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100 Views

孫軒一掌一掌的打在秦暮鼓的身上,絲毫不給秦暮鼓反應的機會,中間秦暮鼓的嘴角更是不時的吐出血液。

Written by
banner

可是面對孫軒那如同狂風暴雨般的攻擊卻始終沒有任何的辦法。

「這樣下去可不行呀,功法用不了,兵種現在還不到時候,到底該用什麼辦法」秦暮鼓一邊抵擋著孫軒的攻擊,一邊腦海在快速的轉動著,正如他所想,孫軒完全沒有給他使用招式的機會。

甚至不屈印他都釋放不出來,要知道現在不屈印秦暮鼓幾乎已經能做到了瞬發的狀態。

「哼,我看你能堅持多久,我就不信你還能堅持下去」孫軒一掌一掌打在秦暮鼓的身上,卻發現秦暮鼓好像並沒有受多重的傷,這讓他很是難受,他想不通一個人的防禦就算強,但也強不到這樣的程度吧。

「還有什麼辦法,真知之眼不行,虛幻..對了,虛幻之眼」秦暮鼓一直不知道虛幻之眼有什麼樣的作用,因為之前他完全沒有使用的對象,而且那幾枚夢王石吞服了之後,虛幻之眼在感覺上是強大了一些,可是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況,他還真不清楚。

「去死,碎身掌」

嗡嗡嗡,孫軒的掌聲之中帶著一股驚天動地的氣勢,離得稍微近一點的,衣服都在獵獵作響。

那利更是刮的眾人的身體生痛,秦暮鼓同樣是這樣的感覺。

在孫軒的掌勢起來的時候,秦暮鼓就感覺到自己身體似乎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壓迫一樣,體內的骨頭都發出了嘎吱嘎吱的響聲,好像隨時要碎裂一樣,不過秦暮鼓的已經進入到了二品戰體的層次。

雖說三品還沒有著落,但是想碎裂也已經不是那麼容易了。

這碎身掌對別人來說也許是一種非常恐怖的功法,對秦暮鼓來說就不一定是了,最多也就是讓秦暮鼓感受到身體裡面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壓迫而已。

趁著這個機會,秦暮鼓的左眼猛然間睜大,一道黑色的光芒的衝進了孫軒的腦海之中。

知道黑光很是細微,也就只有楚老,孫家老祖和西玥蘭心有一些,前兩者並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倒也沒有怎麼在意。

西玥蘭心在看到這道光芒的時候眼睛猛然間睜大,好像是看見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一樣,不過這眼神瞬間就消失不見,恢復了原本清冷的樣子。

孫軒在看到秦暮鼓的左眼之中射出來的黑光的時候,下意識的就想躲閃,只是那黑光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他壓根就沒有辦法躲開。

他的臉上露出了一陣痛苦的神色,雙手抱在頭上,就像是頭腦裡面有什麼東西一樣。

突然,他的眼神一片獃滯,臉上竟然露出了一絲懺悔的神色,熟悉孫軒的人都知道,這孫軒一定是出什麼事情了,這樣的神情怎麼可能在孫軒的臉上出現,活見鬼了這是。

「我錯了,我不該偷看姨娘洗澡」

「我錯了,我不該殺了四表弟的」

「我以後在也不偷家族的東西了」

「家族裡面的靈獸是我放葯殺死的」

「嗚嗚嗚.。我不該欺騙李家的少主,還殺了他呀」

「我..。。」

孫軒每說一句話嗎,下面眾人就是一片嘩然,甚至孫家裡面的很多人臉色都很不好看,原來這孫軒竟然做了這麼多讓人不齒的事情,對外到不說了,竟然對內也是如此,如果今天孫軒不說的話,估計永遠不會有人知道這些事情。

不過眾人更感到恐懼的卻是秦暮鼓,他們不相信這是孫軒主動說出來的,肯定和秦暮鼓有一定的關係。

孫軒尚且不知道自己此時的狀況,還在繼續說著一些東西。

「對,這些都是我的錯,還有我對西玥蘭心下藥,想要佔有西玥蘭心」

「再給西玥蘭心治病的時候,對西玥蘭心使用了失心散」

實際上這些東西在這裡已經有了一些說法了,眾人倒也不覺的有什麼驚奇,倒是西玥蘭心看了一眼孫軒,好像這事情無關緊要一樣,目光恨恨的盯向了秦暮鼓,在她看來,這一切的錯都是秦暮鼓。

