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1
109 Views

“咳咳。”凱特琳忽然咳嗽一聲,看到凱特林咳嗽,蒂尼馬上在凱特琳的胳膊上注射了一支藥劑,當這淡藍色的藥劑被注入凱特琳的身體之後,凱特琳終於清醒過來。

Written by
banner

凱特琳醒來之後,沉默着坐了起來,然後一把抓住飛刀的刀柄,將飛刀從胸口上拔了下來!

噗嗤!

有鮮血從傷口涌出,很快也就停了下來,凱特琳看着手中的飛刀,眼眸裏閃過一抹驚懼之色,如果之前她跳海的動作再慢一點點,這飛到絕對可以貫穿她的心臟,直接致她於死地!

這是非常恐怖的絕殺一擊,如果李白是趁她不備而使出這一招的話,她絕對是活不下去的!

“頭兒,這飛刀,真的有那麼厲害?”科勒看着凱特琳手中的飛刀,心裏很是震驚,以凱特琳的實力,完全可以單槍匹馬乾掉他們在場的所有人,可是面對李白的飛刀,卻差一點就命喪大海,這讓科勒真正的感到怕了。

“別說這些了,都出去吧,我要休息,快點和行動一隊匯合,然後回國。”凱特琳將衆人攆了出去,然後低頭看着手中的飛刀,小心地將這柄飛刀插到了自己的靴子裏,和那柄血色的短刃放在了一起。

……


李白躺在遊輪的豪華臥室裏美美的睡了一覺,醒來時便聽到了一連串的系統的提示聲。

“恭喜宿主完成成就任務營救人質,共營救人質一千一百二十人,獲得成就點數獎勵一百一十二點。”

“恭喜宿主完成支線任務營救洛青衣,獲得獎勵成就點數十點。”

“恭喜宿主在洛青衣的幫助下完成隱藏任務,獲得隱藏獎勵三十一點成就點數。”

“恭喜宿主圓滿完成成就任務,獲得香江聲望十點。”

這一連串的恭喜的聲音吵得李白頭都大了,他閉着眼睛,將意識沉入到系統之中,便看到在自己現在的屬性面板又出現了新的變化。

【成就係統】

宿主:李白。

等級:中級(可升級)。

成就點數:一百七十六點。

看着系統面板的介紹,李白的心便一陣火熱,這次成就任務居然一下子賺到了差不多一百五十點成就點數,簡直賺大了。

不過看着自己的等級後面寫着的可升級的提示,李白問道:“系統,我現在已經可以再次升級系統了嗎?”

“宿主,經過系統的檢測,宿主目前已經擁有了再次給系統升級的實力,請宿主自行選擇是否升級。”

“升級之後有什麼好處?”李白問道,如果沒好處的話,他幹嘛要升級。

“宿主,系統升級之後,抽獎板塊會有新的變化出現,商城板塊將會每日隨機推出打折商品,能力板塊也將開放購買方式,可以直接對能力進行購買,好處多多,請宿主升級後自行查閱。”

李白聽到這些就已經打算升級了,別的不說,單是可以直接購買能力這一點,就讓李白有些垂涎三尺了,於是李白便叫道:“系統,給我升級!”

“滴,宿主,將系統升級爲高級系統,需要消耗一百點成就點數,請問宿主是否升級?”

李白聽到系統的話,頓時臉色一黑,道:“尼瑪,搶劫呢!”

李白本以爲此次系統升級是免費的,可是沒想到居然要一百點成就點數的升級費用,他拼死拼活才賺了一百多點成就點數,這一個升級過去,就要消耗一百點成就點數,這完全是在搶劫啊!

“宿主,系統從中級升級爲高級之後,將會有系統大禮包贈送給系統,請宿主自行選擇是否升級!”

“升級!”李白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出這句話,他現在只希望系統大禮包裏的獎勵不要太差勁了。 縱然李白心中有百般不願,也還是不得不升級了系統,畢竟看着有升級系統的機會擺在那裏,卻不去升級,總歸是有些難受的。

系統升級需要二十四小時,這個時間有點長,陳謙從牀上坐了起來,望向窗外,還在海上,卻已經隱約可以看到香江的輪廓。

“老公,你醒了?”

一道溫柔的聲音在李白的耳旁響起,李白看向身旁,此時才發覺牀上睡着的並非他一個人,還有趙雯。

看到趙雯剛剛睡醒的那慵懶的模樣,李白俯身在其脣上輕輕吻了一下,道:“怎麼只有你自己在這裏?”

“昨晚我們輪流照顧你,到最後輪到我的時候,就睡着了。”趙雯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本來是讓她過來守夜的,結果昨晚迷迷糊糊的趴在李白溫暖的胸膛上,趙雯不知不覺間就睡着了,真是太丟人了。

李白笑笑,掀起被子來,卻看到趙雯穿戴整齊,不由得有點失望,起身下牀站在窗邊看着海景,道:“事情怎麼樣了?”

