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1
72 Views

“喂,你別過來,別過來。”看着雙眼放光的呂布,趙雲嚇了一跳。

Written by
banner

在看着呂布身後的黃忠,在看看地面的破壞,對黃忠的實力有了更深的認知,雖然黃忠看似十分虛弱,一點力氣也是沒有,但是不可小視。

“子龍,啊,是這回事。。。”呂布發剛纔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然後和陳宮的遭遇也是說了一下。

等到呂布說完,趙雲的臉色也是不好看,要是去求陳宮,他也是不好使,要是去找李易,那陳宮那裏還是不好辦,爲了陳宮,李易肯定會懲罰呂布,但是就不知道懲罰是什麼。

艱難的嚥下一口口水,趙雲搖了搖頭,正要開口,被其他人打斷了。

“哇,你們都在啊,這裏發生了什麼?”周倉的聲音響起,讓趙雲等人看了過去。

只見周倉管亥華雄,還有呂布的八健將,高順等人都是走來,看來是發現城內有大戰,都是在外面趕回來查看,正好在這時趕來。

“啊沒什麼,只是奉先。。。”趙雲正要開口,前面是說出來,後面則是被呂布捂住了嘴。

讓趙雲後面的話說不出來,只能不解的看着呂布。

“哈哈,沒什麼只是我們在切磋,你們來不。”呂布帶着壞笑看着衆人。

如今周倉等人可是最好的替罪羊,只要把他們拉在一起,那陳宮也是不會懲罰他,怎麼說也是法不責衆。

呂布的話語讓其他人有些疑惑,不知道呂布爲何這麼興奮?難道是打的興起,而趙雲等人無法滿足他,需要他們一起上,還是又要揍他們。

“今天來的人不少,正好,咱們排名次如何?”呂布直接大喊一聲。

本來周倉等人要尋找機會逃跑,但是聽了之後,直接不走了,他們以前就想排比一次,看看誰的實力更強,站在什麼位置上,還有李易召集手下的時候坐在那裏,這都需要安排一下。

以前都是隨便做,呂布做在前面,因爲實力最強,沒人可說,趙雲則是在呂布後面,實力也是無話說,又是李易的老人,更是不用說。

但是到了華雄管亥等人就是有些不妙了,其中已華雄的實力最強,但是以時間來說,就比管亥兩人要晚,要是坐在後面也是不樂意,就這樣,他們三個輪番坐,很是混亂。

後來呂布的八健將,高順,潘鳳來了之後,人數衆多,更是雜亂無章,多次想要搶奪前面的座位,而且那張遼實力也是很強,至少不再華雄之下,讓座位更是混亂,每一次的會議都是需要搶奪許久。

要不是呂布和趙雲太強,他們早就打起來了。這一次呂布的話語讓衆人興奮了,以爲可以爭奪第三的位置,可惜呂布的下一句讓他們直接傻眼了。

“咳咳,這位大哥,對了大哥你叫什麼,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呂布正要介紹黃忠,發現還不知道他的名字,一下子有些尷尬,幸虧附近都是自己人。

