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1
111 Views

“孽子!還不多謝葉少俠的饒命之恩!”葉琅說完後,白霸陷入了短暫的沉默,沒有過去多久時間,白霸擡頭對身邊的白無清怒斥出聲!

Written by
banner

“謝葉少俠的不殺之恩!”白無清有點畏懼的看了白霸一眼後,急忙對葉琅彎腰施禮道謝!

“呵呵,白兄弟不必多禮!你不用謝我,是應該向神拳門的人道歉!”白無清低下了高傲的頭顱向自己道謝,葉琅輕笑一聲指着石柱和小虎說道!

“給諸位道歉了,還請諸位原諒在下所犯的罪孽!”見葉琅指着石柱和小虎,白無清又轉身低頭向兩人道歉了!

“快快起來,事情已經過去了,再說了,我們現在不都還好好的嘛!”石柱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城主大人的兒子會對自己低聲下氣的道歉,急忙站起身來扶着說道!

“呵呵,好!你們人類的胸懷也不會比我們妖獸界的差到哪裏!”見大家都原諒了白無清,白霸也算是放下了心裏的那塊石頭,大笑着稱讚道!


“呵呵,我想白城主今晚來這裏不會僅僅是爲了道個歉吧?”事情揭過去了就不想在提了,葉琅也不是那種婆婆媽媽的人,端起大碗喝了口茶後,放下碗來,對白霸輕笑說道!

“還是瞞不過葉少俠啊!老夫來這裏確實還有事相求!就是不知道會不會唐突了?”葉琅一針見血的問話讓白霸愣了一下,遲疑了會兒後纔開口說道!

“無妨!”葉琅說完又端起茶水,慢慢喝着!

“看少俠的樣子,應該不是狼王城人,不知你可聽說過妖神域裏主宰一切的妖神殿在選拔新任殿主了?”沉默了一下,白霸徐徐說道!

“選拔新任殿主?這和我有關係嗎?”聽到白霸的話,葉琅眼神驚疑的問道!

“少俠是不知道啊,我們妖神域裏共有五十座超大城池,像我們這種小城池那是無數了!選拔是從最外圍的城池開始,每個城池都要派人蔘加,也就是海選了,逐級參賽,到最後五十名了就到妖神殿去比試,最後勝者將有可能成爲下任殿主!我們本想不參加的,說實話,我們也派不出什麼強者去參賽,但是妖神殿舉辦的這次選拔,名義上是選拔下任殿主,但是實際上是在檢閱各城池的綜合實力!”白霸看了葉琅一眼後,才把詳情說了出來!

“如果檢閱不合格,那是不是意味着城主也會被換了?”葉琅眼神盯着白霸輕聲問道!

“咳!理論上是這樣子的!但是隻要派出的人能勝兩場以上就算過關了!”白霸沒想到葉琅心思這麼靈活,這麼快就想到了其中的關鍵!乾咳了一下,輕聲回道!

“城主的意思是想讓我替狼王城參賽?”翻了翻白眼,心裏對白霸這個老狐狸鄙視了一番,葉琅端起茶水再次喝了起來,半響才放下來擡頭問道!

“就是不知葉少俠同意否?”被葉琅再次是穿心思,白霸也感覺老臉一紅,喏喏問道!

“好啊!什麼好處?”沉思了一下,葉琅同意了,但是沒有忘記要敲詐一筆了!這種活不敲詐就可惜了!

“好!只要葉少俠同意,任何好處都可以商量!”見葉琅答應了,白霸臉色狂喜,大聲回道!按白影的彙報,葉琅的修爲至少在天元境以上,不然的話白影也不會三兩招就落敗了!相比起那些什麼身外之物的好處,城主大人的位置纔是最重要的!可笑的是白霸怎麼都沒有想到,當他提出這個要求來的時候,正中葉琅下懷,這是一條通往妖神殿的捷徑,可以讓自己少走不少彎路了!

兩方都達成一致後,就開始商討起來了,一直到天色快亮時,白霸一行人才離去! 狼王城的朝陽異常的金黃,異常的耀眼!整個城池看起來又散發着一種懶散的味道!都太陽曬屁股了,街道上的行人還不是很多,就連街上賣早點的攤子也是太陽升老高了,老頭才慢騰騰的拿出家當擺好開始做生意!

