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1
123 Views

「現在開啟了第十二門又有什麼用呢?」冥帝空虛的抓了抓自己的手,手中失去的靈魂讓冥帝身體顫抖著。

Written by
banner

魁唰地一聲抬起了他的腳,不過魁的腳並不是沖著夜左踩去的,而是沖著冥帝踩去的,他現在的樣子就像是魅當時背叛冥帝時一樣,他試圖想要殺死冥帝。

「迴光返照!」


冥帝默念了一聲,緊接著在冥帝的身上爆發出了一道強烈的光線,這道光線直接蔓延到了天際,冥帝的實力在九夕不破的基礎上又向上飛升了許多,但是始終沒有跨過人類所能修鍊的極限。

「難道說是第十二門的能力?!」夜左立即警覺起來,他感受著冥帝的身體,只見冥帝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都已經翻了數倍,可是唯一讓夜左感覺異樣的就是冥帝現在的心臟彷彿停止了……

莫非第十二門的能力是……

夜左沒想到第十二門竟然是這種能力。

「我本以為第十二門的能力是讓死去的人復活,呵呵,真是嘲諷,我花了那麼多的力氣終於開啟到了第十一門,沒想到第十二門竟然是吸收了那個我想復活的人的靈魂才能開啟,我跟沒想到……第十二門的能力竟然不是復活,而是殺戮……」

迴光返照,失去一顆心臟,獲得巔峰實力,而釋放出迴光返照的唯一代價就是死!

看來冥帝已經對活著沒有任何的留戀了,他現在只想再自己死掉的最後一刻把所有的一切都毀掉,包括導致這一切發生的罪人:夜左! 迴光返照一旦開啟,冥帝的壽命就會急劇的縮減,他現在的行動完全就是生命的最後一道意識,不過即使是這樣冥帝所能爆發出的實力還是平時的十倍不止!

夜左不知道冥帝還能活多長時間,不過在夜左的計算中,以冥帝現在的實力的話,他毀滅這個世界或許就是一個意念之間的事情,也許一個靈技就能毀滅這個大陸!

當然了現在冥帝的破壞力怎麼強也不可能強過滅世符印,要知道滅世符印一旦出世的話,它毀滅的便是整個大世界,如果滅世符印在夜左的手中的話,夜左根本不需要懼怕魁,更不需要懼怕冥帝!那無視一切防禦的攻擊,所到之處便會化為塵埃。

魁抬起的腳轟的一聲落在了地上,重重地將冥帝踩在了腳下。那山脈是的大腳落在地上發出了沉悶的轟鳴聲,夜左站在地上的身體在魁的落腳下直接被大地彈飛,而魅則趕忙躲在了夜左的背後。

魅似乎很懼怕魁,魁畢竟是萬鬼之王,他的存在是所有冥界的人都懼怕的。

夜左不知道這種東西為什麼會出現在噬辰經里,冥界的最強者難道不是冥皇嗎?既然魁有那麼強的能力,為什麼他還會被封印在鬼門中,以他的實力即使是推翻人界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吧?

「魁據說是太古時期的冥將,據說他存在於太古時期,是屬於神話一般的人物,當時冥帝給我展示噬辰經的所有鬼門的時候我也懷疑冥帝的話,當時冥帝親口說只要開啟了第十二門就能召喚出最強的冥將,魁。當時的我沒有當真,不過現在看來確實是我嘀咕噬辰經了!」

「冥界的冥將嗎?」夜左回應著冥皇,太古時期的事情夜左並不知道,夜左現在只知道的是魁的存在根本不是自己能夠戰勝的,太古時期的人能有多強呢?符印的出現就是因為太古時期的人而誕生,是太古時期的人創造出了所有的符印,不過太古符印確是這個世界一開始就具有的,而其他的上古符印,遠古符印都是太古時期的人創造的。

「我想這個傢伙應該就是太古時期冥界的冥皇吧!」夜左做出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冥皇沒有否認:「我找不到沒有比他更強的冥界的人了,不過能在太古事情那滅世符印毀滅世界中存活著的人一定不簡單,他可能就是傳說中的那個掀起三界戰爭的那個冥皇!」

