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97 Views

「我在畫畫上也有一點底子,那幅畫如果是你的妻子的畫,絕對是你畫的,因為畫那幅畫只有畫功是不夠的,沒有刻骨銘心的愛甚至至死不渝的愛是畫不出來的,不知道我說的對不對。」長公主看著青水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中間也看了一下七公主!

青水沒有說話,但其他人也看出來了,長公主說的是對的,只是他們到現在才知道青水在畫畫上居然造詣這麼深,因為他們都見過青水畫的帝塵畫像,他們就沒有問是誰畫的,因為他們根本沒有想過是青水畫的。

青水自是不知道長公主問這句話的意思,只是向著她笑了笑,而一旁的七公主心裡再次落了落,那是一種奇怪的感覺。

……

兩天的時間很快過去了,今天是炎陽赤大婚的日子,到處都是張燈結綵,日上三竿的時候婚宴開始。

皇室也來了不少人,長公主在,皇室很多人都來了,平時難得一見的人物出現很多,讓炎家也跟著風光了不少。

炎家的老祖宗什麼的也都出現了,宴席中每一個人都是身份尊貴,畢竟到了這種層次交往的人都不可能是普通人了。

這不是什麼看起看不起普通人的問題,你活了數百歲,普通人活多久……就算是以前是朋友,可現在人都不在了。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雖然一片繁華景象,但還是有很多人擔心,擔心赤炎域的人出現,青水也是在想這個問題,不知道長公主能不能用話震住了赤炎域。

大概一個時辰后,婚宴擂台開始了,青水沒有想到在這裡也有婚宴擂台,武風盛行的大陸就是這樣,也不算多麼奇怪。

娶公主,先是皇室守擂!

這也是象徵的比試比試,如果皇室真要硬守,那這公主還真是娶不到家了。

一個皇室的青年走上擂台向著周圍抱抱拳:「今天由我來打這第一場,炎家的年輕人,今天能不能把公主娶回去,就看你們賣不賣力了。」

青年很陽光,年齡也不大,身材修長挺拔,實力並不是很強,青水笑著看著,他知道長公主出面了,只是走個過場而已。

炎家也上去一個年輕人,實力和皇室的不相上下,都是比試拳腳,打得熱火朝天,更多的是表演,最後平手收場。

接著皇室在出,炎家也出,隨著實力越來越強,雖然是表演成分居多,但還是在展示武力,打得倒也精彩絕倫。

……


炎陽辰打敗了一個皇室弟子后,基本上就算是完了,時間也不短了,炎陽辰向著四周抱抱拳就準備下來的時候突然一個人影出現在了斗台上。

「不知道這婚宴擂台,我能不能打一打,如果我贏了是不是我就能娶公主。」一道懶洋洋的聲音傳來。

出現在斗台上的是一個看起來還算年輕的男人,很英俊,很邪氣,臉上帶著一股懶洋洋的笑容。

「放肆,你是誰,這裡不歡迎你。」炎陽辰看著男人不悅的吼道。

「喜事嗎,大家都來湊湊熱鬧豈不更好,你這裡擺下了擂台難道只是看的,難道是你炎家感覺守不住這擂台。」男人風輕雲淡。

「那我現在就把你打下去!」炎陽辰大吼一聲向著男人衝去。

男人靜靜的,那破空巨大的拳頭就要打到他身上時才伸手隨意的打出,但卻是后發先至,直接拍在炎陽辰的胸口。

看似隨意的一擊,但炎陽辰卻是口吐鮮血的倒飛出去!

突然地變故讓場面變得很被動,很驚訝,有的人臉上露出幸災樂禍的心情,更多的是在看熱鬧。

「太弱了,難道除了長公主就沒有一個人能上來打敗我嗎?」男人在斗台上輕笑著說道。

「我來!」

炎冷衝上去,他的速度很快,手上拿著青水給他鍛造的兵器,身上也是青水鍛造的衣甲、靴子! 1205【獅子搏兔亦用全力,你不是獅子,我也不是兔子】

炎冷的速度很快,幾個眨眼就已經衝到了斗台上,炎陽辰被打傷了,他很憤怒,但也知道這個男人的可怕,所以他全力以赴,甚至兵器都用上了。

青水看著台上邪氣的男人,聽到他先前說的話,似乎是沖著長公主來的,但又打不過長公主,隱約已經猜到了男子的身份。

赤炎宗少宗主!

