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83 Views

幾乎在同一時刻,帝溟玦和洛雲瀟的視線也看了過來。

Written by
banner

兩人的神情沒有什麼變化,目光卻是灼灼的。

帝溟玦拂了拂身上垂掛配飾的流速,漫不經心道:「本君也很想聽聽你的答案呢,君慕顏!」

慕顏瑟瑟發抖:「……」

她總覺得,自己要是回答了小師叔,回去不只是會死的很慘。

是會死的屍骨無存有木有!

慕顏張了張嘴想回答。

卻聽洛雲瀟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想好了再回答。」

小師叔別看外表溫潤如玉,似翩翩濁世佳公子。

可事實上,他卻很少笑。

而每次笑起來的時候,就代表有人要倒霉了。

慕顏到了嘴邊的話又吞了回來。

想想當初被小師叔折磨的生不如死的日子。

再想想自己當初誆騙小師叔來上公共課時說過的話。

她艱難地咽了口口水:「為……為什麼一定要……要選一個?」

慕顏突然就福至心靈。

說話立刻就利索了,嘴角也勾起一抹淺淺的笑容。

「星辰學院有規定,一個學院一天只能開設一堂公共課嗎?」

「棲霞苑旁邊的紫竹院還空著,不如兩位導師分別佔據一個課堂,想要聆聽墨導師教誨的留在這裡,想要追隨洛導師的,隨同去往紫竹院,諸位看這樣如何?」

此言一出,整個棲霞苑中安靜了一瞬。

緊接著爆發出一陣熱烈的歡呼叫好聲。

「好好,太好了!本就該如此!本就該如此!我剛剛怎麼就沒想到呢!」

「啊啊啊,混蛋,兩位導師的課我都不想錯過怎麼辦啊!」

「君慕顏,你真是太守信了。我覺得這點晶石花的太值了!」

慕顏一轉頭,對上兩位妖孽導師意味深長又不善的眼眸,頓時覺得頭皮發麻。

「咳咳,小……洛導師,這邊請!」

洛雲瀟倒是沒有為難她,只是深深看了她一眼,轉身往紫竹院而去。

那些雲瀟公子的死忠們,立刻呼啦一下全跟了過去。

棲霞苑中本就已經少了三分之一人。

如今分成兩半,兩個課堂自然沒一個坐滿的。

落雨看著空出來的座位,唏噓嘆道:「好可惜啊!這些可都是錢啊!」 當聽到軒轅珍兒的話時不由的朝她看去。

她站在角落裡握緊拳頭,雙目怒視著自己,嬌軀輕顫,顯然是被氣的不輕,若不是礙於這麼多人,她只怕就要衝過來搶了。


「你的?」

沐九兒拿起鳳炎讓大家看的清楚。

「不妨大家說說這條鞭子是誰的?」

我的魔法時代 沐九兒的!」

「攝政王的那位未來得及成親的攝政王妃的!」

「老夫是聽說過當今神器出世兩件,一件在一位不知名的少年手中,一位卻在攝政王妃手中,如今攝政王已逝,鳳炎落在攝政王手中,這件神器當屬於攝政王的,如今攝政王將鳳炎進獻給魔女,當然就是魔女的啊!」

眾人眾說紛紜,但沒有一個人說是軒轅珍兒的。

軒轅珍兒找尋鳳炎許久都未果,如今再次見到鳳炎哪肯就這麼輕而易舉的拱手讓人,站出一步道:「天下人皆知在沐九兒手中,殊不知,是沐九兒從我手中搶走的鳳炎!」說完狠狠地瞪了一眼站在金台下面挑眉的沐九兒。

