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92 Views

她既然提起了舒明月,說明並沒有忘記在攤子上的事情。可是卻完全要找自己算賬的意思……

Written by
banner

很快,他就猜測她可能並不知道當初在小攤上遇見的戴著面具的那個人就是自己,就是段中珏。

想清楚這一點,段中珏就覺得自己得瞞住這件事。或許還可以在魔教里找一個人頂替成為之前在攤子里戴著面具時的自己。

「不會。」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很關心舒明月,但既然是她關心的人,他肯定不會再為難。畢竟只是個女人,沒什麼好在意的。

而且他差不多已經快要忘記那個叫舒明月的人了,甚至連她長什麼樣都已經記不清了。

「不會再找她麻煩。」他又補充道。

謝瑤點了點頭,從他的表現能夠看出,他已經記不起自己就是之前小攤上的那個人了。否則提起舒明月的話,他應該更容易想起自己來,可是現在看來並沒有。

「我能問你件事嗎?」她其實非常好奇,對於舒明月的血能夠製藥讓人起死回生的傳言,以段中珏的性子來看,是怎麼都不會相信的那種。可他居然信了,而且還抓了舒明月去取血實驗?

段中珏幾乎立刻就緊張了起來,她剛剛提起舒明月,現在又說這話。難道她要問的是關於醫仙谷的事?

他並不覺得為了好奇抓個人去屠了醫仙谷有什麼不對,一直以來他都是想什麼就做什麼,從來不會顧忌任何事情的。可是現在想到她會問是不是真的,他就覺得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她看起來一點也不相信江湖中關於自己的那些傳聞,可如果她知道江湖中關於醫仙谷被屠的事情都是真的,她會怎麼看他?

還是說讓他騙她?

他不想騙她,可又不想讓她用厭惡的目光看著他。

正在他想著該怎麼解決這件事的時候,就聽她道,「你真的相信用舒明月的血製藥能夠讓人起死回生?」

意料之外的問題,讓段中珏整個人愣了那麼一下。很快搖頭道,「不相信。」這件事他從始至終都不相信。

他想都不想的就回答,謝瑤一點也不懷疑他說的是假話。因為她相信他也不屑在這種事情上騙她。

「那你為什麼還要抓她?」

見她依舊不問醫仙谷的事情,似乎並不在意這件事一般。段中珏抿了抿唇,還是將自己當初心裡想的告訴了她,沒有隱瞞,「那段時日有些無趣,就順手了。」反正順手抓了,醫仙谷滅了,取些血試試也沒有什麼。

不相信歸不相信,試試歸試試。

謝瑤能夠明白他的想法,一切都隨心所欲,根本不在乎任何事情。

她一直都不說話,段中珏忍不住道,「你是不是生氣了?」 生氣?

謝瑤不覺得自己會因為舒明月的事情生氣,畢竟自己和舒明月也沒有太大的交情。相信如果不是任務原因,她可能都不會與舒明月這個人見面。

如今段中珏不會再去為難舒明月,她已經覺得很不錯了,根本不可能還去生氣。

雖然段中珏不是什麼好人,但是他和舒明月兩人比起來,肯定是他在她心中的位置要重要一些。所以她不可能會為了舒明月而生他的氣。

「這樣的事我以後都不會再做了。」他開口,語氣認真。

謝瑤愣了下,他能用這樣的語氣說話,說明是真的不會再這樣了。

「我沒有生氣。」她開口,「之所以救舒明月,是因為她曾經對我有恩。」


段中珏點了點頭,「你的恩人啊……」

這件事兩人都沒有再提了,不過回到房間的謝瑤看著銅鏡里的那張臉,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剛剛出去時段中珏看到自己的模樣,並沒有任何的好奇,甚至很平靜。雖然已經告訴了他自己之前是戴著人皮面具,但第一次看到自己的臉,怎麼也會好奇一下吧?再不濟也會多看幾眼。

