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1
49 Views

珈藍看著風祁動了動唇,終究還是什麼話都沒說。

Written by
banner

星辰看著珈藍,眼裡流露出一絲抱歉。


看著星辰那個樣子,珈藍搖搖頭,「星辰,當初的事情和你無關。」

那個時候,星辰都沒有出現,那裡能怪星辰……

星辰知道珈藍為什麼這麼說,沒有回答珈藍的話,收起手中的星河,轉身看著自己的父王說道,「我不會去問你當初的事情,你為什麼會出現在百里城?」

風祁聞言,看著星辰許久才說道,「我是來百里城的拍賣場看看的,然後就要回去王城,星辰,倒是你,你怎麼會出現在王城?」

風星辰偏頭,冷漠的說道,「沒有為什麼,就是必須要來。」

這句話,說了等於沒說,風祁微微蹙眉,對著星辰說道,「星辰,你要是想去王城,可以和我們一起走。」

就在此時,一直沒有說話的梵心突然說道,「你們是百神殿的人?」

不會錯的,這個男人的側面她見過,沒想到居然是風星辰的父王……

風祁聽到有人說出自己的身份,不由得微微蹙眉,朝著梵心看了過去! 看到梵心之後,風祁便說道,「梵大小姐,你的爺爺已經被你三叔軟禁起來,你一路被追殺,還能回到王城去嗎?」

爺爺被你三叔軟禁了……

聽到這句話,梵心的心放下了一些,不管怎麼樣,至少爺爺還活著!

「百神殿,那是什麼?」星辰蹙眉問道。

秋水宮都是樓珈的人,那麼百神殿也是嗎?

一想到百神殿很有可能也是樓珈的人,星辰就有些頭疼,好不容易讓無心放過了父王,這要是再撞上去就慘了。

「百神殿和秋水宮一樣,都是王的部下。」梵心淡淡的說道。

聽梵心說完,珈藍的雙手刷的一下握緊,氣氛變得有些壓抑起來,但是珈藍還是一句話都沒有說。

見他們的臉色都不大好,風祁不解的問道,「怎麼了嗎?」

虛無的王他們應該不認識吧?

為什麼一副要殺了他的樣子?

嘆息一聲,星辰說道,「父王,虛無的王是樓珈,是挑起洪荒大戰的樓珈,眾魔之王!」

「轟~~~!」

風祁只覺得一道閃電落下,把他雷了個外焦里嫩……

曾經身為魔王的他當然知道樓珈這個名字,也當然知道洪荒大戰的破壞程度!

但是不是說樓珈和望月都死了嗎?為什麼星辰會說虛無的王就是樓珈?

看著自己父王一臉震驚的樣子,星辰微微蹙眉,隨即說道,「我們這次來,就是去找他的,父王,你如果繼續在百神殿,會跟我們為敵的!」

聽星辰說完好一會,風祁才回過神來,看了梵心一眼,沒有說話。

珈藍知道,風祁有話要跟星辰說,但是梵心在,他不方便說。

想到這裡,珈藍看著梵心說道,「梵心,你帶我們進去吧,拍賣看樣子已經開始了!」

梵心當然知道珈藍這是在支開她,想了想,還是帶著珈藍幾人往拍賣場裡面走去。

等珈藍他們走後,風祁便支開了身邊的人,然後帶著星辰往離拍賣場不遠處的一家客棧走去。

到了客棧,風祁直接帶著星辰上了客棧的最上面一見房間,才停下腳步,轉身對著星辰說道,「星辰,你們不會是樓珈的對手,離開虛無吧!」

星辰從空間裡面拿出了星魂,星魂結了一個結界之後,星辰才開口說道,「父王,鳳凰炎已經渡劫成功,無心二次入魔,忘川更是控制溺水,珈藍擁有強大的修羅訣力量,洪荒四大召喚獸皆在珈藍他們幾人那裡,你確定我們打不過樓珈?」

