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1
117 Views

“該死的爪岐,害得我傷勢又加重了一絲!”九頭天蛇在心頭暗罵着,基本對於強搶莫言手中的陰珠已經不抱有多少的希望了。

Written by
banner

儘管看不出莫言的底細,但是從莫言身處,九頭天蛇卻能夠嗅到一股極爲危險的感覺。

“人類,爪岐那個混蛋能給你的東西本王我同樣能給。陰珠對於你們人類根本沒有太大的用處,本王可以將收藏的神兵利器和一些上等的靈草與你交換。但是,本王要九顆陰珠!”

這時候,九頭天蛇那龐大的蛇軀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地是一個有些頹然地中年文士的出現。

“怎麼,堂堂的幽暗之森妖獸王者九頭天蛇之前不是說要小爺我講陰珠統統獻給你麼,這纔多大會兒啊,怎麼就改口了呢?”莫言促狹地笑着,一副有恃無恐地樣子。

“哼,小子,你不要太過分了!本王這幾百年來還是第一次和一個人類談交易!”九頭天蛇擺出一副你很榮幸的樣子。

就在這說話的功夫,匆匆離去的爪岐再一度回來了。

看着岸上那已經恢復了人形的九頭天蛇,爪岐不由皺了皺眉頭。

緊接着,爪岐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鱗甲密佈的身體一陣霧濛濛的變化了,沒多久一個渾身發綠的蜥蜴人模樣的爪岐就出現在了莫言的眼前。

此刻的爪岐,已經變化成了一個正常的成年人一般大小,渾身的鱗甲似乎也成了那綠色皮膚上雕鏤出來的紋身,除卻異樣的皮膚和一條如同蜥蜴一般的尾巴之外,爪岐分明就是一個進化未完全的次二代類人猿了。

在九頭天蛇和莫言、虛無豬三者有些怪異地眼神下,爪岐從口中吐出了一枚儲物戒指,視如珍寶一般地呆在了手上:“人類,本王我所有的收藏全部都在這塊儲物戒指裏面,咱們現在可以談談了!”

爪岐無視了九頭天蛇,徑直對莫言說道。


聞言,莫言眼眸中閃過一絲詫異,隨即笑眯着對爪岐問道:“戒指裏面都有些什麼?”

說着,莫言還不忘瞥了一眼九頭天蛇,意思大抵是:“看看人家看看你,再看隔壁大老李。咋就這麼沒有眼力見兒呢!”

“有可以煉製靈級高階以上丹藥的靈草,還有一些五階妖獸的晶核,被本王宰殺或者間接宰殺得來的人類武者的兵器,儲物戒指,丹藥,武技等等……”爪岐如數家珍地向莫言介紹着,一邊期待地看着莫言的臉色。

可惜,莫言聽了始終都是一副古井不波的表情,沒有任何的欣喜,這讓一向對這些收藏感到很自豪的爪岐大爲挫敗。

“都擺出來看看吧,說不定有什麼小爺看得上眼的。僅僅聽你這麼一說,唉……”莫言帶着些掃興說着。

聞言,爪岐卻流露著一臉的爲難,有些擔憂地看着莫言。

看着爪岐那眼瞳中明白的不信任,莫言不由感覺到了一陣惱火,當即就冷聲了下來:“怕小爺生搶啊!你那豬腦子也不想想,少爺我像是那種卻武技丹藥的人嗎。區區可以煉製靈級丹藥的靈草,對小爺我來說就是個屁!”

莫言直指着爪岐地鼻尖怒斥着,而爪岐卻絲毫沒有妖獸王者所應當的氣度,在莫言的怒斥下,一副唯唯諾諾的卑微。

“小祖宗啊,老子不是被你手中的那張光幕給弄怕了麼!要是你看中了什麼,輕輕一卷誰能攔得住你啊!”爪岐不免覺得有些委屈,輕聲地呢喃着。

聲音雖小,但是在莫言這個六識通開的天才面前實在是有如在耳邊輕語一般的清晰。

莫言用眼神瞄了瞄爪岐,隨即掌心微微攤開,那圍繞在身周的太極圖瞬間就沒入了掌心處,光華一閃,憑空消失了……

看着太極圖的消失,爪岐心想着莫言先前怒斥自己的一番話,瞬間覺得那是大有道理。

先瞅瞅莫言,再瞅瞅一邊氣得臉色發青的九頭天蛇,爪岐心想着:“人類中的高手可是從不缺丹藥的,可不像我們妖獸一般不懂得煉製,只能牛角牡丹地生吞靈草,平白浪費了藥力!”