這顛倒黑白的本事讓沐九兒也是五體投地。

「這鳳炎是沐九兒從你手中搶來的?你有何證據?」金台上摩訶懶洋洋的靠在軟墊上詢問。

「……」沒有。

軒轅珍兒惡狠狠地瞪了一眼摩訶又厚顏無恥的說道:「現在鳳炎在皇甫辰絕手中,那麼,這鳳炎就是我的!」

皇甫辰絕頜首,答得卻是模稜兩可:「鳳炎是本王王妃的。」

聞言軒轅珍兒立馬沾沾自喜,皇甫辰絕已經答應要娶她,那鳳炎就是她的囊中之物。


「喂,你聽見沒!還不快把鳳炎還給我!」

「我記得攝政王是說鳳炎是他王妃的吧?」沐九兒轉眸似笑非笑的詢問軒轅珍兒,當問完這句話臉上的笑容陡然僵住。

果然——

「攝政王將鳳炎交給魔女,莫不是打算跟魔族聯姻?」

「我依稀怎麼記得攝政王的那位攝政王妃與魔女有些相似呢?」

「魔女就是攝政王妃?」

眾人紛紛揣測,剛剛攝政王那句漫不經心的話實則是在向魔女求婚?這——

王座上的隱弒天沉下臉,皇甫辰絕那小子使詐,竟然用這種手段來逼迫九兒嫁給他!可惡至極!這種一肚子壞水男人想娶他女兒?門都沒有!

「攝政王與凰女有婚約,只怕這件東西吾兒不能收。」腳踩兩隻船,那還了得?

出乎意料的是皇甫辰絕並沒有反駁,而是輕輕點了點頭:「也是。」

沐九兒拿起鳳炎就捨不得放下了,現在要還給皇甫辰絕,還真捨不得……

見沐九兒這幅模樣就知道這鳳炎送的即對,就當軒轅珍兒要上來搶時,卻聽皇甫辰絕善解人意道:「既然魔女對這件禮物如此喜愛,那本王就將這條鳳炎神鞭寄存在魔女這裡,本王大婚之日,再贈回,如何?」

不好!軒轅珍兒就差吼出來了。

「好!」

沐九兒將鳳炎收好,難得對皇甫辰絕露出笑顏,心裡卻想:皇甫辰絕,就憑你這句話,你這輩子也別想大婚了! 皇甫辰絕自然不知道沐九兒心中的想法,獨自笑的高深莫測……

多數人是覺得鳳炎落在沐九兒手中無可厚非,畢竟是攝政王之物,攝政王托給魔女保管也是可以理解,但還有一半數人卻覺得攝政王這樣的做法實在是讓人氣憤,鳳炎本就是凰女之物,不交由凰女保管卻讓魔族那位魔女保管,這算是個什麼道理?心中替軒轅珍兒憤怒又對皇甫辰絕不滿。

但既然話已經出口,又在魔族的魔宮中,他們能說什麼?只能睜隻眼閉隻眼算了!

軒轅珍兒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他怎麼能這樣!皇甫辰絕怎麼又將屬於她的鳳炎給送出去了!

「你——」

軒轅胤軒連忙將軒轅珍兒給拉回去坐下,軒轅珍兒長長的指甲死死的扣住軒轅胤軒的手,心中有多恨,手勁兒就有多大。

旁邊的侍女見到軒轅胤軒手都出血了不忍的偏頭看向別處。

摩訶對魔主拱手道:「開宴吧!」

隱弒天點頭:「開宴!」

皇甫辰絕跟沐九兒各歸其位,緊接著絲竹聲飄飄,殿外等候多時的舞姬飄然而入,手中的彩條揮舞著,優美多姿,伴隨著樂聲旋轉跳躍。

舞姬有四名女子,名為琴棋書畫,而她們各自跳的舞蹈便是由她們的名字編織,琴棋書畫各有春色,她們可是師承魔族最潑辣也是最有名的魅姬,魅姬的舞蹈優美柔韌卻不乏特色跟創意,千金也難求她一支舞,只可惜自從用一舞凰求鳳倒追魔主失敗后,還被魔主點差評之後,她就再也不在眾人面前跳舞了。

魅姬的大名那些人也都聽過,聽說美艷無雙,舞步天下一絕!