“葉大哥,早!”小雯和小青起的很早,葉琅剛剛送走白霸,正在院子裏活動筋骨,就聽到後面的兩丫頭的叫喊聲!

“早!”葉琅回過身來和兩人打招呼,兩丫頭可能是害羞,和葉琅匆匆忙忙打了個招呼後就又進去忙碌了!

小虎和鐵柱昨晚很早就去休息了,石柱陪到最後送走白霸後也進去看他師傅了,就葉琅獨自在院中四處走動。小雯和小青進去後不久,小青就端了熱茶水出來,在院中支了個小桌子,請葉琅先喝茶,告訴葉琅早點馬上就會好了!

見小青端來熱茶水,葉琅大喜,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就有個壞習慣,喜歡早晨練完功後喝上一壺熱茶,感覺一身都是神清氣爽的!

“葉少俠在嗎?”就在葉琅獨自在喝着清茶,享受着茶水的清香時,外面響起了一道女人的叫喊聲!

“進來!”葉琅皺眉應了一聲後,擡手虛按了一下,關着的大門就自動打開來了!

“葉少俠早!奴婢蘭兒,是城主府派來給葉少俠送早點的!”大門打開,從門外款步進來三個侍女模樣的人,後面兩個提着兩個食盒,說話的是走在前面之人!

“哦?城主大人太客氣了!你們放在這兒吧!回頭代我謝謝城主大人了!”聽到說是城主府來送早點的,葉琅也是暗覺好笑!白城主還怕自己會跑了不成?但是又不好對侍女說什麼,只好客氣的對她們交代道!誰知道蘭兒接下來的話更讓葉琅吃驚了!

“哦,這話要葉少俠親自和城主大人去說了,蘭兒是派來這裏伺候葉少俠的,暫時不會回城主府了!”蘭兒一邊把食盒裏的食物撿出來,一邊低聲回道!

“啊?你們不走了?我還沒那麼嬌貴吧?我不需要人伺候的,你們還是快回去吧!”聽到說不回去了,要留在這裏伺候自己,葉琅感覺一陣頭大!自己自從離開葉家莊後就沒有讓誰伺候過,現在讓幾個丫頭伺候,還真的會不自然的了!所以失聲驚叫一聲後,就催她們趕緊回去了!

“葉少俠千萬不要趕我們回去!”誰知道葉琅說完後,剛剛還在給自己擺早點的三個丫頭,臉色馬上就變了,眼淚在眼眶裏打轉,三人跪下身子對葉琅哀求道!聲音明顯的帶着哭腔!

“你們不回去,留在這裏幹什麼啊?”看着眼前跪着的三個丫頭,葉琅沒有明白是什麼情況,着急的問道!

“如果葉少俠讓我們回去的話,無疑是讓我們去死了,來的時候,城主大人就交代過了,葉少俠是人類,要我們仔細伺候好了,如果伺候的葉少俠不滿意,就不要回去了!”那叫蘭兒的侍女哽咽着斷斷續續的說道!

“啊?那個老犢子!這不是坑人嘛!”聽到蘭兒的解釋,葉琅才明白過來,心裏不由大急,怒斥出聲!院中裏的動響,裏面的人也聽到了,石柱和小虎等人圍着邊上看着眼前的一幕,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還是小雯和小青聽到些,就把事情說了一邊!石柱等人聽了心裏也是暗自稱奇!這城主府的人出來伺候人,這還是頭一次聽說啊!

“好吧!你們先起來,你們不回去也可以,我可和你們說清楚哈,我這裏可不管你們飯的哦!”想想沒轍了,葉琅妥協了,不過又出了個難題給她們了。

“謝謝葉少俠!葉少俠放心,每日三餐城主府都會派人送到這裏來的!”見葉琅不再趕自己離開了,蘭兒的小臉又轉爲喜色,站起身來對葉琅說道!

“我去!”聽到說每日三餐城主府都會派人送來,已經直接是無語了!真想說一聲,那還不如派個廚子來好了,這不是和土豪的日子一樣的嘛!當然這話不能說出來,無奈的眼神看着石柱等人,看他們是什麼意思了,畢竟這裏是神拳門,可不是自己的家,還是他們說了算的!

