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79 Views

勤學苦練加上家學淵源,靈魂之力已然是有著相當的火候。

Written by
banner

他這四個字,其實也是一種較為粗淺的靈魂攻擊法門,不過,對付普通人,是絕對足夠了。

在他聲音的影響下,距離最近的人,彷彿感覺自己赤身**站在冰天雪地中一般,無數的寒氣,像是一根根冰針鑽入體內,血液彷彿都要停滯流動。

「你挑釁我?」

蘇寒哈哈大笑。

清朗的笑聲,蘊含著一種莫名的韻味,以蘇寒的靈魂之力強度,扶蘇的聲音自然是對他造不成半點影響。

而且,在扶蘇公子開口的同時,蘇寒的意念,便是敏銳捕捉到他靈魂之力的波動。

蘇寒說出的這四個字,無論是語氣波動,還是聲音強度,都和扶蘇公子無半點差異。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蘇寒這是偷師。

完全複製了扶蘇公子這四個字所產生的靈魂波動。

當然,人家修鍊的獨門功法,蘇寒是絕對無法偷學到的,也就能說出這四個字而已。

但,蘇寒四個字產生的威力,比起扶蘇公子,卻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就像是冰天雪地中的一輪太陽,光芒耀眼,熱量驚人,讓人感覺一股熱浪撲面而來,幾乎是瞬息之間,身上的寒冷便被完全驅散。

「怎麼可能?」

見到這一幕,場上不少識貨的人,臉色齊齊獃滯。

而之前那四個奇寶齋黑衣人守衛,心中更是泛起一絲涼意。

他們都是精通靈魂修鍊的高手,心中自然是清楚,場上到底發生了怎麼的變故。

但,雖然是親眼見到這般變故,幾人卻都是有種極端的難以置信。


怎麼可能?

能完全模仿一個人的語氣,音調,甚至是說話時的靈魂波動,這絕對不是任何功法能達到的程度。

唯一的解釋便是,蘇寒有著某種相當傑出的天賦。

與此同時,扶蘇公子也是莫名的驚駭。

臉上一片潮紅,嘴角一絲鮮血,悄然現出。

若不是死要面子,這口血立刻就能噴出來。

他徹底驚呆了。

這靈魂之力影響周圍環境的法門,是他家族獨有的秘技,家族幾代人,幾百年鑽研琢磨,才摸出一點門道。


這個人,怎麼可能在一見面之下就學會?

而且,扶蘇公子心中很清楚,他的靈魂之力,絕對是比自己強。

不是強一點半點,而是強很多!

就像是小山包和萬丈高峰之間的差距。

剛才的一瞬間,扶蘇公子感覺自己就像是大海上航行的小船,受到了狂風海浪的猛烈衝擊震蕩,腦海都是受了不輕的損傷。

「你到底是什麼人?」

心念一動,扶蘇公子朝著蘇寒抱抱拳,開口問道。

這時,他已經把蘇寒完全放在和自己平等的位置上。

他雖然驕橫高傲,但所有的高傲都是建立在實力的基礎上,現在面對一個比自己天賦更高實力更強的少年,完全沒有半點脾氣。


更何況,扶蘇公子心中很清楚,整個長生天,自己的家族雖然也比較強橫,卻並非最強的那一撮。

在岐黃城中或許還能呼風喚雨,但若是出了岐黃城,屁也不是。

尤其是在現在這個關鍵的時刻,武聖剛剛隕落,長生天陷入前所未有的亂世,不管做什麼都要小心從事。

今日,他本來是聽說這裡出了塊完美魂骨,心中狂喜,想要不惜一切代價買下來。

見到蘇寒,還以為是個撞了大運的土包子,才那般高傲,想借著自己的名頭,先震懾一番這人。

沒想到,卻是撞到了鐵板上。

見到他這幅模樣,蘇寒眼中不屑更加強烈。

原本還以為是只盛氣凌人的小公雞,沒想到也是只欺軟怕硬的小狐狸。

「關你屁事?」

對方姿態雖然已經放低,蘇寒卻是根本不給他半點面子。

面子不是別人給的,是自己掙的。

「你!」

扶蘇公子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簡直要氣的吐血。

在這岐黃城中,他是當之無愧的天之驕子,在小一輩人中高高在上,在前輩強者眼中,屬於資質傑出未來必定一片光明的存在,何曾受到過這般氣?

「你哭啊,哭我就告訴你。」

蘇寒眼中現出一絲揶揄,再次開口說道。

聽到蘇寒這話,所有人集體獃滯,石化,像是一根木頭樁子般直直站在原地,目瞪口呆。

這樣的戲碼,實在是太精彩了。

就像是在街上發現一個乞丐,原本還帶著不屑和可憐,而轉眼間便是發現,這乞丐原來是一位國王假扮的。

以扶蘇公子的身份和地位,蘇寒竟然能說出這種話,實在是無異於在扶蘇公子臉上狠狠打了兩巴掌,顏面掃地。

噗!

