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1
76 Views

想到這裏,鄒小北狠狠的握緊拳頭,他鄒家在村裏不爭不搶這麼多年,只想好好的過日子,可現在竟然遭到這種冤枉事。

Written by
banner

想當初鄒父生意做得還不錯的時候,村子裏的人見到他們家,老遠都會打個招呼,來他家借錢的時候一個個也是卑躬屈膝的。

然而,自從他鄒家生意失敗後,村裏沒有一個人表示同情,反而一個個冷嘲熱諷,甚至還有人說,幸好當初沒有和鄒林一起出去做生意。

真是錦上添花不缺他,落井下石也是他。

“先吃飯吧,別多想了。”

此時周蓮鳳的一句話,把鄒小北從思緒里拉了回來,可這種時候一家人哪裏還有什麼好的胃口。

見大家都不動筷子,周蓮鳳忍不住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大不了以後互不來往,我們自己過自己的日子。”

看到兒子和妻子一臉愁容,飯菜也沒有動一下,鄒父似乎下定什麼決心一樣,咬牙說道。


聽到父親這麼說,爲緩和氣氛,不讓家人傷心,鄒小北趕緊吃起了飯,雖然一家人坐在一起味同嚼蠟,但鄒小北還是儘量調動氣氛。

好不容易吃過飯後,鄒小北躺在牀上回想今天的事,想來想去發現根本原因還是因爲沒有錢啊,如果自家裏依然富裕的話,肯定不會被人這般對待。

這時,鄒小北的電話響了起來,一看竟是水遠洋打過來的。

“小北,我們買的企鵝股票漲了,前兩天還有升有降的,可最近這幾天一直都在上漲,似乎絲毫沒有要下跌的趨勢啊。”

聽到對方如此激動,鄒小北知道付出終於獲得回報了,看來他前世的記憶還是很值得信賴的,儘管有的事情有些出入,不過大的方向還是沒錯。

鄒小北似乎想到了什麼,和水遠洋說了一句。

“明天要不要過來吃飯啊?”

“啊?爲什麼突然請我吃飯,我可是聽說三哥纔去過沒幾天,你不會也找我來平事的吧。” 這一下,房間裏的所有人都變色了。苗倫傲慢,龍浩宇比他更狂,竟然直接將他的傲氣丟到了垃圾桶裏,房間氣氛瞬間緊張起來。

“砰——”

最後,苗倫忍不住了,直接一拍桌子起身指着龍浩宇道:“你這是在侮辱我。”

龍浩宇淡淡的撇了他一眼,淡淡道:“我們中國有句老話,叫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我不管你什麼古話,你想清楚了,你侮辱的不是我,而是在侮辱一個國家,這種後果你能承擔嗎?”

面對暴怒的苗倫,龍浩宇表情平淡如水,只是淡淡道:“送客。”

“你……?”

苗倫沒有想到龍浩宇竟然這麼不客氣,直接下了逐客令,氣的他指着龍浩宇你了半天都沒有說出個所以然來。

楊浩然趕緊起身勸解道:“哎哎……兩位都消消氣,咱們都是自己人,有什麼不能心平氣和的坐下來談談呢。”

“哼,談什麼,我沒有這樣的朋友,瑪蕾我們走。”苗倫憤怒的轉身離去了。

“哎……。”

看着苗倫離去的背影,方浩然還想開口叫住他,卻被龍浩宇攔住了。

“不是,龍老弟你幹嘛這麼衝動。”

“哎,方兄別急嘛。”龍浩宇安撫他坐下,道:“正所謂,求人矮三分,現在他們比我們着急,我們何必如此去巴結他們,上趕的不是買賣,你等着吧,他們會回來的。”

“道理我明白,那也能慢慢說嘛,幹嘛弄的這麼尷尬。”方浩然道。

“尷尬?哼。”龍浩宇聽罷注視他片刻,道:“要不是看在方兄的面子上,就這等蠻夷,我是決計不會見的。”

聽到龍浩宇的話,方浩然無奈一嘆,道:“好吧好吧,你們都是爺,就我是孫子,走了。”說完起身離去了。

“哎。你去哪兒?留下一起吃飯唄。”

“我可沒您這麼瀟灑。”方浩然頭也不回的擺擺手道。

龍浩宇見狀無奈一嘆,心中暗道一聲。“世風日下!”

“叮鈴鈴~”

這時龍浩宇的手機響了起來,拿出一看見是炎龍打來的,龍浩宇心中一緊,難道田靜又怎麼了?忙接了起來。

“喂,炎龍怎麼了?”

“龍哥,沒什麼大事。”聽到龍浩宇語氣緊張,炎龍怕他誤會,忙解釋道:“就是田小姐好像要出國。”

“什麼?”龍浩宇聽罷猛然起身,道:“她現在哪兒?”

“就在機場,半個小時後的飛機。”炎龍道。

“好。我馬上就到,你千萬別讓她登機。”龍浩宇說完放下電話,就往外跑去。

這時旁邊的祕書問:“門主,你要去機場?”

