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92 Views

羅刀再次用力,朝著城堡內移動,隨著這兩股氣息的蘇醒,壓力越來越大,讓羅刀舉步維艱。

Written by
banner

其中一股氣息,很是奇特,雖然仍舊在配合另一股氣息,對他進行壓制,但卻仿似不斷在他身體周圍徘徊,好像要尋找什麼似的,讓羅刀覺得毛骨悚然。

這股氣息,就好像一雙大手,不斷的在他身體周圍摸摸索索,任憑誰被都不喜歡這種感覺,好像自己的隱私被人覬覦一般。

『咻咻咻咻』

山巔上,突然間破風聲大做,無數人影朝著山巔湧來,這第一波趕來的數十人分屬不同團隊,這般訊息發出,消息就好像洪水一般泄露,登時無數強者紛至沓來。

就在這時,一股異常恐怖的氣息,從山巔下湧來,鋪天蓋地的黑雲,黑壓壓的湧上山巔。

『淅瀝瀝,淅瀝瀝』天空突然間下起大雨,雨水所過之處,所有修元者無不驚恐退避,眾人知道,這時莫雨穀穀主到來。

「真是沒想到啊!!山巔竟然還有一座城堡,哈哈哈。」一股凶厲的煞氣,從山巔之下湧來,十幾道身影,隨著淅瀝瀝大雨,一同飛上山巔。

領先一人,正是莫雨谷老谷主,他旁邊則站著現任谷主以及十幾名弟子,眾人皆站在大雨當中,但卻沒有絲毫雨滴落在身上,衣衫仍舊是乾淨整潔。

老谷主環顧四周,看了一眼圍在城堡外的一百多名修元者,他露出了一絲殘酷的冷笑。

「這座山巔,老夫包下了,其餘人等,立即滾!!」老谷主將聲音用元氣包裹,直接對著這群修元者喝道。

聲波化作一道攻擊波,仿若洪鐘大呂,直接轟向這群修元者。

「哼!!啊!!嗯!!」

半步神氣境強者的聲波攻擊,直接將數十名修為稍弱的修元者,震的臉色蒼白口吐鮮血,即便修為略微強悍的修元者,也仍舊被震的心頭髮悶。

眾人驚駭的看著莫雨谷一眾人,沒想到今日招惹來了這群老魔頭,他們都知道,莫雨穀穀主性格相當暴虐,動輒血洗他們都不為過。

「這個世界,就是實力為尊的世界,沒有實力,只有乾瞪眼任人魚肉的份!!」現任谷主站出來,對著這群修元者喝道,他的修為,乃是九丹境巔峰,這群修元者,根本就沒資格和他們這等強大的勢力爭奪。

一百多名修元者憤怒的看著莫雨谷眾人,他們清楚,這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

「走!!」一名九丹境初期強者憤憤的喝道,旋即身形朝著山巔之下,直接飛身而下,在他身後,十幾名修元者均憤憤不平的跟著飛身而下。

有了第一撥人馬離開,一百多號修元者也都紛紛做出了決定,稀稀拉拉滿懷憤慨的離去,與其無謂的停留在山巔,還不如下去繼續尋找散落在五彩山四處的寶物。

「這城堡有點詭異,你們去試試,看能不能以力破之。」見到一百多號修元者的離開,老谷主開口對著身邊的弟子說道。

古堡的門窗,表面上看,應該是木質,但不知道是何種木材,雖然只是目視,就已經感覺到製作這些門窗的材質,非常堅硬,不是一般力量能夠破開的。

現任谷主飛身而出,來到城堡的正面大門前,感受著撲面而來的蠻荒氣息,他迅速凝聚元氣,身體周圍,立即湧現一顆巨大的水球,這顆水球,散發著一股恐怖的毀滅性氣息,在他的努力催動之下,水球越加凝練。

「破!!」現任谷主,將身前凝聚出的巨大水球,對準城堡大門,全力轟了出去。

『轟!!』一道地動山搖的震動,巨大的水球,硬撼在大門上,恐怖的撞擊,令地面都震的抖動,但讓眾人失望的是,巨大的水球攻擊,只是將城堡大門的灰塵盡數拭去,竟然沒有在大門上留下一絲痕迹。

「這是什麼木頭,竟然無法撼動!!」他震驚的看著巨大的木門,雖然這道木門非常巨大,足足有三層樓房子那般高,但自己九丹境巔峰的修為,能夠發揮出的戰鬥力,全力一擊之下,足夠撼動一座山峰,別說三層樓高的房屋,即便五六層樓的房屋,也能一擊毀滅。