可他卻跟平常沒什麼區別,如果不是確定自己臉上的人皮面具已經取下來了,謝瑤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還戴著那張人皮面具。

拿出之前的簪子往發間插去,捧著臉仔細的對著銅鏡看了看,還是覺得現在這張臉更配這支簪子。

雖然兩人已經將彼此隱瞞的事情都給說開了,但謝瑤還是覺得段中珏有些不對。具體有哪裡不對,大概就是覺得他在自己面前時,還在掩飾自己的本性,給她一種還在面對白無的錯覺。

白無是他行走江湖的一個假身份,所表現出來的性格也是假的。至少謝瑤從劇情中觀察到的來看,段中珏絕對不會朝人笑,並且露出友好和善的笑容。

雖然自己現在對他來說並不是普通人,朝她笑也很正常,可她就是覺得有些不對。

他似乎在努力掩飾他的本性。

難道是怕她害怕?

其實從劇情以及當初小攤上的事情就能夠看出來,段中珏的性子絕對說不上好,否則也不會成為大反派。所以面前這個動不動就溫柔笑並且待下人十分和藹的人,怎麼看都有些假。

「看什麼呢?」被她一直盯著瞧,段中珏覺得耳根有些發燙。努力板起臉,然而怎麼也控制不住那紅色從耳根處蔓延到臉上。

段中珏的臉很白皙,所以這紅色一出現,就十分明顯。

謝瑤覺得他或許還在遮掩著一些本性,但這容易害羞的模樣估計是一點都沒有遮掩。

「你……」她本來想說你還挺容易害羞的,但怕自己這麼一說,他估計要臉紅的更加厲害,也就將到了嘴邊的話給咽了下去,換成了另外一句,「你長得還挺好看的。」

說完這句話后,謝瑤覺得他的臉估計要更加的紅了。畢竟他還挺容易害羞的。

誰知道這次他的臉居然沒有更加紅,而是板著一張微紅的臉看著她,「跟你喜歡的人比呢?」 雖然他有嚴肅的說話,但因為臉上的那兩抹紅,怎麼看怎麼都讓人覺得嚴肅不起來。

謝瑤怎麼都沒有想到他居然還記的這不知道多久前她隨口胡謅的話,而且看他這樣子,似乎還不是剛剛突然想起的,而是一直都記著這件事。

她喜歡的人啊……


腦海中浮現出了一道身影,她毫不猶豫的道,「她好看!」完全沒有可比性!

段中珏眸色微微一沉,想到至今還沒有任何線索的那個她喜歡的人,心情忍不住煩躁了起來。

他雖然從來不在意自己的容貌,可是也知道自己的這張臉在別人看來是非常好看的,江湖中許多人都說少有人能夠比得過。

所以比他還好看的,究竟是什麼人?