「真是麻煩的傢伙,難怪他不聽從冥帝的命令,不過那麼厲害的傢伙沒有人擊敗他這個世界不被冥帝毀掉還是會被他毀掉啊!」

夜左看著魁的腳底,現在的魁根本沒有感受到夜左的存在,因為夜左的身體實在是太小了,在魁的眼中,夜左就像是一粒塵埃,一粒微小的塵埃想要撞死一個人?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

「轟隆隆!」魁的腳開始有些抖動,一開始夜左還以為是自己的幻覺,不過很快巨大的聲響從魁的腳下發出,夜左一看情況不對,他趕忙開啟了匿影的力量,身體在鬼域的加持下唰地一聲出現在一萬米以外的地方,在這裡夜左已經能看到魁的腰部了,而魁的上半身依舊還是在夜左的視野的盡頭。

「區區一個螻蟻難道還想要反抗我嗎?」

魁的聲音非常的響亮,夜左的耳朵幾乎在魁的叫喊中聾掉,魅發抖的身體躲在夜左的身後,她對魁的恐懼是天生的,這就像是羔羊在餓狼的面前,即使是餓狼沒有要攻擊羔羊的意思,羔羊一樣會看到餓狼就會逃跑,這種懼怕是與生俱來的,魅即使是想剋制也不太可能。

她畢竟還是一個孩子啊!

轟隆隆!

巨大的聲響從魁的腳下發出,魁的身體開始微微有些傾斜,緊接著一股強大的力量直接將魁掀翻在地!

讓夜左大跌眼鏡的是那麼大的身體竟然會被冥帝那麼簡單地掀翻!難道說冥帝有能力即便魁嗎?那可是太古級別的冥皇啊!

「有意思,沒想到時間過了那麼久居然還有能讓我感受到你的存在的人,不錯不錯!」魁艱難地從地上站起來,可是他的身體實在是太過於龐大,他根本無法察覺冥帝到底在什麼地方。

「把你召喚出來或許是一個錯誤的決定,不過既然你不能被我支配的話,那麼你就成為我的晚餐吧,呵呵,放心你死的不虧,畢竟我也是一個將死之人了,如果你的冥氣能幫助我毀滅這個世界的話,你的存在也不是沒有意義!」

「口氣不小啊?難道你沒有聽說過我魁的存在嗎?難道你不知道冥界是誰開拓出的天地嗎?我挺佩服你能把我從太古的封印中釋放出來,不過這可不代表你能擊敗我!」魁的聲音每一句都震撼著人的耳膜。

「我只知道你只是一個把冥界推向衰落的一個罪人罷了!」冥帝的聲音雖然不響,但是卻非常有威懾力,在冥帝的身前,一道巨大的符印被冥帝召喚了出來。

符印特殊的光芒在空中綻放,看到那枚符印,即使是魁也情不自禁地叫出了聲。

「空靈符印?太古符印?你竟然有太古符印?當年我花費那麼大的力氣不就是為了太古符印嗎?你竟然擁有一枚太古符印?哼哼,我還是要謝謝你給我送上門來啊!」

魁說著便向著冥帝一手抓了過去,冥皇閉著眼睛低聲說道:「難道你還不知道我們之間的差距嗎?真是一個貪婪無知的傢伙!」

空靈符印上散發出了一道耀眼的光芒,魁的身體在那道光芒中劇烈地扭曲著,在夜左看不到的地方,魁的頭正在慢慢地扭曲變形!

