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138 Views

卻聽夜君深道:“我已經打電話讓管家準備,你就放心好了。”

Written by
banner

“太好了,老公你真好!”我那個高興啊,夜君深今晚真是太貼心,堪當一百分的模範丈夫。

夜君深從鏡子裏看了看我,笑道:“老婆滿意就好。”

我去,這死鬼的嘴今晚簡直跟抹了蜜一樣甜,我簡直要樂死甜死了。心裏跟灌了一罐子似的。

張麗看着我,羨慕的道:“你們夫妻兩的感情也太好了吧,簡直跟蜜裏調油似的。”

“呵呵。”我幸福的直笑。

車子開進莊園,張麗驚呼道:“何必你這豪宅也太壕了吧,竟然還帶這麼大個莊園!”

我謙虛的道:“還行吧。”

這豪宅我統共也沒住上幾天。並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對我來說,房子只要具備房子的功能,然後舒適乾淨點就可以了。

車子開到家門口,翟管家帶着兩個傭人迎了出來。

同學們從車上下來,看看莊園豪宅,紛紛羨慕感慨。

“看看,這才叫豪宅啊,我家那房子跟這一比,簡直跟鴿子籠似的!”

“可不是麼,太奢侈了,這可是在市區啊,佔地這麼大,光地皮就得好幾億。”

好幾億……我勒個去啊,這也太誇張了吧?

當初跟夜蕭寒交接夜家財產的時候,我要了房子莊園,還問他是不是要多了,這豈止是要多了,我根本就是周扒皮啊!

“少爺,少夫人……”翟管家跟我們打了招呼。然後跟那兩個傭人一起招呼我同學們到家裏:“各位客人,請到家裏坐。”

進去,又是一陣驚呼聲。

“我天,這是城堡吧,這哪是家啊!”

“太豪華了……”

偌大的客廳裏,已經佈置成宴會廳的樣式,還擺上了各種酒水食物。

我吃驚,這效率,也實在是太高了。

突然,客體最裏側的一塊幕布被拉下,竟然還有一個樂隊,樂隊開始演奏,悠揚的音樂的響起……

“怎麼樣,還滿意吧?”夜君深問我,深邃的眼裏眸光閃爍。

滿意,滿意的不行……我要那麼說,他肯定會說,你滿意了,那晚上是不是該讓我滿意滿意。

我挑挑眉道:“還行吧,翟管家動作挺快的。”

夜君深瞪我一眼。語氣有些不爽的道:“行啊何必,眼光變高了你。”

看出他不高興,我趕緊拍馬的道:“那當然,我畢竟是跟着冥王大人混的。”

夜君深一聽,眼裏頓時顯出笑意。

這時,寶寶癟癟嘴“哇”的哭了起來。

我對夜君深道:“孩子餓了,你招呼他們,我去花廳那兒餵奶。”

夜君深點頭,我便過去了。

剛坐下,一個傭人端着個托盤過來,托盤裏有一份切好的牛排和一小碟蛋糕還有一杯果汁。

把食物放下,她道:“這是少爺吩咐給少夫人送過來的。”

末了,她有補充一句:“牛排是少爺親手給少夫人切好的,客人們看着可驚奇了。”

這死鬼,裝貼心還裝上癮了……我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天煞帝女 那傭人下去,我解開衣服,一邊給孩子餵奶,一邊拿叉子吃着東西。

我吃到一半兒的時候,張麗過來了。一副有話要跟我說的神情。

在遺忘的時光裏重逢 肯定要說嚶嚶的事……我放下叉子,對她道:“快坐。”

果然,她開口道:“何必,我知道你懷疑嚶嚶是當年那鬼嬰,我來是想跟你解釋一下……”

我用餐巾擦了嘴。道:“你說,我聽。”

她娓娓敘來:“其實當年我轉學,是因爲家裏出了事情,先是我爸的公司出事,然後我媽也得了怪病,怎麼看都看不好,後來,我奶奶找來了個大師,那大師說,我家犯了太歲,讓我家換個房子,還叫我換學校,然後,又讓我家收養個孩子積德,說這些都辦到了,就可以驅除太歲,於是我爸媽就去福利院領養了嚶嚶,嚶嚶到我家的時候正好兩個月大,她很乖巧很可愛,我一見她,心裏就油然而生母愛之情,於是,我就把她收養在我的名下,當親身女兒一樣……”

