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1
69 Views

袁文等人面面相覷,對於這個似乎有些熟悉的陌生人感到神祕。

Written by
banner

“好大的口氣,天銘大哥,好好教訓一下這個小子,讓他見識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強者!”後方一個男子高喊道,對葉風的態度很不滿。

“哈哈,好好好,仙島強者?打敗了了你們,我剛好可以揚名立萬,大大的好事啊!”葉風放聲大笑道。

雖然葉風這樣侮辱,但是天銘並沒有動怒,因爲他知道這個看起來瘋瘋癲癲的人,其實是一個冷靜之極的高手,這樣的外表,只是爲了某種目的的一種掩飾。

“好,仙島天銘,請賜教。”天銘沉聲道,渾厚的靈氣涌動而出,一股強烈的靈氣如同風暴般席捲而出,動搖着整個山頂。袁文等人心中暗驚,天銘的實力竟然達到了這麼恐怖的一個境界。據他們估計,這恐怕已經是化靈三境中最後一境,化躍境!

葉風暗道,這人雖然狂妄,但是實力倒確實驚人。畢竟以葉風的資質和毅力,現在依然沒有突破到那個境界。

但葉風不動聲色,順着天銘的話語笑道:“好,我便教導教導你。”說着將靈氣釋放出來,一股幾乎不亞於天銘的靈氣噴薄而出,與他相互衝撞着。

一瞬間,場面一下子就安靜下來了,所有人都屏息而待,誰都知道,接下來就是一場驚人的龍爭虎鬥了。

葉風往前邁出一步,身子下沉,猛然一腳掃出,直攻向天銘的下盤。天銘後躍避開,同時大手一揮,一道璀璨的光芒從手心涌出,飛快地罩向葉風。

葉風側身避開,同時曲掌成指,接連點向天銘的胸口,去勢奇快無比,就像毒蛇在攻擊獵物的那一瞬間。天銘不避不閃,反而一拳兇狠地擊出,渾厚的靈氣波動滌盪而開。

一指一拳在空中接觸,卻如同炮彈般炸裂。而片刻之間,兩人已經對上了數十次,端是快速無比。

突然葉風在空中翻身而下,右掌撐地,向上踢出一腳,正中天銘的下巴。乾淨利落的身手立馬贏得了一陣喝彩聲。

天銘身子還在空中,卻硬生生止住了倒勢,沒有絲毫借力就衝向葉風,一掌拍在他的肩膀。葉風急忙揮出一掌,一個交接就將靈氣急速壓縮,在掌心爆裂。葉風出手較慢,頓時被那股衝擊衝撞出。

天銘浮在空中,淡淡地看着葉風。人們心中驚愕,但卻也明白,天銘到達了化躍之境,懂得御空而行倒不是什麼奇事。

“喂,拿出點像樣的本事啊,這樣你想打到什麼時候?”天銘微微皺着眉頭道,“我可要動真格了,你不認真點下場可會很難看的。”短暫的接觸,他就看出葉風有些縛手縛腳,似乎放不開。

天銘的氣息突然間就增強了,瀰漫起來的氣味變得有些血腥,讓人覺得似乎就像是置身在血流成河的古戰場一般。“血域!”天銘話音剛落,一片恐怖的紅色霧氣蔓延而出,迅速地籠罩住了附近的區域。

葉風身處其中,只覺力氣似乎在慢慢消失,這血域是屬於某種領域靈術。在領域之中,除了施術者,其他人多少都會受到某種限制。現在葉風明顯受到了靈氣限制。

葉風心中暗暗叫苦,若是全力施展而爲,自當可以和天銘痛快一戰,但到時候難免就被被袁文他們看出端倪。但這樣下去,可真的不是天銘的對手。

“血荒手!”天銘暴喝一聲,那血霧之中突然間凝化出一個巨大的手掌,上邊血氣翻滾,煞氣極重,若是被正面擊中,恐怕會有中毒的憂患。只見那血色巨掌一個翻越,從空中狠狠地壓了下來。葉風暗道:“如果脫離了這片血域,就可以躲開!”心中一定,御空而行的能力施展而出,身子騰躍而上。

“什麼?這小子竟然御空而行?那可是化躍強者的專利啊!”