在坐的有幾個衣著華麗的人臉上非常的難看,這些人其中就有李家的族長,還有其他的幾家,這些都是孫軒剛才說的那些家族。

「機會」秦暮鼓知道此時自己的機會來了,機不可失,失不再來,這樣的道理秦暮鼓還是懂的。

「孫軒」孫家老祖一聲大吼,時間看似很長,實際上就是眨眼間的時間,孫家老祖還沒來及反應過來,孫軒就像是倒豆子一樣,將所有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孫家老祖的這一聲大吼只針對孫軒和秦暮鼓,秦暮鼓的腦袋在孫家老祖的這一聲大吼中一片空白,甚至無極指的力量剛積蓄了一半,就被這一聲吼直接打散。


孫軒也在這個時候清醒了,眼神中還有一片茫然,不過很快,就想起了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臉色一片通紅。

看向秦暮鼓的目光充滿了殺意。

李家,張家,這些家族的實力和孫家沒有辦法比,但是一旦這些家族聯合起來對付孫家,孫家也是要吃一些苦頭的,更何況,自己還說了一些關於西玥蘭心的事情,他相信有了失心散的作用,西玥蘭心那邊沒有什麼問題。

但是在其他家族看來是什麼情況,自己為了得到一個女人,用盡了下流的手段?這樣的說法一說出去,估計孫家的名譽就會掃地。

而且還有孫家自己的那些人,原本孫家就不是很平靜,要不是之前老祖一直比較疼他,他也不會得到這麼多的資源,但是現在這件事情一出,無論如何,老祖都要給家族一個交代,否則事情是不會這麼輕易的結束的。

可是交代之後呢?他怎麼辦,要麼就是被趕出孫家,被孫家放棄,要麼就是將資源向其他的族內人傾斜,到時候他的優勢蕩然無存。

這一切都是因為眼前的青年。

「你給我去死,紫氣東來」孫軒的手上出現了一把長劍,原本孫軒並沒有打算用兵器的,只是秦暮鼓給讓他徹底的動怒了,他實在是咽不下這口氣。

紫色耀眼的光芒從孫軒的身上升了起來,連帶孫軒的身體都被紫色的光芒所籠罩,特別是孫軒的那雙眼睛,裡面紫氣瀰漫。

長劍劃過,帶著一股粗壯的紫色的氣息,猶如一條紫色長龍一樣,沖向了秦暮鼓。

紫色的氣息所過之處,四周的色彩都像是被渲染一樣,沒有任何其他的顏色,只有純碎的紫色。

憤怒帶來力量,原本的孫軒就已經夠強大了,更何況是憤怒到了極點的孫軒。

秦暮鼓的身子飛快的後退,一邊避開孫軒的攻擊,一邊手中在快速的結著手勢。 「不屈印」瞬間不屈印就已經成型。

金色的光芒擋在秦暮鼓的前面,這一次的不屈印和之前的並不相同,之前的不屈印都是單一的存在,就算是好幾道,也是各自分開。

此時的不屈印卻不一樣,是完全的疊在一起,只有三層,這三層不屈印上面有兩個古老的字,所有人都不認識,包括秦暮鼓在內。


不要小看只有三層的不屈印,在秦暮鼓看來這隻有三層不屈印的防禦力非常的強,不要說普通的功法,就是是他最強的功法也不一定能打破這不屈印。

這也是秦暮鼓後來才明白的事情,戰魂天經裡面所出現的功法,說有等級也有,說沒有也沒有,為什麼會這麼說,主要是因為這些功法會隨著秦暮鼓體內的戰魂天經層次的增強的而增強。

少年異夢

看到這金色光芒的時候,眾人的心中都是一驚。

「這青年用的是什麼功法,為什麼我沒有見過?」

「見過?我連聽都沒有聽過」



「這怕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功法我竟然感受不到是什麼樣的等級」

「不錯,我也感受不到這是什麼等級,說是精品吧,但好像又比精品功法要強,說是白銀級的功法,我也不會相信」

「不是你不會相信,是所有人都不會相信,這少年才什麼樣的境界,你見過三品武魂境的能使用白銀級功法嗎?就算那些天之驕子,想做到這一點都基本上不可能」

轟。

紫色的長龍和金色的光芒撞在了一起,發出了耀眼的光芒。

擂台中央什麼都看不到,直到片刻之後,眾人才看清裡面的場景,孫軒的長劍落在了青年身邊的金色光芒上面,那金色光芒只是暗淡了一些。

眾人的臉色都是紛紛一變,我恐怖的防禦。

孫軒的眼睛瞪得極大,就是他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含憤一擊竟然連這青年的防禦都沒有破。