“我叫黃忠,字漢升,今天四十歲。請多多關照。”黃忠直接站了起來,開始介紹自己。

並且看向四周的人羣,發現都是不弱,尤其是被張角揍了一頓之後,他的高傲都是收了起來,給人一種內斂的感覺。

“很好,這位是漢升大哥,他的實力只在我之下,在子龍之上,你麼要是想要請教的話做好被揍的準備。”呂布嘿嘿說道。

說道其他人冷汗直流,在呂布沒有介紹之前,都是看上了黃忠,以爲內斂的他實力不強,可是第一個被淘汰,誰知道人家不是實力弱,而是實力太強,他們發現不了。

幸虧呂布說了,他們纔是免去了一頓胖揍。


“好,既然這樣,我就獻醜了,誰和我一戰。”潘鳳見此,第一個站了出來,不善的看向八健將中的幾人,他的實力也就是和他們相比,和其他人都是有着很大的差距。

“哼,我和你一戰。”張遼見此,直接站了出來,可是不能讓外人欺負臧霸等人,那樣呂布會不爽,他會很慘。

提着大斧的潘鳳看着出戰的張遼,直接傻眼了,他倆的差距可是很大,這時明顯的欺負人。

“你,欺負人,不帶這麼玩的。”看着衝來的張遼,潘鳳的心情很是鬱悶。

可是戰鬥已經開始,他就沒有退後的餘地,不然其他人會看不起他,只有奮力迎戰,失敗就失敗吧,大不了最後一個座位,反正自己還年輕,等我長大了,把你們都揍趴下。

“當,當,當。。。”兩人的兵器狠狠的擊打在一起。

碰撞出無數的火花,讓呂布等人很是滿意,並且時不時的指點一下。

“斧子在用點力,長槍在刺快點,還有躲閃在快。。。。”呂布的聲音讓兩人的大戰更加激烈。

不過潘鳳一臉汗水,張遼十分輕鬆,就可以看出兩人的差距。

打到最後,潘鳳直接坐在地上,直接認輸了,體力消耗太大,就連大斧都是揮舞不動,尤其是兵器反震的力量讓體力消耗加快。

“不打了,不打了,我最後一個就是。”興奮的潘鳳首期大斧,直接站了起來,並且走到呂布的後面。

仔細的回想剛纔戰鬥的細節,和呂布指導東西,讓這些變成自己的能力,讓實力變得更強。 墨昊靳在忙工作,可是很快就聽到了成陽大喊的聲音。

「總裁出事了。」成陽沒有敲門的直接跑了進來說。

墨昊靳看了一下他,又出什麼事情了,不能靜一下嗎?不過習慣是很可怕的東西,所以他也不會真的和他計較說:「總裁,有人對我們的人動手,我們這邊已經有5個人死了。」

墨昊靳擔心吵到洛夢櫻休息所以把手機調成靜音模式,所以沒有接到成陽給自己的電話,成陽也不敢打電話給其他人呀!所以只能急匆匆的跑了回來。

「什麼,誰出事了,查清楚是什麼人了嗎?」墨氏集團這段時間才慢慢出現回到正軌,這個時候再出什麼事情,那再一次人心惶惶了。


「我讓人查了,和夫人的洛安集團有關係,聽說是立下的命令。」她真的太狠心了,那可是人命呀!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

「查清楚了嗎?」可是為什麼會這樣,這件事情真的和她有關嗎?

墨氏集團和洛安集團如果讓別人說,那真的是寸土必爭的地步了,可是他還是不相信是洛夢櫻,也不知道如果是她為什麼,所以他回去見她。

「立哥我交待的事情處理好了嗎?」洛夢櫻看了時間,還是不放心打電話給他。

「小姐我已經處理好了,可是你為什麼不讓雪晴去做呢?」立接到命令什麼也不問去處理了,可是把事情處理完了,還是忍不住問她。

「雪晴去不合適,死的人都是墨氏集團的人,這樣沒有人會懷疑什麼,只會認為是利益的爭鬥,謝謝你信任我,他會找你麻煩的,你就先退吧!不要和他正面對抗。」雪晴是可以幫她,可是她不可以讓雪晴動手。

「小姐應該不會和他們有交集,為什麼一定要他們死呢?」立怎麼都不能理解,可是接到洛夢櫻的電話,就是讓他去殺幾個人。

「我殺人還要我告訴你理由嗎?這些都和你沒有關係,我也不怕有人找上門報仇,不管為什麼我都會讓他們死。」洛夢櫻說有些話的時候,不知道是自己心一直是這樣,對所有人的命都不在乎。

可是不殺他們,她怎麼對那些死去的人交待,留著他們再墨氏集團,墨昊靳也會一直在他們的監控之下。

墨昊靳不相信的回來找她,就是希望立做的事情和她一點關係也沒有,可是他都聽到了,原來是她,為什麼她要這樣。

墨昊靳已經不想問她,轉身的時候他的心已經碎了,他所有的僵持瞬間消失了。

洛夢櫻聽到了一聲破碎聲音,馬上把電話掛斷,跑了出來看到了了,墨昊靳站在門外。

他什麼時候回來的,他聽到了多少呢?

墨昊靳不想見她,可是離開的時候把走廊上的盆栽碰倒了。

洛夢櫻還是忍不住的心虛,那個人是該死,可是也是他的人,自己一聲不響的讓人處理了,是回來興師問罪的嗎?


「你什麼時候回來了。」洛夢櫻不敢看他的眼神問。

「是想要問我知道了多少事情嗎?你為什麼要動他們,你就是這麼冷血是不是,我認為你不是這樣的人,每一次我相信你的時候,你還是有辦法讓我恨你。」墨昊靳大聲的喊了出來,自己就像一個傻子一樣,他相信她可是她就是這樣來報答自己嗎?

「你聽到了,你也知道了,他們幾個人是我的命令死的,如果你要為他們報仇我也不介意。」你既然聽到了,應該也希望聽自己解析吧!那就不這樣吧!

「你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嗎?」墨昊靳感覺她太可怕了,她究竟想要幹什麼。

「我怎麼不知道,你還是看好你的人,免得什麼時候有死幾個,可不要怪我沒有提醒呢?」洛夢櫻其實是想要告訴他,讓他注意安全,可是讓自己這麼說呢?