她教出來的徒弟也絕對不俗,雖然不如魅姬,但也絕對是拔尖出挑,數一數二的,也算是很給諸國面子了。

樂聲漸漸急躁,踩著樂點的幾名舞姬也跳的淋漓盡致,將女子的柔美跟舞姿的優美集合在一起,展現出春夏秋冬四個不同的景緻特點,四人各自站在四個角落,舞姬轉動,騰空而起,名為琴的舞姬,沙袖一揮,從袖中拋出長長的紗絹,沙絹收回紗尾纏繞著一架古琴,舞姬腳尖一點,接到古琴,優雅的一個轉身,手指便在古琴之上擺動。

一曲形似梅花三弄的曲子源源流出,聲音煞是好聽。

名為畫的女子,伴隨著樂聲,絲紗一拋,就好似一個絲紗的蜘蛛網平坦在她的面前,她手中持著一隻墨綠色的翡翠玉筆,龍飛鳳舞的在絲紗上落下驚人的畫工。

畫和棋的舞姬各自演繹,交織出一場精美絕倫的場景。

「琴棋書畫果然不同凡響!」


「好!好!好!美輪美奐,果然是天下第一舞姬,魅姬的徒弟!」

下方那群人眼睛閃爍,拍手叫好,如此驚人的舞姿還是第一次見到,任誰都會著迷。

身為南燕國振國大將軍凌飛的妹妹凌玉看了一眼那跳的酣暢淋漓的舞姬,轉而看向皇甫辰絕的位置,一抹笑容劃過唇瓣,緩緩站起身子。

「今日是慶賀流落在外數載魔女返回魔族的盛宴,玉兒想向魔女獻上一舞。」 「早知道兩位導師都肯開公共課,咱們應該多賣寫名額的。」

慕顏咧開嘴角,露出一個幽幽的笑:「不可惜,咱們現在出去拍賣位置也來得及!」

這話一出,逍遙門的人都驚了。

「小……小師妹,你說真的啊?!當場拍賣?!」

你就不怕兩位導師找你秋後算賬?

慕顏:呵呵!本小姐現在虱子多了不癢,債多了不愁!反正肯定要被某個小心眼的男人秋後算賬,還不如現在先撈個夠本。

她朝著眾人露出一個睥睨的笑容,「怎麼樣?敢不敢跟我干?」

「干!怎麼不幹!!」冷羽沫一拍大腿,哈哈大笑,「哈哈哈,咱們現在就去拍賣,我估計搖光分院吊著脖子那群人,聽到這消息都要樂瘋了!」


逍遙門幾人咋咋呼呼結伴就往人群聚集處而去。

絲毫不在乎這些對話是不是會被裡頭的兩位導師聽見。

楚末離看看小師妹離去的方向,又看看紫竹院和棲霞苑,忍不住笑著搖了搖頭。

「小師妹就是小師妹啊!」

想人所不敢想,為人所不敢為!

呵呵,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

===

慕顏從沒聽過帝溟玦講課。

而且她也完全無法想象,君上大人站在台上口沫橫飛的講課會是個什麼模樣。

於是慕顏興緻勃勃地留了下來。

棲霞苑中安安靜靜的,所有人都頂著亮閃閃的雙目,一瞬不瞬盯著台上俊美如天神的男人。

生怕自己少看了一眼吃虧了。

所有人都在等著男人用他那低沉性感的冷淡聲線,講述修行之道。

然而,下一刻,帝溟玦的舉動,卻讓所有人都驚呆了。

只見他手一揚。

剎那間,一道藍色的光影從他掌心擴散。

粼粼波光,瞬間變為旋渦,在眾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將整個棲霞苑徹底籠罩。

棲霞苑中的人,突然就感覺心悸氣促,惶惶不安。

這藍光沒有為他們帶來痛苦,卻讓他們有種一切都被人看穿的感覺。

而全場最震驚的,非慕顏莫屬。

因為在這藍光擴散的瞬間,她就意識到。

這是領域,是帝溟玦的領域。

可這領域與她的又截然不同,彷彿輕薄無形,彷彿虛幻迷離,又彷彿真實的能深深刻入人的靈魂骨血。

比起她的領域,帝溟玦的領域強大無法描述,強到她根本窺不見盡頭。

而且,她有種錯覺,這樣強大的,壓迫著她神經的領域。

只是帝溟玦領域的稀薄邊緣,是冰山一角罷了。

就在這時,帝溟玦緩緩開口,「屏息凝神,運轉靈力,自己入太虛幻境體驗。能學到多少,看你們本事!」

棲霞苑中的人面面相覷,完全聽不懂帝溟玦在說什麼。

但死忠粉面對偶像,最大的優點,就是無腦信賴,一絲不苟的執行。

於是,在場的上百人統統閉上眼,慢慢運轉靈力,將思緒放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