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1
87 Views

所有人都看着斗篷男,就連黑衣人的目光中都帶着一絲的疑惑與驚訝。

Written by
banner

“有!不過,現在還未完工,若是道友信任我的話,五年之內我定會將其佈置完畢!”

殘品?!胖子臉色一滯:“道友莫不是在戲耍我?!一個殘品也拿來交換,佈置完畢要等五年之後,豈不是與我玩笑?!”


黑衣人的眼中現出戲謔之色,將頭轉向了一邊。

“在下豈敢戲耍道友!”斗篷男頓時焦急起來:“只是我現在最值錢的就是這還未完工的小彌勒五行陣,而且道友手中的百年雄靈草我真的有急用,如此纔會說出此話……不過道友完全可以信任我,我可以將所有都押給道友,五年後定會將完整的小彌勒五行陣交給道友!”

“罷了,我聽你聲音還很年輕,就不跟你計較了,此事到此爲止,莫要再提!”胖子瞪了斗篷男一眼,問向別的道友:“各位道友還有出價的嗎?沒有的話,就一千五百枚金幣歸那位道友了!”

被這麼一鬧,也沒有人要競價了,這株百年雄靈草就被那位出了一千五百金幣的修士拿走了。


接下來,真正的交流會漸入佳境,很多人已經開始離開座位,去推銷自己手裏的東西了。沈雲此行只有一個目的,當然直接向那斗篷男走去。

那小彌勒五行陣雖然沒有完工,但是一定能夠使用了,就算只有完整陣法的五分之一的威力,護住自己那點地方還是綽綽有餘的。等到時機成熟,自己再找人去完善就好了。

不過他剛邁開步子,就見那斗篷男已經被一堆人圍住了,不過只是一小會兒,這些人面面相覷,相繼搖頭離開了。

沈雲見狀有些疑惑,用神識在斗篷男的身上察看了一番,發現這人不過是脈通境八層修爲,咧了下嘴,走了過去:“這位道友,你的小彌勒五行陣,要……”

他還沒說完,斗篷男就插嘴道:“這位前輩,我的小彌勒五行陣還未完工,而且,如果前輩沒有百年靈草的話,就別在我這裏浪費精力了,因爲我那位陣法師朋友,正需要百年靈草來救命……”

“百年靈草?呵呵……”沈雲笑了下:“我要是說,我這裏就有的話,你會不會帶我去見見你的陣法師朋友?”


“不過,我只需要汲補陽氣的百年靈草。”斗篷男低聲說道。

汲補陽氣?沈雲想了下,手裏倒還真沒有這種靈草,不過在自己的小藥園內,卻是有一株還是幼苗的雄靈草。

“我府邸有此種汲補陽氣的百年靈草,如果道友信得過我,可以現行帶我去看那小彌勒五行陣,如何?”

斗篷男聽沈雲這麼一說,便低着頭不再說話——他心裏也在糾結,因爲自己現在特別急切需要這種靈草,可是這麼多人中,也只有面前之人說有。可是萬一自己被騙了呢?!

思考了一會兒,斗篷男應聲道:“好,我相信前輩。不過,陣法還未完工,至少要等五年之後……”

沈雲打斷了他的話:“我不需要等完工,現在給我就好。據我所知,小彌勒五行陣應該是陣法旗吧,你們把完工的陣法旗給我就行,剩下的,五年之後我再取。”

“這……”斗篷男想了下,點頭道:“也好,多謝前輩信任了!”

“嗯,你不易留在這裏,跟我回靈秀山取靈草吧。”沈雲知道如果這人留在乾華鎮的話,很可能會招來是非,便提議將他帶到靈秀山下。

這斗篷男此時對沈雲很是信任,沒有絲毫猶豫就答應了。於是兩人走出乾華鎮,沈雲馭起飛輪帶着斗篷男向靈秀山飛去。

三日之後,在靈秀山下的靈秀鎮上,沈雲正坐在一家客棧的房間裏,對面坐着一個長相有些醜陋、身材矮小的獸人族。

從面貌上看,這人應該是棕蜥族人。

“前輩,靈草可已帶來?”這人便是那斗篷男,名叫洪剛。

“你自己看。”沈雲將一隻黑色木盒遞給了洪剛——裏面放着的,便是他用一天一夜全力催生的百年雄靈草!而爲了它,沈雲到現在都有些疲憊不堪。

洪剛急忙伸手接過來,輕輕打開了一條縫隙,頓時一股熟悉的草香四溢開來,讓他臉上現出了喜色:“沒錯!是百年雄靈草!前輩現在隨我去取那陣法旗?”