趙雯起身走到李白身後,輕輕抱住他,低聲道:“事情還算不錯,大家都很感激你,不過倒是有一個人例外。”

提到那個人,趙雯的臉色有些不好看,道:“那個人叫張易,就是被你在大廳裏打暈的那個,他醒了之後知道危機已經解除,揚言要找你麻煩,被人告訴他你的實力之後,他被逼得下不來臺,便去找洛青衣的麻煩了。”

李白聞言撇撇嘴,伸手將趙雯拉到前面,抱着趙雯柔軟的身體輕輕撫摸着,笑道:“然後呢,那個張易將洛青衣怎麼樣了?”

“她呀。”趙雯笑笑,小手在李白結實的胸肌上畫着圈圈,道:“他又被謝寧給打了一頓,真是笑死人了,家裏開一個娛樂公司,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洛青衣呢?”李白隨口問道。

“怎麼,想你的小情人了?”趙雯故作惱怒的抓住了李白在自己圓潤肥美的翹臀上作怪的手,瞪着眼問道。

“哪有。”李白哭笑不得道:“我的情況你還不清楚?怎麼可能會對她動心。”

“人家倒是對你很上心呢,昨晚想要陪牀看護你,只是被我們拒絕了而已。”趙雯鬆開李白的手,讓他繼續爲所欲爲,也享受着和李白聊天時這樣互相撫摸的感覺。

“大概人家來了,是不會睡着的吧。”李白故意挑釁的看着趙雯,手上用力一捏。

“啊……你就知道欺負我。”趙雯的眼睛水汪汪的,像是要滴出水來,臉頰紅潤,已然動了情,可惜時間不對,不然難免一場香豔的交鋒。

……

李白和趙雯走出房間來到遊輪的甲板上,看着甲板上那些深坑,李白摸摸鼻子,道:“這遊輪該不會要我賠錢吧。”

“你問問他們,敢不敢讓你賠錢?”趙雯呵呵一笑,牽着李白的手朝着站在甲板邊緣看風景的蘇柔幾人走去。

“小白,你身體怎麼樣啦?”蘇柔看到李白過來,關心的問道。

“放心吧,我只是戰鬥太累,沒有受到什麼傷害,睡一覺就精神飽滿了。”李白伸手捏了捏蘇柔的臉蛋兒,然後對陸傾城道:“昨晚讓你們擔心了。”

陸傾城抿了抿脣,道:“沒關係,這是應該的,倒是有些不應該擔心的人,你要好好處理一下了。”

說完,陸傾城轉頭大有深意的看向一旁不遠處正在和王一鳴等人交談的謝寧,以及那看到李白出現,想要從人羣中出來和李白打招呼的洛青衣。

“哎呀呀,放心吧,我是一個非常安分守己的人呢。”李白如此說着,就看到洛青衣終於甩脫了人羣,朝着他走了過來。

洛青衣看到李白安然無恙的站在這裏,心裏很是高興,走過來對李白道:“我擔心了一晚上,看到你沒事我就放心了。”

李白笑笑,道:“可別這樣,你要是因爲擔心我變得憔悴了,你的那些影迷不得想方設法給我寄刀片?”

洛青衣掩嘴一笑,伸手拍了李白一下,道:“你還會怕寄刀片?”

“咳咳咳。”蘇柔咳嗽兩聲,神色不善的瞪了李白一眼,又笑眯眯的看着洛青衣,道:“洛青衣啊,你看那邊,那個傢伙過來了。”

洛青衣有些尷尬的看了李白一眼,她剛纔那順手拍李白的動作有些曖昧了,大概是蘇柔看不過去了所以纔出聲提醒她,不過也恰好這個時候有人過來,給洛青衣解了圍。

“青衣,你怎麼跑這裏來了,快跟我回去!”

張易的臉雖然還有些腫,但是已經可以見人,並無大礙,他走過來就要去牽洛青衣的手,卻被洛青衣躲開了。

洛青衣躲開張易之後,神色厭惡的看着張易,道:“張易,請你自重,昨天晚上我們已經分手了,以後還是不要再有聯繫了。”

張易面對蘇柔這些美女,被洛青衣這麼拒絕,臉色很不好看,勉強的笑了笑,對洛青衣道:“青衣,昨晚的事情我已經和你解釋過了,那並非我的本意,我們認識了兩年多,你覺得我是那樣一個人嗎?”

洛青衣冷笑一聲,道:“那照你的意思,我是不是還要謝謝你?”

張易皺眉看着洛青衣,無奈道:“青衣,這樣,回去之後,我讓我爸給你接兩部大製作的電影當做賠禮好不好?還有一部清宮戲的女一號沒有人選,你要是喜歡,就一起拍了。”

“謝謝,不必了。”洛青衣搖搖頭,道:“我只希望你不要再糾纏我了,我們之間已經沒有任何的可能了。”說罷,洛青衣還十分隱蔽的看了李白一眼。

這人和人之間就怕比較,在登上這遊輪之前,張易的表現在洛青衣的眼中看來已經是足夠好的了,是一個值得她託付終生的人,然而當危機出現之後,張易的無情無義卻讓洛青衣真正意識到了,原來自己之前接所見到的那些,都不過是他的僞裝,是假象,所謂患難見真情,她在患難之中見到了張易的真實嘴臉,也在這患難之中見到了一個有情有義的男人。

張易看到洛青衣躲在李白的身旁,心中不悅,對李白道:“你是誰!”