我恍然大悟,原來是這麼回事兒,不過,那個所謂的大師,恐怕是鬼嬰,或者說,那個女人找的托兒…… 什麼犯太歲,恐怕是有人做了手腳,真正的嚶嚶,早就被鬼嬰化成的人魔殺死了,然後鬼嬰佔據了嚶嚶的身體,到了張麗身邊,潛伏在張麗身邊這麼多年,今晚,終於露出了真面目……

這麼一想,我頓時覺得毛骨悚然。那女人的心機也實在太深太歹毒了,早就把鬼嬰那顆旗子安排了下去,還有我,我也是她手中的一顆旗子。

雖然猜不出她到底是什麼目的,但她肯定不懷好意,而且從今晚發生的事和她的言行舉止推斷來看,她應該是跟夜君深有什麼過節,衝着夜君深來的……

今晚她出現,分明是想讓鬼嬰吃了我的寶寶,讓夜君深痛心,結果她沒料到,我竟然唸經文把鬼嬰給幹掉了!

至於她爲什麼不自己出手,我猜,她應該是不想讓夜君深發現她的存在,她忌諱夜君深。

夜君深跟那個女人,到底有什麼樣虐戀情深的過往,她把我安排到夜君深身邊,到底是什麼目的……我感覺,有一張無形的大網把我跟夜君深罩在了其中,而那女人。就是編網和撒網的人。

我又想起夜君深說的那句話:真相很快就會被揭開,在那之前,我們好好的在一起……

我心裏突然有個揣測,莫非,他早就知道,那女人要報復他,可他居然還在放任!

夜君深,你到底愛她愛的有多深,你那麼桀驁不馴的人,竟然可以爲她隱忍到這地步。

我的心臟好痛好痛,就好像有把尖刀狠狠的刺了進去……我腦子裏混亂的線索突然連成了一線,我好像明白了,我在夜君深跟那女人的糾葛中扮演了什麼角色。

因爲那命魄,夜君深把我當成了那個女人,所以之前,他會對我愛恨交織,發怒的時候,會掐着我的脖子罵我賤人,他恨的人不是我,罵的賤人也不是我……他不知道,我根本不是那女人,只是她安排的一顆旗子,一顆報復傷害他的棋子。

我能感覺道,夜君深真的非常愛我,但我辨不清。他這愛,有多少是因爲那女人,又有多少是因爲我……那女人早就算計着這一切,最後,她一定會逼我做出讓夜君深你傷心絕望的事情,以達到她的目的。

我憤懣不已,憑什麼,憑什麼我就要乖乖做你那顆旗子,傷害我愛的人!

我不甘心,就像以前揹負着衰命的時候一樣不甘心,我自己的命運,憑什麼要被人主宰?

我要反抗,我要扼住我自己命運的喉嚨……我激動着,但馬上又失落下來。

那女人那麼厲害,我怎麼鬥得過她,就連我會的那點雞肋的法術,也都是從她那兒學的,而且我那命魄一離開身體,我整個就廢了,連那點雞肋的法術都沒有了。

我真想哭,爲什麼,爲什麼我會這麼沒用……

老天你到底要把我玩兒的多慘才能放過我,感覺我的人生就是一直在渡劫,小時候,渡親友疏離的劫。長大後,渡惡人惡鬼的劫,然後,又是孟婆那變態女人設下的生死劫,好不容易把孟婆給搞定了,又碰上這麼大一個難關……我真的快要被玩兒死了。

不管怎麼樣,我一定不會屈服的,我要保住我的男人,保住我的孩子。

那女人忌諱夜君深,那我就想辦法,讓夜君深變成我的人,然後,跟我一起對付她。

可夜君深對她那麼虐戀情深,我得花多少功夫才能把他拿下,讓他改變心意變成我的人……人生真是任重道遠啊!

同志我只能一邊艱苦一邊享受了。

“何必,何必……”

突然聽見張麗叫了我兩聲。

我回神,答應:“哎,怎麼了?”

卻聽她問我:“你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

我道:“沒事兒,可能今天有點累。”

張麗道:“沒事就好。對了,我有個事兒想問你。”

“什麼事兒,你說。”

張麗道:“剛剛在酒吧裏,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星際廢材:低調冷妻高調夫 我明明把嚶嚶留在家裏的,可是。酒吧停電後,她怎麼居然出現在酒吧裏,還變成那麼奇怪的樣子,然後又自己好了?”

