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1
93 Views

“好,我這就讓雲兒去準備午飯去。”

Written by
banner

赤樑一聽,確實是有些道理,赤虎一個人在赤城,恐怕還真的不好應付的。

他所說的雲兒是指他的妻子——馬雲,即是赤雲氏。

待所有的事情都是吩咐好,赫連昭帶領着赤削,及其身後跟着紫君、默兒和赤卿,當然了還有赤霸、赤蠻、赤雨和赤起。

由於這裏不是外人,而且這還是在內院中,都是赤樑這一分支的親信,就好比赤家有赤衛一樣,赤樑他們也是有自己的人把手重要位置和做其他重要事情。


赤削是在長平城內出生的,而且還在那裏過了將近十年的光陰,除了小時候,赤樑見過,之後的歲月裏,便是沒有見到,不僅是因爲赤樑公務纏身,而且由於赤削那個時候的呆傻,也不輕易讓他見任何人,除了赤天、赫連昭和趙思月、赤炎,還有赤豹、赤虎和赤禾,當然了還有俏麗的丫頭林默兒。

“這是小公子嗎?!”

當赤樑看見赫連昭和一幫孩子過來後,他看着被赫連昭牽着的一個小男孩,出聲問道。

“削兒,這是你豹爺爺的孩子——樑兒,你快去見過大伯叔和大伯嬸去。”

赫連昭笑着低頭對着赤削說道。

赤削鬆開赫連昭的手,來到赤樑面前,躬身叫道,

“大伯叔好,大伯嬸好。”

赤削對於這什麼‘大伯叔與大伯嬸’不瞭解的,畢竟這裏可不是赤削原來的那個世界裏的社會,輩分的叫法恐怕都是有些不一樣的。

“這可使不得……”

赤樑激動的都是不知道該是如何說纔好,畢竟赤削可是正宗的赤家嫡系子孫,他們這邊可僅僅是個旁支,事實上,恐怕連旁支都能說是的。

“伯壯,你年紀比伯陽(赤炎的字)長几歲,削兒畢竟是晚輩,若是在這般客氣的不懂禮數,我可要告訴你父親去了。”

赫連昭那邊威脅道,讓得赤樑也不敢在斤斤計較些什麼。

對於赤卿、紫君和林默兒,還有赤蠻、赤霸、赤雨和赤起,又都是介紹一番。

三個女孩子是赤削的貼身丫頭,另外四個孩子是和赤削一起耍玩的小夥半。

“只是不知道小公子突然回來,我這邊也沒有像樣的禮物相送,雲兒去把昨天送上來的那個魔獸蛋拿過來。”

如今赤削大了,又是有史以來第一次相見,這禮物可是少不得的,這不赤樑便是把昨天家中僕人從森林取回來的一個魔獸蛋,要送給赤削。


誰知道他的聲音,剛是落下,便是從後堂中竄出一個身穿錦緞的,模樣比赤削大一二歲的男孩子出來,大聲嚷嚷道,

“不行,父親,不行。

那是你送給我的,怎麼又反悔呢?可是說好了的,那是作爲我的及冠(成年的意思,這個世界裏男子成年在二十歲,女子成年,也叫笄年,在十五歲,)禮物。”

馬氏在赤樑吩咐完後便是去取了,可是沒有在乎他兒子的話語,更何況他老子開口說話了,還有他發話的地方。

於是,這邊的赤樑一聽,便是怒了,喝道,

“混帳的東西,不懂禮數,來人呀,把這小子拉出去,打五十大板。”

赫連昭哪裏會容得這事情發生,她和解道,

“小孩子,都是這樣子,沒事的,乾兒,過來,好久沒有見到你了,快到大奶奶這裏來。”

“孩子不懂事,需要修理的,可不……”

赤樑有些爲難,他一般都是這麼修理赤乾的:

不懂禮數,打板子去;

不認真修煉,打板子去;

不聽話,打板子去;

……

直打得你什麼時候都是知道了,明白了再說。

“可也不是你這種修理法呀?好了,今個高興,就免了。

我說伯壯,你這管孩子的方法都是和誰學的,我可沒有見你老子從小也這麼管着你的?”

“額……”

赤樑無語中,他不知道該是如何接住赫連昭的話來,只能無奈地看着赤幹在赫連昭懷裏逍遙。

“大伯叔,我不會要那魔獸蛋的,只是好奇,想要看看,並沒有據爲己有的打算。”

赤削真的對那魔獸蛋不感冒,不過好奇是肯定的,至於是據爲己有,他沒有想過。

更何況,誰知道是什麼魔獸的蛋呢,萬一是一隻老鼠的,豈不是笑話了?

“真的,你可不要騙我?”


