很好奇東方修哲接下來要做什麼,就連米奇,都是好奇地飛到了一旁等候。

東方修哲沒有讓大家等久,伸出手指輕輕抵在這棵植物上。

只見一抹綠光,驟然間鑽入到這棵植物里。

東方修哲收手而立,和眾人一樣有些期待地盯著這棵植物。

「好奇沒有什麼變化啊?」菲米莎忍不住說道。

幾乎就在她的話音剛落,這棵植物竟然好似活了一般,竟然舞動了起來。

時間不大,原本妖艷的花朵。竟然變成了一種張有鋸齒的嘴巴,不斷張合著,像是在渴望著食物。

植物的主幹之上。也是憑空出現了許多鋒利的刺。

「不會吧,它……它竟然活了,修哲,你是怎麼辦到的?」菲米莎一臉的驚訝,由於好奇,她不禁將臉湊近了一些。

「嗖!」

出乎意料的是,這棵植物竟突然對菲米莎發動了攻擊。張著鋸齒的鮮紅嘴巴,主幹竟然具有收縮能力。向著菲米莎猛咬過來。

以菲米莎的實力,自然不會被咬中,不過還是被嚇了一跳。

「天啊,它竟然攻擊我?」菲米莎更加感到不可思議。不解地盯著東方修哲。

東方修哲尷尬一笑,解釋道:「這是我的新能力,可以讓一切植物異變,異變后的植物,將會具有很強的攻擊性,任何接近者都將成為被攻擊的目標,不過我除外。」

說著,他將手指伸向那棵植物。

果然,沒有見到任何攻擊。反而那朵妖艷的花有些討好地把花瓣湊過來。

「呃!竟然還有這種能力?」菲米莎簡直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在她看來,東方修哲自己是妖孽,還擁有了將一切植物變成妖孽的能力。簡直就像是妖孽之中的妖孽。

