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1
91 Views

雖然不是聽的很清楚,但在場的大致也瞭解到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Written by
banner

酒後吐真言,這時候沒幾人會懷疑沈浪的話有假。

事實上,沈浪的話確實沒假,只不過是過濾了一些對他不利的。

司徒北動容了,大侄子跟他說的可不是這樣。

有了大哥和明輝的對話,司徒北選擇相信沈浪的話。

下一秒,他擰開瓶蓋,也給自己倒了三碗酒。道:“浪小子,我司徒家有愧於你,一切盡在酒中。”

一口氣幹了三碗,“給我一天時間,保證給你滿意的答覆。”


“謝謝,我替……”

砰的一聲,浪哥倒在桌底下面去了。

這貨很會審時奪度,這時候裝醉是最佳時候。


……

香江河西尾黃田村的河堤上,關老爺子看着無盡的綠色。“小子,聽說你想在這裏建個養老院?”

運動完出了一身汗的沈浪,擦了擦臉上的汗水。“自供自養式的養老院,規劃二十畝種水稻,二十畝種菜。然後再建一個傳統手藝城,把那些即將消失的傳統手藝文化集中在這裏,如果可以,我希望世世代代都能把老祖宗的智慧結晶傳承下來去。”

“給我留一間房。”關老爺子不是粵城人,但他妻子是,等妻子的間接性失憶好些了,他會經常帶妻子回粵城看看。

沈浪露出一臉爲難。

關老爺子怒訓道:“少跟我玩套路,再給你批一百畝。”

沈浪搖頭,“不是地的問題,是您自身安全問題,我可不想以後太多人打擾老人們的生活,又是作秀又是各種虛情假意,看着就鬧心。您老真想鄉間田野生活,旁邊的幾座山劃給我。我在山腳給你整幾間屋子、幾畝水田、幾畝菜地,山上種茶種果樹,一年四季都能吃到新鮮無污染的蔬菜水果,喝到自己親手製作的茶葉。哇哦,這日子,誰不想擁有。”

沈浪說的這種田野生活相信絕大多數人都向往,只是生活節奏感逼的大家不得不放棄這種生活。

“還有兩年吶!”關老爺子太渴望這種生活方式了,可惜還有兩年才退位。

“爺爺,要不我留在粵城給您開山平地?”

太驚豔了這小姐姐,簡直不能自拔啊! 沈浪飆車趕往未來老婆家裏,不飆不行啊,未來老婆哭了,哭的很傷心。

未來老婆在她老爸出事後能想到找自己傾述,這證明她心中有自己,在這點上,浪哥還是很欣慰的。

來到未來老婆家裏,家裏就剩下她一個人,沈浪摟住葉語嫣攬進懷裏。“老婆不哭,出了啥事?”

明知故問這貨。

從老爸出事後葉語嫣一直哭到現在,眼睛腫了,聲音也嘶啞了。沙啞的音調說道,“我爸被紀委帶走了,我媽說這事鬧不好會坐牢。”

“你爸違規了還是受賄了?”沈浪問。

葉語嫣知道的不多,大概的說:“我媽打聽到消息,好像是濫用職權聯合土地局把屬於國家的七十畝地一分錢不收送給了你。”

“就這事?”沈浪以爲未來岳父還有其它違規的操作,如果就這件,天王老子都雙規不了他。


“這事難道還不大?”

“芝麻小事。”沈浪拍了拍未來老婆的後背,手賤的趁機佔幾下便宜。“相信我,最遲明天,咱爸就會安然無恙出來,說不定還會受到表彰呢!”

“嚶嚶嚶……”

葉語嫣繼續哭,哭的更兇,覺得小流氓是反着來說的話,沒準明天老爸的罪名就落實了。

“走。”沈浪拉着未來老婆的手往外走。

“去哪?”

“我老婆嗓子都啞了,做老公的當然是帶她去喝老沈牌天然蜂王漿。”

葉語嫣盡力掙脫,“都這時候了,你還不正經。”

“相信我,你未來老公說話向來一個唾沫一個釘。咱爸最遲明天會無罪釋放,我沈浪說的。”

“你以爲你是誰啊?”

“我,是要成爲浪中王者的男人,簡稱浪王。”

“讓你貧。”葉語嫣一把掐住沈浪的腰子肉,“還浪中王者嗎?”

