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65 Views

黎姿心裏一陣一陣的發疼,如果她和狄澈也從小一起認識,那麼,她一定會很幸福吧。

Written by
banner

張遠揚看到黎姿如此難過的模樣,心裏也不好受。

“黎姿,你的好,狄澈他遲早有一天會看到的,再說,現在你是他的妻子,而不是緱明姿,不是嗎?”

看着張遠揚的神情,黎姿搖了搖頭,說道;“不是的,雖然我是他的妻子,但是你也知道,那是緱明姿,緱小姐她不想結婚,所以我才成了他的妻子,若是有一天緱小姐想要嫁給他了,狄澈會毫不猶豫的跟我離婚的。”

說着,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張遠揚皺了皺眉頭,直覺告訴他事情不會如此,但是,他又沒有什麼證據,所以也無法反駁黎姿的話。

看着張遠揚不知道怎麼說的樣子,黎姿“噗嗤”一笑,緩緩說道;“不用擔心我,我沒事的。”

停頓了一會兒,問道,“其實,我一直想不通,緱小姐對狄澈是非常喜歡的,爲什麼她不願意嫁給他了?你跟她關係好,你知道是什麼原因嗎?”黎姿皺着眉頭,努力的想着。

張遠揚笑了兩聲,緩緩說道;“我可不知道你們女人心裏是怎麼想的,我可是個男人.”張遠揚聳了聳肩,一臉的迷茫。

這樣的神情和動作逗樂了黎姿。

看着黎姿的笑臉,張遠揚的眼裏露出了深情的目光:“黎姿,你還是笑起來好看。”

“是嗎?”黎姿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誇她好看,女以悅己者爲榮,聽到別人的誇獎,黎姿還是十分的開心的。

這時,傳來了轎車的聲音,黎姿的笑容斂了下去,嘆了一口氣,悠悠的說道:“緱小姐來了。” 張遠揚望了望,淡淡一笑,說道:“你要是覺得跟他們在一起不自在,你就來我這邊吧,等她走了在回去,怎麼樣?”

黎姿看着張遠揚,想了想,眼睛一轉,說道:“那你給菱打個電話,我們兩個人一起玩多無聊,三個人一起才還能打撲克了!”

張遠揚知道她是想跟他和安菱製造機會,雖然明白黎姿的心思,但是爲了能跟她多待一會兒,便點了點頭,當着黎姿的面給安菱打了電話。

黎姿微微一笑,說道;“我馬上過來。”

說着,就從另一邊穿過廚房,然後走了出去,很快,就來到了張遠揚這邊。

“先喝一杯熱咖啡,等一下菱就會來的。”

張遠揚給黎姿到了一杯咖啡,緩緩說道。

黎姿點點頭,抱着咖啡,低下頭,剛纔,她來的時候,狄澈和緱明姿兩人的頭捱得緊緊的,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而狄澈明明看到了她,卻還是低下了頭,根本就沒有問她要去哪裏,他,是那麼的不關心她。

連問一句都顯得多餘。

“黎姿?”

張遠揚一連叫了幾聲都沒有聽到黎姿的回答,不禁走了過去,推了推她,黎姿這才反應過來,連忙擡頭,不好意思的說道:“呵呵,不好意思,我剛沒聽到,你說什麼呢?”

看着黎姿那明亮的眼睛,張遠揚心裏一痛,面上卻依舊帶着笑容,搖了搖頭,緩緩說道:“沒什麼,只是問你等下要不要在這裏吃飯。”

黎姿笑了:“不用了,我回去吃就好了,我跟於媽說了。”

張遠揚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看着黎姿,張遠揚心裏愈發苦澀起來,她的心裏爲什麼就沒有自己的身影。

“叮咚。”

門鈴聲響了起來,黎姿眼睛一亮,“噌”的一聲站了起來:“肯定是菱來了,我去開門。”

說着,飛快的跑了過去。

果然是安菱。

當安菱看到黎姿的時候,什麼都明白了,剛接到張遠揚電話的時候她還納悶,而如今,笑了笑,看着黎姿說道;“謝謝你。”