“這個……”我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解釋,總不能叫我跟她說。嚶嚶其實是當年纏着她的那個鬼嬰,然後她想害我所以被我給滅了,然後我找了個別的小鬼上了嚶嚶的肉身讓她繼續做她的女兒……

我擡手扶着腦袋,痛呼道:“哎呦喲,我的頭突然好痛。不行了,我得回樓上去休息了,張麗你幫我轉告下同學們,讓他們好好玩兒啊……”

我說完,趕緊拉下衣服抱着寶寶溜之大吉了。

不知道張麗會怎麼想,但我現在真的是頭大的很,因爲那女人跟夜君深的事。

我把鬼嬰那禍患從她身邊除掉,也算是盡到朋友的本分了,以後,還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再見。

我帶着寶寶回到房間,給寶寶換了尿片,突然想起寶寶好像打生下來還一直都沒洗過澡……難怪,問道寶寶身上有股腥味兒。

我這當媽的也真是太失職了,我趕緊把之前買的嬰兒沐浴用品拿出來,又準備了浴巾跟衣服擺放到浴室,然後帶寶寶去洗澡。

進了浴室,才發現竟然沒有盆,我只好靈機一動,把一塊浴巾撲在洗臉盆上,然後。放了一盆水,給寶寶脫了衣服放進去,笨手笨腳的開始給他洗澡。

小傢伙可喜歡洗澡了,在水裏乖乖的不哭不鬧任我擺弄,我給他洗了頭又洗了臉,然後幫他洗身子。

他的皮膚又嫩又滑,像是上等的金絲絨,摸着手感簡直太好了……我上癮的摸了一遍又一遍,他癢癢的咯咯直笑,聽着他的笑聲。我心裏的煩悶憂愁頓時都消失了。

把他洗的香噴噴的抱出來,擦了水,穿上衣服,小傢伙就在我懷裏甜甜的睡了。

我抱着孩子從浴室出來,正好夜君深開門進來。

我一邊抱着孩子往牀那邊走,一邊問夜君深:“你怎麼不陪他們,把人邀請來家裏,結果兩個主人翁一前一後的溜了,這算什麼?”

他道:“有瀟寒陪着他們呢,再說,我今晚扮演的角色是模範丈夫,聽說老婆頭疼,我不得趕緊來給你端茶倒水的伺候着……”

“哎喲……”我把寶寶放下,打趣的對他道:“你這是演戲演上癮了啊,還端茶倒水伺候着,來,趕緊的,我翹着二郎腿等你伺候。”

夜君深勾脣一笑,朝我走過來,伸手摟住了我的腰,將我攔腰抱起放到了牀上,然後,英俊的面龐上掛着邪魅的笑意,朝我壓下來,薄脣輕啓道:“爲夫我來給你做個全身按摩……”

我伸手撐住他的胸口,盯着他深邃的眼眸,壓抑住心裏的悽惶,問:“夜君深,如果我不是我,你還會愛我嗎?”

我真想跟他攤牌,我其實根本不是他以爲的那個女人……可是我對自己沒有信心,我怕我這麼說了,馬上就會失去他。

夜君深聽了我的話,眼裏閃過疑惑,神情還有一瞬間的恍惚,但馬上,他就篤定的笑道:“你不是你會是誰,你這小傻瓜說什麼傻話……”

我心裏突然好酸,眼睛也好酸,他根本沒真正思考我說的問題,他認定我就是那女人,他愛的是那女人,不是我……

我的眼淚控制不住的流了出來,夜君深驚異的看着我,問:“何必你怎麼了?”

我哭着笑道:“我高興的……”

說着,我伸手勾住他的脖子,順勢吻上了他的薄脣…… “咚咚、咚咚……”

有人敲門,而且敲的很急促。

我抹了眼淚推他,“快去開門。”

夜君深起身,皺眉看了我一眼,下牀去開門。

我也起身下了牀跟過去,夜君深把門打開,卻見門口站着一個女傭。

她慌張的道:“少爺少夫人,一樓突然跑進來好多毒蛇,好多客人都給咬傷了,你們快去看看吧……”

她說話的時候。視線飄忽的往房間裏看了一眼。

我暗暗覺得不對勁,這女傭恐怕有問題,毒蛇,肯定是什麼妖孽作亂,又想打我寶寶的主意……我憤怒,這些妖孽還真把我寶寶當成了唐僧肉,真是太過分了!

