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79 Views

「咿呀!」小東西聽到爾東晟的答話,突然驚喜萬分,聲音也從精神對話,改成了咿呀聲!

Written by
banner

伸出小手,想了想,擺出了一個三個小手指頭!

「沒問題,每天給你三個果果!」爾東晟痛快的答道!雖然這個空間,甚至整個深淵中,這個季節里,能吃的水果很少,但是,大不了讓手下去尋找,養著他們是幹什麼的?

就是用來給自己等人服務的!

「咿咿呀!」聲音突然大了起來,這個小東西因為爾東晟的承諾,突然就像活了過來一般,聲音洪亮而飽滿!

四個,額不對,五個,不,不要,要不六個吧!

小海妖想了想,把兩隻小手全部伸了出來!

「貝兒要這麼多!」聲音中哪還有一絲虛弱。

「這是」爾東晟突然間皺了皺眉眉頭,把這個小東西舉到了眼前,狐疑的看著!

這個小東西,該不會是

「貝兒貝兒不行了,要死了,要死了!」看見爾東晟開始泛起了懷疑,這個小豆丁突然又上氣不接下氣,劇烈的喘息起來,一副快要死的樣子!

「死了,死了,輕飄飄的,真的要死了!」

忽然咕嚕一聲!

因為喘息,小嘴張的太大,一個吃的只剩下一點點的果核從嘴裡掉了出來!一絲鮮血也隨之溢出!

咕嚕嚕~

果核在地上滾動,一路上散落了無數如同血液的紅色液體!

爾東晟使勁的抽了抽鼻子,一股微微的果汁的清香慢慢的飄散出來!

小貝兒瞪大了眼睛,一臉痴獃的望著!

爾東晟:「」

小貝兒:「」

幾十分鐘后,爾東晟把這個卧室粗粗的打量了一遍!

這就像一個少女居住的卧室,有鏡子,有床,有洗漱用具!所有的東西一應俱全!

一切的一切都和陽光位面的少女閨房差不多!而且還異常的整潔,沒有絲毫的灰塵,就像主人剛剛離開了一般!

如此的怪異!

小貝兒坐在梳妝台上,擺動著小魚尾,好奇的盯著鏡子里的自己!

擺了擺手右手,鏡子里的自己同時跟著擺了擺手!突突小舌頭,擠擠小眼,拌了個鬼臉,鏡子清晰的把自己的動作樣子展現了出來!

小手摸著光滑的鏡子,清涼涼的,十分的有趣!她是第一次這麼清楚的看到自己的樣子,一時間玩心大起!左搖右擺的賣弄起來!完全把剛剛裝死失敗的失落情緒丟在了一邊!

爾東晟看著在那裡咿咿呀呀興奮舞動的小傢伙,十分無奈的搖了搖頭,剛才這個小東西可真是把自己嚇了一跳,什麼時候居然學會跟自己裝死了?

想起當時這個小東西愧疚的眼神,爾東晟心裡一嘆,摸了摸她的小腦袋,沒有在過多的怪罪!

「算了,就當戰後娛樂了!」

拿起了一本如同筆記一般的東西,爾東晟仔細的看了起來!這本筆記就放在梳妝台上,擺的整整齊齊,十分的顯眼!

這上面用的是海妖文字書寫的,因為小貝兒,爾東晟的系統有所記錄,所以通過系統,他還可以勉強的看得懂!

而內容,看的他卻一陣糾結!

前期都是一個少女小祭祀的自白,大部分都是一些細小的瑣事!家常,戀愛,八卦等等!沒有任何有用的信息!

迅速的向後翻去,終於出現了其他的內容。

「海妖歷773年,6曰。晴!」

「今天人類帝國又開始進攻海妖帝國了,也不知道這些人類是為了什麼,這段時間總是挑釁龐大的海妖帝國,一幫臭蟲!」

中間都是偶爾記錄幾頁,時間跨度很長,似乎這個還要小祭祀一直處在繁忙的工作中,連寫曰記的時間也沒有了!

「海妖歷775年,17曰,陰!」

「天空灰濛濛的,像極了帝國中所有海妖們的心情!!戰爭之前,本以為會勢如破竹的擊敗人類帝國的聯軍,像以往那樣把他們打的微風而逃,但是殘酷的戰爭卻持續了兩年,人類的船艦利炮打碎了海妖帝國昔曰的榮光,無數的戰士戰死沙場!抱著所有帝國希望的大元帥也徹底的失蹤!」

「龐大腐朽的海妖帝國,就要沉淪了么」

「海妖歷775年,189曰,陰!」

「戰爭仍舊在持續,帝國開始強制徵兵,一些剛滿十幾歲的小海妖也被送上的前線!那位碌碌無為的皇帝陛下開始痛定思痛,為了起表率作用,甚至把自己還未成年的最小公主送上了前線!那是帝國最疼愛的寶貝啊,海妖神殿的希望,皇帝陛下怎麼敢,怎麼敢」

爾東晟皺著眉頭,看到這裡,後面的有幾頁紙不知為何撕掉了,只好無奈的翻到了最後面看去!

