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90 Views

說完,伏羲的神像突然亮起浩瀚的青金色光芒,和神像完全相同的虛影從神秘的空間中飄了出來,就好像靈魂脫離了軀殼。

Written by
banner

這是伏羲的神魂,諸天萬界最古老也最強大的神魂之一,神魂虛影手中還懸浮著一塊先天八卦牌,這是源自洪荒的超強帝具,唯一缺憾的是,八卦牌中間的天機盤部分不見了。

與此同時,女媧和神農的神像也相繼亮起,都有神魂虛影飄了出來,女媧手持帝具補天石,神農手持帝具百草鞭和神農鼎。

「孩子,為了大計,對不住了……」神農幽幽一嘆舉起了神農鼎,小鼎急劇放大,古老的玄青光芒照亮整個大殿。

……

仙武殿外,刑天用戰天盾狠狠砸在誇娥氏的臉上,巨響聲震天裂地,聽得人牙齒髮酸,雖然誇娥氏力量更大,但刑天重生后實力更強,體型也佔據優勢,再加上手握兩柄帝具,壓制誇娥氏絲毫不難。

誇娥氏被打的整個人都飛了起來,山嶽般的神軀轟然倒地,不知道壓碎了多少山峰,一時間群山坍塌巨石迸濺,整個大地劇烈震蕩。

「啊!」刑天手握戰斧戰盾仰天狂吼,血芒殺氣凝若實質直衝九霄,雙目血紅狀若瘋魔,氣勢上徹底將對手壓倒。

那邊奼女仙蘿也漸漸壓制了風伯,論神位和實力,奼女仙蘿是要強於風伯的,何況奼女仙蘿從來就沒有隕落過,而風伯才剛剛重生。

面對帝具神風袋,奼女仙蘿也祭出了自己來自洪荒的本命帝具「旱靈珠」,女魃乃旱神,她曾助軒轅大破風雨,旱靈珠一出,天地間水氣蒸發消散,整個仙武殿的植物河流眨眼間乾枯,並且以飛快的速度朝仙武大森林擴散,頃刻間方圓千里一片赤地。

天上日月絞殺金銀交錯,兩種神力相互衝擊扭曲,時而漫天火海,時而皓月高懸夜色朗朗,那是太陽女神與月之女神的戰場,太陽與月亮的宿命對決。

當然,最緊張也最激烈的還是特蕾莎與九天玄女之間的戰鬥,一個是凶名赫赫身負人、龍、泰坦血脈的神級女元帥,一個是來自洪荒的戰女神。

(整個宏大的世界觀徹底展開!) 這不止是立場不同的戰鬥,也是兩個女人之間的戰鬥,是修羅場的戰鬥,是為了捍衛自己後宮之主地位的戰鬥!

當然,只有特蕾莎這麼想,九天玄女可不承認自己和葉問天的關係,即便腹中孩子的父親的確是葉問天,她也絕不承認。


戰爭之矛和火神戟激烈相撞,火海狂卷利芒裂空,將整片天空化為絕對死域,那可怕的能量風暴,連奼女仙蘿和風伯都不得不刻意避開。

論品質,火神戟顯然是不如戰爭之矛的,畢竟火神的地位不如九天玄女,但女元帥的力量太可怕了,完全能彌補帝具的不足,再加上狂霸縱橫的盤龍霸王槍,當真是神武凌空兇悍非凡。

砰的一聲巨響,火神戟將戰爭之矛重重砸開,九天玄女被打的凌空暴退,戰矛嗡嗡顫動,雙手連帶著胳膊都感覺又疼又麻,她心中暗暗驚駭於特蕾莎的怪力,這種怪力太可怕了,泰坦血脈果然神力無雙冠絕萬界。

「現在明白了嗎?姐姐我才是正宮女王!」特蕾莎抬起卷著烈烈赤焰的火神戟直指九天玄女,藍發飛揚雙眸燃燒著純黑火焰,要多霸道有多霸道,要多得意有多得意。

「我說了,我和他沒關係,你這個瘋子!」九天玄女都快氣炸了,她說了多少遍,她和葉問天毫無關係,可為什麼特蕾莎就是聽不進去呢?不就是有了孩子嗎?有孩子怎麼了?有孩子就是他的女人了嗎?