可是眼下自己的全力一擊,就好像嬰兒的拳頭,砸在木門上,根本就一點反應都沒。

「讓老夫試試!!」老谷主冷冷說道,現任谷主是他的得意弟子,這名弟子有多少能耐,他自然知道,沒想到全力一擊,竟然無法撼動分毫,他心中明白,這木門的材質,絕對算得上仙品。

現任谷主遺憾的退了回來,心中只有希望老谷主能夠撼動這座大門。

老谷主飛身來到木門前,細細感受著木門的氣息,就在這時,他突然雙眼厲光,抬頭看向天空。


「什麼人!!」老谷主發現了羅刀,剛才一上山峰,他們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這座城堡,和那群首先上來的修元者身上,並沒有留意半空中,沒想到空中竟然一直有一名少年懸浮。

羅刀發出了苦笑,看來這傢伙發現自己了,不過他也不怕,半空中的壓力非常大,即便他半步神氣境上來,也不見得能夠比自己輕鬆多少。

「給老夫下來!!」老谷主深處手掌,對準天空中的羅刀,直接猛力一抓。

登時一股強烈的吸力,從他手掌中湧出,羅刀瞬間感到一股強大的吸引力,將自己身體,拚命的朝著地面上拉。

「混蛋!!」羅刀心中暗罵,連忙運轉元氣,拚命抵抗這股吸力,再加上從城堡內湧出的兩股氣息的壓力,此時的他狼狽不堪,本就難以抵擋,再加上老谷主這股強大的吸力。

「去死罷老鬼!!」羅刀發出一聲巨吼,體內金色元氣拚命湧現,渾身散發一股金光,將自己包裹其中,身體壓力,登時減輕無數,讓他欣喜。

就在這時,一股氣息突然停止了對他的擠壓,整個凝固在他身體周圍,彷彿非常喜悅一般,非常親近他身體湧出的金色元氣。

「看來他果然認識金龍前輩,看這股氣息的表現,應該不是金龍老前輩的仇家。」羅刀心中暗喜道。

他最擔心的就是老金龍前輩,當年也曾經在大陸上戰鬥無數次,如若這城堡的主人與老金龍有仇,自己遇上,必然到大霉。

「小混蛋,給老夫下來!!」老谷主見到對方竟然抗下自己的吸力,心中大怒,身形一閃,筆直朝著天空中的羅刀飛去。

就在他身體即將接近羅刀之時,突然間天空中兩股巨大的壓力,轟然兜頭朝他擠壓而來,這兩股壓力非常強悍,即便他半步神氣境的修為,竟然也被硬生生壓制,再也無法前進半步,身體就此停留在空中,距離羅刀仍舊還有幾十米。

「唔!!這兩股力量好強??」老谷主心中駭然, 自己半步神氣境的修為,竟然也被壓制無法動彈,抬頭看向羅刀,想必這小子也是被壓制住,否則早就進入城堡。

這時,羅刀突然感覺到這兩股氣息,彷彿都放鬆了對自己的壓制,其中一股,更是對他表現的非常親切,相反,下方的老谷主,卻正在承受著巨大的壓力,憤怒的看著空中的羅刀,他不明白為何這小子表現的如此輕鬆,好像根本沒事一般。

「哈哈,老傢伙,爺爺要進去了。」羅刀突然低頭,沖著下方的莫雨谷老谷主招招手,笑嘻嘻的說道。

隨即只見他身體,突然間朝著城堡內飛去,一路飛的相當輕鬆,彷彿根本就沒有任何壓力,輕鬆無比,身形直接飛入城堡之內。

「啊!!是誰,這小子是誰,!!」老谷主停留在半空中,氣憤的大吼道,自己竟然在一名七丹境巔峰小子的面前吃憋,這讓他氣憤異常,憤怒的大聲吼叫。

「稟報老祖,我想起來了,這小子是上皇的人!!」下方現任谷主對著老谷主大聲說道。

前夫來襲,總裁追妻成癮 上皇,這老傢伙,他那有這般本事,培養這樣出色的修元者!!」老谷主喃喃念叨,他對上皇的實力非常清楚,雖然能夠創造出一支無比強悍的禁衛軍隊,但絕對無法創造出如此變態的單個修元者。

「老夫想起來了,這小子就是一隻跟在上皇身後,速度天賦非常厲害的那個小子!」老谷主終於想起來,登山之前,這小子一直跟在上皇身後,速度非常快,竟然和他們幾名半步神氣境不相上下。