「他們忠心跟著我,我是不會就這樣算了。」墨昊靳也不理智了說,遊樂園的事情還沒有過去,現在她就要殺他身邊的人。

難道遊樂園出事的時候,他沒有忘記司亦琛看洛夢櫻的眼神。

她為什麼要殺他們呢?還有遊樂園的事情真的不是她嗎?還是她想要嫁禍給別人呢?

「我等著。」要不要告訴他呢?如果告訴他,他真的會相信自己嘛!告訴他只會是一件麻煩事情而已,還是算了吧!只要他認定是自己,就不會去了解幕後的東西也好。

他們還是墨氏集團分員工,既然出事了,他也不可能不好好處理呢?

「成陽把事情封鎖了,既然是車禍死亡的,那就不要讓別人知道了。」 吻安,小嬌妻

「總裁難道我們就這樣算了嗎?她實在太過分了。」成陽真的不明白,現在是證據確鑿了,為什麼他就不幹點什麼呢?

「成陽,你在生氣什麼呢?」歐天燁已經把他的妹妹安頓好了,還是來一趟找墨昊靳,可是看到成陽站在牆的面前,對著牆生氣問。

「歐少你來找總裁的吧!他現在不在公司,你下次再來吧?」 遭遇色大叔之前夫來找茬

「是公司出什麼事情了嗎?有什麼是我幫得上的記得告訴我。」這個時候墨昊靳不在公司嗎?怎麼可能呢?墨昊靳可是不貪玩的人。

「氣死我了,除了她,還有什麼人,她真越來越過分了,洛安集團搶公司的生意就算了,你都不知道她太過分了。」外界的人都喜歡把這兩個進行比較,墨氏集團是家族企業,已經很多年了,有今天的位置沒有什麼好奇的,可是洛安集團才多久時間,能力已經直逼墨氏集團了。

她是指那個女人嗎?應該高傲的不得了的女人,還不把他歐家放在家裡的人,就算是這樣是自己妹妹的問題,可是也不允許別人這樣傷害他家的尊嚴。

「成陽你這樣說,阿靳會不高興的,你還是不要讓他生氣了。」歐天燁表面是勸解,只有讓成陽感受到自己是想要幫他的,那還用擔心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顧太虛呢,他把咱們都叫了過來,怎麼著自己卻找不著人了?!莫不是覺得咱們這些人的時間好糊弄,想要讓大傢伙來看這些爛石頭不成?」

不僅僅是林白覺得顧太虛行事有些古怪,就連其他隱世宗門中的人,對顧太虛這將諸人弄到此處,自己卻避而不見的態度,有些憤懣。.最快更新訪問:shuhaha。一時間,場內儘是埋怨之聲。

「我叫諸位過來,的確是看這些石頭不假,不過這些石頭是不是爛石頭,就要看諸位的見解了。」就在那不滿之人咆哮的話音乍一落下,顧太虛的聲音便在人群外圍響起。

諸人聞聲望去,只見顧太虛面含笑意,緩緩踱步而來,而且在他的身後,除卻巫玄和宿鬥上人之外,卻是又多了一名白髮蒼蒼的老人。那老人神情容貌和常人無異,唯一有些不同的是,他的雙手粗糙,指節粗大,而且在手上更是提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事物。

「顧山主,你就不要跟大家開玩笑了,你叫我們過來,究竟是為了何事?」聽到顧太虛的話,之前出言叱問的那人臉上露出一抹尷尬神色,緩聲問道。

顧太虛淡淡一笑,走過人群,走到那堆奇形怪狀,顏色漆黑的石塊之前後,轉身望著那人,輕笑道:「江道友,我剛才不是說了,我讓你們過來,的確就是要看這些石頭的。」


話音落下,場內頓時嘩然一片,不少人臉上更是露出了義憤之色,顯然是覺得顧太虛是在有意涮諸人。他們是隱世宗門的修道之人,這些鳥石頭有什麼好看的。

諸人如此想,但林白卻並不這麼認為,從之前的接觸來看,他很清楚顧太虛絕對不是那種喜歡開玩笑的人,當即便微微皺眉,向著他身畔的一些散碎石塊看去。但左看右看,卻是連半點兒古怪的地方都沒有看出來,好像這些的確就是普通到了極致的石頭。

「顧山主,玩笑還是不要開了,我剛才出言魯莽的確是有不對的地方,但是你也不能因此耽擱諸位道友的時間不是。」那姓江的男修聞言向著那些散落的石塊掃了眼后,也是完全沒看出任何異常的地方,便笑呵呵的圓場道:「不過是些鳥石頭,你要是想看石頭,我從你們小方諸山出去,在外面隨便找找,都能找出來比這些更好看的石頭。」

「自己無知,卻以為別人也是無知之人,真是愚不可及!如果這些還是鳥石頭的話,那你是什麼,難道是鳥人不成?」聽得這話,跟在顧太虛身邊的那名形容枯槁的老人淡淡出聲,而且緩緩伸手去觸碰那些石塊,眼眸中更滿是如朝聖般的神采。