青水感覺這個人應該是赤炎宗的少宗主,他們沒有對炎城做什麼喪盡天良的事情,但來這裡打婚宴擂台。

婚宴是喜事,來者是客,雖然婚宴擂台是一種形式,也沒有人願意去破壞別人的婚宴擂台,哪怕有那個實力也不會去做。

而婚宴擂台又有個不成文的規定,一般情況下是不讓女子上場的,當然也不是絕對的,但這個人已經挑明了,難道除了長公主就沒有人能勝他。

看來這個人很自負,相當的自負,這是再向整個在坐的各個家族的青年俊才的挑戰,但首當其衝的是炎家。

因為現在是炎家在守擂了!

至於長公主已經被人提名了,再說一個家族,或者在場的讓一個女流上去,會顯得在場的男人很不中用。

炎冷上去只停頓了一下,點點頭說了一聲:「請!」

接著就向男人攻去!

他的劍帶起一道殘影,就連他的身子也是,刺客講究一擊必殺,勇往直前,失敗后直接遁走,尋找下一次機會。

炎冷就是如此,被男人躲開后迅速後退,然後再次憑藉詭異的步法衝去。

男人這一次不進反退,青水看到男人的步法嘆口氣,炎冷輸了,實力之間的差距太大了,所謂一力降十會,何況男人的步法也是不弱於炎冷。

空手入白刃!

男人從容的猛然突進,手掌直接化為一片虛影向著炎冷拍去。

嘭!

炎冷身體如斷線的風箏飛了下去,這一下讓場面出現了靜止,炎家還要有人上去,但被人拽住了,上去也是落個受傷。

「赤狸魅,如果你再不走,我不介意讓你掉點東西。」

這個時候長公主的聲音傳來了,這裡年青一代還這沒有人是他的對手,自己能打敗他,可是打敗他又能如何,他一開始就挑明了,那樣更會讓這裡的人感到悲哀,所以不到萬不得已她不想出手,其實她心裡還在打著另一個注意,就是青水,不知道這個傢伙能不能再出現此奇迹。

「長公主,你為什麼就不能給我一個機會呢,我那裡不好,我改,我什麼都聽你的……」男人愁眉苦臉的說道。

「放肆,你真要逼我殺你是吧!」

長公主的聲音發冷,似乎像是輕喝。

「那我就站在這裡,今天死在這裡我也很開心,除非有那個年輕一輩能打我下去,不然我今天寧願死在你手上。」男人站在台上輕輕的說道,更像是耍賴。

「既然你自己想死,我就成全你!」長公主的聲音傳出,沒有一點感情波動。


「還是我來動手吧,長公主身份尊貴,就讓我來代勞吧!」

這個時候青水站起來向著斗台走去。

青水的聲音很突兀,但都是好奇的看著青水,他們沒有想到這個時候還有人敢上去,就算是赤狸魅也很驚訝,看著正緩緩走過來的年輕人。

赤狸魅是赤炎宗的少宗主,但他的師從他人,地位也不凡,只是偶然遇到長公主,驚為天人,便開始追求,但並沒有過分舉動,即使如此也被長公主打斷腿腳數十次。

那股執著勁讓熟悉的人都感到驚訝,但沒有人能做的了長公主的主,皇室都不能。

也許是長公主沒有殺他,赤狸魅就這樣一有機會就會想法接近長公主,也是長公主一直沒有殺他,讓他一直不死心,他相信總有一天長公主會被他感動的。

「你下去吧,我不想再多傷人了。」赤狸魅向著青水輕輕的說道,並沒有把青水放在眼裡。

「莫非你知道贏不了我,才這般說,你怕了?」青水笑著說道。

「哈哈,真是無知者無畏,既然如此,那來吧,如果你在手下能堅持三回合,就算是你贏了,我馬上離開。」赤狸魅也不知道怎麼就被青水激怒了,這麼爛的激將法有時候反而是最有用的,因為他根本沒有把青水放在眼裡。

「好,當這麼多人的面,我今天就告訴你一個事情,獅子搏兔亦用全力,何況你不是獅,我也不是兔子。」青水微笑著抬手。

太極起手式。

太極起手式,起得好,才能穩壓!

「那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要我全力相搏,來吧,我讓你先攻擊幾招。」赤狸魅並不會被青水幾句話嚇到,他感覺自己經過的陣仗比起青水走的路還多。

青水也能感受到赤狸魅的心情,笑著說道:「其實你的性格太自大了,而且也太認命了,知不知道如果你勝不了她,你就會永遠沒有機會,強者是永遠看不起弱者,只要勝利不她的人,在她眼中都是弱者。」青水看著赤狸魅的神色就像給他上上課,但似乎也是在向很多人說……

這一次赤狸魅倒是一愣,因為青水說的話讓他有所想法,比如他看比起比他弱的人,就像先前被他打下去的炎家的人,哪怕他們再想和自己做朋友,他都沒有什麼興趣,但如果他們比自己強大呢?