又急又氣之下,扶蘇公子直直噴出一口血,直覺腦海中一片亂麻,靈魂之力紊亂,甚至有著走火入魔的跡象。 扶蘇公子被氣到這幅模樣,大廳中所有人,眼中都是現出無與倫比的驚駭。

扶蘇公子何等身份,何等修為,竟然會被一個無名小卒氣成這幅模樣,傳出去著實要驚掉一地眼球。

只是,事實擺在眼前,縱然誰也不想相信,卻不得不接受。

「公子!」

見到扶蘇吐血,他身後的兩個家奴頓時著急,急急上前兩步,小心翼翼扶住。

「葯……」扶蘇公子極為虛弱的說道,又是哇的一聲吐出血來,臉上灰暗到極致。

兩個家奴就趕緊在百寶囊中找葯,翻了半天,總算是翻出一枚龍眼大小的紅色丹藥,塞進扶蘇公子口中。

這枚紅色丹藥剛出現,場上便是飄出一絲異象,五色丹紋閃爍,顯得極為玄奧。

而丹藥入口,扶蘇公子的臉上,便是也浮現出一絲血色,緊緊蹙著的眉頭鬆緩了許多。

「定魂丹!」

有人驚呼出聲。

這種丹藥,名為定魂丹,是長生天至高無上的聖葯。

定魂丹功效極其神奇,對於走火入魔有著極為神奇的功效,當然它的價值也是極其不菲,每一枚定魂丹出現,都要引發極其劇烈的爭鬥,甚至可以單獨開辦一場拍賣會了。

當然,定魂丹的價值,自然是不能和完美魂骨比。

也幸虧扶蘇公子天資傑出,在家族中地位不低,又是岐黃城四大公子,身上這才能隨時準備一枚定魂丹,別人想都別想。

服用過定魂丹后,扶蘇公子盤膝而坐,一道乳白色的氣流從他口鼻之中噴出,沒過多長時間,便是煙霧騰騰,如同妖孽出沒的險地。

而沒過多長時間,所有的白霧,又是以一種飛快的速度,被扶蘇公子飛速吸回口鼻之中,如同風捲殘雲一般。

他的臉色漸漸恢復了紅潤,心跳和呼吸漸漸有力。

將近一炷香的功夫,扶蘇公子便是站起身來。

這一次,他臉上再無半點倨傲,極為凝重的看向蘇寒,猶豫片刻,便是彎腰,屈膝,一條腿跪在地上。

單膝而跪!

「蘇寒,我扶蘇,請戰!」

這話剛出口,再看到扶蘇公子的動作,場上所有人便像是一道天雷當頭劈下,嘴唇哆哆嗦嗦,腦海中一片空白。

請戰禮……

誰也沒想到,扶蘇公子竟然能做出這麼卑微的事情。

所謂請戰禮,是指低級別的修士,在面對高級別修士時用的禮節。

男兒膝下有黃金,屈膝下跪,絕對是最隆重的理解,天地君親師,都是值得雙膝下跪,也是必須雙膝下跪的。

而這請戰禮單?禮單膝下跪,先是示以絕對的恭敬,其次再請教,一來不會下死手,二來也是點到為止,示意切磋。

一般來說,請戰禮都是晚輩向長輩行使,長輩受了如此大禮,一般也不會敷衍,詳細指點一番。

誰能想到,扶蘇公子被氣出一口血后,竟然是能行此大禮,這般姿態,可以說是卑微到極致。

而看到他的動作,蘇寒下意識便是退了一步。

一個大男人,單膝下跪跪在自己面前,這場面,實在是太……太難接受了。

在地球上生活了不短的一段時間,蘇寒心中自然是清清楚楚,在地球上,單膝下跪,可是求婚的理解。

而現在……

這……

「有話好好說,你先起來。」撇撇嘴,蘇寒無奈說道。


伸手不打笑臉人,這人竟然已經屈服了,蘇寒也不是那得理不饒人的人,態度自然是和善了幾分。

「不!」

「你不答應我,我就不起來。」

「我扶蘇在岐黃城中二十二年,向來有盛名,今日一見你,卻是才知道這天下還有無數比我更妖孽之人,我必須向你請教。」

「這一戰,我只求一敗!」

扶蘇的話擲地有聲,傳入各位觀眾耳朵,一個個都是眼神疑惑。

只求一敗……

這扶蘇公子,莫非是被氣糊塗了不成?

已經被欺負成這個樣子,還求敗……那不顏面掃地,再也撿不起來了?

而站在一旁的一位黑衣人守衛,卻是暗暗點頭。

不愧是扶蘇公子,這份心性,不是一般人能夠比得了的。

對於像他這樣主修靈魂力量的修士來說,心境的修為,甚至比**本身的修為還要重要。

扶蘇公子從小到大都是天之驕子,順風順水,就像是在溫室中長大的參天大樹,雖然表面看起來無比強盛,但骨子裡,卻是經不得狂風暴雨。

而現在,他已然在蘇寒手下吃了一次虧,雖然是小虧,但也是屈辱。

現在,扶蘇公子之所以求敗,便是想讓這屈辱更加深刻。

他是把蘇寒當成了自己修行路上的磨刀石。

時時謹記這世上天才無數,妖孽眾多,不敢有半點大意。

如果能做到這一點,那他就不是天才了,而是完全成長起來的天才,從此以後,修為必將踏上一個窮精猛進的快車道。

這個世界上從來就不乏天才,但天才要想真正成為大能,天賦不是最重要的,心性才是。

面對這時的扶蘇,蘇寒心思一轉,便是也很快猜出了他的真實意圖。

「這人……倒也不是花瓶,能夠成為岐黃城四大公子之一,果然有其獨到之處。」

蘇寒心中摸摸想到,嘴角便是帶上了一絲莫名的笑意。

想拿自己當磨刀石,哪是那麼容易。

朝前跨出一步,蘇寒便是開口說道,「我打敗你,有什麼好處?」

啊?

聽到這話,扶蘇公子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而場上所有人,一個個也都是面色詭異。

老金甩甩腦袋,微微拉了蘇寒一把,想要提醒他。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