「你算什麼東西!」聽得這老人的話,那姓江的男修頓時覺得臉上有些掛不住,只是礙於顧太虛在場,卻又不能表現得太過火,只是寒聲罵道:「一塊破石頭,難道能看出花來!」

「肉眼凡胎!」那形容枯槁的老人聞言后,卻也不多加辯解,只是淡淡的訓斥了一句后,轉身細細的盯著那些石塊,那粗大的手指更是在粗糲的石塊上輕輕撫摸不止,那模樣小心到了極致,猶如是在碰觸情人的肌膚般,生怕一不小心就會損壞這些石塊分毫。

那姓江的男修聞言后,眼眸中登時露出一抹戾色,登時就要發作!

「江道友稍安勿躁。」顧太虛見狀,輕笑著勸阻了那江姓男修一句,然後伸手斜指那位老人,鄭重其事道:「這位是鐵元鐵前輩,他乃是我們隱世宗門中切靈師的傳人!」

切靈師?聽到顧太虛這話,林白不禁眉頭微皺,有些疑惑,不明白這切靈師是個什麼職業,轉頭向冷展顏望去,卻是發現冷展顏面上也滿是疑惑之色。而且不僅僅是冷展顏,其他諸多隱世宗門之人,也是面露疑惑,顯然是沒聽說過這什麼切靈師。

只有那些年紀稍長一些的老人,在聽到這話的時候,雙眼卻是陡然發直,有些不可思議的向著那老人,以及那些粗糲的石塊望去,眼眸中滿是不可置信之色。

這是怎麼回事兒?看著這截然不同的兩種姿態,林白心中疑惑不禁更甚,想要去問問冷展顏,讓這小妮子仔細回想下,看她對這勞什子切靈師究竟有沒有印象。

「顧山主,如果這位老人是切靈師的話,那這些石塊是……」但還不等林白髮問,距離林白稍近一些的一位老人卻是突然發聲,而且聲音和身軀更是有些顫抖。

「匡道友果然是學識淵博。」見這老人發生,顧太虛緩緩點頭,緩步走到那些粗糲的石塊之前後,伸手指著那些石塊,神情一凜,緩緩道:「匡道友猜的沒錯,這些在江道友眼中一錢不值的鳥石頭,正是我此次邀請諸位前來的重中之重,它們乃是靈石的原石!」

話音乍一落下,場內先是一片寂靜,旋即猶如炸了鍋般,所有人的目光頓時獃滯起來,臉上滿是不可思議之色,甚至於連呼吸都開始變得粗重起來。

靈石的原石?!聽到這話,望著周圍那些人的神情,林白面上滿是疑惑之色,原石他倒是聽說過,也玩過,不過那是在紅塵之中, 高能優質偶像 ,可是靈石卻是聞所未聞,而這兩者加在一起,更是生平頭一遭聽說。

不過看周圍這些人的神情,他卻也是明白,這些粗糲的石塊,更準確的說,這些所謂的『靈石的原石』恐怕絕對非同小可,否則的話,這些人不至於如此。

「展顏,靈石的原石是什麼東西?」不露痕迹的扯著冷展顏往人群後面退了一步后,林白以傳音入密的手段,向著冷展顏疑聲發問道。他剛才看到這小妮子在聽到顧太虛的話時,神情也是無比激動,顯然也是知道些什麼事情。

冷展顏聞言一愣,不可思議的向著林白望了眼,顯然是有些奇怪林白竟然沒聽過此物,但想到此前林白對隱世宗門中許多事都不甚了解的狀況,便對他緩聲解釋道:

「所謂靈石,乃是天地靈氣匯聚之後的造化之物,在石中擁有海量的天地靈氣。而且這石中的天地靈氣和咱們平常動用的天地靈氣不同,它可以直接被我們吸收,可說是提升修為的無上妙品。而且就算是不去吸納,憑藉靈石,也可以讓術法手段提升一個截然不同的層次!」

「最重要的是,只要拿著這些靈石,不管是去什麼地方,都可以不用擔心天地靈氣不足的狀況。甚至於只要你有足夠的靈石,都可以創建出一個嶄新的靈源之地,造出洞天福地!」

「只是這靈石即便是在隱世宗門中已經銷聲匿跡了無數年,只在萬法未凋零之前的時代出現過。我實在是想不通,這小方諸山怎麼會得到此物!」

話音落下,林白也是忍不住心頭狂跳,望向那些所謂靈石原石的目光中,也是多了許多熾熱之色。他還從未聽說過這世間有此種神異之物,而且在見過了劍閣和小方諸山後,他更是動過要弄出一個靈氣充沛的洞天福地,來讓家人居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