如果之前又人告訴他這件事情,他是怎麼都不會相信的,一個武魂境巔峰人破不了一個武魂境三層的人的防禦,說出去是多麼可笑的一件事情。

秦暮鼓也是一頭的冷汗,他的不屈印卻是比之前強大了太多,可是孫軒也確實不凡,他能感覺的刀,孫軒要是在使一點力,他的不屈印很肯定就會碎裂。

不過現在顯然不是想這些事情的時候,這個時候他知道自己反擊的時候到了。

「無極指」

黑色的混元氣在秦暮鼓的手上凝結起來,發出了一絲黝黑的光芒,這光芒比起之前的無極指更加的暗淡了一些,但是秦暮鼓卻是知道這無極指的威力比之前要強大很多。

所謂招式,不過是用最省力的方式打出最強的攻擊罷了。

有了真知之眼,秦暮鼓的功法都往前走了一步,或多或少,真知之眼的作用就是看破一切無用的東西,要是這樣秦暮鼓的功法還不進步,那也只能證明秦暮鼓的悟性太差,只是秦暮鼓的悟性會差嗎?

不會,所以秦暮鼓的功法自然威力要比之前的強。

無極指又快又狠,孫軒還沉寂在之前那一招上面,秦暮鼓一指直接將孫軒打飛了出去。

孫軒這才反應過來,快速的止住了自己後退的趨勢,不過臉色已經漲成了青紫色。

「呼」孫軒深呼吸了一下,平靜下來,眼神盯著秦暮鼓,很是平靜,秦暮鼓卻感到了一股不安的神色。

特別是戰種八脈的顫動,此時秦暮鼓體內的戰種八脈足足有六脈在顫動,這是他目前所遇到過最危險的一次的顫動了,六脈的顫動就意味著就算他使用兵種,能活下來的概率也不高。

怎麼會這樣,秦暮鼓的眼神中一片茫然,就算這孫軒強,也強不到這樣的程度,要不然之前也不可能打傷孫軒了。

要說也不是沒有可能,但是那可能只有一種情況,難道說,這孫軒真的是?要說看不出來的恐怕就是兵種了,也只有兵種上才能讓實力的差距變的非常的大。

而且很可能不是普通的兵種,至少精品兵種達不到這樣的程度,那麼最有可能的就是超品兵種了。

一想到這裡,秦暮鼓的臉色變的更加的蒼白起來,關於超品兵種他也只是聽過,秦霸虎就是超品兵種,但是卻從來沒有戰鬥過,不要說秦暮鼓,就是一些普通的四品武將境見到超品兵種都非常的頭痛。

秦暮鼓雖說有不知名的戰意兵種,品階極有可能高於超品兵種,但是要說真正的戰力反而差了一些,畢竟他的戰意兵種的全部威力他還沒有辦法釋放出來。

「兵種顯形」

孫軒的背後突然出現一道白色的光芒和黑色的光芒,不同的是這白色的光芒給人一種非常炙熱的感覺,而這黑色的光芒卻給人一種陰冷的感覺,這兩種光芒不斷的向著孫軒的頭上飄去。

在同時到達孫軒頭部的時候,這兩種光芒竟然融合在了一起,一半白色,一半黑色。

秦暮鼓的心中一突,這到底是什麼兵種,這麼詭異。

「看來你還不知道這是什麼兵種,也不怕告訴你,我讓你死的明明白白,讓你知道是怎麼死的,我這兵種是超品兵種陰陽兵種,很榮幸你能看到陰陽兵種的全部面貌,哈哈哈」似乎已經看到了秦暮鼓的死相,孫軒瘋狂的笑了起來,他也有理由笑的,畢竟這超品兵種可不是人人都能有的。

這黑白色的光芒慢慢的在孫軒的背後消散不見,眾人也都知道孫軒是什麼樣情況,不過見有的也是第一次,確實讓很多人非常的震驚。

「陰冥劍」當那黑白色的光芒消失以後,孫軒的步子微微向前移動,嘴裡輕輕喊了一句。

一道陰冷的氣息刮過,秦暮鼓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他的無雙戰荒槍裡面就有玄冥鐵,那東西同樣有陰屬性的,可是和此時秦暮鼓感受到的完全就是小巫見大巫,完全不能比。

