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1
78 Views

鐵犀牛騎士團們繼續向前推進。他們穿着一身沉重的盔甲,手中的拿着重型武器將周圍那些較矮的樹木以及灌木全部砍翻,生生在魔林裏踩出了一條小路來。

Written by
banner

大皇子看着周圍方向難辨的茂密叢林,心中忽然升起一股警覺。

緊跟着,距離他們不遠處的叢林四周想起了“沙沙”的聲音。似乎是有人或是動物什麼的正在周圍走動。

樹葉搖擺,灌木抖動。只是看情形他們似乎已經被人包圍了。

“哼,故弄玄虛!如果他真的有那麼多人手能夠包圍我,幹嘛還要畏首畏尾的藏起來?”

大皇子不屑的哼了一聲。他舉手示意士兵們圍成一個圈,以他爲中心向周圍推進開來。

然而就在這時,有一名鐵犀牛的騎士悶哼一聲倒在了地上。

“怎麼回事?”

泰倫大聲問道。

他的騎士長跑過去查看了一番,這纔回稟道:“殿下,是**!”

他手中拿着一根比巴掌長不了多少的弩箭,上面還帶着幾絲血跡,很顯然是從剛剛那名士兵身上拔下來的。

然而這支箭矢正好插在了那名士兵盔甲連接的縫隙處,而且速度很快,力道也不弱。現在中箭的那名士兵一條胳膊都擡不起來了。

大皇子泰倫拿着那根箭矢,手指用力將它折成了兩半。


他將斷成兩半的弩箭扔在了地上,冷哼道:“傳我命令,將盾牌豎在兩側護住側翼,我們只管攻擊正前方的敵人就好。那些小丑既然願意表演,就讓他們演去吧,不要在這裏和他們多做糾纏,我們的目標是那個該死私生子的城堡。”

“是!殿下。”

騎士長將大皇子的命令傳達了下去,這些士兵們立刻舉起了盾牌擋在側身。

站在最前方的都是手持長柄武器的戰士,在他們身後也有一些士兵拿出**來警惕的望着四周。

可就在這時,又是一聲悶哼,再一次有一名士兵中箭倒地!

這次是來自正前方的士兵中箭,而這個倒黴鬼明顯沒有剛剛那個人幸運,這一箭直接射中了他的頭盔和胸甲的縫隙處,直接扎穿了他的脖子。

這名鐵犀牛的騎士眼睛睜的老大,雙手扼住咽喉無法說話。

他的脖頸咕咕往外不停冒血,只是掙扎了幾下便已經沒了氣息。甚至連讓牧師施救的時間都沒有留出來。

騎士長看向了泰倫大皇子一眼剛想提議這樣不行。

卻聽到周圍“嗖嗖嗖”破空聲不斷傳來!緊跟着“噗噗噗”,“叮叮叮”的聲音在人羣中不斷響起。

大皇子高聲命令道:“舉起盾牌護住四周!我們向一個方向行進!”

鐵犀牛騎士團儘量讓自己的身體縮在盾牌後,他們加快了移動腳步,向着前方的叢林沖了過去。

似乎是想盡快看到躲在暗處放冷箭的敵人們,卻見泰倫大皇子高坐馬上,手中長劍揮舞,將射向他的幾枚弩矢全部格擋開。

由此可以看出這位大皇子的個人武力也實屬不低。

但很快的,他發現這惱人的箭矢彷彿沒完沒了似的,而且他的部隊不管往哪一個方向行進,始終都看不到敵人的身影,這就有些氣人了。


然而暗魔軍就是靠着對地形的熟悉,和獸人天生的敏捷且戰且退。用克洛澤說過的“游擊戰”不停地騷擾着對方。

就算這樣的攻擊不能殺死多少敵人,但起碼也能讓他們精神緊張無暇他顧。

但太陽花公爵名聲在外,卻也並不是浪得虛名。

只見他在懷中掏出了一個很有金屬質感的手套戴在了左手上。如果克洛澤在這裏看到,一定會大喊“滅霸手套!”