“難道他也是化躍強者?不對啊,他的氣息明明只是在化悟境。”

“天啊,這麼會有這種事?”

葉風在化悟境就懂得飛行,這確實是比較神奇。但他是風的天行血界,與風本來就比較融洽,稍微藉助這份力量想要飛行也不是什麼難事。但是奇怪的是,葉風在向上飛行的同時,那片血霧竟然如影隨形,跟着葉風飄了上去。而那恐怖的血掌,更是極爲蠻橫地壓了過去。

“牛動拳!”葉風大喝一聲,一拳狠狠擊出,氣勁之上一頭蠻牛成型,巨大的鼻孔中呼呼地出氣。夾帶着狂暴的氣息猛地撞向了那血色巨掌,頓時血霧涌動翻滾。這一招是葉風在東妖羣島和那些妖怪戰鬥時,偷偷從他們身上學會的。

蠻牛與血掌在空中相撞,激烈的靈氣波動迅速掃蕩而出。一圈圈的震級擴散,讓人們一時間有種被大風吹走的感覺。

儘管血掌的兇蠻煞氣被牛動拳震散,但是卻只是在血霧中翻涌,旋即又反彈回來,餘勁震動着葉風。葉風的身體極爲強悍,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也是有些血氣涌動。

“不錯,但看你下一招怎麼抵擋。”天銘冷笑一聲,雙手合十,狂暴的靈氣涌動而出,瘋狂地注入到那血霧之中。那血霧頓時以一種極爲驚人的速度旋轉起來,如同一陣旋風環繞着葉風。而煞氣就像是一把把利刃斬着葉風。只是血霧本身就是通紅,也不知道是葉風的血,還是它本身的顏色。

“那血霧如影隨形,那人該怎麼對付呢?”袁文皺着眉頭問道,又隨意地問道:“如果是你們,會怎麼做呢?”衆人一想,心中均覺相當棘手。這一招的威力或者不算特別強大,但是那種黏人的特性卻是讓人難以忍受。再加上天銘的操控,應付起來倍加困難。

過了好一會兒,商樂道:“除非以一種霸道的靈術將血霧強行震散,否則的話,恐怕……”話雖如此,但是要使用這麼強橫的靈術,哪有那麼簡單?

“哼哼,天銘大哥這一招曾困死一個實力高上一階的強者,而他自己輕鬆獲勝。那個狂妄的傢伙還不到化躍境,根本不可能抵擋住這一招。”元盾冷笑道。

葉風在那血霧中穿行着,憑藉着御空而行的能力,極盡本領地躲避着。只是繞是如此,依然被多次劃破肌膚,不多時已經有些狼狽。

葉風嘆了口氣,稍稍往下方袁文等人所在的地方看了一眼,“沒辦法了,在這樣下去可就要性命難保了。”

葉風下定了決心,突然間渾身一陣金光璀璨,如同一個小太陽般在血霧中閃耀。紅金兩色交織,就像是一團炙熱的火焰般。而葉風的氣息,也在瞬間攀升到了一個駭人的境界。

“吼!”一聲震耳欲聾的龍吟聲突然間爆發而出,震動山間,讓人以爲真有一條真龍降臨荒山。

“蠻龍拳?”冷秋劍一聲驚呼,旋即自覺失言,急忙閉住了嘴。其實衆人也有想過,或者這個人就是葉風,但是在未確定之前始終覺得難以相信。現在葉風使出蠻龍拳,這個如標誌般的招式,無疑就是在自爆身份。

“天下龍系靈術多不勝數,不一定就是蠻龍拳。”項通淡淡地道。其他人聞言心有靈犀地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其實是與不是誰都心知肚明,只是現在重要的是,有人能夠制服天銘。至於那人是葉風還是其他人,對他們來說並不重要。更何況,他們並不想看見葉風被皇庭捉獲。在某些人心底,皇庭當年的那些行爲,的確有些匪夷所思了。

葉風如同一條巨龍,浩蕩的氣勁向四方掃蕩而出。以他現在的實力去施展這一招,威力難以想象!