夜君深聽了女傭的話,臉上顯出怒色,對我道:“你在這兒待着,我去看看。”

我看見,夜君深這麼一說,那女傭的眼神立刻微不可見的閃爍了一下。

她大概琢磨着,夜君深一走,她分分鐘都能把我給拿下……太小看姐了,我馬上就讓你嚐嚐我的厲害。

“嗯。你去吧。”我不動聲色的對夜君深道。

夜君深看了我一眼,走出去,女傭低頭站在門一側給他讓道。

看着夜君深下了樓,我馬上運氣,一掌狠狠打向那女傭。

她眼裏閃過驚訝。身體以詭異的弧度側彎躲過了我那一掌,然後兩腳一蹬,懸空往後退去。

果然是個妖孽……我再不猶豫,運起離火,狠狠的打出去。

幽藍的一小團離火打出去的時候。她輕蔑的一笑,閃身躲過,道:“就這麼兩下子……”

我勾脣,用了分星術,頓時,那團離火變成點點火星,密密麻麻的撲向那女傭。

這下她怎麼躲也躲不過了,那麼多火星子,她只沾上了幾點,起初還輕蔑的不以爲意,卻馬上,那火星子灼燒着她的皮肉,更灼燒着她的魂魄。

“啊……”她痛的慘叫一聲,顯出了原形,竟然是一條赤色的蛇精。

她的身體雖然顯出了原形,但頭顱依舊是顆女人頭,那女人的面孔妖冶猙獰,已經不是先前女傭的模樣。

“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她痛苦的跟我求饒。

我冷冷的看着她,心道你想吃我寶貝兒子還叫我放了你。姐又不是傻逼!

也不過兩三分鐘,這蛇精就被燒的渣兒都不剩。

我轉身走進屋裏,抱起寶寶去樓下看情況。

一下樓,我就看見了觸目驚心的一幕。

滿地的毒蛇屍體,還有昏迷倒地的我的那些同學們,還有家裏的傭人,就連夜瀟寒跟翟管家也遭殃了。

幾乎無一倖免,除了矗立在蛇屍中的夜君深。

“這蛇妖也太歹毒了,竟然一個都不放過。”我恨的牙癢癢,這下可好,把我這些同學給連累慘了。

我問夜君深:“他們都還有救吧?”

夜君深白我一眼,道:“我不收他們,誰敢硬往我手裏塞?”

我恍然,也是。

卻見夜君深大手一揮,頓時,滿地的蛇屍就被掃成了一堆。

夜君深道:“放火燒了,否則等會兒我把人救活了又得被這些噁心玩意兒嚇暈……”

“哦……”我答應一聲,打出離火把那堆小山一樣的蛇屍燒的乾乾淨淨。

然後,夜君深走過去,對着每個人的眉心吹口氣,全部吹畢,他彈了個響指,立刻,就好像吃了救命仙丹似的,那些人紛紛睜眼醒轉。活蹦亂跳站了起來。

然後,好像剛纔的蛇災沒有發生過一樣,我的那些同學,他們一個個直呼喝多了頭暈,然後就跟我和夜君深告辭回家了。

難不成,他們都被夜君深給洗腦了?

人都走完,我疑惑的看着夜君深,他挑眉道:“沒錯,我給他們洗了腦了,不然,你去跟他們解釋那些蛇是怎麼回事,還有他們怎麼被毒蛇咬了還什麼事兒都沒有……”

我怎麼解釋得清……我拍拍夜君深袖子上不存在的灰塵,拍馬道:“真是辛苦了,老公。”

一瞥眼,我竟然看見。張麗拉着嚶嚶從花廳那兒走了出來。

糟糕……我看看夜君深,示意他再出手把張麗也洗了腦算了。

卻聽張麗道:“不用給我洗腦,我會當什麼都看見,什麼都沒發生過。”

我猶豫的看看夜君深,他瞅了我一眼,從我懷裏接過孩子,然後走開,意思是讓我自己做主。

到底洗還是不洗啊……算了,張麗肯定不會說出去的。

我上前,拉着嚶嚶的小手。道:“走吧,阿姨送你們出去。”

我把他們送出家門,然後讓司機送她們回家。

嚶嚶先上了車,張麗站在我身邊,用一種十分複雜帶着些豔羨的眼神看着我,道:“何必,我當年就覺得,你跟我們不一樣,果然……”

我知道她說的果然後面是什麼內容,我苦笑道:“人各有命,你或許羨慕我,但我卻更羨慕你,我只不過想過平平淡淡的生活,找個他愛我我也愛他的男人,生個可愛的寶寶,我們一起努力工作撫養孩子長大,然後一起老去死去……”

張麗十分疑惑的問:“爲什麼這樣說,你現在過的不是很好很幸福麼? 祁少不可能這麼溫柔 他那麼超凡脫俗的男人,對你那麼好,而且你們還有了孩子。你難道還不滿足麼?”

我沒有回答張麗,她不會明白的,我現在所謂的幸福,不過是藉着別人的光產生的泡影,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碎了……

我道:“上車吧。有機會我們再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