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1
82 Views

“劉濤……”張道慧咬牙爆喝了一聲,擡起右腳,把快要落地的桌子給平穩的踢飛了起來,而她的左腳,在右腳落地的瞬間,又快速的向我踢來。

Written by
banner

“好傢伙….”我心中不得不誇張張道慧的機智,但誇獎歸誇獎,看着她踢來的左腿,我一個後退,伸出拳頭,不偏不倚的,正好打在了她的腳底正中,逼退了她一步。

在張道慧後退的瞬間,我一個飛快轉身,踩在椅子上,整個人騰空而起,伸手抓向空中的木板。

“想要得逞….休想….”

張道慧穩住身子之後,也是一個快速轉身,踩在牆壁上,快速的騰空而起,抓向空中的木板。

看着張道慧上當,我心中不由冷笑了一聲,朝她甩出了藏在袖子下的筆芯。

筆芯雖然小,可如果蓄力夠,它照樣可以成爲殺人的東西。


“啊…..”筆芯射進了張道慧的左肩,而她整個人一晃,在手指快要碰到木板的瞬間,啪地一聲,向地上快速的掉落。

得手之後,我雙腳微微用力,在空中一個轉身之後,完美的落在了地上,跟着伸出右手,接住掉下來的木板。

接住了木板之後,我一個扭身,看向了躺在地上捂住左肩的張道慧,嬉笑道:“張隊長,被別人射的滋味,不好受吧?”

“成王敗寇…..要殺要剮隨便…..”張道慧一咬牙,倔強的把頭扭向了另外一邊。

“嘿嘿….殺你?不不不….”我伸出左手,把右手木板上的玻璃罐子,提了下來,跟着把木板扔到了一邊,彎要把頭湊到了張道慧的面前,笑道:“張隊長貌美如花,殺了多可惜…..”

說着,我擡起了頭,打量着如同銅牆鐵壁的審問室,陰笑道:“我聽說張隊長還沒男朋友,要不然…..在這裏,哥哥教你做一些你從來沒做過的事吧?”


說完之後,我又彎下了腰,由上往下,直視着張道慧深不見底的山溝,繼續道:“滋滋…..這溝…夠深啊,這要是….”

說到這裏,我不由面露笑意,大笑了起來。

“劉濤,你最好殺了我,否則今天侮辱之仇,早晚我都會找你還回來的。”張道慧伸手捂住了胸口,擡頭瞪着一雙眼睛,咬牙切齒的吼道,那樣子,彷彿就像要把我吃了一樣。

“呵呵….”看着張道慧,我冷笑了一聲,轉身在身後的椅子上坐了下來,隨即翹起二郎腿,把玩着手中的玻璃罐子,看着裏面不停爬動的毒蛇自言自語的說道:“小蛇啊小蛇,你是不是很喜歡鑽洞啊?今天我讓你鑽一下男人都想鑽的洞如何?”

躺在地上的張道慧嘶吼道:“劉濤,你卑鄙無恥!”

我的眼神繼續看着玻璃罐子中的毒蛇,說道:“張隊長,誰卑鄙無恥我想不用我說了吧;時過變遷,短短几分鐘,我們就互相調換了角色,你此刻不應該來點掌聲的嗎?”

“哼…..”張道慧冷哼了一聲,沒再說話。

我扭頭瞟了一眼撲在地上的張道慧,心中不由起了玩心;起身走到了她的面前,伸出朝她的左肩而去。

張道慧一個躲避,避開我的手指,皺着眉頭十分厭惡的說道:“你幹什麼?不要碰我!”

“我偏要碰,你能幹什麼?”我冷笑了一聲,不管張道慧的劇烈反抗,快速的伸出食指在她左肩出血的地方沾了一點血之後,又縮了回來,嬉戲般的看着張道慧,說道:“張隊長,對於這些老毒物,可能你也沒見過他們的厲害之處吧,今天劉某就讓你見識見識如何?”

雖然說是在問張道慧的意見,可我的內心卻絲毫沒有問她意見的意思,在說完之後,我把沾了血的食指,使勁的按在了玻璃罐子上,瞬間裏面的毒物,就像發現了世間最美的美味一樣,在玻璃罐子裏一陣騷動。

過了幾秒鐘之後,它們又安靜了下來,整個眼神盯着那塊染血的地方看。

一秒….

二秒….

三秒….

咻…

毒蛇第一個出動了,頭顱不計後果的撞在了玻璃罐子上,跟着就是蜈蚣……

那畫面,看着就好像這些毒物是朝自己而來,實則還有一層玻璃,可就算有一層玻璃,看着好像這玻璃隨時都會破裂一樣,因爲裏面的老毒物實在是太賣力了,撞得咚咚直響。

提着玻璃罐子,我看向張道慧的眼神,不由陰笑了起來,把染了血跡,不停被裏面毒物撞擊的一面,正對着她,遞了過去:“張隊長,看看這場面,刺激吧!”

在我遞上玻璃罐子的瞬間,張道慧的扭頭只看了一眼,瞬間就發出了高分貝的尖叫,快速的把頭埋在了地上:“啊…….”