狂暴的靈氣碰撞,頓時空氣連鎖爆裂,甚至連空間都搖搖欲墜。漫天都充滿着紅金兩光,晃的大家的眼睛難以張開。

那漫天的光幕還未落下,一道身影像是巨龍升空般,在空中劃出一個優美的弧度,直往天銘身上撲去。那人就是葉風,雖然此時有些衣衫襤褸,但卻依然氣勢如虹,勢不可當。

“什麼?那小子,竟然突破了天銘大哥的血風暴?”元盾等人張大着嘴巴,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漂亮!”冷秋劍一握拳頭,爲葉風的強悍而喝彩。如果正面擊中,想必就算天銘實力再強,也難以承受。

“還沒有……”袁文絲毫沒有喜悅的感覺,反而有些凝重。

就在葉風金光燦燦的拳頭即將要轟中天銘的時候,卻見他極爲迅速地結動一個手印,而後大掌推出,與葉風對轟起來。

“食天掌!”天銘喝道,一股濃稠的靈氣瀰漫開。葉風只覺自己力道萬鈞的一拳,像是轟在了泥沼之中,有力卻也無處使一樣。那偌大的爆炸力,竟然像是被什麼給吞噬了,一點都沒有傷害到天銘。

“真是難纏。”葉風苦笑一聲,往後方退出了數丈,和天銘對峙着。


“你也算是不錯了,這樣的戰鬥力,也不是一般的化悟強者的程度了。”天銘淡淡道,“不過,今日你的性命我可得要了。”

“那你倒是高估自己了,我未必打得過你,但你也未必能殺得死我。或者,你還得躺在這裏。”葉風道。

“好啊,那我便試試看,你還有什麼底牌。”天銘微微一笑,笑意森然,殺意涌動。葉風知道天銘馬上就要動真格了,那種涌動的氣勁,分明是想施展一種極爲強大的靈術。

葉風深吸一口氣,強打起精神。

就在此時,一道身影從遠方掠動而來,不出片刻已經落在了戰場前。卻是一個瘦小的漢子,一頭怪異的頭髮表明,這傢伙不是大陸的人。

“天銘少爺,長老有令,請帶領衆位速回仙島,不得有誤。”那瘦子對着天銘一拱手,急忙道。

天銘愣了一下,旋即冷哼一聲,對葉風道:“看來今日是打不成了,希望下次能盡興了。”

葉風道:“怎麼?打完再走也不遲啊。”

天銘搖搖頭,道:“下次會有機會的。”似乎已經偃旗息鼓,沒有繼續下去的意思。看樣子,天銘很是忌憚那個所謂的長老。 天銘略一遲疑,旋即對着其餘六人大手一揮,便往東方掠去。


而在場卻沒有人敢留下他們,不是沒有這個能力,而是忌憚他們身後的勢力。仙島地處天地靈氣匯聚之處,就算天地靈氣被喬是封印,但那裏的靈氣濃度也遠遠比大陸其他地方強。在那裏長大的人,靈脩自然要比一般人厲害得多。


所以仙島人雖然少,但是卻無人敢小覷。

眼看天銘等人離去,葉風也沒有意思留下來。稍稍對着袁文等人點了點頭,便往另一個方向飛去。

“那小子,變得好厲害啊。現在的他,即便沒有血脈,或許我都不是他的對手了。”袁文淡淡道。

“嘿嘿,還早呢。今日這一敗,夠我憋屈的。接下來的日子,我要去修行,下一次見面,我要那個小子倒在我的腳下。”項通咧嘴笑了笑,道。

“沒錯,說的對。那小子是天才,我們也不是吃素的。以皇庭之名,我絕不會輸給那小子的。”商樂也道。突然間,幾個人相視一眼,然後放聲大笑,似乎很是暢懷。

葉風漫無目的地飛行着,心中盤算着下一步去哪裏。有袁文等人代爲掩飾,他暫時並不擔心身份暴露問題。

不只不覺中,葉風來到了龍都附近。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麼會來到這裏,或者這裏就是天數老人被捉的地方。縱然知道沒有希望,他還是忍不住過來看一下。即便他知道,一旦被發現,他也是難逃被捉的命運。

龍都雖然是皇庭的總部所在,但是在城中,只要不靠近那些軍長以上的強者,葉風自信不會被任何人發現。而且這麼多年過去了,再加上一些喬裝,一般人根本就很難認出葉風的樣子。