「你就這麼喜歡他啊。」他開口,語氣有那麼一瞬間的低沉。很快又恢復如初,「怎麼一直不見他?我們是朋友,你可以帶來給我看看,我幫你看一下他人如何。」

大概是怕她誤會,他又解釋道,「你知道我手裡有天機閣,江湖中許多人的各種小道消息我都有。」所以只要知道那個人是誰,他保證讓那人第一時間就死的悄無聲息。

「可她不是江湖中人。」 佛系鬼王虐鬼日常

段中珏有些意外,不過天機閣的情報網並不止局限於江湖,所以不是江湖中人也沒有關係。頂多查起來沒有查江湖中人那麼快罷了。

「他是讀書人嗎?」

見他看似漫不經心的問著,謝瑤就知道今天如果不讓他問出些什麼來,他是不會罷休的。

「你喜歡我?」她雖然一直都有感覺,但還是想要親口問一問。如果真的是喜歡她,那她就趁機把之前胡謅有喜歡人的事情給解釋清楚。

畢竟這個世界她是肯定要待很久的,相互喜歡的話她絕對要把這種事給解釋清楚。


段中珏都已經想好了該怎麼從她嘴裡套出那個男人的名字和信息,如何都沒有想到她會突然問這麼一句。

原本還沒褪去的那兩抹紅此時更加明顯了,而他本人也開始結巴了起來,「我……嗯……喜,喜歡。」

從來沒想到有一天還能看到他結巴的模樣,謝瑤倍感新奇,下意識的湊近了看他。然後沒忍住伸手戳了下他的臉,準確的說是他臉上的那兩抹紅。

微涼的手指輕觸在發燙的臉頰上,段中珏整個人僵硬了起來。理智告訴他趕緊離開,這樣太丟人了。但身體卻不聽指揮,動也不能動。

戳了幾下,發現他的皮膚居然很不錯,謝瑤沒忍住又戳了幾下。直到發現他臉部溫度燙的嚇人,這才趕緊鬆開,「你沒事吧?」

她手指一離開,段中珏就覺得自己的身體能動了,立即後退了幾步,與她拉開了距離。

被他的動作驚了一下,謝瑤很快看出了他的羞窘,忍不住微微抿唇,「你的臉好紅。」

這件事不用她提醒,段中珏也知道,因為臉上的溫度實在是太燙了!

「我之前說喜歡的那個人是女子。」她開口,覺得這件事不能讓他再誤會下去了。 段中珏瞬間從臉上那滾燙的溫度中回過神來,目光望著她,半響都不說話。

被他用那種平靜的目光瞧著,謝瑤有些不自在,正準備問他怎麼了。就聽他道,「所以……你喜歡的是女子?」

他的聲音很低,有點微不可聞的意味在裡面。

謝瑤反應過來他話中的意思,立即明白他這是誤會了。趕忙道,「她對我來說是長輩,是師長。」

話已經說的這麼清楚了,段中珏哪裡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他雖然沒有說話,但謝瑤能夠明顯感覺到他的心情此時是很不錯的。