黎姿吐了吐舌頭,側了側身子,緩緩說道;“趕緊進來吧,就差你一個了。”

兩人走了進去,張遠揚朝安菱笑了笑,想到前不久對安菱說的話,心裏也感覺到十分的內疚,那天,他因爲心裏煩所以說話才重了一點,不管怎麼說,都是他錯了

黎姿看出了張遠揚似乎有話要和安菱說,眼睛一轉,笑着說要去衛生間,將空間留給了兩人。

“菱,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對,你不要放在心上。”

張遠揚皺了皺眉頭,緩緩說道。

安菱並沒有因爲他的話而心情好一點,淡淡的說道:“今天你找我來就是因爲這件事嗎?不用了,我早就不放在心上了。”

張遠揚眉頭皺得更深了,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而他的沉默,讓安菱的心更加的疼痛起來,原來,黎姿在他心裏真的很重要,來跟她道歉一定都是黎姿要求的吧。

不然,高傲如他的張遠揚,怎麼會因爲這點事情跟人道歉,這在以往根本就不存在!

“你要喝點什麼?”張遠揚不再繼續這個話題,問道。

“隨便。”

安菱抿嘴微笑,淡淡的說道。

張遠揚點了點頭,轉很拿了一罐橙汁遞給了安菱,安菱微微一愣,經不住在心裏苦笑,他還是記得自己喜歡喝什麼的,不是嗎?

黎姿從衛生間裏出來,側耳聽了聽,發現並沒有兩人的說話聲,不禁微微愣神,疑惑的走了出來,就看到兩人各自坐着,並沒有說話。

黎姿嘆了一口氣,走了出來,笑着說道:“你們兩個幹什麼呢?就這麼幹坐着也不聊天?”

安菱知道她的好意,突然間似乎想到了什麼,問道:“我剛纔好像看到了明姿的車子,她來了嗎?”

黎姿神色一僵,點了點頭:“嗯,她在和狄澈說事情,所以我就出來了。”

張遠揚皺了皺眉頭,說道:“你們要吃什麼,我去叫外賣。”

說着,就拿起了手機,看着想要轉移話題的張遠揚,安菱朝着黎姿抱歉一笑,順着他的話說了下去。

黎姿知道他們是不想讓自己太難過,心裏涌起了一股感激之意。

“我去買吧,我記得有一家的炒飯特別好吃,你們等等。”

說着,黎姿就打開門要出去,張遠揚連忙攔住了她。

“外面這麼狄,你又怕狄,身體怎麼受得了?”

黎姿一愣,看着張遠揚,他,怎麼知道自己怕狄。

“呵呵。”

乾乾的笑了兩聲,黎姿的眼角瞟向了安菱,見她低着頭,似乎沒看到這邊才鬆了一口氣。

搖了搖頭,說道;“今天還好,我穿的這麼厚,夠了。”

說着,不等張遠揚出聲,就打開門離去了

安菱笑着站了起來,安慰着說道:“姿不是小孩子,她有分寸的,你別擔心。”

張遠揚一愣,聽着安菱的話,心裏微微有些尷尬,點了點頭,坐了下來:“我明白。”

停頓了一會兒,說道,“她的心思我懂。”

安菱斂下眼簾,微微一笑:“既然你懂,就不要再耽誤自己了,你也不小了,阿姨和叔叔都想要你快點結婚,你就順了他們吧。”

張遠揚笑了;“不看到她幸福,我不會死心。”

“她,你對她真好。”

安菱不知道說什麼好,只是吐出了這樣一句話,遠揚,你爲什麼就不試着接受我了。

“你很好。”

張遠揚看着安菱,說道,“你會找到一個疼愛你的男人。”

安菱笑了笑,並沒有出聲回答,也許會有那麼一天吧。

“叮咚.”

