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1
69 Views

這個好理解,就是電影開場時間。

Written by
banner

黃牛又問:“拉幾分鐘?”

“小便4到6分鐘,大便8到11分鐘。”秋楓面不改色,這十二個座位是事先商量好的,小的代表了第幾排,大的則是座位號。

這些都是確認身份的流程。

黃牛說道:“每發五張優惠券,給你一張手紙。”

優惠券就是紅色紙幣,手紙就是電影票。爲了確保交易的安全,每張票都是分開賣。

不過就在秋楓和黃牛完成第三次交易的時候,一聲悅耳的厲喝在耳邊響起:“警察,把票放下!”

這一聲叫的,秋楓悚然一驚!黃牛更是手機一抖,差點掉地上。

秋楓知道有人接近,但這畢竟是取票機旁邊,來人取票很正常,卻沒想到,來的竟然是警察。

都這麼隱蔽了,怎麼還是被盯上了?

而且,這聲音似乎有些耳熟?

秋楓回頭一看,頓時笑了,竟然是她。 蘇沫沫已經脫掉警服,換上了一件黑色的衣服,相對於她的身高,這件衣服十分寬鬆,但是胸前依舊被撐的緊緊的,巍然屹立,讓人挪不開眼。

臥底有毒:教主太難追! ,一壓帽檐,轉身就跑。

“站住!”蘇沫沫拔腿就要追,卻突然從旁邊伸出了一隻大手橫在了她的胸前。

蘇沫沫急剎車,定睛一看——

“秋楓?怎麼是你?”蘇沫沫一臉驚奇。

“你怎麼也在這裏?一個人來的?”沒有吃到豆腐,秋楓有點遺憾,一邊反問,一邊不動聲色地藏起了票。

誰知蘇沫沫眼尖,說道:“不許動!快把電影票拿出來,黃牛行爲是犯法的!”

被發現了,秋楓立刻裝傻充愣:“什麼黃牛?”

“就是剛剛那個人!”蘇沫沫一指跑掉的背影,“我看到你給他錢,他給你票了。”

“他是我朋友。”秋楓挑了挑眉。

“朋友?”蘇沫沫遲疑了一下,問道:“他叫什麼名字?”

秋楓面不改色:“小名叫二胖。”

“二胖?”蘇沫沫聽到這個名字,小臉嚴肅,“是你朋友也不能當黃牛。”

“他不是黃牛。”秋楓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那你們交易電影票?”蘇沫沫不信。

“不是交易!”秋楓義正言辭,“ 嬌妻來襲:推倒首席大人 ,就讓他幫我留了幾張票,這個票是他送我的。”

“那你爲什麼要給他錢!”蘇沫沫質問。

“我欠他錢。”秋楓一本正經道。

又是欠錢!

聽到這個熟悉的理由,蘇沫沫內心有小小的抓狂,抿着柔軟的薄脣,不肯放棄:“那他爲什麼要跑?”

“人有三急。”秋楓對答如流。

“……”

蘇沫沫盯了秋楓幾秒鐘,無奈敗退:“行長的案子破了,追回了兩千萬贓款。局長還讓我明天送你一面錦旗。”

秋楓的眼睛微微眯起:“升職了沒?”


蘇沫沫咬着脣:“升了,現在是刑警支隊二隊副大隊長了。”

她火速般的升職,就是因爲眼前這個男人,這讓表面看着柔弱,但是內心十分要強的她多少起了漣漪。

“那可得說聲恭喜了。”

“你是不是可以告訴我黃金宮的線索了?”蘇沫沫言語間抱着一絲期待。

“還不是時候。”秋楓笑眯眯地說道,“升職了,不請我吃頓飯?”

“好啊。不過明天有另一件大案要查,估計破案之前是沒什麼時間了。”

秋楓不動聲色地問道:“大案?”

“嗯。”因爲關係甚大,蘇沫沫沒有透露,要是她知道罪魁禍首就站在她的跟前,不知道做何感想。

“這幾天案子一件接一件,就想今天出來看個電影,放鬆一下。”

秋楓失笑:“沒買到票吧?”

他昨天看票都已經賣光了,臨時起意又哪裏買得到,而且還是買一張獨票。

“忘記看日期了,沒想到是節日。”蘇沫沫鬱悶。

“剛好多一張,這張票給你了。”秋楓抽出一張。

“啊?”蘇沫沫一愣。


“不用謝,等有空請我吃飯的時候,再請我看一回電影就好。”秋楓擺擺手。

他看到顧靈兒已經排隊買好了爆米花,擡腳便走。

“楓哥哥。”少女捧着一桶爆米花過來了。

秋楓從她手裏拿過了爆米花,遞給她一張票:“走,快檢票了,去排隊吧。”