「瘋子?姐姐我瘋起來是很可怕的,你絕對不想看見。」特蕾莎說著,語氣突然有些嫉妒,「按理說,以你的神靈血脈,幾乎不可能為他誕下後代,可你居然一次就能中,這絕對不是簡單地運氣!」

「關你什麼事?」九天玄女怒道,她會想起蘇雲裳的記憶就恨不得找塊豆腐撞死,太丟人了,真的太丟人了,價值是她從今以後永恆的恥辱。

「關我什麼事?姐姐我今天就好好教育教育你,到底關我什麼事。」特蕾莎說完突然仰天發出一聲龍吟,龍吟震天響徹蒼穹,即便正在忙碌的紅蓮與尤利婭都能聽到。

嗤啦兩聲,兩隻巨大的龍翼從特蕾莎背後張開,一條龍威從尾椎的位置伸了出來,橫空掃動發出尖銳的破空聲,額角鼓起兩隻黑鑽般的龍角破皮而出,雙手也變成了鋒銳的龍爪,全身黑焰騰騰如地獄中衝出的魔龍。

啟動融合的神級血脈變身後,特蕾莎的氣息居然再次增強!

九天玄女面色陡變,連風伯和誇娥氏的臉都變了,風伯震驚於對方怎麼會擁有如此強悍的神靈,而誇娥氏則震驚於特蕾莎的力量,他能感覺到,特蕾莎的力量已經超過了他。

超過仙武殿神系大力神誇娥氏,這太可怕了!

一聲斷喝,龍翼扇動瞬間拉出真空出現在九天玄女面前,特蕾莎這回沒有用武器,而是直接捏著龍拳中宮直進,拳頭帶著熊熊黑火如滅世之星降落人間。

九天玄女連忙用戰爭之矛橫檔,碰撞的瞬間,戰爭之矛居然被壓彎,九天玄女面色驟變感覺雙臂劇痛,在那無可抵擋的巨力作用下,直接向後倒飛了出去。


尖銳的破空聲中,九天玄女撞碎了遠方的一座大山,無數巨石轟隆隆洪流般滾落。

「好像有點過了,不過只要沒傷到孩子就行。明明有了孩子,居然還和親愛的作對,必須要教訓教訓,哼。」特蕾莎捏著拳頭剛準備追擊,便在這時異變陡生。

只見三皇寶殿的頂部突然爆碎,黑金色的光芒沖了出來,圍繞在周圍還有三道金光,仔細看就會發現,三道金光都是神魂虛影,就好像是金線編織成的輪廓。

「三皇神魂!」奼女仙蘿連忙和風伯相互分開,多少年過去了,她終於又見到了三皇神魂,雖然早已背叛了仙武殿神系,但心中的敬畏依然存在。

「親愛的!」特蕾莎不知道什麼三皇神魂,她只知道自己的男人在被三個很強的老傢伙圍攻,這三個老傢伙沒有神軀,只憑藉神魂都能這麼強,其地位實力可想而知。

不過,特蕾莎可不管對方強不強,誰敢攻擊她的男人,就是對她的藐視,於是特蕾莎毫不猶豫沖了上去,甚至連想都沒有想。

三皇神魂中,女媧立刻分出來阻擋特蕾莎,只憑藉神魂,居然就能正面擋住特蕾莎,而且看起來並不吃力。試想,如果三皇擁有神軀,又會爆發出多麼可怕的實力?