有了咱浪哥的開導,葉語嫣心情好了很多,半信半疑的跟沈浪下鄉。

經過去鋼鐵廠路口的時候,正好看到劉校長帶着人在插旗。

標語是:鋼鐵廠是我家,誰來犯先過我劉家。

“我的劉校長啊,您老這敬業的精神,整個華夏我不敢說,但在咱們粵城,我敢說您排第二沒有人敢排第一。爲了表示對劉校長那如同濤濤江水連綿不絕的敬仰之情,我敬禮致敬。”下了車的浪哥,話落後還真的一臉嚴肅的敬禮。

劉校長露出笑容,“浪小子,少給我帶高帽子,別以爲我不知道是你慫恿魏廠長來說服我的。你這小子啊,別的都好,就是蔫壞的很。醜話說在前頭,如果輝煌鋼鐵廠三年之內不能有起色,我拼了這把老骨頭也饒不了你。”

沈浪拍拍胸口,“劉校長,大言不慚的話我就不放空了。在未來的鋼鐵廠,我不但要讓它生產出全國最有名的鋼鐵,我還要讓全國人民知道,咱們輝煌鋼鐵機械廠,除了鋼鐵過硬,連生產出來的機械也過硬。”

一聽到機械,劉校長眼神亮了。“走,上我家坐坐,得好好跟我嘮嗑幾句。”

“有朋友在呢,嗓子發炎,回爺爺家整點蜂王漿潤潤。”沈浪說道。

“不就是蜂王漿麼,你小子要是嘮嗑的令我滿意,我把劉家村的全部蜂王漿都給你。”說罷,劉校長捉住沈浪的手扯到他的電動小四輪上。

來到劉校長家,沈浪也不客氣,自己泡茶。遞了一杯給劉校長,“劉校長,您想聽什麼?”

“計劃,你這小子想把以前機械廠的那些人招回來,別跟我說你沒有計劃。”

“有是有一些,不過還不成熟,具體還要等正常生產後再定奪。”

劉校長別吊胃口吊得不要不要的,“說不說,不說我放狗咬你。”

“……”沈浪。

“我朋友喉嚨還痛着呢,我心裏萬分……”

“得,阿秀,去村尾老祝家弄些蜂王漿回來。”劉校長對沈浪可謂是又愛又恨,趕緊吩咐兒媳婦。“說。”

沈浪不緊不慢的呷了口茶,“咱們粵城有十八子這個老牌子的刀具,內銷這條路行不通,我初步計劃是機械廠生產出的刀具用來出口。比如國外橡膠園啊,黑州比較落後的國家等等,都讓他們用上咱們廠的刀具。這要是市場打通了,我們再製定下一步方案,比如軍工用品。”

“你想造坦克?”劉校長聲音激動無比,整個人都跳了起來。

沈浪不以爲然的道:“小時候聽我爺爺說過,機械廠沒倒閉之前不就是造過坦克嗎?以前可以,爲什麼現在不行?反正我們又不是內銷的,只要不賠本,成本價賣出去又何妨?誰敢不服,讓他也可以這樣。至於官面上,我覺得我還是有的能力說服的。”

劉校長在廳裏來回走動,不知道要鬧哪樣。

終於他平靜下來了,“一會兒我就去動員以前機械廠的那些工人,這是給我們這個區光宗耀祖揚名立萬的好事,錢不夠就集資,必須好好整。”

“錢這方面不用擔心,我來解決。主要是人心、秩序、安全這三方面,樹大招風啊!”浪哥使了把勁,目的是想讓劉校長在今後人員把關方面要盯緊。

“浪小子,好好幹,後方有我盯着。”劉校長今天心情不錯,哪怕聽到了天下第一大的畫餅,他也欣然接受。

沈浪走後,他在想,這小子如果是自己的孫子,那該多好啊!

“爸,剛纔那小夥子是誰?”劉校長的兒媳婦阿秀問。

劉校長想了想,道:“一個將來會成爲我們這個區驕傲的人。”

“就他?”阿秀表示不信。

“你們女人就是頭髮長見識短,總是以貌取人。根據你男人調查回來的資料。他身家過億,名下有四海建築公司,舊城的二手房上萬套,輝煌鋼鐵機械廠,東粵沙場,香江河西尾土地一百畝。前提是,他今年才十八歲。”

阿秀驚訝的嘴巴可以放進一個海碗,“他就是你們天天提起的沈浪?”