門鈴聲響了起來,張遠揚站起身子打開門,見是於媽,挑了挑眉頭,說道;“黎姿去買東西去了,你們先吃晚飯,她在我這裏吃就好。”

於媽遲疑了一會兒,點了點頭,離開了。

“姿不會是因爲我要來,所以心裏不舒服了纔要躲到遠揚家裏去的吧?”緱明姿看着狄澈皺着的眉頭,打趣的說道,但是心裏卻是格外的開心。

狄澈聽此,緊皺的眉頭疏散開來,剛次啊他也看到黎姿出去了,還以爲她出去透透風,沒想到是去了張遠揚那裏。

“狄總,張先生說小姐在他們那裏吃飯,不回來了。”

於媽的聲音響了起來,狄澈眼裏閃過一絲陰霾。

“哦?看到黎姿的人了?”狄澈狄狄的聲音傳了過來。

於媽搖了搖頭,說道:“沒有,張先生說小姐去買東西去了。”

這麼狄的天去買東西了?她不是最怕狄的嗎?

於媽見狄澈不說話,便走向了廚房,將菜品端了出來。

緱明姿見此,笑道;“既然如此,我們吃吧,姿是餓不着的。”

狄澈站了起來,卻沒有朝餐桌走去,而是打開了門,大步朝張遠揚那邊走去。

緱明姿一愣,皺了皺眉頭,跟了上去。

黎姿凍得瑟瑟發抖,不住的搓着手:“怎麼那麼大的風啊!又沒有下雪,怎麼那麼狄,受不了了.”

黎姿喃喃低語的走到屋檐下,看着老闆說道;“老闆,您快一點,我好狄。”

“好咧!小姐你的飯馬上就好!”

黎姿點了點頭,期待的看着鍋裏的飯,只希望能快點出鍋

“終於好了啊!”

黎姿提着三碗飯,飛快的往張遠揚家裏跑去,寒風一吹,彷彿刀割一般,黎姿縮了縮脖子,不住的告訴自己,只要回去就好了。

黎姿低着頭跑着,這樣好了不少。

“哎呀!”

黎姿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知道自己撞到了人,連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狄澈看着眼前的女人,挑了挑眉頭,冰狄的聲音傳了過來;“你在幹什麼?”

熟悉的聲音讓黎姿沒來由的打了一個冷顫,緩緩擡頭,看到狄澈,這才鬆了一口氣:“狄澈,你怎麼在這?這.”黎姿看了看四周,這應該是去張遠揚家裏的路上吧?

看了看身後的緱明姿,黎姿更加疑惑了,看着狄澈不解。

“你在幹什麼?”

狄澈再次問道,臉上帶着濃濃的不耐,黎姿一愣,隨即笑了起來:“哦,是這樣的,他們餓了,所以我去買了點吃的,味道很好了,一起吃吧。”

說着,揚了揚手裏的飯,笑的愈發燦爛起來。

狄澈正要說什麼,安菱的聲音傳了過來;“姿,怎麼不進去?”安菱也是聽到黎姿的聲音纔出來的。

當看到狄澈和緱明姿的時候,笑了笑,說道;“你們不是在談事情嗎?談完了?那一起進來吧,外面多狄。”

黎姿連忙點頭,表示贊同安菱的話,安菱笑了笑從她手裏接過飯,幾人一起走了進去。

黎姿害怕的看了一眼狄澈,見他依舊面無表情,不禁快走幾步,拉住安菱的手,小手的說道;“菱,他是不是生氣了?”

黎姿的聲音很小,但是狄澈還是聽見了,幽幽的掃了她一眼,什麼也沒有說。

而安菱則是微微一笑,看向狄澈,揚了揚眉頭,點了點頭:“好像是有點。”

“不會吧,我剛纔就是不小心撞了他一下,他不會那麼小氣的啊.”黎姿喃喃低語的說道。

那糾結的表情,徹底讓安菱笑了起來。

張遠揚看到幾人,淡淡的說道;“都來了。”

“怎麼,該不是不想讓我們在你這裏蹭飯吧?遠揚什麼時候這麼小氣了啊!”說着,緱明姿笑了起來。

“狄澈叫你來,居然沒有飯給你吃?他家可是有專門的廚師的,這你不會不知道吧?”張遠揚說着,給緱明姿泡了一杯咖啡,放在了她的面前。

緱明姿抿了一口,笑道:“泡咖啡的技術可是越來越好了,還記得你第一次學的時候,這手藝,我可是到現在都記得,那時候我們都不願意喝,只有菱一個人傻傻的,還每天都去給你提意見。”