不過可惜的是,神武殿中三皇的神軀丟了,丟的真太不是時候了,沒人知道偷走神軀的是誰,只知道偷走神武王座的肯定是一個人。

「孩子,再好好想想,別被眼前的假象蒙蔽,諸天萬界依然處於危險之中,敵人隨時都可能毀滅我們,我們必須先下手為強!」神農一邊阻攔葉問天一邊好言相勸。

「先下手為強我不反對,但以毀滅所有位面所有生靈為代價我無法接受,你們無權替所有生靈決定他們的命運。」葉問天以毀滅之手擋開神農鼎,那可怕的毀滅之力,居然在神農鼎上留下了一個焦黑的掌印。

毀滅之手對帝具造成了傷害!

伏羲道:「即便你不同意,也阻擋不了的,為了這次大計,我們從洪荒時代隱忍到了現在,絕不容許任何意外發生。」

葉問天呵呵一笑:「意外?不好意思,馬上就會發生你們討厭的意外了。」

話音剛落,整個仙武大陸突然劇烈震動起來,和剛才幾位神靈大戰的震動不同,這次是從陸塊內部發出的震動,強烈程度幾乎傳遍整個仙武大陸。

所有神靈朝震動傳來的方向望去,只見刺目的強光將遙遠的天際整個切斷,光幕從地面產生鏈接蒼穹,隨之升起的還有超高溫產生的烈焰,以及衝擊產生的塵埃。

當光芒漸漸黯淡,就只剩下鏈接天地的塵埃帷幕,好像整個仙武大陸變成了正在謝幕的舞台。 葉問天知道,那是反物質彈爆發產生的景象,只需要二十三顆反物質彈,按照預定的位置部署,然後同時引爆,產生的爆破力肯定是不可能毀滅仙武大陸的,但能順著地層中的自然縫隙將仙武大陸撕裂。

只要仙武大陸被撕裂,撞擊混亂位面后就可能直接破碎,再想扔進暗世界就難上加難了。

仙武大陸底部,紅蓮、金鈺離和閻魔愛正在拆除級魔碎片,已經拆了三十多塊,但比起總量而言還是少的可憐。

突然,三人都感覺到了危險,連忙離開原來的位置,接著在她們面前,仙武大陸裂成了兩半,裂縫直貫根基底部,崩碎的岩石中不斷有碎片掉落,透過斷裂的縫隙能看到,岩石內部腥紅如血,居然還藏著數量巨大的碎片。

難以想象,從洪荒至今,仙武殿到底收集了多少級魔碎片!

「快快快,快收起來,都是好東西!」紅蓮雙眼放光亮的跟小太陽似的,火速收集崩落的碎片。

金鈺離飛到大裂口的位置,想將一塊巨大的碎片扯下來,可她卻吃驚的張大了嘴,發出一聲驚呼:「天哪!」

「怎麼了?」紅蓮和閻魔愛連忙飛過來看,也都驚得目瞪口呆,仙武大陸的確裂成了兩半,但並沒有徹底分開,在斷裂的側面,居然有鎖鏈連著。

鎖鏈的數量並不多,卻異常巨大,而且看起來不像是金屬,倒像是骨頭,閃爍著淡金色光芒的骨頭。

與此同時,尤利婭和九幽煌蛇也從上面看到了鏈接斷面的龐大鎖鏈。

「怎麼回事?為什麼仙武大陸內部會有鎖鏈?」尤利婭滿臉愕然。

九幽煌蛇語氣凝重:「那不是鎖鏈,那是骨頭,是脊椎骨!」

「脊椎骨?」尤利婭更加愕然,仙武大陸里怎麼會藏著脊柱骨?另外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脊椎骨?

九幽煌蛇的語氣更加凝重:「那是上古神龍的脊椎骨,你可以把它當成鎖鏈,因為它是直接用神龍龍骨煉製而成的。」

「神龍龍骨?」尤利婭目瞪口呆,她的任務是炸開仙武大陸,可現在卻出現了鏈接斷面的神龍龍骨,這到底算完成了還是沒完成呢?