“要不然你以爲誰能得到我垂青。”

“爸,您不早說,早知道他就是沈浪,我就把鎖進閨女房間裏。”

“你想幹嗎?”

“生米煮成熟飯。”

劉校長猛的一拍腦門,“剛纔咋就沒想到呢,我這就去追他。” “封住所有出粵城的路口,包括水路。”司徒北快要氣炸了,都搜查了幾個鍾,就是沒有找到大侄子司徒成功的蹤影。

而此刻的司徒成功,已經在澳島機場,準備飛往境外。

他之所以能提前逃脫,這得多謝沈浪。是沈浪讓餘多套用司徒北的手機號碼發信息給司徒成功,告訴他立即離開,皇朝盛世的那些事神仙也保不住,因爲施令者是華夏軍門大佬。

司徒成功收到短信後,連衣物都沒帶,直接座私人飛機潛逃澳島,再從澳島乘機離開華夏。

其實,所有的事,司徒成功都沒有直接出面的證據,真想定他罪,難度很大。

咱浪哥玩的是心理戰,他賭司徒成功會做賊心虛,加上又是嶺南軍門大佬二叔的通知,所以深信不疑。

很明顯,沈浪這次賭贏了。起碼短時間內司徒成功不敢回來,等以後反應過來時,粵城的局勢已經變了。到那時,司徒家不再會是粵城八大家族之首,就算他回來也改變不了多少。

當天官方就發佈了澄清新聞,證明葉展鵬、張馨茹、徐志銘一干人等是被誣陷,而那位當日一線記者被證實收了別人不少好處。

下場那就是七年起步。

看到官方的這個新聞澄清會,葉語嫣懸着的那顆心終於落下來。

掐了掐一旁手老是耍賤的沈浪,“小流氓,你是不是早就意料到了我爸會沒事?”

“輕點。”浪哥假裝被掐的很痛苦,“不早就跟你說了麼,咱爸一生光明磊落,身正不怕影子斜,那些妖魔鬼怪是害不了他的。”

“別亂叫,那是我爸,不是咱爸。”葉語嫣嘴上不樂意,可心裏還是承認了沈浪以後就是自己的男人。

突然,好像想到了什麼,又掐住沈浪的腰子肉。“明天就要開學了,告訴你,你要是敢在學校裏沾花惹草,小心我掐爆你的腰子。”

浪哥腦袋搖晃的跟波浪一樣,“有老婆你這等人間仙女,以後所有女人在我眼裏都不是菜。”

一想到要開學了,浪哥有點頭疼。

上一世,葉語嫣並不是他的初戀,在之前,他還有過兩個女朋友。


不是他渣劈腿,而是認識葉語嫣是在畢業之後,之前就算在同一所學校,也沒什麼接觸,畢竟一個讀法律,一個讀金融,又不是同級,一年到頭都碰不到一面。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葉語嫣纔不會相信沈浪真有那麼老實,像沈浪這種長得痞帥又略帶小賤賤的人,絕壁深受女生的青睞。

葉語嫣心中不免多了一份擔憂。

……

離開未來老婆家後,浪哥馬不停蹄的趕往金融公司,他要趁勢低價打量吃進司徒家的股票。

“吳大小姐,我沒打擾到你吧?”浪哥伸進去半邊臉,把正在研究股市的吳靖葶嚇了一跳。

吳大小姐抓起桌上的小布娃娃砸了過去,又氣又好笑。

“來,讓你每天擁有不一樣的嘴。”沈浪把手中的那盒口紅擱吳大小姐面前,口紅一共有三十隻,花了他十幾萬,都是牌子貨。

吳靖葶打開盒子一看,滿滿的全是口紅。“小壞蛋,你該不會是不知道買那種合適,所以一款買一支隨便敷衍的吧?”

“哎喲天地良心的,你自己看看,每一支都不是一個店裏買的,我真要是隨便敷衍你,何必跑遍整個粵城去買這些口紅。”浪哥振振有詞的說。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