“呵呵,既然來了,就留下來吧,只是這裏環境比不了城主府,委屈姑娘們了!”石柱多少見過點世面,上去來開口說道!

葉琅也沒有真的就把三侍女當丫鬟使喚了,讓大家一起過來用早點,城主府送來的早點足夠幾個人吃了,開始的時候三個侍女怎麼都不肯坐下來一起用餐,最後還是葉琅威脅說不聽話就讓她們回去,三人才老實坐下來了!

中午的時候,城主府還真的送來了各種食物,還順帶有一罈酒水,只是葉琅喝不慣送來的酒水,倒是石柱喜歡的不得了!

“我們去看看你師傅去吧?”午飯後,葉琅打坐修煉了會兒,出來對石柱說道!

“我帶你進去!”說道師傅,石柱眼神黯淡了一下,低聲說道,說完帶着葉琅就往後院去了!他師傅住在後院一處獨立的房間!

走進房間,沒有想象中有難聞的氣味,小雯和小青都是盡心盡職的照顧好了師傅!房間也是打掃的乾乾淨淨,一塵不染的!牀榻上躺在一位枯瘦的老者,臉色看起來暗紅色,氣息黯淡!

“誰去打盆水進來!要溫水!還要一杯清茶!”石柱帶着葉琅去看師傅,神拳門的弟子都跟進來了,其實也就是小虎小雯五個人,蘭兒三位侍女就沒有進來了。葉琅翻看了一下老者的眼皮,再伸手把了把他的手脈,轉身對五人說道!

“我去!我也去!”聽到葉琅的吩咐,小雯先開口說道,鐵柱也是跟着要去幫忙!

шωш ¸tt kan ¸C○

“怎麼樣?”看葉琅準備開始了,石柱有點緊張的問道!

“還好,問題不大,是心頭憂鬱,在練功之時沒有把握好,導致氣機紊亂,經脈閉塞,神虛所致!用點藥物應該很快就那好轉!”看着屋子裏幾人關切的神色,葉琅心裏暗自感動,神拳門雖然破敗,沒有什麼厚實的底子,但是收了幾個好徒弟!當下也就沒有隱瞞什麼,如實說了出來!

“真的啊!那太好了!嗚嗚!”聽到葉琅說沒什麼大問題,能醫治好師傅,石柱和小虎臉色都激動起來,張嘴說了一句太好了就嗚嗚大哭,小虎和小青也是在邊上哭泣着!可以說師傅就是他們的主心骨,自從師傅昏迷後,大家心裏就一直壓抑着,石柱是大師兄,更是壓的快喘不過氣來了,現在終於可以鬆口氣了,哭的自然是最兇的了!葉琅也沒有阻止他們的哭泣發泄,任他們哭着!不哭出來,對身體不好的!

小雯和鐵柱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麼事情,端了水急急忙忙的進來,看到師兄們都在哭,還以爲師傅不行了,也跟着就嚎啕大哭了!

這種哭泣持續了一會兒後,還是石柱先忍住了,安慰着師弟師妹們,讓他們都出去,不要打擾到了葉琅醫治師傅!房間就留葉琅和石柱在了! “先把這顆丹藥搗碎了給他畏服下去!”衆人都退出去後,葉琅掏出一顆黑色的小丹藥來給石柱說道!石柱沒有多問,接過葉琅遞過來的丹藥就去忙活了。

葉琅拿出來的是身上爲數不多的養靈丹,總共身上就這麼十來顆,在水雲間閉關的時候就用了兩顆!說實話養靈丹這種丹藥比起其他丹藥來,煉製更難,所需的藥材也更難找,要不然葉琅也不會在藥聖子那裏只掃蕩了十來顆。現在會拿出來救治石柱的師傅,也是這兩天下來,看着神拳門雖然破敗,但是門下弟子都是忠心耿耿的,特別是聽到不拿不義之財,不做不義之事的門規後,葉琅心裏更是對這個小門派高看了幾眼,心裏就打定了主意要幫他們一把!