聽星辰說完,風祁確實有些震驚,不過也僅僅是一瞬間,然後回過神來,對著星辰說道,「沒用的,這數萬年來,樓珈煉製出了不計其數的宿體,不會受傷,不會流血,只要樓珈活著,那些宿體就不會死,更何況在虛無的黑暗深處,那裡有著樓珈餵養的怪物!」

星辰微微蹙眉,拋開宿體不說,星辰清楚的看到自己的父王在提到那個怪物的時候臉色變得蒼白了起來。

輪迴鏡中看到的畫面再一次出現,他知道那個怪物是什麼,他也知道,光源會和那個怪物一起死去…… 想到一件事情,星辰忽然勾唇笑了笑。

風祁見星辰不但沒有害怕,反而還笑了,不由得有些疑惑。

「父王。」就在風祁疑惑的時候,星辰開口,淡漠的說道,「能不能贏過樓珈,是我們的事情,我只能告訴你一點,那就是離開百神殿,否則戰場上見的時候,無心要殺你,我就不會攔著他了。」

風祁聞言,沉默了起來。

良久才抬頭說道,「好,既然星辰你都那麼說了,父王會考慮的,你能不能答應父王不要參加對付樓珈的事情?」

星辰抬眸,看了風祁一眼,深吸一口氣說道,「我回不去了,你離開虛無之後就回魔界去吧。」

話落,星辰就撤銷了結界,握住星魂,轉身離開了房間!

看著星辰快速離開,風祁怔愣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回不去了?

那是什麼意思……

從客棧裡面出來之後,星辰就朝著拍賣場而去。

此刻的拍賣場裡面,珈藍幾人坐在包廂裡面,看著那一件件的寶物上台,然後被人買走。

就在下一瞬間,一個小籠子被替上來的時候,珈藍發現了不對勁。

似乎,那氣息有點熟悉啊……

突然間,像是想到什麼一樣,珈藍揉了揉眉心,呢喃道,「錯覺,一定是最近太累,產生錯覺了!」

聽著珈藍的喃喃自語,鳳凰炎偏頭看向她,問道,「珈藍,你怎麼了?」

珈藍搖搖頭,指著那個小牢籠說道,「好像是七夜的氣息。」

七夜?

忘川和鳳凰炎微微蹙眉,不知道珈藍口中的七夜是誰!

突然間,珈藍想到七夜從來沒有在鳳凰炎和忘川面前出現過,也難怪他們兩個不知道。


輕輕咳嗽了一聲,珈藍說道,「是帝夜軒的寵物。」

珈藍的話才落下,下面小牢籠遮住的布就被拉開了,然後露出了七夜擬態的形態,萌萌噠~~

那一瞬間,珈藍伸手捂臉,說道,「我靠,還真的是它啊!」

「珈藍,你知道那個東西?」梵心有些不解的問道。

珈藍點點頭,對著鳳凰炎說道,「炎,我建議我們趕快離開這裡,不然等一下想出去就有些困難了!」

虛無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七夜的來歷,而七夜出現在虛無,說明鳳千羽和帝夜軒也來了這裡,至於七夜為什麼會被抓住,她用腳趾頭想也知道,定然是因為帝夜軒和鳳千羽那啥去了,然後把七夜丟了出來,而七夜因為是擬態的形態,讓這些人起了心,才用辦法抓住了七夜。


至於辦法嗎,想想都知道,七夜那個吃貨,一定是因為吃的!

就在此時,下面牢籠裡面的七夜睜開了水靈靈的大眼,四處看了看,卻發現自己被關在一個小小的牢籠裡面,小腦門上噌噌出現幾道火苗。

看著七夜動了,珈藍嘴角微抽,說道,「走不了!」

鳳凰炎和忘川也是第一次見到七夜,他們自然也感覺到了七夜不一樣的氣息。

瞄了幾眼,七夜突然看到了珈藍,裂開嘴笑著說道,「珈藍,快救我,我被抓住了!」 聽七夜那麼說,珈藍嘴角一抽,如果身邊有什麼東西,珈藍一定朝著七夜扔過去。

「七夜,自救。」珈藍微笑著對著下面的七夜說道。

而拍賣場下面的人都瘋狂了起來,會說話的擬態神獸,而且看樣子就不是普通的獸寵。

整個拍賣場都瘋狂了起來,不少人開始問價格!