蘇沫沫排在他們後頭,看到身穿校服的顧靈兒親暱地挽着秋楓的手臂,身體半靠,她小小的詫異了一下。

等進了播映廳,秋楓和顧靈兒率先入座,蘇沫沫跟着走了過來,找到了座位。

秋楓目不斜視,看着兩座山峯從眼前掠過,嘴角勾起了一絲男人獨有的笑意。

三張票是挨在一起的,秋楓穩坐中間,兩女分坐兩側,可謂“左擁右抱”。

秋楓暗自感嘆,生活真是處處充滿驚喜。

入座之後,蘇沫沫偷偷瞄了一眼坐在身邊的秋楓,心底升起一絲異樣。

畢竟今天日子特殊,又是在電影院這種場合,雖然有另外一個女生在場,但看上去更像秋楓的妹妹,這讓她有一種,和秋楓約會的錯覺。

很快,影片開始,雖然和蘇沫沫不是多熟,但畢竟是絕色的美女,極爲養眼。即便熄了燈,扭頭看着黑暗中峯巒疊嶂,就連場面火爆的電影似乎都變得索然無味了。

不得不說,溫香軟玉,幽香撲鼻,秋楓眯着眼,十分享受。

報仇者聯盟3火熱大賣,票房節節升高,劇情確實精彩非常,觀衆們也完全被吸引,心情隨着劇情跌宕起伏。

一對對兄弟、情侶、父子,爲了心中堅守的淨土,爲了想要保護的那個人,前仆後繼,捨生忘我,賺了無數眼淚。

儘管顧靈兒沒完整看過其他系列電影,但亦是對電影中一個個爲愛犧牲的角色感動的眼淚直流,梨花帶雨。

秋楓早有準備,給顧靈兒遞了紙,又趁着她抹眼淚的同時,給蘇沫沫塞了一張。

蘇沫沫的手微微一僵,沒有拒絕。

突然,後座有一個女人出聲問他的男伴:“我問你,如果滅霸集齊了寶石,打響了手指,我和你媽要消失一個,你希望是誰?”

聲音有些大,不少人都聽到了。

這個問題……

“噗嗤!”蘇沫沫輕笑出聲。

不僅是她,不少人都偷偷了起來,女人是善意的笑,男人是無奈的苦笑。

“這是隨機的。消失的可能是我。”男伴沒有正面回答女友的問題。

“哼,沒了你,我跟你你媽過一輩子嗎?”女友哼了一聲,也沒多做糾纏。

這一個小小的插曲倒沒引起什麼騷亂,不過隨着電影推進,星爵得知女友的噩耗,滿臉的怒氣都透出了屏幕,觀衆竟不自覺的發出了驚呼:“別打啊!”

“嘭!”星爵怒不可遏,一拳粉碎了觀衆的心。

隨着滅霸的清醒,影廳內嘆息四起。

就連顧靈兒都忍不住握緊了秋楓的手:“他怎麼這麼衝動呢?”

秋楓捏着她的小手,像是把玩着兩塊軟玉:“我倒覺得,打得好。”


“啊,爲什麼?”

顧靈兒疑惑,蘇沫沫同樣也是一愣。

聽到身邊的對話,因爲離得近,蘇沫沫聽的一字不落。

秋楓淡淡一笑:“其他人都願意爲了對方赴死,但只有他,願意爲了女友活下去。活着,其實比死更痛苦。”

“這……”顧靈兒若有所思。

一旁的蘇沫沫忍不住道:“如果不是星爵那一拳,也許滅霸就不會成功,就不會死一半人。”

顧靈兒看了一眼蘇沫沫,因爲帶着3D眼鏡,看不真切,雖然好奇這個陌生人爲什麼會突然插話,不過她也想聽聽秋楓的回答。

“他有錯嗎?”秋楓反問。

不等蘇沫沫吭聲,秋楓接着道:“他不打那一拳,怎麼對得起他們的感情?”

星爵確實應該背鍋,但秋楓卻不覺得他做錯了什麼。

“可是,他打了那一拳,怎麼對得起那麼多生命?”蘇沫沫反駁。

“他爲什麼要對得起其他人?”秋楓認真的說道,“就因爲他是超級英雄,就必須要爲別人考慮、爲別人犧牲?”

“對他來說,最重要的就是他的女人,他失去了最重要的人,爲什麼要爲了其他不重要的人,而壓抑自己的憤怒?”

“這麼說,如果是你,你也會打那一拳?”蘇沫沫詫異,因爲秋楓給她的感覺,是十分冷靜的人,面對那麼多匪徒,還能伺機設計將他們一網打盡,救下那麼多人質。

秋楓冷笑:“如果滅霸敢動我的女人,我會把他的頭都打爛!” 看完電影,蘇沫沫獨自離去,秋楓和顧靈兒回到停車場,在顧靈兒吃驚的注視下,秋楓把車子橫着開了出來,沒有刮蹭到立柱。

神乎其神的車技,讓顧靈兒大開眼界。

坐上了車,顧靈兒的視線一直都沒有離開秋楓。

“楓哥哥?”少女的聲音軟軟的,糯糯的,讓秋楓心神一蕩。

“嗯?”

“你剛剛說的……”少女欲言又止。

“怎麼了?”秋楓扭頭看着她靈秀的雙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