「哈哈哈,讓他進去,老夫不相信他不出來,屆時寶貝自然也是老夫的,哈哈。」老谷主突然大聲笑了起來,即便這小子不知道使用了什麼秘術,竟然能夠不懼壓力,直接進入城堡,但他始終是要出來的,就算他再變態,七丹境巔峰修為,自己還不手到擒來。

想到這裡,老谷主反倒是放鬆下來,慢慢從天空中降落,這守衛在空中的兩股氣息,一定是守護這座城堡上空的某種力量,剛才他已經領教,這兩股恐怖的力量,不是自己能夠突破的。


就在他降落下來片刻,突然間,山巔之下,響起一聲震天的怒吼。

『吼!!!』

「老畜生來了!!!」老谷主眉頭一條,冰冷的雙眼,冷冷的盯著山巔邊緣。

一股股野蠻的氣息,突兀的從山巔之下湧來,數十頭恐怖的凶獸,突然間出現在山巔邊緣,踏著巨大的獸蹄,轟隆隆從山巔之下,整齊的衝上山巔。

「哈哈哈哈,老莫兄,還是你夠意思,哈哈哈,這般巨大的寶藏,竟然留著等兄弟來一併分享,哈哈哈。」領頭一頭巨獸頭頂,一名渾身皮膚赤紅,頭髮紛紛豎起,渾身肌肉發達的老頭,正看著老谷主大聲狂笑。

「這裡是老夫先來,老畜生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各走各路,你快快去別的地方罷!!」老谷主非常憤怒的看著他說道。

「哈哈哈,別人怕你,老夫可不怕你,不服氣來打一架!!」這名老頭整個人精神十足,彷彿一隻鬥雞,三兩句就想打架的節奏。

老谷主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強行壓制自己怒火,他不是怕這獸王,只是不想將多餘的精力,用在這無謂的戰鬥當中。


獸王得意的看了看吃癟的老谷主,大聲狂笑,帶著數十頭巨獸,每一頭巨獸上,都盤坐這一名粗狂的大漢,每人都是赤裸上身,只用一塊獸皮遮擋下半身,個個神情興奮,瞪著莫雨谷一幫人,彷彿瞪著自己食物一般。

莫雨谷眾人無奈的看著他們,誰都知道,獸王山的一群人,均是未開化的野人一般,性情野蠻,好勇鬥狠,完全是一群不怕死之輩,碰到這群傢伙,除非打定主意要與他們生死一戰,否則誰也不想招惹。

「怎麼??莫老頭,這座城堡你打不開??」獸王裂開嘴,沖著老谷主大笑道。

「嘆!!老夫修為不夠,豈能和獸王你比。」老谷主嘆息道,他心中一動,順便激一激這老傢伙也好,讓他費力去試試,反正不用自己出力,管他怎麼折騰。

「哦!!哈哈哈,就你那點點力氣,和娘們一樣,哈哈哈。」 惹火甜妻:老公大人,寵上癮! ,狠狠的打擊老谷主。

老谷主微微一笑,不置可否,並沒有出聲和他爭辯。

「讓老夫試試。」獸王大聲喝道,隨即手中出現一根巨大的狼牙棒,縱身從巨獸身上跳下,直接大踏步來到城堡大門外,瞪著巨大的木門看了半響,彷彿也察覺到這道木門的強悍,心中不免隱隱震驚。

獸王雖然性情魯莽,但也有他心思縝密的一面,自然很快就分辨出這道巨大木門的玄機。

「呔!!給老夫破!!」獸王舉起手中巨大的狼牙棒,身形一躍而起,直接撲向木門,渾身蠻橫的元力奔騰,盡數湧入狼牙棒當中,手中狼牙棒,散發出一股股恐怖的野蠻氣息,朝著木門轟然砸下。

『轟!!!』一聲驚天巨響,巨大的狼牙棒重重的砸在了木門上,發出震天的撞擊轟鳴,巨大的反彈力,直接將獸王仿若皮球一般,彈飛出去。

巨門上,留下一絲很微弱的痕迹,這是狼牙棒留下的痕迹,這一道痕迹太微弱,微弱的可以無視。

「什麼?就連這老傢伙出手,也只是留下一絲細微痕迹而已,這道木門到底什麼材質做成啊!!」連莫雨谷老谷主都震驚了,原以為老獸王出手,好歹能夠砸出一個坑罷,沒想到竟然只留下一道微不可查的痕迹,這道木門,也強悍的變態了吧。