珈藍知道,以七夜的實力,那麼一個破籠子是關不住七夜的。

本以為七夜會自己破開小牢籠出來,誰知道下一刻,七夜可憐兮兮的抬起了一隻爪子,那毛茸茸的爪子上面,一個青色的小鎖出現在哪裡。

禁靈鎖?

珈藍面色一冷,一個飛身就朝著拍賣台而去。

該死的,居然給七夜鎖上了禁靈鎖,難怪七夜沒有辦法自己出來。

想到這裡,珈藍的神色又冷了幾分。

伴隨著身子落下,珈藍雙手結印,一道道黑色的力量圍在拍賣台上的幾人而去,然後一個快速移動到了七夜的身邊,用靈力破開了關著七夜的籠子,然後將七夜抱在了懷裡!

同一時間,鳳凰炎幾人也到了拍賣台上面。

看著不知道那裡來的人搶了他們要拍賣的東西,拍賣場的人都圍了過來。

就在幾人打算對鳳凰炎幾人出手的時候,一道紅色的光芒快速出現,然後落在了拍賣台上面。

紅光閃去,一把威風稟稟的槍插在了拍賣台上面。

七夜見此,高興的說道,「是雪影來了。」

對於七夜口中的雪影,珈藍並不陌生,她知道那是鳳千羽的獸寵,但是一直都沒有見過!

拍賣場門口起了騷動,一個十五六歲的孩子從大門口一步步朝著拍賣場而去,那及腰的白髮,和那猩紅的紅眸,通身的冷冽氣息,讓眾人不敢放肆。

雪影一步步朝著拍賣場走去,等到了拍賣場之後,一個輕躍,雪影就上了拍賣台,然後朝著珈藍走了過去。

等到了珈藍面前的時候,雪影的手朝著那烈焰槍一抓,烈焰槍便消失了。

「小白,你終於來救我了!」剛才還說雪影,這麼快就改成小白了,珈藍有些無語,不知道的會以為這是她家小白啊!

雪影神色一冷,從珈藍的懷裡提過七夜,而且是倒提的那種!

「白你妹兒,再敢那麼叫,當心我扒了你的毛把你燉著吃了。」

被雪影這麼一吼,七夜安靜了!

見此七夜安靜下來,雪影又才將它塞給了珈藍,然後轉身,目光冷漠的看著拍賣場的人,薄唇輕啟,「鑰匙在什麼地方?」

七夜的力量他清楚,不可能會等珈藍他們救它,唯一奇怪的就是爪子上面的鎖,所以雪影想也沒有多想,就問那些人。

看著如此詭異的雪影,眾人都不敢說話。

鑰匙在拍賣師那裡,但是這次的拍賣師可是虛無第一公子墨懷宇啊!

那可是墨家天賦最高的人,且不說他實力強大,巫力也是這些年來最厲害的!

見那些人不說話,雪影手臂微抬,一道黑色的靈力出現在手中,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不給鑰匙我大不了砍了它的爪子,那麼那個鎖就沒用了吧,但是你們就跟它的爪子陪葬好了!」 珈藍懷裡的七夜一聽雪影那麼說,抓著珈藍胸前的衣服,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道,「珈藍,你一定要救救我,我不要被砍爪子,小白一定會說到做到的!」

一旁的鳳凰炎見此,上前幾步,從珈藍的懷裡提過了七夜。

原本腦袋埋在珈藍胸前蹭的七夜突然抬頭,在看到鳳凰炎不善的臉色時,怒氣都消失了,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珈藍嘴角微微一抽,鳳千羽說的果然沒錯,七夜這傢伙就是吃硬不吃軟的……

原本要回頭讓七夜閉嘴的雪影沒有再聽到七夜的聲音之後,就沒有回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