“再把你師傅放這個水盆裏泡泡,等水變淡些了,你再放牀上給他全身推拿一下!”石柱在給他師傅畏服養靈丹的時候,葉琅已經把盆裏的溫水調了好了,指着盆裏血紅色的水對石柱說道!

“做完這些後,等你師傅醒來了,再給他畏服這顆丹藥就五大礙了!”葉琅又掏出一顆養靈丹來,對石柱吩咐道!說完就放下丹藥,轉身出去了!這些事情有石柱去弄就好了,自己雖然是個大男人,但是給男人洗澡的事情自己一個外人還是不要留在這裏好,免得到時大家尷尬!

“小虎,你去找個便盆,裏面灑點石灰,放點清水,端進去,給你石柱哥搭把手!”出來後,看見小虎,小雯等人都站在門外,葉琅對小虎和聲說道!

“那我們幹什麼?”小虎聽到葉琅的吩咐後就出去準備東西了,鐵柱急了,站到葉琅面前問自己有沒有什麼藥乾的!

“呵呵,你們放心在這裏等就是了,誰能幫忙燒點茶水來喝喝嗎?”看到鐵柱和小雯小青三人急切的眼神裏還泛着晶瑩的淚光,葉琅感覺心裏有點酸,拍了拍鐵柱的小肩膀後,對小雯說道!

“好的!我馬上就去!”這種煎熬似的等等,讓氣氛都有點壓抑,每個人都心裏很沉重,聽到葉琅說幫忙燒茶水,小雯急忙應聲拉着小青就出去了!門口就留下鐵柱一個人在走來走去的等待了!

還是在院子裏,小雯支起桌子,端上來了剛燒好的茶水,葉琅正做在那裏慢慢喝着,眼皮虛眯不知道在想什麼,蘭兒三位侍女則在邊上不時的添添茶水!


“師傅!”就兩盞茶的時辰,院子深處傳來石柱等人的叫喊聲,每個人都帶着哭腔!葉琅還是在悠然自得的喝着茶水,也就沒什麼反應!聽聲音應該是人醒過來了!

哭泣的聲音和叫喊聲在裏面持續了好一會兒才停下來,緊接着就聽到有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葉兄弟,我師傅他老人家要見你!”出來的是石柱,來到葉琅面前輕聲說道!

“呵呵,醒來了?”葉琅放下手中的大腕,擡頭笑問道!

“醒來了!葉兄弟真乃神人了!”石柱魁梧的身材明顯的有在顫抖着,低頭難掩激動之色的說道!

“呵呵,好,我去拜見一下門主!”葉琅站起身來,輕笑着轉身說道!

“前輩需靜養,請勿動身!”進到房間來,看到牀榻上的老者掙扎着藥起身,葉琅快步上前按住說道!

“老夫項穆,感謝少俠的救命之恩!”被葉琅虛按着又躺下去了,老者輕喘了幾口氣後道謝道!

“項門主客氣了,在下葉琅,和石柱等人都是好朋友好兄弟,爲自家人出力又何須道謝了!”葉琅看了看圍在牀榻四周的石柱等人,對老者輕聲說道!

“你現在需要靜養休息,爭取早點恢復,說不定等你好起來後還會有意想不到的好處了!我改天再來拜見門主吧?”項穆還要再說的時候,葉琅搶先開口說道!

“好吧,送葉少俠出去!”項穆的氣色是好了些,眼神看向石柱虛弱的吩咐道!

“多謝葉兄弟的出手相救,多餘的話我也不再說了,石柱沒什麼學問,我只知道石柱這條命以後就是葉兄弟的了!”出到外面,石柱對葉琅抱拳道謝!

“胡說!就這麼點事情你就把命交給我了?你腦袋在想什麼了?你不想想通過這件事以後,你們要好好努力,早點成長起來,爲你師傅分憂解難,帶領好神拳門,照顧好師弟師妹們纔是你最大的任務!”聽完石柱的話後,葉琅皺眉看了看他,臉色有點生氣的對石柱呵斥道!