想着想着,爪岐的防備對象就從莫言變成了九頭天蛇了。

於是,爪岐極爲爽快地向地面傾倒着各種收藏,眼神卻時時盯着九頭天蛇,一臉防備的樣子。


“混蛋,老子在這兒一聲不吭都招你惹你了啦!”躺着也中槍的九頭天蛇在心裏哀嚎着。

一堆小山般高的妖獸晶核,一堆隨意夾雜着的靈草朱果,一堆鏽跡斑斑的破銅爛鐵,一堆閃閃發光的黃金珠寶……

而爪岐仍然在忘我地繼續傾倒着儲物戒指內的收藏,讓一旁一人二獸看得眼睛都發直了。

“果然這九頭蟲不是什麼好東西!”時時在關注着九頭蛇臉色變化的爪岐看到九頭天蛇那妖異的眼瞳中被黃金的珠光寶氣給晃花了眼睛,流口水的樣子,不由腹誹道…… 雖然看到九頭天蛇那一副豬哥樣,爪岐心中很是看不起。但是隨着時間地推移,漸漸地爪岐竟然有些享受那被九頭天蛇渴望着的羨豔了。


所謂爆發富心態,無疑說得就是此刻的爪岐了。

抖落了良久,爪岐終於止住了繼續傾斜的慾望。實在是因爲那儲物戒指裏面的東西近乎都被爪岐給搬空了。

“沒了?”看着擺在自己面前的大堆凡俗之物,莫言不免有些懷疑起爪岐這個妖獸王者的品味來了。

“沒了!”爪岐和誠實地答道。

走下了虛無豬那充滿了彈性的背上,莫言扎身進入瞭如金山一般的雜物中。

隨手翻了翻這些被爪岐和九頭天蛇都無比在意的寶貝,莫言不由失望的大搖其頭。


此時,莫言已經對這次的交易不抱有任何的驚喜了。

不經意地,莫言走近了那一堆破銅爛鐵處,因爲保存失當而已經被腐蝕了的利刃神兵,此刻一如它們過往的主人一樣落寞。

一堆破銅爛鐵本不能夠吸引到莫言的注意,事實上莫言走近這堆破銅爛鐵之處的時候本是打算着做個樣子,而後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但是就在莫言裝模作樣的翻動着那堆積如山的破銅爛鐵的時候,突然之間,莫言的心頭猛地跳動了一下。

這不是感覺,而是那顆神奇的心臟真實的在顫動着。

“難不成,這裏面會有什麼寶貝嗎?”因爲心臟產生的共鳴,莫言的心中不由鄭重了起來,但是表面卻還是一副百無聊賴的樣子。

貌似隨手的翻動着眼前的破銅爛鐵,雖然大多器具上度已經佈滿了紅褐色的鏽斑,但是仍舊有着一部分光鮮處依然在向着莫言宣告着他曾經的不凡。

“玄鐵劍,材質還算是不錯,可就是熔鍊的人本事差了,平白地浪費了這上好的材料!”莫言隨手扔過一柄通體烏黑的大劍,那重若幾百斤的大劍竟被莫言隨手一扔,認出了十米之外,在這極陰寒譚鬆軟的土地上砸出了一道一尺深的大坑!

“垃圾!”

“垃圾&……”

莫言每看一件,就評論一番,但是以着他如今的實力來講,這些在凝神境之下看來都是神兵利器的器物,在莫言的眼中也只能當得起一個垃圾的稱謂了。

隨着莫言扔過去的寶貝越來越多,而莫言眼前的寶貝卻越來越少。

爪岐那原本有些得意洋洋的神情一下子就變得有些鬱悶了。

同樣心情不爽的還有九頭天蛇,不知是不是有意爲之,因爲莫言從那扔出的第一件玄鐵大劍開始,漸漸堆積到了一座小山模樣的破銅爛鐵無不都阻擋在了九頭天蛇的身前。

自從莫言扔出那一把玄鐵重劍時,爪岐心中就猛地一揪,隨即目光灼灼地定在了九頭天蛇的身上,似乎是擔心這個傢伙會趁火打劫一般。

事實上,爪岐的收藏在幾乎愛好相同的九頭天蛇的面前都是一樣的誘惑。

但是在爪岐那一副只要你敢動,老子就敢和你拼命的眼神殺氣下,九頭天蛇也只能乾巴巴地看着這一座座近在咫尺的寶山而望洋興嘆了……

“都是這個人類小子,實在是太氣人了!”九頭天蛇無比氣惱地心說着。

這一回兒,九頭天蛇覺着自己也不能吃吃沒有動作了。

於是,九頭天蛇對着莫言高聲喊道:“人類,在這兒等着,本王去去就來,告訴你本王的收藏可不是爪岐這個傢伙所能夠比的!”