是的,大皇子手上戴的手套,似乎跟沒有鑲嵌魔石的滅霸手套非常相似。那上面隱隱有熒光流動,似乎暗藏有魔力。

“腐蝕!”

大皇子低喝一聲,將那戴着鐵手套的左手伸向了前方!

他五指張開,那手套上瞬間散發出一股漆黑如墨的光芒!

光芒迅速向外擴散而去,就像一輪黑色的衝擊波吹過了周圍的灌木和樹叢。

然而就在數息時間過後,那些原本茂密挺拔的樹木,以極爲迅速的速度乾枯老去!

樹葉枯黃,枝芽墜落。原本粗壯挺拔的樹幹也逐漸變爲了中空,最後化爲一陣粉末。

那感覺就好像它們在極短的時間內經歷了上萬年的時光流逝!而那些灌木與雜草更是瞬間化爲飛灰。


僅僅兩分鐘後,以大皇子爲中心的大片地帶呈現出了一片枯黃的真空區域。

然而在這突如其來的變化之後,剛剛還在用弩矢騷擾敵人的獸人們頓時無所遁形,暴露在了敵人的面前。

“臥槽!糟糕!所有人向後撤!”

負責弩矢騷擾的,正是奧莉薇婭的愛將,斥候頭領絕影。

他見識不妙,這便吆喝着衆人向更深處的叢林撤退。

但好不容易抓住他們身影的鐵犀牛們,怎麼會放過這個好機會?

幾乎不用大皇子下令,這些像鋼鐵罐頭似的重甲兵們,也舉起了手中的弩箭向外射擊,頓時獸人們便有幾人中箭倒地。

不過就在鐵犀牛們準備上前補刀的一刻,卻從更深處的叢林裏衝出一夥人。

這些人中有獸人、有矮人、有地精也有人類。他們拿着各式各樣的武器,以小隊的形式湊成了一團一團零零星星擋在了鐵犀牛的面前。

而站在隊伍最前方的通常都是身高力壯,拿着長柄武器的狂獸人們。他們負責抵擋住重騎兵的正面攻擊。

而在那之後,身形靈活的地精便會用那種既靈巧又可以連發的**向他們射擊,而矮人們手中的矮人火槍卻是大皇子泰倫從來沒有見過的。

他們用的火槍口徑更大,造型更加完美。而且通常連射幾發都不需要更換彈丸。

只不過大皇子泰倫卻並沒有將這些東西放在心上,因爲不管是弩矢也好,矮人火槍也罷,在射擊到鐵犀牛重甲上的時候,大部分都被彈開或是冒出星星火花。只有少數人被打中沒有覆蓋盔甲的部位時受傷倒下。

不過,這羣雜牌軍似乎並沒有他想象中的那般莽撞。他們並沒有選擇衝上來和鐵犀牛硬幹,而是在遠程火力的騷擾下將那些受傷的同伴又拖了回去。

他看到那些人類手上拿着一個個皮箱樣子的東西,裏面裝有可供治療的藥劑和繃帶。

那些受了箭傷的獸人們很快便能得到了緊急治療。而受傷較重的則被迅速運往後方。

太陽花大皇子意外的哦了一聲。他自言自語道:“看來那個廢物的身邊有一位很懂得帶兵打仗的將才啊….哼,不過真可惜,跟着那個廢物着實是浪費了一身才能。如果跟着我…他的前途必將不可限量!”

大皇子嘟囔了這麼一句,隨即卸掉了手套,舉起長劍向空中一揮。

鐵犀牛們舉着長槍和長劍,開始加快了向外進攻的節奏。

少數騎馬的騎士也開始對着有受傷獸人的小團體衝了過去!他們想要藉由騎兵的強大沖鋒力,將那些抱團的小團隊衝開、衝散,然後再逐個擊殺。

可忽然間,一道怪異的聲音傳來。

大皇子泰倫擡頭看去卻是眉毛一凝。

“那是….鷹身女妖?!”

是的,既然他的魔法手套將方圓幾裏的樹木全都變爲了荒蕪,那麼他們的身形也便完全暴露在了鷹身女妖的攻擊範圍之內!