……

仙武殿上空,葉問天也發現了異常,通過規則之眼的超遠視距,他發現兩塊裂開的陸地居然沒有相互遠離,這到底是為什麼?難道發生了什麼意外,導致計劃沒有成功?

伏羲回答了葉問天的疑惑:「你以為,仙武殿憑什麼將仙武大陸整個推上天?如果沒有堅實的骨架,仙武大陸怎麼可能不崩碎?」

「骨架?」葉問天疑惑,什麼骨架能支撐仙武大陸?

伏羲答道:「神龍的骨架,我們仙武殿不止收集級魔碎片,也在收集神龍遺骨,從洪荒破碎至今,我們總共收集了一百八十六條神龍遺骨,這些遺骨全都被煉化藏在地下,相互之間連成一體,成為了仙武大陸的骨架。」

「神龍遺骨?一百八十六條?」不止葉問天感覺到震驚,特蕾莎、奼女仙蘿和刑天都感覺到震驚。


武靈世界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見過神龍了,沒人知道為什麼神龍會越來越少直至消失,也沒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有人猜測神龍可能已經滅絕,後來成了所有人的共識。

現在看來,神龍從來沒有離開過武靈世界,而是化為了骸骨被埋在了最深的地下!

「神龍是被你們滅絕的!」特蕾莎失聲驚呼。

伏羲道:「我們只殺了兩條神龍,當然那可能是最後兩條神龍,所以你這樣理解也不是不可以。」

葉問天倒吸一口冷氣,感覺到了沉重的鐵幕壓在頭上,煉製神武殿,獵殺神龍,收集神龍遺骨建造仙武大陸骨架,收集級魔碎片作為動力,將整個仙武大陸祭煉成整體,仙武殿為了今天的計劃,真的已經不顧一切。

這是怎樣一種瘋狂,這是怎樣一種決心,所謂的不破不立後面,是否隱藏著復仇的熊熊之火呢?

女媧揮掌轟退特蕾莎道:「除此以外還有三百六十三條青龍骸骨作為輔助,整個仙武大陸的骨架完全是以龍骨構建,能量源通過級魔碎片提供,其堅固程度不可破壞,所以你炸裂仙武大陸的計劃是不可能成功的。」

還有三百六十三條青龍骸骨,這要是讓青龍宗的人知道,還不得發了瘋的拚命?

「我們之所以告訴你那些秘密,只是覺得你狠特殊,能成為我們的助力,可你卻執迷不悟,這讓我們很失望。你把神武王座藏起來這沒關係,我們依舊能控制神武殿,可惜諸天萬界所有生靈的靈魂都要因此煙消雲散了。」

伏羲說完,手中先天八卦牌徐徐飛了起來,眨眼間變得巨大無比,將整個仙武大森林上空完全籠罩,先天卦象飛速組合變幻,投下的光芒也隨之飛速變幻,產生各種各樣的扭曲幻象。

在先天八卦之力的作用下,天和地再也沒有了區別,周圍也沒有了方向,指示兩儀化為混沌的徵兆。

與此同時,女媧單手托起,掌心補天石升上空中,同樣變得原來越大,五彩流轉將先天八卦牌缺失的圓形部分填滿,這部分原來應該是天機盤。

「五彩靈石,修補天地。」女媧的聲音莊嚴肅穆,補天石滴溜溜轉了幾圈,五彩神力跨越千萬里將兩塊仙武大陸之間的裂縫籠罩。

在那五彩光芒的照耀下,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斷裂的兩塊陸地居然開始緩緩接近,中間憑空產生大量土壤,土壤見風便漲,化為鋪天蓋地土浪沖入裂縫之中。

息壤,這是息壤!