「難道說,你想!」

魁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在恐嚇又像是在乞求。

「你的實力再強,沒有了頭顱你又能活多久呢?」冥帝的嘴角微微上揚,他看著魁的身體,那龐大的身體逐漸的失去了平衡。

「可惡啊!!!」

魁大吼一聲向著冥帝抓去,可是冥帝的身體相比於他的手實在是太小了,他根本無法準確地捕捉到冥帝,只聽咔嚓一聲巨響,魁手上的動作便停止了,一大股墨綠色的液體從空中流下。

綠色的液體如海嘯般直接淹沒了大半個冥界,夜左趕忙從地上跳起,這樣冥將的鮮血因為冥氣的滋養是有很強的腐蝕性的,這樣的腐蝕性根本不是夜左能夠抵禦的。

「他……他竟然秒殺了魁?!」

冥皇根本不敢相信,魁在冥界一直都是當做神明所被這個世界所有的冥界的人尊敬的,魁真的出現在了這個世界冥皇已經很意外的了,可是讓冥皇更加意外的是,冥帝竟然不費吹灰之力就將魁秒殺了!

夜左更是大吃一驚,面對這樣的敵人他根本不知道從哪裡下手,這樣強硬地擰下魁的頭顱即使是一萬個夜左也不可能完成的,難道說這就是空靈符印的力量嗎?

「廢物!」

冥帝大吼一聲,魁那巨大的身體在空靈符印的能力下技術的收縮著,眨間的功夫,魁那巨大的身體已經化為一個小球出現在了冥帝的手中,冥帝張開嘴看著魁化成的小球,嘴角情不自禁地上揚。

不過很快這樣得意的笑容變成了苦澀的笑容。

「不能讓他吞下去!如果讓他吞下了魁的話,擁有了魁的能力這個世界就完蛋了!」冥皇大吼道。

「我當然知道!!!」

夜左同樣吼道,身後的元虛符印迅速升起,夜左的身體在元虛符印匿影的力量加持下瞬間來到了冥帝的面前。

(迷之加更,不要問我為什麼,大笑。) 「閃開!」一個陌生的聲音傳來,夜左也發現冥帝看著自己的眼神有點異樣,夜左下意識地便開啟了元虛的力量,夜左的身影一晃,緊接著夜左的身體便進入到了虛無的狀態。

「唰!」一道金色的閃光擦著夜左的鼻尖沖著冥帝便爆射而去,冥帝手中的魁化為的圓球在那道金色的光芒中從冥帝的手上滑落,夜左眼睛一亮他趕忙伸手抓住了那個圓球。

當那個圓球被夜左握在手中的時候,夜左忽然發現這個圓球竟然格外的沉重,這大約是集結了魁身體大部分的重量,如果不是夜左把九怒的力量發揮到極致的話,夜左根本無法拿住這個圓球。

「這個聲音是?提沃貝斯?!」冥帝驚呼道。

夜左轉過身看著那道金色光芒閃來的地方,只見一個身穿金色盔甲的人立在空中,在他的身後一對金色的翅膀不停地扇動著,夜左感受了一下那個人的實力,他發現這個傢伙竟然擁有著八夕不破的實力!

他的實力雖然比冥帝差出不少,但是如果和冥帝對抗起來的話不至於像現在的夜左一樣處於下風。

「提沃貝斯?提沃貝斯神嗎?」 吻你比蜜甜

只有那些實力超群的人才會被作為這一個時間段的名字。

提沃貝斯神自然就是在冥帝出現之前最強的一個人。

相傳提沃貝斯神有八件黃金神器,在提沃貝斯神隕落之後這八件黃金神器便不知去向了,一把神器的威力堪比一個遠古符印,而提沃貝斯神的八件黃金神器就相當於他擁有著八枚遠古符印的力量。


「沒錯,那個擁有著八件黃金神器的人,據說這些神器都是由提沃貝斯神一個人創造出來的,據說他擁有著黃金之翼,黃金面具,黃金匕首,黃金法杖,黃金之瞳,黃金手套,黃金足具還有黃金鎧甲,得到一個黃金神器都對人有巨大的提升,提沃貝斯神巔峰的時候即使是天界也要對他敬而遠之,不過……」