「哇呀呀,氣死老夫啦!!」一道身軀,從遠處飛身而回,口中呀呀大叫,正是被彈飛出去的老獸王。

老獸王鬚髮豎起,渾身赤紅,揮舞著手中巨大的狼牙棒,張大嘴巴不甘心的大吼,自己已經是黃龍國絕頂高手啊,怎麼會這樣。

「獸王好本事,起碼留下了一道痕迹,老夫連痕迹都未曾留下,佩服佩服。」老谷主登時大笑著說道。

「娘的,你耍老子??」獸王瞪著他吼道。

「豈敢,老夫真的沒留下痕迹。」老谷主認真的說道。

就在二人爭執之時,山巔之下,再度湧現一股異常恐怖的氣息,隨即另一道磅礴的強悍氣息緊隨其後湧來。

「是誰??」獸王轉頭瞪著山巔邊緣。

就在眾人轉頭的瞬間,一名身著八爪金龍黃袍的老者,飛身從山巔之下閃現,緊隨其後,一片磅礴的身著金黃色鎧甲的隊伍,整齊的飛身而來,數千人的呼吸氣息均一致,導致眾人感受到彷彿一名非常強大的高手出現,緊接著,數十名九丹境強者飛身而來,不過其中不少人已經受傷,顯得非常狼狽。

這群人,正是衝破五彩湖泊便的攻擊后,一路殺上來的上皇一行人,雖然非常氣憤羅刀的半路消失,但上皇好歹也是手握重兵無數年,對於排兵布陣,調兵遣將一道,非常諳熟,所以臨時接管了數十名首領,也算是沒有讓他們各自為戰,折損太多。

「上皇??」獸王凝視著上皇說道。

「獸王兄,莫兄,別來無恙。」上皇面帶和風般的笑容說道。

「哼!!」獸王懶得搭理。

「還是上皇厲害,呵呵,早已派人進入這座城堡了。」老谷主冷笑著說道。

上皇帶著隊伍,迅速佔領一片方位,聽見老谷主如此說,心中甚是疑惑,看著他問道;「莫兄何來此言?」

「老夫親眼所見,你那跟班,早已進入這座城堡,看來還是上皇你捷足先登了。」老谷主冷笑道。

就在上皇想要進一步詢問時,山巔之下,再度湧現兩股非常強悍的氣息。

「莫老頭,什麼上皇已經捷足先登了??」一名極富磁性的女子聲音,從山巔之下傳來。

「難道我們來晚一步??」另一道渾厚的聲音在山巔之下傳來。

就在三方勢力驚愕間,兩撥人馬,從山巔之下,飛身而來,迅速的分別站在兩個方位,看著莫雨谷老谷主問道。

「哈哈哈哈,真快啊,人都到齊了,哈哈。」老獸王見到這兩撥人馬之後,登時大聲笑了起來。

這兩撥人馬,正是瑤池宮老宮主一行人以及酒仙和三名弟子,瑤池宮老宮主一路追擊羅刀,被甩掉之後,不得已之下,只得回道原地,帶領手下,繼續尋找其他寶物。

而酒仙則一路四處尋找,雙方同時朝著山巔而來,自然相距不遠,一路飛身上了山巔。

「老莫,剛才你在說什麼??」酒仙一上來,便看著莫雨谷老谷主問道。

老谷主微微一笑,看了一眼一旁發愣的上皇笑道;「這座城堡之內,早已進入一名上皇的隨從,還是上皇厲害,如此重寶之地,讓他捷足先登一步,你我等都是陪襯了。」

「什麼!!」

在場幾方勢力,均震驚的轉過頭,怔怔的看著上皇一行人。 「老莫,嘿嘿,你想污衊老夫,這等伎倆未免太弱了罷。」上皇微笑著說道,他才剛飛上山巔,這莫老頭竟然栽贓自己早已派弟子進入城堡,分明是想栽贓自己,引起其他幾大勢力對自己覬覦。

「是啊老莫,上皇的人馬,才剛剛上來,老夫可沒見到他派人進去啊。」獸王實話實說道。

「呵呵呵,老畜生,所以說你四肢發達,早在你到達之前,老夫親眼見到一名少年,從城堡上空,直接飛了進去,而這名少年,正是在山下,一路跟隨在上皇身後,那名速度非常變態的七丹境小子。」老谷主冷笑著說道。