葉風走在街上,心中頗有些苦澀。曾幾何時,這裏是他最期望的地方。所有人懷着一個共同的夢想,被牽引到了這裏,進行了命運的抉擇。有的人成功登上了榮耀的頂峯,有的人卻邁入了完全黑暗的道路。

現在的葉風,再無以往的熱血衝勁。他所想的,已經不再是征戰天下。可以的話,他更想和喜歡的人一起過平平淡淡的生活。他現在有些瞭解,當初父母離去的時候,爲何給他佩戴限制靈氣吸收的玉佩。一來是因爲要抑制天品血脈的爆發,二來也是不想他邁入靈脩。或者他們更希望葉風可以過着普通的生活。

但是,葉風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至少現在是不可能的。


葉風站在龍都一間豪華的酒樓之上,遙遙望着皇庭的總部。那裏,囚禁着他的恩師,天數老人。雖然這短距離對他來說近如咫尺,但實際上卻遠如天涯。看是一伸手就可以碰得到,中間卻是隔了刀山油鍋,龍潭虎穴。

“無論需要多少年的努力,我都會救你出來的。師傅。”

葉風微微嘆了口氣,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有能力能進入那裏,救出天數老人。

突然,葉風的心臟猛地一顫,見到一道身影從那裏一晃而出,向遠方掠去。雖然只是一瞬間,但葉風卻是認得清清楚楚,那個人就是聖主仙霖!

葉風不由得疑惑起來,聖主出行,爲何這般詭異。似乎不太像被人發現的樣子?難道有什麼機密需要聖主前去辦理?葉風想了好一會,都不明白是爲什麼。突然望向聖主離去的方向,那裏,似乎是東方。

“難道,他想去東妖島?不對,他想去仙島!”葉風突然間醒悟道,現在雖然凰羽還在沉睡,但誰又說得清楚她什麼時候會醒過來?仙霖要是真的想要動手的話,早就動手了,何必等到現在?而那裏的另一個地方,就是仙島。

再加上天銘等人被那麼着急地召回,多半是仙島出現了什麼變故。而仙霖很可能就是衝着那變故而去的。

葉風心頭變得火熱,仙霖現在悄然離去,而四大將軍向來都是分散在各地管理皇庭分部,也就是說,現在的總部防守會比平時變得更加脆弱。如果要潛進去救天數老人,這或許就是一個最好的機會!

這一想法涌上,就像是毒蛇一般纏繞在葉風的心上。明知道或許會有去無回,葉風還是想去試一下,心中存在着一個萬一,萬一成功了!葉風深深地吸了口氣,臉上變得紅潤起來,他一旦決定,就是十頭牛也拉不回來。

而且他也不是完全無勝算,他還有一張底牌,只要用沈飛所教之法,將血脈之力完全打開,他自我感覺可以暫時抵擋住上將軍。這樣的話,或者真的是有希望的。

葉風屈指一彈,逆神鏡從天靈獄戒中閃現。雖然當年逆神鏡是靠着凰羽才發揮出極爲驚人的功效,但是實際上它本身確實是具備隱匿氣息的功能的。只見一道金光閃動,環繞着葉風的身邊,隨後盡數沒入了他的身體。而此時,葉風的氣息也變得虛無,彷彿所站之處本來就沒有人一般。

葉風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臉,然後沿着高空飛去,慢慢地靠近皇庭總部。

皇庭總部的外圍是一道高達十丈的牆壁,那石壁是強度是經過靈氣加護,一般化清強者難以動其分毫。而在牆壁的上方,無限延續上去都有精神力如同一個半圓的圓罩籠罩着。無論是誰碰到,都會即使驚動施展精神力的強者。

葉風本身也懂得些精神力的運用,對這些並不陌生。當下便分出一道精神力覆蓋住身體,將自己那生命的氣息完全掩蓋。然後試探着觸碰那無形的防護罩。只要有些微的異常,葉風都會立馬掉頭就跑。但所幸的是,大概是因爲逆神鏡的功效,葉風竟然沒有一絲阻攔就輕易進入了總部內圍。