這兩個死對頭在莫言這個外人面前終於開始相互地炫富起來了。

莫言心裏樂和着,手中卻絲毫不滿地撥拉着那堆破銅爛鐵裏面的寶貝。

不一會兒,莫言就在眼前那堆破銅爛鐵之間看到了一塊如同地毯一般大小的布帛。

好像這布帛裏面還包裹着什麼……

“就是它了嗎?會是什麼呢?”莫言心中好奇地猜想着,神色不動地向着那塊布帛抓起……

柔軟,絲滑,還韌性極強。

這時,莫言腦海中似乎想到了什麼,於是眼眸中不由流露出一絲喜色。

“這難道又是一塊戰神圖嗎?可是這裏麪包裹這的又是什麼東西呢!”因爲這一塊布帛是莫言所見過的戰神圖碎片中最大的一塊,被其包裹住的方寸之物卻很難從表面看出來。

好奇之下,莫言快速地動手解開了布帛的包裹。

很快,一張地攤式的布帛就被莫言攤開到了地上,布帛的正中橫放着一柄通體幽藍的短匕,精妙的做功讓莫言一看就大爲喜歡。

無他,因爲這把短匕的樣式幾乎和前世裏華夏古國中的一柄傳說中的名劍魚腸極爲相似。

而且那極富有華夏特色的雕鏤工藝,讓莫言心中不由升起了一絲溫暖的感覺。

莫言將這柄短視拿在手中,熟練地出鞘,在空中虛招比劃了幾下,那從莫言手中覆蓋到短匕刃口的真元,隨着莫言每一下的揮舞都能夠讓劃破一道接着一道的破空聲。

“不錯的一把短匕!”在看到這柄短匕對自己的真元幾乎毫無阻礙,流通的極爲通常的時候,莫言當下很實誠地讚了一聲。

“爪岐,就這一柄短匕吧。其他的東西對我無用!”莫言收斂了笑容,無比鄭重地對爪岐通告着。

“啊,你確定你只要這把短匕嗎?”爪岐面露難色地說着。

“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莫言還以爲這個傢伙想要趁機討價還價,雖然有些不滿,但終歸是人之常情。

不過,好像卻不是獸之常情吧!

莫言心裏有些膩歪的想着,語氣卻變了。

Boss來襲:腹黑寶拍賣媽媽

於是,爪岐忙不迭地擺手道:“倒是沒什麼大問題,只不過這把匕首是本王那從未見過的人類母親的物品,就這樣送出去有些捨不得罷了!”

爪岐說着, 極武箭尊

莫言從來都不將自己認爲是一個衛道士,但是百善孝爲先的道理即便是他這個從來都沒有見過親生父母的孤兒都銘記在心幾十年了。

於是,莫言沉吟了。

一會兒,莫言緩緩地開口說道:“兩顆陰珠,換你這把短匕外加這裏的一些材質好些的器具,如何!”

“你說真的?這一柄短匕換兩顆陰珠嗎?”聞言,爪岐頓時面露狂喜之色。

“……”莫言有些無語地點點頭,帶着些狐疑地看着爪岐,心說道:“老子是不是被這貌似傻乎乎的大個兒給騙了?”

“那好吧,反正這東西也陪了本王幾百年了,要不是這一次翻出來,恐怕再過幾年我都把它給忘記了。能換來兩顆陰珠也算是值了!”

爪岐很爽快地答應了下來。

莫言看了當即就將這把短匕連同着那塊布帛一起受到了儲物戒指內,隨即看着爪岐那一臉擔憂的樣子不由笑道:“兩顆陰珠都在了,給你……”

說着,莫言右掌一攤,變出了兩顆烏亮圓潤的珠子。只見莫言雙手輕彈兩下,這兩顆陰珠在下一刻就被爪岐接到了手中。

這時候,九頭天蛇匆匆趕來了。

正巧看到了這一幕的九頭天蛇不由對着此次的交換倍感信心了。

“連爪岐的那一堆破銅爛鐵都能夠換出兩個陰珠,老子的收藏比之比爪岐那破銅爛鐵要好上多少,怎麼着也能換出四五顆吧!”九頭天蛇自得地想着,話說的氣也變得大了幾分。

“人類,過來看看本王的收藏!”說着話,九頭天蛇就找了另一塊空蕩的平底傾倒着儲物戒指裏面的寶貝。

果然不愧是號稱幽暗之森的王者,九頭天蛇的寶貝比之爪岐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十多株玄級三品的靈芝靈果,即便是採摘下來了許久依然發散着沁人心脾的靈氣。

相比之下, 魔女逆天︰雙面帝尊靠邊站 ,看不出歲月的侵襲一般,除卻如此,倒也沒甚可奇。

大致地看了一遍九頭天蛇的寶貝之後,莫言很是失望地搖頭說道:“九頭天蛇,你把東西都收起來吧,這裏面沒有我特別想要的!”

莫言一臉遺憾的樣子,說出的卻是實實在在的老實話。

但是僅僅看到莫言收取了爪岐那一塊破布和一柄小刀的九頭天蛇卻是份外地不信。

於是,聞言的九頭天蛇頓時不滿地大聲叫嚷了起來:“憑什麼,本王的收藏那點比不上爪岐的。它那一把短刀有我這裏的一把祕銀法劍鋒利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