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1
69 Views

感受到牛耿拳頭上的強橫勁道后,傲天不敢有絲毫怠慢,肉身中的力量如同烈馬般奔騰而出。

Written by
banner

旋即,便是毫不畏懼的一拳轟向牛耿的拳頭。

「咚」

拳與拳相撞,一股恐怖的氣浪從撞擊點處擴散而開。雪地上的白雪都是被直接掀飛而去,露出了一片灰色的石塊。

旋即,傲天與牛耿便是同時後退數步,呈現出勢均力敵的場面。

二人見狀眼中的戰意更濃,並同時朝著對方飛射而去。

「嘭嘭嘭」

雪地之上,兩道人影飛速的撞擊著,道道勁力從二人的撞擊處飛射向四方,一片片積雪都是被直接掀飛,似乎是在證明著這二人交手的恐怖。

若是仔細觀察便是會發現,這兩人雖然都是一副捍不畏死的模樣,但是攻擊向對方時都是儘力避開對方的要害,以免給對方帶去傷害。

顯然,這二人是一副友誼斗,絕非生死搏。


「咚」

突然,傲天的拳頭攜帶著力壓千鈞的氣勢轟擊在了牛耿肩膀上。頓時,後者喉嚨一甜,猛的後退了數步,臉色顯得有些蒼白。

「我輸了!」牛耿撓了撓頭,道。

傲天微微一愣,旋即心裡便是湧出一抹感動。

傲天知道,自己的肉身強度與牛耿不過是半斤八兩。雖然自己有化天勁、靈魂之力等多種力量,但是牛耿的血脈卻極為神秘,能夠進行「魔化」。

「魔化」之後的牛耿實力絕對強的恐怖,自己就算拼盡全力也沒有把握能擊敗對方。

而自己能轟擊退牛耿,那完全就是牛耿放水,故意讓自己獲勝。否則,最好的結果也只能是以平局收場。

這麼想著,傲天眼睛微紅,上前幾步拍了拍牛耿的肩膀,道:

「牛耿,你小子沒事吧?」

牛耿擺了擺手,道:

「老大,我皮糙肉厚的挨你一拳沒事,以後我就跟老大你混了。」

傲天笑罵道:

「你小子故意放水,別以為我不知道。」

「哪有啊老大,是老大實力恐怖,我甘拜下風啊。」牛耿頓時喊起了冤枉。

傲天瞪了一眼牛耿,旋即說道:

「好了牛耿,你還要繼續在這裡淬鍊肉身嗎?」

牛耿搖了搖頭,道:

「這裡的冰寒對於我們已經沒有多大幫助了,老大,我們一起出塔吧。聽你說那個墨剛竟然敢惹你,看我不出去擰斷他的脖子!」

傲天無語的望著牛耿,說道:

「你小子可別惹事,省的還要我給你擦屁股。」

傲天雖如此說,但語氣中卻是透露著濃濃的維護之意。

「好了,我們出去吧,一個多月沒見傾城了,不知她怎樣了……」 玄天學院內圍,傲天和牛耿並肩走在大道之上。

牛耿狠狠的呼吸了一口,道:

「還是這外面的空氣好啊,在塔里受了這麼久的罪,終於可以出來疏鬆疏鬆筋骨了。」

傲天聽后不禁翻了翻白眼。他當然明白牛耿話里的意思,這個傢伙就是一個戰鬥狂,在寒冰塔里沒有和人對戰的樂趣,現在出來自然巴不得找人切磋一下。

「你們知道了嗎?雪傾城受傷了!」

「怎麼可能,雪傾城現在可是內院排行榜上第五的高手,誰能傷的了她。」

「是天衣幫的副幫主,雖說之前雪傾城打敗了他,但是她自己也受到了一些傷勢。」

「聽說雪傾城這麼做是為了內院排行榜上那個名叫傲天的傢伙,真不知道這傢伙走了什麼狗屎運,能虜獲美人芳心。」

「我看那個名叫傲天的傢伙就是一個懦夫,自己女人在外面拼死拼活這麼久,他倒好,連個頭都不冒,做男人做到這份上,倒是獨一份了。」

幾個玄天學院的學員勾肩搭背的從傲天身旁經過,而一句句議論聲也傳進了傲天和牛耿的耳中。

傲天臉色一變,傾城受傷了?!突然,一股殺氣從傲天眼中迸發而出。

此刻,傲天只想把那個傷了雪傾城的傢伙給碎屍萬段,至於說自己懦夫什麼的,卻是被他自動過濾了。

牛耿似乎是察覺到傲天神情的變化,頓時追上那幾個學員,不知在低頭說些什麼,沒過多久便是跑回到傲天身旁。

傲天知道這傢伙是去打聽消息,於是冷聲說道:

「怎麼回事?傾城怎麼會受傷?」


「老大,根據那幾個傢伙所說,雪傾城是在你進塔后不久便分別向內院排行榜上的第八、第七、第六、第五發起了挑戰,在與第五相戰之時,雖然最終勝了,但是也受了一些傷。」

「轟」

頓時,一股暴虐的殺氣從傲天體內狂涌而出,周圍的溫度都好似受到這股殺氣的影響,從而降低了許多。

「傾城傷到哪裡了?重不重?!」傲天一字一句的說道,語氣中蘊含著滔天殺伐。

牛耿微微一愣,似乎沒想到傲天的反應會如此激烈,不過還是老實的回答道:

「這個就不知道了,不過在與排名第五打了一場,勝利之後,雪傾城便是宣布閉關,想來是去療傷去了。」

傲天眼中的殺戮猶如潮水般不斷的涌動著,道:

「之前內院排行榜上第五的是誰?」

「那個傢伙我知道,他名叫魯雄,乃是天衣幫的副幫主,實力也是不可小覷。」

「天衣幫?」傲天有些疑惑,不知道這是什麼幫派。

「天衣幫在玄天學院內乃是不下於墨會的龐然大物,其幫主衛天衣乃是內院排行榜上第三的存在。」

傲天微微一驚,忙問道:

「那個衛天衣對傾城出手了?」

「那倒沒有,內院排行榜上前三的傢伙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存在,不會在學院中輕易出手的。」

傲天聽后微微點了點頭,旋即冷笑道:

「管他什麼天衣幫,先去看看傾城,要是傾城受了一點傷害,我就去拆了天衣幫,把魯雄打成狗熊,衛天衣也難逃我的毒打!」

說著,便是向著雪傾城的所在的庭院快步走去。

牛耿望著傲天遠去的背影愣了許久。打衛天衣?我這老大還真是好志氣,要知道內院排行榜上前三的可都是人靈境的武者啊……

玄天學院內院學員的庭院大都長的一樣,不過女孩子的庭院總歸是會優美一些。

當傲天來到雪傾城所在的庭院中后,便是高聲叫道:


「傾城,傾城,我出塔了,你沒事吧?」

傲天話音剛落,一道美麗如天仙般的身影便是出現在庭院中,並向著傲天飛奔而去。

傲天見到來者后,頓時一把將其抱住,並不斷打量著懷中的這道美麗人兒,道:

「傾城,聽說魯雄那傢伙將你打傷了,你沒事吧?」

雪傾城臉頰微紅,心跳不禁加快,心裡布滿了感動。不管自己在學院中表現的何等驚人,但自己畢竟還是個女人,是女人自然希望得到自己男友的關心和呵護。

「傲天,我只是受了一些小傷,現在已經徹底沒事了。」

傲天怒哼道:

「那個魯雄膽子還真大,我傲天的女人他也敢打?!傾城,你在這裡等我,我這就去教訓教訓那小子!」

說著,傲天便是轉身向庭院外走去,看那模樣好似和魯雄有著難以化解的滔天仇恨一般。

雪傾城微微一驚,連忙趕上前拉住了傲天,道:

「傲天,難道你就不想知道我為什麼突然對魯雄等人出手嗎?」

傲天聽后不禁停下了腳步。是啊,傾城可不像是為了名利之人,既然如此,她又為何要對魯雄等人出手?這讓的傲天百思不得其解。

看到傲天沉思的模樣后,雪傾城微微一笑。旋即一抹儲物戒指,頓時,一株草便出現在她的手中,道:

「傲天,你看這是什麼?」

傲天的視線停留在了雪傾城的手上,頓時臉上布滿了一層驚色:

「雙葉草?!」

雪傾城手上的那株草有著兩片葉子,一片葉子碧綠,一片葉子金黃。這正是傲天在交易殿中看中的雙葉草。

「傾城,你怎麼得到這株草的,這可是二十萬貢獻點啊?」傲天驚奇的問道。

雪傾城揚了揚手中的雙葉草,驕傲的說道:

「這就是我挑戰魯雄等人的原因啊。之前在交易殿中我就知道其實你非常需要這株草,但是我們都沒有這麼多貢獻點,於是我就向魯雄等人挑戰,並贏了二十萬的貢獻點,然後我就去買了這雙葉草,就等你出塔后給你了。」



說著,雪傾城忙把雙葉草塞到了傲天的手裡。

望著自己手中的雙葉草,傲天心裡布滿了感動。

得此女友,夫復何求啊!

突然,傲天一把攬過雪傾城,並對準後者的紅唇,一口吻了下去。

雪傾城眼裡錯愕之色一閃而過,旋即臉色通紅,身體漸漸的軟了下來,徹底迷失在了傲天那充滿愛意的甜吻之下…… 各種數據都不樂觀,求大家頂力支持啊!!!

…………

夜晚,傲天的房屋裡。傲天盤膝而坐,在其手中正拿著那株雙葉草。

雙葉草乃是極為罕見的天材地寶,那兩片葉子蘊含著精純的能量。其中一片能夠幫助武者突破修為境界,另一片能幫助魂者突破修為境界。當然,修為越高深的人,那麼雙葉草對於他的效果就越低。

按照傲天估計,這雙葉草對於半步人靈的武者和一級後期的魂者就沒有什麼實質的幫助。當然,對於自己的幫助可不小。

畢竟,傲天的武道修為只處於先天四重,魂道修為也不過是一級中期。這麼一來,雙葉草對於傲天的作用就不言而喻了。

傲天盯著雙葉草,目光閃爍了一陣,眼裡有著對雪傾城的愛意和對魯雄的殺意。魯雄將雪傾城打傷可以說是觸犯了傲天的逆鱗,而傲天自然不可能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

「牛耿!」

傲天輕叫了一聲,頓時在門口為其護法的牛耿便是走進了傲天的房中。

「牛耿,你去下一道戰書送往天衣幫的魯雄,就說三天之後,比武台上,我傲天要和他一分高下!」傲天的眼眸中隱隱有著殺氣迸發而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