看到這一幕,我不由發出了暢快的大笑聲,有時候,折磨人,纔是這世界上最殘酷的事,就好像一開始張道慧拿着玻璃罐子對着我一樣。 “張隊長,這滋味….不好受吧?”我把玻璃罐子從張道慧的面前拿開,跟着蹲在地上,替她整理着耳邊的散發,繼續道:“這….嬌滴滴的大美人,我以爲天不怕地不怕呢,想不到面對這些老毒物,嚇都能嚇破膽。”

“把你髒手拿開……”張道慧用力的向後甩了甩手,把我的手彈開了,隨即扭頭瞪圓着眼睛,一副惡毒的樣子低吼道:“劉濤,你會不得好死的!”

“呃……是嗎?”我站直了身,張開雙臂,大聲說道:“這句話起碼有千人對我說過,可到今天,我劉某人還活得好好的。”

說完,我又彎身湊到了張道慧的面前,冷笑道:“張隊長,下次折磨人的時候,就先想想被別人折磨的滋味。回去給羅興榮帶句話,不管什麼招,讓他儘管使來,我劉濤接着,今天這局….我記住了…”

“這玻璃罐子,我拿去玩幾天,等那天你張隊長想要的時候,就來找我….我一定會還你的!”我把手中的玻璃罐子,遞到了張道慧的面前,嚇得她又縮起了頭。

大笑了一聲,我一腳踢開擋在路中間的桌子碎片,打開厚重的鐵門,大搖大擺的出了審問室。

在審問室門口,剛剛那幾名警察正站站門口出抽菸,看到我安然無恙出來之後,他們瞬間就露出驚訝的表情。

逍遙九龍訣 ,他刷的一下,掏出了警棍對着我喊道:“你把張隊長怎麼樣了?”

看着他們手中的警棍,我不屑的冷哼了一聲,揚起手中的玻璃罐子,在他們面前甩了一圈,逼退他們之後,才說道:“想知道張隊長怎麼樣了,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年長的警察抹了抹臉上的虛汗,看着我手中的玻璃罐子問道:“這…這東西你怎麼帶進警察局的?”

我瞄了一眼手中提着我玻璃罐子,跟着擡頭掃視了三個警察一眼,嬉笑道:“想要知道啊?”

“你過來……”我朝最年輕的那名警察勾了勾手指。

他看着我手中的玻璃罐子,後退了一步,搖了搖頭。

我眼睛一瞪,大吼道:“過來!”

下一秒,那名年輕的警察嚇得一哆嗦,毫不猶豫的走到了我的面前,低頭哈腰道:“什…什麼事?”

我拍了拍那警察的肩膀一下,示意他不要害怕,跟着問道:“說我打他的那個攝影師呢?”

年輕的警察看了我一眼,又扭頭看向了年長的警察。

我一瞪眼,揚着手中的玻璃罐子再次吼道:“看他幹什麼,現在這裏老子說了算,否則讓你們嚐嚐老毒物的厲害!”

年輕的警察又是嚇得一陣哆嗦,指着不遠處的一間辦公室哆嗦道:“在…在那間辦公室裏。”

得到答案之後,我掃了三名警察一眼,起身走上前推開了年輕警察指的辦公室的大門,大步走了進去。


當推開辦公室的門之後,眼前戲劇的一幕,讓我瞬間就樂了起來。

在辦公室的沙發上,那名女性記者,正騎在攝影師的身上,倆人深情的擁吻着,就算我推門進來,也沒能打斷他們對彼此的熱情。

我靠在門上,看着辦公室裏發生的一切,拍手笑道:“溫柔鄉,英雄冢….二位好興致啊!”

我這又是出聲,又是拍手,終於是打斷了倆位氣盛的年輕人,那名女記者,回頭看了我一眼之後,瞬間就像驚嚇的小白兔,從攝影師的大腿上跳了下來,背對着我整理着衣服。


而那名攝影師,看到我之後,瞬間就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下一秒反應過來之後,他咻的一下,起身拿起牆上掛着的警棍,對着我就大吼道:“你….你怎麼沒事?”

我一邊走進辦公室,一邊說道:“我不是說了嘛,要讓你死的嘛,我這不是來實現我諾言來了。”

說話的同時,我已經走到了辦公桌前的旋轉椅上坐下;我把手中的玻璃罐子輕輕的放到了桌子上,跟着整個人靠在旋轉椅,把腳搭在桌子上,一邊搖晃着,一邊看着桌子上上的玻璃罐子,問道:“不知道你想怎麼個死法呢?我這裏有幾百種,我自個兒有點不好挑。”

那攝影師抖擻着對着我的警棍,朝門口大喊道:“老王….老王……”

我掏了掏耳朵,說道:“別叫了,他們不敢進來….”

說着,我指着桌子上的玻璃罐子,對那攝影師問道:“知道這個不,千年老毒物,咬人一口,瞬間斃命,你覺得你和他們的交情,能比得過命嗎?”