如果讓息壤填滿縫隙,兩塊大陸就會重新拼接,而且變得比之前更加堅固,仙武大陸會重新形成整體撞向混亂世界。

不,應該說仙武大陸已經在撞向混亂世界了,它的速度已經很快,只是相對靜止感覺不到而已。

「不能讓息壤完成添補,絕對不行!」葉問天沒想到仙武大陸會有神龍骸骨構建的骨架,但至少還有斬斷骨架的可能,可如果兩塊大陸重新合攏,時間就真的不夠了。

(葉問天能阻止仙武殿的計劃嗎?能?不能?猜到的可不一定是正確的哦~) 先天八卦,重歸混沌,以絕強封印之力禁錮神靈,五彩靈石,修補天地,以息壤添補兩塊陸地。

這就是三皇的大能大力,即便沒有神軀,只憑神魂依舊強大無比。

面對先天八卦籠罩整個仙武大森林甚至還在繼續擴大的超級封印,奼女仙蘿、風伯、刑天、誇娥氏、特蕾莎、九天玄女,雙反神靈都有種置身泥沼難以動彈的感覺,神魂同時失去了方向和空間感。

眼看仙武大陸朝混亂位面加速,距離越來越近,眼看息壤就要將斷裂面填平,葉問天心口十心神王陡然閃亮,十枚神格同時閃爍,十條規則絲線憑空出現,包裹在他周圍,金雷水火光暗交替,次序規則和混亂規則相互碰撞,藉助相對立的規則體系,硬生生將周圍混沌的空間撐開。

「以毀滅之名,以創造之名!」葉問天全身神焰沸騰,左手黑金不變,右手猛然伸出,竟然強行變成了白金色,變成了創造之手。

黑金毀滅之手和白金創造之手徐徐接近,最終在葉問天心口合十,創造與毀滅之力相互碰撞,迸發出比正反物質湮滅還要可怕的能量,這不是物質的碰撞,而是神力的碰撞,是終極規則的碰撞。

無聲無息,兩種神焰瘋狂轉化,形成龐大的球狀朝外擴散,所過之處先天八卦產生的封印竟然被完全撐開。

「刑天,去!」葉問天抬手朝如龍怒卷的息壤風暴一指。

刑天答應一聲,瞬間消失在空間中,這就是神武靈的好處,能夠通過神武靈特有的空間隨時出現消失,即便重生成神,這種特點也不會消失。

片刻之後,刑天出現在剛被炸開的大裂縫上空,全身血焰沸騰將息壤風暴都染成了腥紅,吐氣開聲如雷震空:「離開!」


九幽煌蛇不敢怠慢,連忙捲起尤利婭沖騰逃離。仙武大陸底部,紅蓮也聽到了警告,立刻抓著金鈺離和閻魔愛儘可能遠離。

刑天周身繚繞的殺氣紅光越來越凝練,如同液態火焰烈烈怒卷,兩隻巨臂橫空而起,開天巨斧直指蒼穹,腳下嗡嗡嗡竟然有八個靈環出現。

「快阻止他!」女媧大急,想驅動息壤攻擊刑天,卻被葉問天的毀滅之手阻攔,不得不全力抵擋。

「先天輪轉,八級顛倒,去!」伏羲神魂手捏法印,頭頂的先天八卦牌立刻橫跨千萬里朝刑天的位置衝去。

可惜這爭分奪秒的戰鬥,還是刑天快了一線,只見剛剛獲得的第八神級靈環驟然光芒大盛,神級靈技發動。

「神威·屠魔斬!」沐浴在漫天漫地的腥紅之中,開天巨斧也變成了血紅,無盡血芒凝結成屠盡邪魔的利刃,一聲如雷斷喝朝著尚未被填滿的大裂縫怒斬而下。

腥紅斧影屠魔之光,當真有斬天裂地之威,便是息壤也無法阻擋被瞬間斬斷,接著斧影狂飆向下,貼著斷裂落在神龍和青龍骸骨構建的骨架上。

「咔嚓嚓……」清脆的破裂聲即便仙武殿都能聽到,神龍脊椎骨上開始出現大量裂縫,蜘蛛網般朝周圍擴散,最後砰然巨響徹底斷裂。

斬斷神龍龍骨之後,腥紅斧影還不罷休,劃過腥紅的扇面直從大裂谷的地步掃過,看的紅蓮、金鈺離和閻魔愛都打了個哆嗦。

龍骨斷裂,整體骨架立刻遭到不可彌補的破壞,堅固程度大幅下降,前半截仙武大陸依舊在加速,而後半截卻在勻速滑行甚至減速,這就導致兩塊大陸之間存在龐大到不可思議的拉扯力。