沈雲饒有深意地看着洪剛,沒有說話。這讓洪剛有些窘迫,苦笑道:“前輩,若是有話,還請明說。”

“一株百年雄靈草,換取你的半成品陣法旗,你覺得合適嗎?”

聽沈雲這麼一說,洪剛也有些不好意思:畢竟在交流會上,這株百年雄靈草是賣出了一千五百金幣的高價的!而且如果不是中間出了點小插曲,估計價格還會更高。

“可是,我身上能用來交換的,也只有這未完工的小彌勒五行陣了……”洪剛說的倒是實話,他不過一個脈通境修士,如何會有很多沈雲看得上的物品……

沈雲依舊不說話,其實他也是在試探洪剛,畢竟有一位能夠創造出小彌勒五行陣的朋友,應該不會沒有別的號東西。

洪剛見沈雲不說話,心裏更是焦急,不由得在桌下搓起了手,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囁嚅道:“好吧,前輩,晚輩這裏還有一本煉器之術,可以換給前輩……” 煉器之術?沈雲不禁要啞然失笑:自己現在就算得上一名不錯的煉器師了,要知道煉器師在修真界可也不多,雖然很多人都能煉製一些簡單的東西,但是能稱得上專業煉器師的,估計整座大陸也不過數百人而已。

沈雲自詡也是其中之一。所以當聽到脈通境的洪剛說要將一本煉器之術換給自己的時候,頓時就有些不滿。

“沈某不才,剛好算是個不入流的煉器師,所以……”

沈雲還沒說完,洪剛便訕訕一笑:“前輩此言差矣,不如,你先看看再說?”

說着,洪剛從懷中取出一本書,遞給了沈雲。

沈雲接過來一瞧,是本裝訂還算新的書,上面六個大字,竟然是“洪剛煉器心得”!這讓沈雲哭笑不得,給一本煉器祕笈也就算了,還給了一本煉器心得!這讓他不禁有些惱怒,但是因爲那小彌勒五行陣還未到手,不好發作,便忍住怒火掀開了手中的書。

不到半盞茶的工夫後,沈雲徹底被這本煉器心得吸引了!這本書上講的是洪剛從開始煉器一直到現在十餘年的心得體會。讓沈雲驚訝的是,這裏面所記載的東西,多數是非常簡單煉器之術,但是方法卻是獨樹一幟,有些方法讓沈雲眼前一亮,瞬間就能根據這個方法舉一反三出更加複雜的煉器之法。

由一生二,由二生四,以此反覆,一種簡單的心得竟然能夠生出無數種複雜的煉器之術,單單對火候的掌握與控制,就讓沈雲聞所未聞,但是看過之後卻發覺這最簡單的卻正好是最實用的!

沈雲瞅了洪剛一眼:“沈某有些疑惑,道友是從何人那裏學會了這種煉器之術?”

“哦?前輩這麼快就看出其中奧妙了?”洪剛倒是顯得有些意外:“看來前輩的確是一名不錯的煉器師呢!”

噗……沈雲可是第一次聽到別人這麼說自己,也不知道這傢伙是在誇自己還是在罵自己!

“我的先祖,是源深國天兵宗的首席煉器師,我所會的煉器術,都是先祖手把手教的,雖然我現在學到的只是皮毛,但是很自信能讓前輩從中學到些東西。”

天兵宗?!沈雲一怔,這天兵宗可是源深國三大門派之一,實力絕對在靈秀山之上,作爲這樣一個大門派的首席煉器師,實力當然不會錯。

“好,那就如此!”沈雲將手中的洪剛煉器心得放入乾坤戒中,將裝着百年雄靈草的黑色木盒遞了過去。

洪剛臉色大喜,伸手就要抓取那黑色木盒,卻見沈雲一下子抽了回去。這讓他大爲窘迫,瞅着沈雲有些不知所措。

沈雲嘆了口氣:這人是沒出過山嗎?!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

“道友,是否應該彼此共同交換呢?”