上皇微微一震驚疑道;「你說小刀??」

包括他在內,上皇一行人以及他身後的數十名首領,均露出驚訝的神色,在五彩湖泊邊,遭到五彩巨樹和五彩濃霧形成的莫名生物的攻擊,當時戰況一度陷入混亂,待到上皇反應過來,迅速集結眾人,集合眾人的力量,才免遭喪命的危險。


但當大家清醒過來之際,卻突然發現,那名神秘少年,羅刀以及他身邊的兩名少女,竟然都同時消失不見,這讓眾人驚訝不已,不過想想這少年擁有一個能夠隨時隨地開啟的空間,眾人也就釋懷,看來這小子察覺到危機,自己先逃走了。

「什麼,又是那小子!!」 掌家小農女 ,一路上到山巔,她幾乎是沿路搜尋羅刀的下落,見到修元者,便抓來詢問,但都沒有這小子的下落,沒想到這小子竟然已經進入城堡之內,讓她更加惱怒。

「首先,本皇要申明一點,這叫做羅刀的少年,乃是本皇半路所遇見,並沒有更深的交情,本皇隊伍,在山下遭遇攻擊時,他就已經半路離開,本皇也正在疑惑他的下落,這座城堡,本皇也和你們一樣,到了這裡才發現,所以你們不用想多了。」上皇簡單的將事情說明了一下,既不希望大家對他產生排斥,也不想增加幾大勢力的戒備。

聽見上皇如此說,幾大勢力雖然仍舊略有懷疑,但也不好再說什麼,好歹上皇的名聲,也算是比較公道,不是莫雨老谷主和獸王那般狡猾無賴的人。

就在幾大勢力,徘徊在城堡之外,想方設法想要進入城堡時,進入城堡的羅刀,正經歷著艱難的考驗。

當他剛進入城堡,落在城堡一個巨大的廣場上,這裡是城堡的中央,周圍儘是高聳而又堅實的建築,每一座建築,都透露出一股濃濃的厚實感,給人一種無力撼動的感覺。

站在這方圓幾百米的廣場上,羅刀感到一股股蕭殺之氣,顯然以前這座廣場,曾經是這座城堡的練兵場,曾經不少將士再次,訓練逐殺。

站在廣場中央,他沒有胡亂移動,因為那兩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恐怖氣息,仍舊徘徊在他身體周圍,雖然沒有對他進行攻擊,但警戒的狀態,時刻都沒有撤銷,他明白,或許自己的行動稍微出格,就會遭到非常恐怖的襲擊。

這兩股氣息,彷彿兩隻巨大的眼睛,在他身體上下觀察,仔細查看,他甚至能夠感覺到,這兩股凌厲的氣息,幾乎滲透自己身體,即便想抵抗都無法阻攔。


兩股氣息仔細查看著他的身體,半空中突然傳來一絲輕『咦』聲。

「少年,你來自何方?」一道渾厚的聲音,突然自廣場上空響起,回蕩在整個廣場之上。

「前輩,在下來自金龍國。」羅刀對空抱拳說道,眼睛微瞄,卻並沒有見到空中有任何物體。

「金龍國??是什麼地方?小金還在嗎?」那道聲音再度疑惑的響起。

聽到這句話,羅刀身體猛然一震,臉上露出了欣喜的神色,他清晰的記得,老金龍曾經告訴過他,他的年紀,在龍族之內,並不算大,所以在龍族有一個小名,叫做小金,讓他記住這個稱謂,說不定會碰上龍族的先輩傳承。

「前輩,晚輩正是來自金龍前輩的故鄉!!」羅刀感覺說道,口氣充滿期待。

「哦,你竟然知道他,看來你也見過他咯?」那道聲音,也略顯激動的問道。

羅刀肯定的說道;「晚輩正是龍族血脈子孫,經過老金龍前輩的改造。」

他心中能夠感覺到,這道聲音的主人心情的波動,顯然對方在聽到老金龍的消息后,顯得異常激動,雖然強行按捺,但仍舊有一絲波動讓他察覺到。

天空中那道聲音,陷入了沉默,久久不再回復,羅刀一直傻傻的站在廣場上,默默的等待,此時的他,一點也著急不得,無論結局如何,他都只有站在這裡等待。

這讓他想起了當初在龍雲府時,剛進入榮登精英弟子,進入精英院的第一天,就被大長老算計一把,直接將他丟在精英院廣場正中央,結果沒想到哪裡是精英院弟子們的禁地,遭到整個精英院,幾乎是所有弟子的圍攻,差點沒把小命丟在哪裡,現在想起來,覺得非常好笑,幾個生死兄弟,不顧安危來幫助自己,心中覺得暖暖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