那攝影師看着桌子上玻璃罐子裏不停爬動的毒物,吐了吐口水,不甘的大吼道:“我告訴你,我爸可是市局的局長,你要是敢動我,我爸一定不會讓你好過的。”


我停下了所有的動作,眼神鎖定在了那攝影師的身上,半分鐘之後,我才大拍了一下桌子上,說道:“原來….是市局的公子啊!”

就在攝影師燃起希望之火的時候,我又倒回到了旋轉椅上,懶散道:“那就更應該死了!”

頓了頓。我又繼續道:“對了…你都認識些什麼厲害人物,都一一說出來,興許我還認識幾個。”

那攝影師看着我,終於露出了懼怕的眼神,吐了吐口水,顫抖着手中的警棍說道:“我….我爸認識軍區裏的人。”

啪…..

在那攝影師說完之後,我起身一巴掌就拍在了桌子上上,跟着撐着桌子上,看着他冷笑道:“別說軍區了,一號首長來了也沒用,說吧,今天想怎麼死,我一定滿足你。”

“我…..”那攝影師看了我一眼,瞬間就把眼神移到了跺在沙發邊的女記者身上。

他走到沙發旁,拉起蹲在地上的女記者,推到了我的面前,一臉比哭還難看的笑說道:“這個女人給你,你放過我….還有…還有….”

說着,那攝影師把警棍放到桌子上,轉身拿起地上的攝影機,放到了桌子上,又從兜裏掏出錢包,把裏面的銀行卡一張一陣的排放在桌子上,繼續道:“這些都給你,這張卡的密碼是6個0,這張的是6個9,這張的是6個4….”

我掃了一眼桌子上一排排的銀行卡 ,問了一句:“這加起來都多少錢啊?”

那攝影師一聽,急忙就說道:“這張裏面有五萬….這張有五十萬….這張有二十萬….這張有一百七十萬……”

我伸手打斷了攝影師的話,指着那些銀行卡說道:“你把密碼給我寫上面。”

“好的好的….”那攝影師頭顱像小雞啄米一樣點着,拿起桌子上筆筒裏的筆,毫不猶豫的寫了密碼。

在他寫完之後,我又指着那臺攝影機說道:“這管多少錢?”

邪性總裁【完結】 這是限量版,我個人定製的,一百三十萬。”

我滿意的點了點頭,至於那攝影機,就送給小嵐嵐,算是對她的補償了,而那些錢,正好這幾天上面還沒派管理財務的人下來,正好可以用來墊墊,要不然光靠我支撐,早晚要垮的。

把那些銀行卡收到兜裏之後,我站起了身,指着一旁哭泣着抽搐着身子的女記者說道:“你出去一下…..”

那女記者看了我一眼,毫不猶豫的轉身跑出了辦公室。

在女記者跑出辦公室之後,我跟着就把門鎖死了,隨即回頭看着辦公桌前的攝影師,搓了搓手,笑道:“多謝你的款待了….”

那攝影師低頭哈腰道:“應該的應該的….”

我微笑着,走到了他的旁邊,一邊拍着他的肩膀,一說道:“錢是我的了,女人也是我的了,不會有什麼想法吧?”

愿清 不會…不會…不會…..效勞大哥,都…”

我沒再讓他說下去,抓起桌子上的警棍,毫不猶豫的捅在進了他的肚子,止制了他下面的話。

我抽出警棍,再一次又捅了進去。

一次….

二次….

三次….

三次之後,我才滿意的點了點頭,抽出血淋淋的警棍,扔到了地上,看着滿臉不敢相信的攝影師,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這應該讓你死不了,但能讓你躺上幾個月了,以後見到老子,就繞道走,還有告訴你老子一聲,他的政壇生涯到頭了。”

說完之後,我在那攝影師的臉上輕輕拍打了幾下,跟着轉身扛起桌子上的攝影機,提着玻璃罐子,帶着他的銀行卡,在他的注目下,我大搖大擺的打開辦公室的大門,走了出去。

走廊裏,那幾名警察扶着張道慧,正從審問室裏出來,我淡淡的掃了一眼,比劃了一箇中指之後,又大搖大擺的出了警察局。

至於那麼女記者,早不知道跑什麼地方去了;對於這種人,我一般沒什麼好感,今天爲了權,能和別人在辦公室玩激情,明天就能爲了錢,和別人在樹林裏玩野戰,整就是個爛貨。

出了警察局,我搖手攔下了一輛出租車,看了一眼警察局一眼,無奈的搖了搖頭,就上了出租車,向醫院而去。 到了醫院,天色之後,已經是晚上九點了,扛着戰利品,我直接就朝着關嵐的病房美滋滋的奔去。

關嵐病房門口的長椅上,小武正坐在上面,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

我輕聲走到了小武的面前,皺着眉頭問道:“發什麼呆呢,一副死爹死媽的樣子。”

“啊….”小武驚叫了一聲,像是才發現了我一眼,隨即激動的站了起來,激動的說道:“濤…濤哥,你回來了,我還…還以爲…..”

我伸手拍了一下小武的腦殼,罵道:“瞧你那沒出息的樣子,不就警察局,哥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