洪剛這才明白,訕訕一笑,慌忙從自己腰間解下一隻錦袋遞給了沈雲:“前輩,這就是那小彌勒五行陣了,全套應該是有二十四面陣法旗,現在只完工了十面,但是依舊能施展出很強大的威力了,前輩只要按照錦袋內側所說方法將陣法旗安置在固定位置,就可以發動小彌勒五行陣了!”

沈雲點了點頭,用神識探入到錦袋中,見洪剛所言不虛,這纔將黑色木盒遞給了他:“如此便好,其餘的十四面陣法旗,五年之內可以完工?”

“前輩放心,我就在元國北面的雲霄山中,前輩可以在五年之時去雲霄山尋我,定不會欺騙前輩!”

“嗯,如此甚好。”沈雲笑着點點頭,與洪剛聊了幾句,便起身離去。

一出客棧,沈雲忽地感覺一雙眼睛正在看着自己。他急忙轉身看去,卻見一個黑色人影見自己被發現,急匆匆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沈雲頓覺這個人影有些熟悉,細細一想,竟然發覺這人曾經在前幾日乾華鎮的交流會上出現過!莫不是追着自己與洪剛來的?!

不行,此事一定要問個清楚!想罷,沈雲急匆匆追了上去。沒想到一出靈秀鎮,那人忽然馭起一件飛行法器,化爲一道黑芒飛馳而去!

沈雲不禁惱怒,馭出飛輪追了過去。

只是不足半個時辰,沈雲便感受到了法器級別上的差距,自己腳下的飛輪與對方的法器相差那麼一點,但是此時卻已經被對方逃走了,絲毫背影都看不到了……

追出了數百里的沈雲無奈地聳聳肩,也不知道自己現在是追到了哪裏,腳下是一片鬱鬱蔥蔥的樹林。

算了,還是回去吧。

沈雲剛要轉身,眉頭忽然皺了起來,一股強大的靈氣竟然從下至上向自己奔了過來!

這讓他臉色大變:難不成剛纔那人是來拋磚引玉,引自己出來的!而他們早就在這裏佈下了埋伏?!

沈雲不敢耽擱,急忙將全身靈氣輸入飛輪中,霎時化爲一點紅光,瞬移出去數丈之遠,剛站穩身子就見剛纔所站的地方飛過了一道紅色的衝擊團。

他可不想在這裏與人爲敵,而且別人還早早準備好了。轉身要走,卻忽然發現腳下的樹林中傳來了數聲打鬥聲。

咦?這些人不是來對付自己的?沈雲皺起了眉頭,苦笑了下:自己剛纔差點被誤殺……若是死了,可着實冤枉……

他低頭向下看去,就見五六名通靈境修士正在圍攻一名長髮男子!這人好生眼熟……沈雲一想,立馬就想了起來:這位不是前幾日換得那傀儡八環陣的長髮男子嗎?

呵呵,我就說嘛,這人沒有提前走掉,一出乾華鎮,肯定就會被人盯上!

沈雲到不介意看會兒熱鬧,況且他也想知道這傀儡八環陣究竟威力如此。

下面的兩夥人中,那六名通靈境修士齊齊祭出了自己的法器,不斷進攻那長髮男子。可是長髮男子祭出了剛剛得手的傀儡八環陣,八個人形傀儡分站在八個角上,不斷的從雙手發出靈氣團,抵擋六件法器的進攻。而且這八個傀儡還不斷移形換位,不時能夠找到機會反擊對方。

這樣一來,長髮男子一時間竟然壓制住了對方六名同修爲的修士!

陣法真的很強大啊……沈雲不禁在空中感嘆着,不過自己的小彌勒五行陣屬於迷蹤陣法,只有在敵人進入陣法內時纔會主動攻擊……

不多時,沈雲就見長髮男子有些堅持不住了。畢竟要維持這樣一個強大的陣法去進攻,要消耗太多的靈氣,這樣下去估計不到數十回合,他就要被六人制住了!

“哈哈,他就要堅持不住了!大家上去給他最後一擊!”六人中一名胖子哈哈大笑着,身形一晃,就向長髮男子奔去!

“道友莫急!回來!”六人中當先的是一名通靈境初期的修士,面色白潤,見胖子衝了過去,不禁皺眉焦急喊道。

但是爲時已晚,胖子已經衝了過去,怒吼一聲,手中鉢形法器驀地旋轉起來,直接飛向了長髮男子!