他想到長公主,自己在她眼中應該就是弱者吧,沒有殺自己已經算是很不錯了,越想越是后怕,他還一直沾沾自喜長公主沒有殺他,現在想想自己多麼的可悲。

實力是一切!

「不管今天輸贏,我都會謝謝你,動手吧,讓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那麼厲害。」赤狸魅微笑著說道,這一刻他的神色已經比起先前變化了很多。

這也算是一種境界的提升吧,有時候感悟很奇怪,要趕上正確的時間和地點,還要趕上正確的人,如果換成別的地方,聽到這些話估計也不會放在心上。

青水腳踏九宮步,直接沖向赤狸魅。

所謂行家一出手便知深淺,青水的一個動作已經讓赤狸魅心裡一突,因為他發現對方的步法太高明了。

雲手!

一縷金光在青水身上淡淡的閃現,一隻手掌詭異的向著赤狸魅的肩膀打去,詭異中有著一中說不出的古老味道。

赤狸手!

赤狸魅手上紅光一閃就向著青水手腕上打去。

青水怎麼會讓他如願,手一抖,迅速化掌為拳。

啪!

青水的身影一退接著一閃,九宮步的玄奧鬼魅一般的出現在赤狸魅的身後側,一拳轟然落下。

轉身搬攔捶!

啪!

赤狸魅倉促接手,竟然後退一步!

青水的境界還有角度,可以把實力發揮到超常,這就是速度和境界的威力,速度也是力量,速度的力量也是這麼體現的。

青水和赤狸魅都是赤手空拳,都是使用了肉體的力量,連化獸鎧都沒有使用。

接著青水以快打進攻,赤手空拳和青水打,就算是實力強大不少也佔了任何便宜,赤狸魅似乎已經忘記了先前說的三招。

他已經越打越心驚,重要的是感覺越來越暢快淋漓,雙方力道越來越強,速度越來越快,化獸鎧都在不知不覺中使用了出來。

雙方已經離開了斗台,達到了空中,赤狸魅似乎也是精通拳腳,至少在這個上面的造詣很不錯。

赤狸撕天!

赤狸魅手上帶著一股跳動的火焰一樣,如蛇信一般的吞吐著,甚至還帶著一股螺線的轉動一樣。


千佛手印,盾!

青水迅速結印打出,一道淡淡的金色光暈出現在前面,雙手沒有停再次結印。

隻手遮天!

七七星雲神陣!

雖然沒有使用武器,但威力還是不容小覷,赤狸魅收手然後拳頭上一道紅光涌動,直接一拳向著上方的巨大手印轟去。

一道紅光夾著一道血紅的拳頭,如實質一樣的拳頭,重重的轟在了拍下來的金色手印上。

啪!

金色手印和血紅拳頭都碎了!

赤狸魅現在已經不敢小看這個年輕人了,他發現自己現在最擅長的拳腳都占不到絲毫便宜,他一向自負除了長公主,年青一代他不服任何人。

赤血沸騰!

赤狸魅突然全身紅光閃現,然後並沒有急著動手:「有武器用武器吧,拿出你最強的實力,我不希望你後悔。」

青水知道對方使出自己最強實力了,所以也不敢大意,拿出北斗七星劍,對方手上出現了一雙血紅的手套,一看就不是凡品。

玄天印!

砸!

青水看著衝過來的赤狸魅,直接一個玄天印砸了上去,以前青水發現玄天印可以被化解,但現在直接砸在對方身上,發現即使比自己強大不少人也不能在短時間內消除那種力量。

赤狸魅的速度慢了一點,可以明顯感受到慢了一點。

九州山!

青水意識控制九州山向著赤狸魅撞去!

接著劍尖一抖。

金剛佛魔棍!

四棍五海騰!

只是青水剛施展,九州山已經被赤狸魅一拳轟的倒退回來!

去!

青水意識控制九州山再次衝去,當再一次被轟開的時候,青水直接再次讓九州山撞去,這一次青水施展的巨大金色巨棍已經壓了過去。

破!

這一次青水一邊控制著九州山一邊讓金色大棒壓在了九州山上,向著赤狸魅轟去! 1206【事了,遙遙無期的八重天】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