女妖們全部盤旋升空,在拉斐爾的帶領下尖叫着抵達了敵人的頭頂處。

她們先是鬆開鳥爪,扔下了一團團黑色的東西。緊跟着便扯着嗓子發出一聲聲尖銳的鳴叫。

那是鷹身女妖所獨有的精神衝擊魔法。如果是意志稍微薄弱一些的人,在這種尖叫下甚至能失去反抗能力。

不過顯然大皇子的精銳部隊並不會只被尖叫聲就嚇倒。可對他們造成些許影響還是能辦到的。


就在這些鐵犀牛們稍一愣神兒的情況下,那些黑色物體也已經墜落在了人羣中。

隨之而來的,便是一陣密集的爆炸聲!

每一個墜落在地面的黑色物體都能夠瞬間掀起一股泥柱!在這土地上炸出一個深坑,並將地面的泥土轟出一道兩米多高的泥柱來!

這正式魔鷹堡的最新軍工產品—空襲**!

其實說白了,就是把裝有**的**從高空扔下去而已。克洛澤稱它爲“全自動型可操控轟炸機。”

是的,其實他還爲拉斐爾和鷹身女妖團隊起了一個新名字。

“魔鷹堡皇家空軍”。

聽起來很響亮,實際上則是女妖們飛上天空扔**而已。

這隻空軍到現在爲止,也只有可憐的三十人。

看到第一次空襲的效果,拉斐爾還是相當滿意的。她在丟下兩枚**後再次拔高了身形,看着那些捧起的一股股泥土噴泉,小女妖的嘴角微微翹起。

看來自己的作用還是很大的嘛~不知道領主大人在聽說了她的英勇作戰事蹟之後,會不會再獎勵她一些禮物呢?

小女妖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自己翅膀上繫着的鈴鐺,臉頰沒來由的一紅。

可就在這時,她心中突然一陣警鈴大作!


小女妖幾乎是下意識的扇動翅膀,又一次拔高了身形。

而就在他做出這個反應之後,一杆長槍幾乎是貼着她的背部就竄了過去!甚至還掛掉了她的幾根羽毛。

“可惡的人類…..!”

拉斐爾驚出一身冷汗!他看着被長槍劃破的死庫水泳裝,一張小臉兒已經因爲憤怒糾結在了一起。

這可是克洛澤送給她最獨一無二的一件衣服!她自從第一天穿上後就再也沒有脫下來過!可是這些混蛋….現在卻將她弄破了!

“我和你們拼了!”

拉斐爾擰頭一個俯衝就向地面紮了下去。

她雙翅收在身體左右,驚聲尖叫着發出一陣陣帶有風刃的衝擊波!他所俯衝的對象,正是大皇子泰倫。 毫無徵兆的。原本還在蒸蒸日上的霍爾格公國,卻奇怪的陷入到了戰火的漩渦中。

西北方,太陽花大皇子的領地已經全面淪陷。而大皇子本人卻在此時去攻打霍爾格的三皇子。

至於奔雷平原的二皇子,卻打起了另一位公爵領地的主意。

不得不說,霍爾格三世還真是生了幾個好兒子呢。

只不過這也許就是一山不能容二虎的說法把?更何況霍爾格一下就出了三隻“老虎”。

卻說由於自己的死庫水泳裝被弄破而怒不可遏的小女妖拉斐爾,正直衝向太陽花公爵泰倫。

“沒想到那廢物的領地連這種醜陋的女妖也有?簡直就是整個霍爾格….不,是整個萊恩個大陸的恥辱!”

大皇子看到小女妖俯衝而下,揮手揚起長劍,一劍斬破了從天而降的風刃。

看來這位大皇子還是一位用劍的高手。

拉斐爾的泳裝被無故搞破已經讓她被怒火衝昏了頭腦。

此時的小女妖只想將底下這個鐵皮人撕成碎片,以解自己死庫水的心頭之恨!

奧莉薇婭在遠處看到女妖的這個動作,心中咯噔一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