目光落在他臉上還沒消散的紅上,謝瑤微微抿唇,手突然有點癢。

被她盯著,段中珏快速轉身回了房間。

看著關上的房門,謝瑤出了宅子,買了些東西很快又走了回來。

接下來兩天,段中珏發現自己一直看不到謝瑤的身影。除了之前那幾次他有事不得不離開,兩人幾天沒見之外。自從認識后兩人似乎就再也沒有超過兩天時間都沒見過一面了。

期間段中珏試圖去酒樓找謝瑤,然而每次他去的時候,謝瑤都是剛走沒多久,要麼就是謝瑤根本就沒去。

直到第三天,段中珏也不顧晚上會打擾到她休息,來到她房門外低聲喚了她幾聲。

也是這個時候,段中珏才想起自己似乎還不知道她真名。至於她之前說什麼叫李沃緣的話,他是一點都不信的。

聽到外面的聲音,謝瑤起身將桌子上的東西給收拾好。這才過去將門給打開。

將近三天沒看到她人了,難得看到她,段中珏忍不住仔細的打量了她好幾眼。最後目光在她右手旁的墨跡上掃了一眼,開口道,「廚房煮了點甜湯,你要喝嗎?」

如果謝瑤現在是普通人的身體,大概會直接拒絕。畢竟大晚上喝甜湯肯定會發胖的。但是現在這具身體是系統造的,各項身體數值都是可以調整的,包括體重。

也就是說,哪怕她每天暴飲暴食,也不用擔心會長胖什麼的。

「喝!」

段中珏轉身離開,沒多久端了一碗甜湯過來。

「你不喝嗎?」看著就一碗,謝瑤忍不住問他。

段中珏搖了搖頭,坐在一旁看著她一口一口慢慢喝著甜湯。等到她喝完之後,突然開口道,「你在看書嗎?」

不等謝瑤回答,他又道,「晚上看書對眼睛不好,也不要練字了。」

聞言,謝瑤下意識的看向自己的手,然後發現了手上的墨跡。

「我沒有練字。」說完這句話,對上他的眼睛,她開口,「我在畫東西呢。」

「這幾天都是在忙這個嗎?」他微微垂眸。

謝瑤想到這幾天的確沒怎麼見到他,點了點頭,她這兩天確實主要都在忙著作畫。

段中珏沒有待多久,很快就離開了。

等到他離開后,謝瑤將之前收起來的那些畫全都拿了出來,都是段中珏前幾天臉紅時的模樣。

並不是水墨畫,而是與手機照片拍出來的差不多,是在時空管理局學習的一種繪畫方式。 一共有八張畫,都是她這幾天的成果。

仔細的欣賞了一番之後,她將畫全部收了起來。這些她並不打算讓段中珏看到。

接下來幾天段中珏每天都能看到謝瑤,沒再像之前幾天那樣看不到人影。

酒樓開張的前兩天,段中珏臨時有事回了魔教,臨走前跟她說很快會回來,謝瑤點頭也沒放在心上。

反正沒人打得過他,他也不會有什麼事,不需要為他擔心什麼。不過還是給他做了些吃帶著,畢竟他的嘴巴還是很挑的。

等到送走他,謝瑤就全身心投到酒樓上去了。酒樓雖然不大,但她對這裡寄予了很大的厚望,所以這兩天都在酒樓里跟著忙前忙后。

酒樓開張的這天,人並不是非常多,畢竟只是個鎮子。人口雖然也不少,但收入普遍也不是很高,所以大多數普通百姓都不會選擇去酒樓吃飯。

不過謝瑤也不在乎,畢竟她這家酒樓針對的都是鎮子上的那些有錢人,和每天經過這處鎮子的那些天南海北的商人。

剛開始的確沒什麼人,不過在經過第一天一些吃過的人口口相傳中,第二天來這裡的人就開始多了起來。到了第三天,基本上座無虛席。

第四天,謝瑤看到了一個讓她有些意外的人。

舒明月。

已經有很久沒看到她了,看她的臉色,似乎恢復的很不錯。而她的身邊還有一男子正在噓寒問暖的照顧著她,模樣看起來非常不錯。謝瑤猜測應該就是男主了。

現在666不在,沒人給她提示男女主什麼的,所以她也只能靠猜測。

謝瑤現在臉上沒有戴人皮面具,這張臉舒明月是見過的,為了怕她認出來,謝瑤盡量避開了舒明月。

現在段中珏不會再為難舒明月了,所以她也不想再跟舒明月有什麼交集瓜葛。

其實她到現在也沒琢磨透劇情中段中珏最後為什麼又會去將舒明月給找出來殺了,如果說是因為舒明月得罪了白無,他行走江湖時用的這個身份。可根據劇情上的發展來看,舒明月也沒有得罪過白無。

琢磨不透,謝瑤也就不去琢磨了。反正現在可以肯定段中珏不會再去殺舒明月了。

酒樓里是沒撞見舒明月,卻沒想到會在回去的路上遇見,還讓她給認出來了。

當然,並不是認出之前在武林山莊外救過她一次,而是認出了在小攤上的那一次。

她連累到謝瑤的那一次。

最開始舒明月是覺得自己認錯了人的,畢竟當初小攤上的那個人是因為她而死的,也是死在了她的面前,她是確定了的。

畢竟魔教的人出手,從來沒有失手過。 重生之傾杯天下

可是這樣的一張臉,她是不會認錯的。

看著從人群中快速的朝著自己靠近的舒明月,謝瑤很想轉身離開。但還是朝著她走了過去。

「真的是你嗎?」她開口,聲音中帶著些許的猶豫。

一旁的男子伸手替她擋開周圍的人群,目光在謝瑤身上冷淡的打量著。 「這位姑娘,你是不是認錯人了?」謝瑤開口,唇角帶著疏離的笑容。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