“找死!”長髮男子冷喝一聲,雙手合十,食指伸出,一指胖子的方向:“去!”

這一聲令下,八隻人形傀儡竟然霎時合爲一體,黑光一閃,一股強勢無比的靈氣團猛地轟響了胖子!

那胖子一怔,頓時感受到了強大的靈壓,心中大駭,慌忙中支起一張靈氣罩護身,努力向一側退着……

“轟”的一聲巨響,黑色靈氣團狠狠擊在了胖子的靈氣罩上,他都沒來得及慘叫一聲,就化爲了飛灰……

這場景,讓對面五人與空中的沈雲都愣住了:真不愧是傀儡八環陣,如此大的威力,就算是化形境的修士,估計也很是棘手……

沈雲此時沒有在爭鬥中,他想的要比那五人多一些:這個長髮男子絕對不簡單,估計這是他第一次使用這套傀儡八環陣,可是僅僅是第一次,就能使出如此的威力,可見他對與傀儡八環陣的熟悉!

難不成,這人會是一名陣法師?!

胖子一死,樹林中的戰鬥卻是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剩下的五人已經不像之前那麼團結了,開始變得各懷鬼胎。

也對,傀儡八環陣威力如此之大,說不準一會兒長髮男子會憤而一擊,到時候誰死誰活還真不好說,再者,就算殺了長髮男,傀儡八環陣也只有 一套而已,只能歸一人所有。

這樣一來,剩下的五人雖然還在驅使法器不斷攻擊,但是卻全然沒有了之前的默契配合,只剩下表面上的熱鬧而已。

而長髮男因此有了喘息的時間,竟然自顧自盤腿坐下,一邊調息恢復一邊控制着傀儡八環陣。

沈雲在空中搖了搖頭,心底卻是興奮起來:看那個白麪皮男子的神情,估計今日得不到傀儡八環陣就不會罷手,可是看現在的樣子,兩敗俱傷的結果是最可能出現的,這樣一來,自己是不是可以撿漏得到那傀儡八環陣呢?!

他自己可沒有留意,自從出了羅漢山之後,自己越來越實際了:打架,打不過就先跑;爭寶,能撿漏絕不硬上……

“各位道友,此人已經是強弩之末了,看這人使用陣法的手法嫺熟,絕不是來歷一般的修士,現在我們已經得罪了他,爲了之後留下活口爲自己找麻煩,不如就地殺了他!況且,這人身上一定還有其他好東西!”

沈雲想得沒錯,白麪皮男子見到其他四人的行動有異,急忙提振士氣。 其餘四人聽白麪男這麼一說,倒也覺得很有道理,一時間再次猛烈進攻起來。

“呵呵……這可是你們逼我的……”那位長髮男見狀卻不慌不忙地站起身,冷笑着看着對面的五名修士:“這裏也沒有別人,我要是在這裏殺了你們,也不會有人知道的,對麼?”

這話一出,不光是對面的五人驚怒不已,就連空中的沈雲都懵了:這人什麼意思?!難不成早就發現自己了?!也對,自己剛纔瞬移的那一下,這裏的靈氣肯定出現了波動,若是長髮男當時仔細的話,還真說不定發現自己了。

此時再看這人,沈雲越來越覺得詭異:一名通靈境初期修爲的修士,面對着五名同期修士竟然揚言要殺了對方,這也太大言不慚了!

不過在沈雲看來,這事很可能一會兒就要發生了。

“呵,殺了我們?!”白麪男同樣冷笑道:“傀儡八環陣已經快撐不住了,你自身靈氣消耗過大,只要我們再攻擊數個回合,你將自身難保,還要殺了我們?豈不是癡人說夢?!”

“呵呵,那就試試看啊……”長髮男咧了咧嘴角,一拍自己的乾坤戒,紅光一閃,一枚拳頭大小、鮮紅色的透明石頭竄了出來!

靈石?!

衆人看到這塊石頭都是大驚失色:靈石可以算得上是靈氣本源之一,本身充盈大量的靈氣,一塊品質好的靈石,足夠一名通靈境修士突破修爲至化形境所用,足可見靈石所含靈氣的純淨與豐富。


不過這種逆天的東西,就算是靈秀山中也不過五塊,爲何一名通靈境初期的修士身上帶着此物?!

衆人正在發愣呢,長髮男已經雙手捧着紅色靈石,慢慢吸收着靈石裏面的靈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