一道道黑色光芒將孫軒手中的兵器纏繞起來,已經看不到長劍的本身,那陰冷的氣息在長劍上面不斷的流動著。


孫軒手中的長劍劃過一道厲芒刺向了秦暮鼓。

秦暮鼓的心神一緊,這陰冷的感覺實在是太強烈了一些,就算此時離的還有一些距離,可是那種感覺卻像是鋪面而來一樣。

「雙維脈,雙蹺脈,沖脈開」

「兵種顯形」

秦暮鼓也是一聲大喝,身上的氣息瞬間暴漲起來,隨著他的戰魂天經的增強,他的境界增幅也明顯的變強,此時增幅后的境界已經到武魂境六層境,可是面對孫軒手中的那一劍,他仍然感覺到力不從心。

不得已,兵種顯形也用了出來,這一次,他顯形的是銳金兵種和冥雷兵種,至於戰意兵種他並沒有顯形。

這也是秦暮鼓在第八隻夢獸殺完之後,得到真知之眼總結到的,當然,這些東西他並不記得,只是下意識的用了出來,畢竟這是屬於他記憶中的東西。

無極指。

黑色的混元氣纏繞在秦暮鼓手指上,金色的光芒和紫色的光芒融入了其中,無極指那三種色彩搭配在一起,即便是看一眼,就大概能知道這一指的強大。

孫軒只是冷笑了一聲,要是超品兵種的力量這麼好對付,那就不是超品兵種了。

秦暮鼓的手指點到了孫軒的長劍上面,上面那黑色光芒的籠罩的長劍突然一顫,離劍而出。

轟。

秦暮鼓的身子突然一顫,臉上更是被一道黑色的光芒所籠罩。

孫軒的身子只是微微顫了一下,就再也沒有了其他的動靜,像是沒事人一樣。

「不好,是陰毒?」

秦暮鼓一瞬間就想通了為什麼自己的戰種八脈裡面會有六脈在劇烈的顫動,並不是因為孫軒是超品兵種,而是因為孫軒那超品兵種裡面有屬性之毒,之前自己的母親也就是七葉在絕命澗的時候也是種了陰毒,才沒有辦法離開那裡。

可是那陰毒和此時孫軒兵種裡面的陰毒完全不一樣,這毒性似乎更加猛烈,完全沒有反應的時間。

瞬間秦暮鼓體內的帶脈就開始動了起來,只是這速度太慢了,而且效果非常的弱。

「哼,我這陰毒可不是這麼容易就能解掉的,既然你讓我這麼丟人,我就讓你生不如死,一個陰毒怎麼夠,我在讓你嘗嘗我的陽毒」孫軒的臉上閃現出一道猙獰的神色。

他現在是恨不得剝秦暮鼓的皮,吃秦暮鼓的肉,只要能讓秦暮鼓有一點的不痛快,他就不會放掉。

孫軒手中長劍上的顏色突然一變,一道熾烈的白色光芒開始孫軒的長劍上出現,那熾烈的光芒讓秦暮鼓的眼睛緊緊的閉上。

心中不斷的在思考著對策,可是卻始終沒有辦法,恐怕唯一的辦法就是利用戰意兵種了。

不過在此之前還是要先防住孫軒的陽毒,孫軒的那閃著白色光芒的長劍刺向了秦暮鼓。

秦暮鼓的面前也出現了一道金色的光芒,正是秦暮鼓所釋放的不屈印。

「上一次,你用這東西能擋住我,這一次,我看你還怎麼擋」孫軒手中的長劍一點也不在乎秦暮鼓面前的金色光芒。

「噗」

一聲沉悶的響聲響起,秦暮鼓就知道不好,不屈印應該是被突破了,否則也不會發出這樣的響聲。

「噗」

又是一聲沉悶的響聲,秦暮鼓的里藍色一片蒼白,這一次孫軒的長劍至極刺進了秦暮鼓的鎖骨之處,孫軒沒有立刻將劍拔出來,而是在秦暮鼓的身上用力鑽著,他就是要折磨秦暮鼓。

場下的眾人已經發不出評論,這樣的情形有什麼好評論的,在他們看來這年輕人不管怎麼躺今天恐怕都會死在這裡,即便他們很不滿孫軒的做法,也不會有人說出來。

「呵呵,痛苦吧,叫吧,求我吧,哈哈哈哈」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