「我想了一下,我的這種能力興許可以培育出樹妖來,等我熟悉之後,會再給你們一個意想不到的驚喜。」東方修哲有些神秘地說道。

他的腦中已經有了某種想法,只是還需要實踐證明才行。


這裡的房間毀了,東方修哲只能暫時換個房間繼續研究。其他人也知趣地沒有打攪。

放出「本命之器」,東方修哲決定與器靈如然討論一下自己的新能力。畢竟以器靈的經驗與見解,會給他帶來不少有意思的啟發。

利用神識,東方修哲進入到了「本命之器」中,之所以選擇這種方式,除了可以練習神識外,更是可以更加清楚地知道本命之器的狀況。

由於植物能力的進化,可以看到「本命之器」的內部變化很大,裡面盤繞的植物更加具有生命力,竟然還能夠自行散發出些許靈氣出來,太不可思議了。

「恭喜主人!」

神識剛剛進入,器靈如然便現出身來。

由於植物能力的進化,給器靈帶來的好處也挺大,現在的器靈,已經可以凝聚出一個半透明的身體來了,隱約是個中年人的樣子,相貌倒是有點仙風道骨的意味。

「不愧是我的『本命之器』,看來你都已經知道了。」東方修哲輕輕一笑。

點點頭,器靈如然說道:「主人的這種能力實在是太強大了,就算是修真界中,也足以引起轟動!」


「是么!」東方修哲呵呵一笑,並沒有覺得有多麼了不起。

「由於主人的這種能力,使得現在的『鼎爐』擁有了非比尋常的靈性,如果用其煉製丹藥,將會發揮出事半功倍的作用來。」

器靈如然一邊說著,一邊環顧了一下四周,現如今這裡面的改變可是讓它吃驚不小。

「如然,問你一個問題,你可知道還需要多長時間,可以融合那兩塊碎片?」東方修哲抬頭看到還在進行融合中的兩塊碎片,不禁問道。

器靈如然沉默了好一會兒,然後一本正經地說道:「最快兩年!」

「兩年?那麼久?」東方修哲被嚇了一跳。

「主人不知,這兩片碎片暗含著混沌之力,如果不是事先已經被小主煉化降服,恐怕想要融合,沒有個幾千年時間,是不可能的!」器靈如然語出驚人。

東方修哲又被嚇了一跳,幾千年的時間,他簡直不敢想象。

「在這裡還要感謝主人,只要『鼎爐』能夠與這兩片碎片融合,我也會有所改變與進化。」器靈突然說道,語氣之中充滿著期待。

東方修哲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來:「哦,你能夠改變成什麼?」(未完待續) 器靈如然搖了搖頭,對於未來會有哪些改變,他是無法自己預測的,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他將變得更加強大。

「主人可知這兩塊碎片到底是什麼么?」

器靈如然突然有些好奇地問道。

東方修哲想了一下,他記得蠻牛曾說過,這好像是某種先天靈寶的碎片,至於是什麼先天靈寶,蠻牛並沒有說明。

「這……這竟然是先天靈寶?」器靈如然在聽完東方修哲的介紹后,表情明顯被嚇了一跳。

「恩,應該不會有錯的。」東方修哲點了一下頭,他清楚蠻牛是不會搞錯的。

「這竟然是先天靈寶,竟然是先天靈寶……」器靈如然還在默念著,神情變得異常怪異。

「怎麼,難道先天靈寶有什麼不妥么?」這一回,換東方修哲一副好奇的樣子詢問。

「主人不知,先天靈寶乃是傳說中與天地共生的寶物,只有種種傳說,卻從來沒有聽說過誰擁有過,或者見到過。」器靈如然在回答的時候,聲音之中依舊帶著明顯的震撼。

「與天地共生的寶物,嘖嘖,還真是不-簡單啊,難怪給我帶來那麼大的麻煩,如果不是蠻牛在緊要關頭出現,後果還真不堪設想。」東方修哲在那裡胡思亂想著。

這時器靈如然接著說道:「據傳說,先天靈寶擁有著開天闢地無上之法力,隨便一件,都可以主宰一方世界……」

聽著器靈如然關於種種傳說的敘述,東方修哲越聽越心驚,終於可以理解為什麼器靈如然會如此震驚了。

擁有先天靈寶,簡直就相當於擁有著主宰天地法則的能力。

雖然現在僅只是得到兩小片碎片,但是,一旦與本命之器融合成功。誰都無法想象會出現什麼恐怖與強悍的能力來。

「兩年么,還真是讓人期待啊!」

望著正在融合中的碎片,東方修哲的血液不禁開始沸騰了起來,他突然覺得自己能夠讓本命之器融合這兩塊碎片,簡直就是一種奇迹。

跟著器靈如然聊了一會兒后,東方修哲正準備收回神識,而器靈如然的一句話,卻是讓他不禁一愣。

「主人,如果您有時間的話,還是多看看『副命之器』吧!」

東方修哲有些詫異地問道:「什麼意思?」

「受主人植物能力的影響。『副命之器』也發生了一些變化,更為重要的一點是,主人的『副命之器』是一種擁有著強悍攻防能力的後天靈寶,一旦掌握,對於主人的實力來說,將會是大大的幫助。」

「哦?」東方修哲來了精神,忍不住問道,「如然,你跟我說說。你對於我的『副命之器』,是不是很了解,能不能跟我介紹一下它的功用?」

點點頭,器靈如然一臉認真地說道:「由於『本命之器』與『副命之器』的特殊聯繫。使得我能夠對其有著些許了解,倒是可以將知道的東西告之主人。」

東方修哲說道:「那實在是太好了,我正好不知道該如何掌握『副命之器』的使用方法呢,明知道它擁有著諸多強悍的能力。卻是無從下手,那種感覺就像是擁有金山般的財富卻不能使用。」

器靈如然補充道:「不過主人,我畢竟不是『副命之器』的器靈。掌握和了解得都只是一些皮毛,要想將『副命之器』的真正實力發揮出來,主人還需通過神識不斷與其交流才行,到了時機自傳水到渠成。」