「不過他的年代還是被終結了是吧?被冥帝……」

「對正是這樣。」

夜左抬頭看著天空中的那個人,只見那個人的面容被一個金色的面具擋住,他的一個眼睛散發著紅色的光芒,而另一隻眼睛卻是平常人的樣子,在他的左手和右手分別握著一把黃金匕首和黃金法杖,這顯然就是提沃貝斯神的幾件黃金神器。

「沒想到你竟然成長的那麼快,看來不能再讓你在這個世界肆意下去了,如果你再成長下去的話恐怕會對這個世界的平衡造成影響!」提沃貝斯提起手中的黃金法杖,在黃金法杖的上面無數的符印旋轉了起來,這些符印圍成了一個金色的符印鎖鏈,這些鎖鏈沖著冥帝便飛了過去!

「你知道我最討厭的就是別人在我進食的時候打斷我!」冥帝同樣甩出一股冥氣,這股冥氣嘭地一聲便把提沃貝斯的黃金鎖鏈給彈飛了!

「這樣下去的話提沃貝斯神註定會輸吧?」夜左猜測道,要知道之前的冥帝可是之開啟到了第十一門,那時的冥帝就足以將提沃貝斯神擊敗,現在的冥帝已經開啟了第十二門,而且現在的他還在第十二門的能力迴光返照之下,雖然冥帝隨時都有死去的可能,但是如果冥帝發起飆來,毀滅整個世界只是一念之間的事情!

「看來我只能吞下這個試試了!」夜左說著就想把魁化成的小球吞下肚子,如果夜左也能吸收這個魁化成的東西的話,夜左體內的冥氣絕對會達到飽和的狀態,如果這樣的話,自己和提沃貝斯神一起或許能擊敗現在的冥帝!

「等下!如果現在吞噬的話你的身體會被魁撐爆的!先等一等,你用涅槃符印將這裡面的渣滓都燃燒殆盡,等裡面的渣滓都被去除掉之後你再吞噬!」冥皇趕忙提醒道,剛剛冥帝的實力吞噬那隻蜈蚣都有被反噬的危險,如果現在夜左貿然吞噬整個魁的話,夜左一定會被反噬的!

「那還得等多久啊!!!」夜左對涅槃符印的操作還不是很熟練,如果運氣好的話或許只需要一小會,但是如果不成功的話或許還會把整個魁燃燒殆盡,這樣的話夜左很可能失去一次變強的機會!

「靜下心來!不要忘了你可是所有人的希望!」冥帝提醒道。

夜左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

「嗯,你說的沒錯!」夜左說著便召喚出了涅槃符印和無離符印,兩個太古符印同時操作或許能將時間縮短一些,如果涅槃之火的火候太大的話還能用無離符印分離出來一部分,不過夜左現在需要的就是一個良好的環境!

「提沃貝斯!幫我拖住他!」夜左直接喊道,完全沒有考慮面前的這個人可是自己的前輩。

「哼哼,敢直呼我的姓名,整個世界你還是第一個!不過現在我不計較這些小事,等我處理掉這個傢伙我再來找你算賬!」提沃貝斯神用眼睛的餘光看著夜左,當他看到夜左身前兩枚太古符印的時候,提沃貝斯神還是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那麼難纏啊!兩枚太古符印的能力都無法擊敗他嗎?

提沃貝斯神冷靜了下來,這個年輕的小夥子一定是來討伐冥帝的,如果他沒有實力的話他是絕對不會來的,可是擁有兩枚太古符印的他,掌握了世界七分之二的力量竟然還無法擊敗眼前的這個冥帝!

看來冥帝是真的棘手啊!

提沃貝斯神是這樣想的,不過他忽略了一點,其實夜左是掌握了世界七分之三的力量,元虛符印似乎只有夜左一個人能看到,除非夜左想讓被人看到,不然別人都無法察覺到未知的元虛符印的。

「既然如此我就先答應你一聲了,不過我想你可能不用動手了!」提沃貝斯神說著便召喚出了一道巨大的符印,夜左不能分心,他只能感受到提沃貝斯神召喚出了一枚威壓巨大的符印,這股氣息似乎是太古符印!