本來面對這種拉扯力,仙武大陸的骨架系統是可以承受的,但神龍龍骨斷裂整體骨架遭到破壞,導致承載力降低。

於是只聽噼噼啪啪爆碎連聲,不斷有龍骨被兩塊大陸之間的力差扯斷,漫天都是神龍骨頭渣爆碎翻飛,場面壯觀到了極點。

仙武大陸,斷了!

很快,斷裂的結果就顯現出來,後半截仙武大陸重重撞在了自己的空間晶壁上,先是布滿裂痕,接著轟然爆碎撞出了個超級巨大的窟窿。

由於空間晶壁是羲和維持,幾乎和羲和連同一體,所以羲和立刻受到反噬,直接一口神血噴了出來,被月之女神的帝具月刃斬中肩頭,差點把手臂切下來。

撞碎空間晶壁后,半個仙武大陸因為速度差從窟窿中脫離了出來,如超巨型隕石在虛空中漂流,沒有了空間晶壁保護,它開始緩緩解體,不斷有碎塊朝著黑暗的虛空散落。

「以現在仙武大陸的質量,撞擊混亂位面的空間晶壁肯定會同歸於盡,你們失敗了。」葉問天懸浮在仙武殿上空。

三皇默默看著剛才發生的一切,眸子里憤怒中透著決絕。

「沒有什麼能阻止我們,無數歲月就為了今天,我們不會放棄!」女媧沉聲道。

「神農,準備轟碎混亂位面晶壁。」伏羲收回先天八卦牌喝令道。

「孩子,你們走吧,去神武王座或可留得性命。」神農最後看了葉問天一眼,猛然拋出了百草鞭,百草鞭凌空變化,居然化為了長長的繩索,直接將葉問天、特蕾莎和奼女仙蘿牢牢纏住,接著身後空間裂開,百草鞭拉著他們衝進了空間裂縫。

原來,神農剛才是留了手的,從他的眼神可以看出,對於毀滅諸天無數生靈,他應該也很不忍心吧,可為什麼還要堅決去做呢?是因為洪荒破碎對暗世界的仇恨嗎?

衝出空間裂縫,葉問天發現自己位於仙武大陸晶壁外,特蕾莎和奼女仙蘿都在身邊,刑天通過神武靈空間瞬間傳送回來,九幽煌蛇、尤利婭、紅蓮、金鈺離和閻魔愛也相繼沖了出來。

月之女神沒有繼續攻擊羲和,她的語氣反而有些焦急:「你們這是去送死,碰撞的剎那,仙武大陸晶壁破碎,你會再次隕落的!」

羲和捂著肩上的巨大傷口,面色有些發白,她嘴角微動浮現出有些蒼涼的笑容:「隕落就隕落吧,又不是沒有隕落過,就當我在贖罪好了。」

「這不是你的罪,你只是一枚棋子而已。再說諸天萬界無數生靈,這個罪你贖的起嗎?」月之女神很想拉著羲和一起走,可她知道她不會走的。

「再會了,阿爾忒彌斯,也許將來我們還會再見的,也許吧……」羲和的聲音越來越遠,她最後的笑容充滿了解脫,永遠刻在了月之女神的記憶中。

(神也是如此的無奈,羲和,唉……) 望著羲和越來越遠的身影和笑容,月之女神心中忽然湧起無盡悲傷,甚至有種想哭的衝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