那邊的赤樑還沒有說話,這邊的躲在赫連昭懷裏的赤幹聽見了,連忙地問道。

“君子一言,快馬一鞭!”


赤削裝比的回答道,這八個字讓在場的幾個大人聽了都是讚賞有加。

“伯壯,是什麼魔獸的蛋?”

赤天也是好奇,他不禁出聲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據拿回來的人說,他們取這魔獸蛋的時候,魔獸不在,窩裏也只有這麼一個,什麼也是沒有。”

對此,赤樑也是不知道這是什麼魔獸的蛋,只好把屬下彙報的事情和赤天說了一遍。

“是在樹上的嗎?”

“不是,在樹幹裏,離地面只有三米高的地方。”

“樹幹裏的魔獸蛋?”

赤天、赤禾和赫連昭聽後,都是皺眉,他們還真的不知道,哪種魔獸適合在樹幹裏生活,而且還是孵卵的。

這邊又是聊了一下這個魔獸蛋,一會兒後,馬氏便是把那魔獸蛋給取了過來。

赤削看去,這魔獸蛋,他孃的比鵝蛋還要大上兩倍的,如橄欖球那般大小。

馬氏把魔獸蛋送到赤削手中,赤削撫摸一遍,又是用靈識去感應了一番,這的確是一個魔獸蛋,因爲赤削在裏面感應到了微弱的生命氣息,不過很是微弱的。

那氣息好像是一個上了年紀的老漢,在他歲月的最後幾年裏的氣息。

“還活着,不過氣息很弱。”

赤削又是把魔獸蛋送到赫連昭手裏,而他如是說道。

“氣息很弱?”

大家都是不解,赫連昭一邊用手接過來,一邊問道,

“削兒,是它的生命氣息嗎?”

“恩。”

赫連昭觀察了一方,卻是沒有感應到任何的生命氣息,然後他又把這魔獸蛋傳到赤天手裏,赤天又觀察一方,之後交給赤禾手裏,赤禾又是觀看一下,可是他們都是沒有感應到任何的生命氣息。

他們的感覺都是,這是一塊像是魔獸蛋的石頭而已。

“削兒,你說的那什麼生命氣息,我可是沒有任何的感應到?”

赤天不解地問赤削,這個不應該呀,自己的修爲可是把赤削甩開幾十條大街呀,不應該赤削感應到了,而他沒有感應到的。

“我也不知道是爲什麼,那種感覺說不上來,這魔獸蛋給我的感覺好像是一個垂暮的老人一樣,彷彿下一刻便要去世一般。”

赤削不好意思地迴應道,這靈識他也是突破《帝皇訣》第一層後,茫然發現自己可以感覺到自己身邊一米範圍內的事情,閉上眼睛也是和自己看的是一樣的。

他不知道的是,這就是初等的靈識。

對於赤削不是很瞭解的事情,他也不好意思和他們解釋,畢竟這東西看不見摸不着,只是一種憑空的感應而已。

對此,赤天等人也不爲難赤削,反正自從赤削回來後,人都變了,這只是變的事情中的一件事情而已。

由於午飯還沒有做好,他們便是趁着閒暇之餘聊了其他一些事情,其中有一件特別有意思,是這樣的。

赫連昭問道,

“伯壯,乾兒和渺兒他們之間的婚事什麼時候辦?”

“等到他們各自成年後再辦理,兩個孩子相處的還不錯,渺兒是前些日子送回去的。”

赤樑回道。

“那還叫相處的不錯,沒有看見我是受虐的嗎?”

赤幹小聲地在赫連昭耳邊嘀咕,雖然他的聲音小,但是大家都是可以聽見的。

“你……”

赤樑今天是不能怎麼樣赤幹了,只好瞪眼着他道。

“乾兒,你和大奶奶說說是怎麼一回事?”

“大奶奶,那渺兒丫頭下手太狠了,總是揍我。”

“那你怎麼不還手呀?”

“我…我…,我打不過她。”

赤幹不好意思地答道,頓時像個鬥敗的公雞一般,低頭喪氣的。

“哈哈……”

大家聽後一陣大笑,而他父親更狠,說道,

“活該,就應該有渺兒管着你!”

赤乾沒有理會他父親的話,而是眼珠子一轉,忽然是餿主意上頭,轉頭和赤削說道,

“公子,我們商量件事情好不好?”

“什麼事情?”

“那渺兒丫頭讓給你,你把他娶了,我把這魔獸蛋給你,怎麼樣?”

“額,這個呀,我應該勸說一下大伯叔,再把渺兒丫頭接回來,就說大伯叔這家裏有個不安定分子要鬧事了!”

“別,別呀,你不夠意思!”

赤幹撇撇嘴,不滿地道,

“給你一個漂亮媳婦,你竟然不要,就當是我給你的見面禮了!”

“用心良苦!”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