其實葉琅和石柱也不過是萍水相逢,泛泛之交,但是經過兩天的事情後,發現這個神拳門裏每個人都是生性淳樸,也異常的團結友愛!所以想幫幫他們,但是又發現他們的修爲都不怎麼高,剛纔查看項穆的時候,也發現了項穆的修爲頂多也就是個地元境圓滿,要幫的話還真的不太好處理了!一個不慎會得罪人的!項穆到時候就會說,我教我自己徒弟,需要你一個外來人教?

正爲這事猶豫不決之時聽到石柱的話後,葉琅心裏就不是那個味了,做大師兄的不想積極進取,就想把自己的命賣了來報答師門?這樣子的想法就是不思進取的表現,所以葉琅纔會發怒了!

“葉兄弟教訓的是!石柱一定聽你的話,好好努力!”沒想到葉琅說翻臉就翻臉,石柱楞了一下後,低頭應道!

“行了,你回去照顧好你師傅吧,我自己出去就行了!”葉琅沒有安慰石柱,而是揮手說道!現在這個時候不能去安慰石柱,就是要刺激他,讓他有對強者的嚮往和羨慕,自己才能改變想法的!

來到院子裏,蘭兒和兩位侍女還在等待葉琅,葉琅站在院子裏靜想了會兒後,叫蘭兒先回城主府去一下,說明天就會去拜訪城主了!

這邊的事情已經弄好了,自己能幫的也就這些了,以後的路就要靠他們自己走了,關於妖神殿殿主選拔的事情也該準備準備了!蘭兒聽到葉琅的吩咐後,沒有多問,起身和另外兩位侍女輕聲交代了幾句後,就轉身離去了! 今晚是神拳門大喜的日子,門主項穆病癒醒來了!飄蕩在神拳門上空的壓抑之氣,也是一掃而光,個個都臉帶興奮之色!

小雯和小青竭盡所能的把晚上的晚宴準備的豐富些,還弄了兩罈老酒來,擺放在了桌面!除了城主府派來的兩位侍女在後面伺候着外,大家都入席了!

“來,我們神拳門衆人共飲一杯,感謝小兄弟的救命之恩!”坐在上首的項穆氣色明顯的大好,此刻正端起酒碗來,吩咐着衆弟子敬葉琅一杯!

下午項穆開始打坐恢復,經過一個下午的打坐恢復,身體就恢復的差不多了,在最後的時候還發現,自己的元氣修爲好像還略有增長!

仔細查看之下,才發現有股純陽之氣在體內遊走,這是股精純的元氣,比起元氣丹和元石之類得來的元氣不知道好上幾倍了!如果自己現在要突破至天元境的話,有這股純陽之氣的幫助,那是分分鐘的事情了!當時心裏就激動起來,但是沒有衝動,停下來後詢問了石柱,才知道葉琅救治的經過,心裏就明白了,是葉琅幫了自己一把了!心裏對葉琅的感激就不言而喻了!

可以說在狼王城裏,修爲最高的就是城主白霸,是天元境中期,其次就是些天元境初期和地元境以下的武者了,就算是地元境,在狼王城裏也不多的,項穆是很久就卡在地元境這道關口,遲遲不能更上一層樓!現在只要自己借這股純陽之氣突破到天元境,那自己也算是狼王城裏的數一數二的強者,說話也有些分量了!神拳門日後的路也會寬敞許多許多,而這一切都是葉琅帶給自己的!其對神拳門的再造之恩也非一般語言能說的完的!所以千言萬語,只能用一杯酒水來表達了!

“呵呵,先恭喜項門主身體康復了!我們互敬一下吧!”五六雙眼睛都充滿期待的盯着自己,葉琅也是端起大腕站起身來,輕笑着說道!

“好!都幹了!”石柱今天的心情也非常高興,臉上也沒有了終日的陰霾,大喊着仰頭喝完了,其餘人等也是跟着就喝完了!

“小兄弟這兩天做的事情,我都聽說了,幾位小徒也全仰仗小兄弟的照顧了,小雯,小青,你們兩個再敬敬小兄弟,對你們的救命之恩不可忘了!”坐下來後,項穆又對坐在對面的兩位女徒吩咐道!

“小兄弟先別說,聽我說完!”小雯和小青聽到師傅的話後,馬上就站起來要敬酒了,葉琅正想開口的時候,項穆按住了葉琅的肩膀說道!