“對啊。”龍浩宇隨口應了一聲,快速跑了出去,他可沒有時間在這和這小祕書浪費。

祕書還想說什麼,可是龍浩宇已經不見了蹤影,祕書收回目光拿出手機撥出一個電話。

龍浩宇來到樓下,快速了出了集團門口,正想着去叫一輛出租車,這時一輛白色的勞斯萊斯幻影,“唰”的停在了他的面前,接着車門打開,下來一位穿着整齊的黑色西裝,帶着黑色眼鏡的青年。

青年下車後恭敬的打開車門,伸手道:“老闆,請。”

“嗯?”

龍浩宇愣了一下,問:“你是?”

“回老闆,我是您的專屬司機,這也是您的專車,只是您平時很少來公司,所以屬下沒機會爲您效勞。”

“哦。這樣啊!”

龍浩宇聽罷快速的鑽入了車裏,青年爲他關上車門,驅車直奔機場而去。

“你怎麼知道我去機場。”龍浩宇疑惑問。


“是楊姐吩咐的。”司機恭敬的回答道。

“楊姐?”

龍浩宇聽罷更加疑惑了,楊姐是誰?自己認識她嗎?

“老闆,您不會連自己的祕書都不認識吧?”司機有些尷尬問。

“哦,你是說她啊!”

聽到司機說祕書,龍浩宇頓時露出恍然大悟之色,原來是她啊,這小祕書還挺給力的,面面俱到啊!

“哎,你叫什麼名字?”龍浩宇突然問。

“回老闆,我叫劉輝,大家都叫我阿輝。”劉輝顯得有些拘謹。

“叫老闆就太生分了,你就隨大家叫我龍哥吧。”龍浩宇見他有些緊張,所以道。

“老……龍哥,你和曲老闆不同,你很隨和,就像……就像鄰家大哥的感覺。”劉輝一時改不過口來,差點又叫成老闆,幸虧反應快。

“哦,你以前就是給曲老開車的。”龍浩宇隨口問道。

“對啊!曲老闆一上車後,他很嚴肅,所以我就不敢說話了,只是專心開車。”

“不說話是對的,這樣可以注意力集中,專心開車,到是我打擾你了。”龍浩宇玩笑道。

龍浩宇只是一句玩笑話,卻將阿輝嚇了一跳,以爲龍浩宇誤會自己了,忙解釋道:“龍哥,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覺得你沒有一點老闆的架子。”

“呵呵。”龍浩宇笑道:“我從來都不知道自己是個老闆,哈哈。”

龍浩宇說完,阿輝也笑了。由於龍浩宇沒有絲毫架子,阿輝也不在拘謹,一路上算是打開話匣子了,說個不停。

十幾分鍾後,龍浩宇抵達了B市機場,他這超豪華的座駕瞬間引起了過往行人的關注,紛紛驚訝着拿出手機拍着照。

龍浩宇沒想到人們的反應會這麼大,本來他是個低調的人,這下可好,瞬間高調到爆了。

“哇,好帥啊!”

等龍浩宇下車後,旁邊的女孩全都花癡的看着龍浩宇,被他帥氣的外表所吸引,更有人花癡的大叫着“帥哥,愛你”之類的話。

那排場,不知道的還以爲是那個天王巨星到了。

龍浩宇可不管這些,他心裏想着田靜,焦急的跑進了機場,這時機場已經響起了讓乘客登機的提示音。

“外面怎麼了?怎麼那麼多人?”

聽到聲音,米婭好奇的轉頭看去,正好看到了龍浩宇進來,忙拍拍田靜道:“哎,田靜,龍浩宇怎麼來了?”

原本楞楞排着隊的田靜,忙轉頭看去,這時龍浩宇也正好看了過來,二人四目相對。

“哎!靜兒,等一下。” 龍浩宇驚喜的跑了過來。

“哼~”

田靜不悅的冷哼一聲,轉身快速對着飛機而去,龍浩宇忙追了過來,可是卻被保安攔住了。

“不好意思,非乘客不得入內。” 聽到電話那邊水遠洋的話,鄒小北立刻是滿頭的黑線。

幾個意思?他鄒小北這樣的人嗎?

就算……是,你也不能說出來啊?

咬了咬牙,鄒小北還是壓抑着自己的聲音和水遠洋講道。

“你可就愛來不來吧!正好我這邊有個新商機!你沒來可別怪我沒提醒過你!錯過了到時候可千萬別後悔。”

聽到鄒小北的話,電話那頭的水遠洋頓時眼睛一亮!

水遠洋可是見識過鄒小北厲害的,光是那份長遠的眼光就讓他自嘆不如。


就好比這次買企鵝股票,只要信鄒小北的,那可都賺了個盆滿鉢滿!

如今鄒小北居然說又有生意了?水遠洋自然是十分的期待!

“別別別!我明天就過去!你可千萬別反悔了!”

說完,不等鄒小北反應,這邊水遠洋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聽着手機裏傳來的忙音,鄒小北不由搖了搖頭。

臉上閃過一絲笑意,他就朝着一旁的鄒林喊道。

“爸!明天我有一個好兄弟來咱家玩!我去鎮上買點吃的,有沒有什麼要帶的要買的,我一塊順回來。”

聽到鄒小北的話,鄒林只是搖了搖頭。

“沒什麼要帶的,既然是你朋友要來,那就多買點零食就成了。不過……”

說到這裏,鄒林的語氣就是一頓。

“小北啊,不是爸多說,你也是大孩子了,比爸有本事有主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