昨晚李白進入大廳時,一身是血,張易根本沒敢多看,今天李白穿戴整齊,張易也沒有認出來李白就是昨晚打暈自己的那個人。

李白嘿嘿一笑,道:“哥們兒,你這記性挺不錯的,我喜歡。”

聽到李白這樣調侃張易,蘇柔幾女都笑了起來,像張易這樣在危難之際拋棄洛青衣的人,不管對方家世如何,她們是絕對瞧不起的。

這時有張易的朋友跑過來了,他拉着張易就要走,開玩笑,昨晚張易暈了過去,沒有看到後續的精彩戰鬥,他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張易要是和人家吵了起來,不被打死纔怪了。

“你拉我幹嘛?”張易沒好氣的看着自己的朋友,這是幾個意思?

張易的朋友一臉無語的指着甲板,道:“我是在救你,難道你想變成甲板嗎?”

張易看了看甲板上的深坑,此時終於知道爲何自己看着李白的樣子有些熟悉了,他竟然就是昨晚打暈自己的那個人!

“你!”張易伸手指着李白,結果看到李白瞪眼,又連忙收了回來,神色有些畏懼的看了李白一眼,道:“我們……我們走着瞧!”

看到張易轉身狼狽離開的身影,洛青衣有些苦澀的笑笑,嘆了口氣,對李白道:“我以前怎麼會喜歡上這樣一個人?”

“如果他剛纔知道你的身份之後,能夠硬氣一些,有點骨氣,我還能瞧得起他,可惜他終究是欺軟怕硬,令人不齒。”洛青衣幽幽的嘆息一聲,看着李白,道:“我們以後,還有見面的機會嗎?”

華國如此之大,他們因爲這遊輪上的危難而相遇,等到下了船,分散於茫茫人海之中,怕是很難再有機會見面了。


“有緣自然能夠再見。”李白呵呵一笑,對於見不見面他是無所謂的,但是這個時候,他總不好說以後還是不要見面了這種話吧。

“聽說,她們都是你的女朋友?”洛青衣看了看一旁看風景的蘇柔三女,眼底有羨慕之色閃過,雖然三個人共同擁有一個男人,但是這個男人如果是頂天立地的大丈夫的話,也是很不錯的吧。

“是這樣沒錯。”李白也沒有什麼不好意思承認的,他確實同時擁有三個女人,而且還是三個非常優秀的女人。

“我們……我們可不可以打個賭?”洛青衣猶豫了片刻,咬牙說道。

“打什麼賭?”李白好奇地問道。

洛青衣深吸一口氣,鼓足勇氣,道:“我們現在只是認識,沒有任何聯繫方式留下,我想……我想,如果日後我們可以再次相遇,給我一個接近你的機會,好嗎?”

“我想……我大概是喜歡上你了。”洛青衣很坦誠的說道,她不是小女孩,在娛樂圈這個大染缸裏生存許久的她比平常人更懂得什麼是愛情。

李白呵呵一笑,道:“可是我不喜歡你怎麼辦?”

洛青衣聞言愣了一下,臉色有些蒼白,聲音都跟着顫抖起來,“你是嫌棄我以前有過男朋友?我……”洛青衣本來想說自己和張易之間清清白白,但是她是一個演員,說出這樣的話來,李白會相信嗎?

“好了,別想那麼多了。”李白也不好說些太過分的話,“下次見到之後,再說這些吧。”

“你是不是嫌棄我?”洛青衣卻倔強的望着李白,似乎是不從李白這裏得到想要的答案,就絕不放棄。

李白無奈的嘆息一聲,道:“真沒有這個意思。”

“真的?”洛青衣不相信的再次問道。

“真的。”李白有些頭疼,這女人真是不好應付啊。

……

遊輪靠了岸,李白拒絕了無數香江富豪的邀請,準備和蘇柔幾女回家了,出了這麼一檔子事兒,他們也沒有了繼續旅遊的心思了。

李白剛下了遊輪就被人給攔了下來。

“請問你是李白嗎?”一個健壯的漢子攔住了李白的去路,十分恭敬的看着李白問道。


“我是,請問你是?”李白有些疑惑的看着這個傢伙,這個人,也是古武者。

“我叫李虎,是龍騰的香江特派員,這次找到你,是想要和你打聽一下游輪上的事情,沒有別的意思。”李虎說話的態度很端正,對李白很有禮貌,顯然是之前調查過李白的。

李白點點頭,道:“那你就問吧。”對方態度這麼好,他也不好意思拒絕。

“請跟我來。”李虎帶着李白五人上了一輛商務車,很是低調的離開了港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