葉風剛一着地,立馬縱身一躍,上了走廊的房樑之上。接着就聽到一陣嘈雜的腳步聲,六七個衛兵匆匆地走了過來,向四周張望着,其中一人皺着眉頭道:“剛剛好像看到一道人影,難道是幻覺。”

另一人笑道:“你想太多了吧?這裏可是皇庭總部,誰敢潛伏進來?恐怕就算是妖皇凰羽也未必有這膽子吧?”衆人聞言哈哈大笑,點了點頭,又繼續巡邏。

葉風暗暗鬆了口氣,要不是他們麻痹大意的話,可能自己一進入就要被發現了。葉風伏在房樑片刻之後,發現暫時沒有人經過,這才悄悄地落下。稍稍感受一下里面的氣息之後,便往後方走去。那裏沒有特別強悍的氣息,但是是相對比較集中的地方,大概就是關押犯人的地方。

沿途之中,葉風便遇到了不下五批次的衛兵巡邏。防衛不可謂不嚴密,連葉風也是戰戰兢兢,生怕被人發現。那些衛兵實力或者不強,但只要稍有動靜,驚動了裏面的高手,就算葉風再強,也只有被捉一路了。

葉風經過了一條走廊,避過了一隊人馬,在拐角處暗暗鬆了口氣。突然間心中一緊,急忙屏住呼吸。幾乎就在同時,一道精神力掃過,在附近巡視了一下,緊接着便過去。

葉風背脊一片發涼,真是一點都大意不得。葉風之後就更加小心翼翼,不知不覺走到了一間大殿。葉風悄悄走了進去,門外忽地傳來了聲音,葉風越窗而出,躲在了窗口的後邊。他感受到這一次來的人是極爲厲害的角色,一時間也不敢妄動。

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哎,我覺得吧,聖主大人最近可越來越怪異了。近些年一直避而不見,也不理會皇庭中的事情。”葉風暗想,這聲音可熟悉的緊啊,到底是誰呢?想了好一會兒,突然想起當年在空靈山的時候,遇到一個軍長,後來帶走了葉清涵。似乎就是這個人了。

“聖主行事,又豈是我們可以度量?金軍長,我們還是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好了。”另一個清脆的女子之聲響起,葉風認得,這是清涵的姐姐葉清丹的聲音。

金軍長嘆了口氣,道:“事實本來就是如此啊。你也不是沒看到,聖主最近可糊塗得緊,動輒就對那些囚犯下殺手,就算是屬下的,犯了錯也都處罰的極爲嚴厲。這跟他以前的風格可不太一樣啊。”

葉清丹道:“金軍長,這話你跟我說便算了,要是給其他人聽見了,恐怕就麻煩了。”

金軍長憤憤道:“我就是不說不痛快,我真不知道,聖主怎麼會變得如此,這模樣,哪裏還有天下領袖的風範?簡直就是……就是……”最後的話語,到底還是說不下去。

葉風暗暗道:“聖主變了?爲什麼呢?難道和神血有關?”

葉清丹道:“別想太多了。聖主還是聖主,整個皇庭,甚至聚龍大陸,都要靠他維持。只要他不犯下彌天大錯,我們都得全心全意地輔助他。這也是爲了天下蒼生。”

金軍長又唉了一聲,不再說話。大殿之中忽然沒了聲音,葉風也是遲疑了一下,隨後心中一凜,疾速無比地往後退去,然後沒入了偏門。而就在此時,一道白光閃現,狠狠地轟在了葉風本來所站的窗外,頓時將哪兒打了個稀巴爛。


葉清丹站在了窗口邊,皺着眉頭道:“難道是錯覺?”

金軍長道:“未必,追下去看看。”話音剛落,兩人也是邁入了偏門,向四下查探。

葉風心中狂跳,不愧是軍長,縱然自己沒有一點動靜,卻依然被發現了蛛絲馬跡。兩個軍長在身後追查,再加上這裏是皇庭總部,葉風頓時就陷入了困局中。

只要稍微不慎,就是萬劫不復之地。雖然有逆神鏡掩飾氣息,但葉風依然聽到腳步聲越來越發靠近。在這樣下去,必定被他們發現不可。

就在此時,一隻手拍在了葉風的肩膀,將他拉入了一間小屋子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