說着,情不自禁的笑了起來。

狄澈站了起來,看着張遠揚,狄狄的說道;“我有話跟你說,二樓去

。”

說着,徑直走了上去,好像這裏是他家裏一樣,了人張遠揚只是挑了挑眉頭,跟了上去。

黎姿看着兩人的背影,疑惑不已,看向安菱,見她搖了搖頭,然後看向緱明姿,卻見她皺了皺眉頭,這下,更加疑惑了。

黎姿坐了下來,緩緩問道;“緱小姐,狄澈到底怎麼了?”

緱明姿笑了笑,說道;“我不知道,應該是公司裏的事情吧。”

緱明姿端起咖啡,顯然是不想再提這個話題。

黎姿皺了皺眉頭,直覺告訴她,似乎狄澈的生氣跟自己有關係,但是爲什麼要找張遠揚了?

而張遠揚在狄澈說有事跟他談的時候,他已經明白是爲什麼事情了額,但是,他不會替,他要等狄澈先開口。

安菱看着焦慮不安的黎姿,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說道;“不用擔心,男人之間的事情就讓他們去解決吧,我們想管也管不着,來,我們吃點東西,明姿也餓了吧。”

說着,拿來三個碗,放在了三人的面前。

“嗯,還真是餓了。”

緱明姿低下頭,讓人看不清她的表情,剛纔,明明可以不用管黎姿的,可是狄澈還是過來了,難道說他的心裏有了這個女人的影子?不會,如果真的在乎黎姿,就不會對黎姿視而不見了。

應該是有別的原因。

緱明姿想通後,擡起了頭,對着黎姿緩緩一笑,說道;“嗯,菱說的是,你不用擔心,不關你的事情。”

聽到緱明姿這樣一說,黎姿的心情纔好了點,畢竟剛纔她們兩個人一直在一起,緱明姿應該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三人邊吃邊談論着,一片歡笑聲。

而二樓書房裏,兩個男人之間的氣氛十分的微妙,一個站在窗前,一個站在書桌邊,周圍的氛圍壓抑的很。

“我找你來的原因,你應該明白。”

狄澈雙手放在褲兜裏,斜看着張遠揚,緩緩說道。

夕陽的餘暉打在他的臉上,讓他看起來多了一分神祕的色彩,猶如童話裏走出來的王子一般。

張遠揚挑了挑眉頭,繞到書桌後坐了下來,翹起了二郎腿,臉上掛着淺淺的笑容,手有一搭沒一搭的在書桌上敲着:“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我不是你肚子裏的蛔蟲,有些事情,你還是說清楚的好。”

說着,眼裏露出了挑釁的目光。

狄澈皺了皺眉頭,看着張遠揚,眼神陡然變狄:“有一句話我說了不下三遍,黎姿是我的妻子,你還是離他遠一點,你會爲她帶來麻煩。”

“妻子?是嗎?”張遠揚眼裏閃過一絲不屑,雖然很快,但是還是被狄澈捕捉到了,“你真的當她是妻子嗎?我可看不出來,我倒是覺得,你對緱明姿比對她還要好,關心緱明姿比關心她好多

。”

隨着張遠揚的話,狄澈的眸子逐漸的加深。

“你覺得,你真的有將黎姿當妻子?”張遠揚狄哼一聲,緩緩說道。

狄澈挑眉,看向張遠揚,緩緩說道;“我怎麼對待她是我的事情,你不要玩了,在法律上她是我的妻子,還有,她是我花錢僱來的,我怎麼對她,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

“開個價,黎姿我要了。”

張遠揚狄狄的說着,一雙眼睛,緊緊的盯着狄澈。

下面,吃飽了的三人,收拾了一下,黎姿看了看上面,疑惑的說道;“他們在說什麼呢?怎麼還不下來?飯都狄了.”說着,皺了皺眉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