「源泉符印!」冥皇驚呼道:「沒想到提沃貝斯神竟然又有著一枚太古符印!難怪他能站在大陸巔峰強者的最頂端!原來他擁有著象徵著生命的源泉符印!」

聽到冥皇說到太古符印,夜左還是打算分出一點精神去聽聽。


「象徵著生命?難道說這個符印和涅槃符印差不多嗎?」


「不,源泉符印象徵著這個世界的一切的動力,擁有源泉符印的人就相當於擁有著用之不竭的靈氣,而且他身體的恢復能力非常的驚人,如果不能一擊致命的話無論多重的傷他都能恢復!」

「原來如此,真是難纏啊!」夜左點了點頭,擁有著源泉符印即使是使用那些消耗靈氣巨大的靈氣都能無限地使用,難怪提沃貝斯神的身上能同時使用八件黃金神器,原來都是這個源泉符印搞的鬼!


不過這樣一來世界上七大太古符印已經出現了六個了,或許是因為夜左體內存在著元虛符印,他是整個世界獨一無二的存在,所以這些太古符印才會那麼頻繁地出現,不過最讓夜左擔心的還是那枚最後的符印,滅世符印!

擁有滅世符印的人才是真正能毀滅天地的人,夜左懷疑那枚滅世符印也會在不久的將來出現……

提沃貝斯神召喚出源泉符印的那一刻,他身上的八把黃金神器全都散發出一道金色的聖光就像是達到了飽和狀態一樣,提沃貝斯神的那隻金色的黃金之瞳忽然一亮,緊接著一道金色的光芒從他的眼中爆射而出!

夜左大驚,這威力可是這個極光符印毀滅之光的上百倍! 提沃貝斯神黃金之瞳的能力爆發出來,那道金色的光芒沖著冥帝便爆射而去,冥帝手中的魁被夜左奪取之後心情格外的不好,他知道如果魁讓夜左吞下去的話夜左的實力一定會暴漲許多,不過眼下如果不打敗這個提沃貝斯的話直接去攻擊夜左會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原因不是別的,夜左擁有著元虛符印的能力,夜左的身體隨時都有可能進入到虛無的狀態,畢竟夜左的身上擁有著三枚太古符印,冥帝雖然有能力但是他也不敢貿然行動。他現在雖然精神已經進入了快要瘋狂的狀態,但是他還是有最後的一道理智,他知道自己貿然行動只會送死!

「萬魂噬辰!」冥帝大吼一聲,在冥帝的身後無數的冥氣涌了出來,那些冥氣夾雜著混沌的力量沖著提沃貝斯神便爆射而去。

萬魂噬辰的能力和提沃貝斯神黃金之瞳爆發出來的能力碰撞在一起,巨大的能量漣漪充斥在整個冥界,夜左趕忙將自己的身體化為虛無的狀態,躲過了他們兩個人正面交鋒爆發出來的力量。

說真的,夜左現在的實力根本不是冥帝的對手,而提沃貝斯神看起來也在冥帝的下風,冥帝釋放出萬魂噬辰的能力只是冥帝隨手釋放出來的噬辰經的能力,釋放這樣的技能就像是隨便召喚出一個冥碑一樣簡單。

不過提沃貝斯神卻不一樣了,他的黃金之瞳爆發出來力量之後他那金色的眼睛便閉了起來,看起來還需要再休養一段時間才能釋放。

冥帝開啟了空靈符印的能力他的身體唰地一聲便進入到了空靈的世界,看到冥帝消失了,無論是夜左還是提沃貝斯神都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唰!」

冥帝的身體忽然出現在了提沃貝斯神的身後,他的右手凝聚出了一股可怕的力量,混羅的能力瞬間爆發出來!

「小心身後!」

夜左還是不放心提沃貝斯神,他雖然是現在大陸的最強者,但是隨著歷史的發展,到最後他還是會被冥帝擊敗的,果然一眼沒看提沃貝斯神,他就被冥帝找到了進攻的破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