器靈如然雖然僅只是掌握了一點操控「副命之器」的皮毛,可是當東方修哲聽了這些皮毛后,卻依舊吃驚了好一會兒。

其中最讓東方修哲感興趣的是,利用「副命之器」引天地靈氣,竟然可以布置防禦陣法。

這種防禦陣法,遠遠凌駕於東方修哲用咒符布置的陣法。

如果早先知道這種能力,南王府不可能一夜之間化為廢墟,敵人也不可能如此輕易地闖入。

神識從「本命之器」中退出來,此時外面天色已經不早,星辰布滿星空,月光從窗戶的縫隙中照射進來,在地面投射出柔和的圖案來。

東方修哲怔怔地望著灑在地面上的月光,腦子裡在不斷消化著從器靈如然那裡得到的知識。

時間在一點點過去,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東方修哲的嘴角終於浮現出一抹弧度來。

「『本命之器』主修行,『副命之器』主攻防,再加上體內植物的能力,嘿嘿,我好像確實蠻強的!」

東方修哲在那裡痴痴地想著,他甚至覺得自己進行第三次「凝力」,不會等那麼長時間。

隱約之中,他甚至看到了一扇通向更高領域的修行大門。

剛剛施展神識,讓他消耗了不少能量,不過由於體內植物能力的進化,他能量的恢復速度驚人,只是略微調息一下,便已恢復如初。

甚至,他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比以前足足快了十倍有餘,難怪他會堅信自己無需等太久就可以進行第三次凝力。

意念一動,體內的「副命之器」猶如憑空出現一般,靜靜地懸浮於他的眼前。

打量著這件與「本命之器」同是後天靈寶的「誅魔滅妖塔」,東方修哲嘴角的笑意越來越濃,眼中流露出來的光芒越來越炙熱。

手腕一翻,擁有著九層塔身的「副命之器」,乖巧得猶如一隻小精靈,安靜地停在了掌心之中。

仔細地打量著「副命之器」,正如器靈如然所說的那樣,如今的「副命之器」比之以前有了很大的改變,單從外表就可以看出來。

整個塔身呈現一種墨綠色,每一層都有著精緻的圖騰浮雕,好似充滿靈性的仙草神藤,如果仔細觀看,還會發現在這些浮雕之中,又有著神秘莫測的細小紋路,好似某種咒語法訣一般。

「就讓我來試試你的能力是不是真的那樣神奇吧!」

東方修哲早已是躍躍欲試,不見他有任何動作,僅只是意念一動,原本安靜停放在掌心中的塔身,竟然旋轉起來。

每一層塔身,都以一種截然相反的方向旋轉,在旋轉的過程中,隱隱還有著詭異的光點閃現。

「去吧!」

東方修哲手腕一拋,「副命之器」飄然飛起,好似緩緩深入水中的物體,只是片刻的工夫,已經沒入地面。

從外表上看,地面沒有任何的變化,很難相信剛剛「副命之器」就是從這裡鑽進去的。

這個時候,東方修哲的表情開始變得專註起來,體內的靈力順著雙腳緩緩注入腳下的地面。

沒有等太久的時間,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嗡!」

隨著一聲奇迹的聲響,腳下的地面,竟然閃耀出一個複雜的法陣來,旋轉著,交替變化著,並且不斷吸收著東方修哲傳遞的靈力。

隨著這個法陣的突然出現,房間里的陳設開始有了變化。

先是離著最近的桌椅板凳,開始輕微地顫動起來,隨著顫動,一種帶有靈力的紋路開始沒入其中,與地面上的陣法交相輝映。

隨後,桌上的茶杯,瓷碗,就像是被注入了能量的防護外衣,也開始閃現出不同的圖紋來。

在東方修哲的操控下,腳下的陣法不斷運轉,不過片刻的工夫,整個房間好似被刻印上了亮麗的紋路,一下子變得亮如白晝。

感覺到差不多了,東方修哲收回注入的靈力,意念一動,沉入地下的「副命之器」再一次飛回到他的掌心之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