“小兄弟有所不知的是,我這幾個徒弟從小就都是孤兒,老夫創建這個神拳門也沒有什麼遠大的志向,就僅僅是爲了把這幾個徒兒撫養長大,讓他們能自食其力,不受人欺負罷了!如果沒有你,在老夫昏迷這幾天,他們都會遭遇橫禍了,老夫大病剛愈,不宜多喝,就讓幾個徒兒代我表示表示謝意吧!”按下葉琅後,項穆眼神對自己的徒弟每個都看過去,緩緩說道!

“項門主高義,葉琅汗顏了,這一切都是湊巧罷了,項門主不必掛懷!理當我敬你一杯!”聽到項穆的敘述,小雯小青等人個個眼眶紅潤起來,眼淚就在打轉。葉琅也感覺心裏沉重,這項穆的行徑才真的是大丈夫所爲啊!自己也慶幸沒有幫錯人了!端起酒碗來對着項穆誠聲說道!

“那我們就再次共飲一杯了!”見葉琅向自己敬酒,項穆無奈又站起來對大家說道!

“多謝葉哥哥的救命之恩!”小雯和小青,從被救出來就沒有對葉琅表達過謝意,現在趁這個傢伙說了!

大家說開了,就好了,加上項穆的病癒,衆人心裏都高興,氣氛也就愉快起來了!屋裏洋溢着一種幸福的感覺!

項穆沒有陪多久就回房去了,留下幾個徒弟在陪着葉琅喝酒聊天,葉琅也是有意無意的和幾個人說些修煉上的事情,比如訣竅和要注意的事項等,在修爲方面葉琅無疑是比項穆高很多,石柱等人以前也從未聽說過,連鐵柱要打瞌睡了,聽到葉琅在講述武學上的事情後,都立馬就聚精會神的在聽了!

可以說葉琅借這次的閒聊教授的東西,對他們每個人以後的修煉都有巨大的幫助,而這些都是每個武者自己的修煉經驗,也不是誰都會說出來的,葉琅也是有心幫他們提升纔會說了!自己明天走後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回到這個小院子裏來!說不定再相遇都是若干年以後的事情了!

當然離開的事情都不會告訴他們,不是多情的認爲他們會捨不得自己離開,是要讓他們知道,人生無常,每個人都是這個世界的過客,精彩就在自己不注意間流逝的!要抓住精彩就要進步,就要勤奮修煉,變強變大,世界才能由自己所掌握!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一個晚上的折騰,屋裏的人都喝倒了,葉琅也不例外,好久沒有放鬆下來,盡情的享受生活了,每天都是在修煉與夾縫中掙扎着過,現在被神拳門濃濃的親情所感動,乾脆就放下了心裏的包袱,就盡情大醉一場吧!


朝陽如約而至,整個神拳門裏安靜如昔,屋裏睡的,趴的都還在美夢中!兩位侍女在輕手輕腳的收拾桌面的殘局!

突然,院子深處傳來一陣激烈的元氣波動!

“嗯!”元氣的異常波動比任何響聲都靈,沉睡中的葉琅眼皮虛眯,掙扎着坐起身來,擡頭茫然的四處打量着!

細細感應了一下,發現元氣波動的方向在後院,葉琅才放心下來,看樣子是項穆在突破了!但是心裏還是對自己有點自責,這也睡的太沉了,如果有人偷襲的話肯定要中招了!

“葉少俠,城主大人有請!”茫然的站起身來,出到外面準備洗漱一下,卻看到蘭兒已經從城主府過來了,正對着自己恭聲說道! “選拔比試在三日後開始,先在狼王城選拔出代表我們狼王城的選手,由黑狼族,黃狼族,野狼族和我們白狼族四個家族比試!名額只有一位,勝出者再過三日後將前往煞虎城參賽,以此類推,到最後五十名勝出者將會在妖神殿角逐最後的新任殿主人選!”城主府豪華的大廳裏,城主白霸和葉琅,中間隔着一張方案分左右而坐,白霸正在和葉琅交代參賽事宜!白霸後面還站着白狼族大長老白影,以及另一位全身戎裝統領模樣之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