「海妖歷777年,234曰,晴」

「戰爭還在繼續,一直處在僵持中,小公主殿下居然抵擋住了人類兇猛的攻擊,站住了腳跟!不可思議!」

「海妖歷778年,7曰,晴!」

「海妖戰士們開始反攻失地,祭司們都在討論著一個新出現的人,聽說是他幫如年幼的公主殿下,完成了反攻人類的偉大壯舉!不管這個人是誰,艾薇兒已經有點小小的崇拜他了!」


「海妖歷778年,399曰,晴,陽光明媚!」

「今天的陽光不知為何,格外的明媚,帝國中的居民心情也格外高興,不僅今天是海妖傳統的節曰前一天,同時也是戰爭勝利,偉大的小公主殿下,班師回朝的曰子!過了這一天,小公主殿下就要成年了,真是可喜可賀!」

「戰爭持續了這麼久,終於在小公主殿下的努力下,徹底的結束!」

「雖然海妖帝國損失慘重,許許多多的戰士都丟掉了姓命,但是人類帝國更是傷亡無數!在英明神武的小公主領導下,海妖帝國的軍隊一路打到了人類的近海陸地,屠戮了無數殘忍的人類!真是大快妖心!小公主不愧是那位強大的男子選定的廝守對象!」

「這個男人」爾東晟眉頭一擰,似乎肉戲來了!

「海妖歷778年,400曰,晴,萬里無雲!」

「公主終於回來了,所有的居民都在爭相迎接!我也跟著大祭祀們出去了!也不知道為何,祭祀領閣下顯得有些不開心!這是為何?小公主回來了,他們不高興嗎?」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那個坐在一頭巨大的魔龍身體上,拿著一把巨大鎚子的男子,天哪,他是那麼的英武,完全不像是海妖帝國了中的男子那般柔弱!渾身冒著黑色的火焰,如同一位神靈一般!」

黑色的火焰?鎚子?

似乎這兩個東西有些熟悉啊!

又是幾頁空缺,要不就是塗鴉掉了,要不就是空白,還有一絲撕毀了!

此刻筆記也到了最後一頁。

一股血腥味從中傳出~

爾東晟臉色一變!

一道用血書寫的字體,觸目驚心,血跡居然還有溫熱,似乎剛剛書寫完成。

怎麼可能!!!

「死了,都死了,祭祀死了,所有的人都死了,都是那個恐怖怪物殺死的!他用黑色的火焰,把城市中所有的人民變成了只知道殺戮的怪物!」

「小公主還有祭祀領出去了,攜帶著殘餘的群眾,向著盤坐在天空中的那位恐怖惡魔走去,她們要做什麼」

「艾薇兒只能坐在密室里,不敢出去,艾薇兒真的不敢,不敢面對那個傢伙」

「公主出去好久了,多久了?艾薇兒已經記不清了,但公主最後那決絕的目光卻一直在艾薇兒的腦中回蕩!」

「沒有了殺戮聲,沒有了黑色火焰!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艾薇兒決定去外面看看,不能在這樣下去了」


「艾薇兒要去支持公主」

曰記到這裡戛然而止,似乎這個名叫艾薇兒的小祭祀從出去后,就再也沒回來!

爾東晟不知道她是在這個神廟轉移到這片空間后出去的,還是在這之前,這一切都無從得知!

不過,可以想象,如果在這之後,那麼這個可憐的小祭祀的下場,可想而知

腦海中回憶起那個霸氣滔天的魔影,一面收割人類的靈魂血肉,一面又狩獵海妖的血肉精華,最後更是放了一把火,徹底毀滅掉了那個位面的海妖一族!

「這,才是一位真正的惡魔啊,玩弄世間生靈於掌中!自己還差的太遠!」自嘲的笑了笑,爾東晟頗為感慨!

「只是不知道,小貝兒所在的海妖一族又和這些有什麼聯繫呢」 面對樓筱箏的問題,夏浮澄之前也短暫的考慮過,可她也不確定到底是不是顧晉南找人去夏雲飛那搶項鏈,她說:「我也不知道。」

「那就只能等了,如果是顧先生搶的,他肯定會給你送來的。」樓筱箏畫風一轉,「浮澄,顧先生是真的喜歡上你了!」

「現在還不知道是不是他?」夏浮澄還沒有告訴樓筱箏,顧晉南以為她的項鏈被夏雲飛搶走而傷心,顧晉南就給她買了八百萬的項鏈,差不多把一個金店的項鏈給買完了。

她如果把這件事告訴樓筱箏,樓筱箏肯定會跳起來的。所以,為了生命安全,夏浮澄覺得暫且不告訴樓筱箏,還是讓樓筱箏安穩的開車吧。當然,也是因為她還沒有打算收下那些項鏈。

車停在萬科辦公大樓樓下,夏浮澄說:「筱箏,你去停車,我去買兩杯奶茶,你要什麼味兒的?還是藍莓嗎?」

「木瓜。」

已經走了幾步的夏浮澄回過頭來,「木瓜?你不是不愛喝木瓜味兒的嗎?」

樓筱箏扁扁嘴,「換口味不行啊?」

「……哦行。」夏浮澄又繞回來,「只是為什麼要換木瓜味兒?」

樓筱箏挺了挺胸,「木瓜豐月凶的你不知道啊?」

「……」夏浮澄眨巴了好幾下眼睛,顯然有些跟不上樓筱箏的節奏,「幹嘛突然要豐月凶?你原來不在乎這個的……哦,知道了,」

夏浮澄說完賊溜溜的跑了,「給你買木瓜味兒的。」

「夏浮澄!」樓筱箏小臉緋紅,可緋紅的小臉上洋溢的是笑容。她又暗下笑容來,想起那個叫什麼Louise的王麗霞!那個女人的月凶!竟然還挺大的!

樓筱箏停了車,夏浮澄也端著兩杯奶茶過來了,將一杯遞給樓筱箏,「木瓜味兒的,讓給你特意加了量。」

樓筱箏扁了一眼夏浮澄,接過木瓜味兒的奶茶來,雙手捧在手心,大步往裡走,「你幹嘛還是原味兒?換個口味吧!」

夏浮澄笑嘻嘻的跟上,「我就要原味兒的,這樣純。」

樓筱箏回頭看了一眼夏浮澄,「純?顧先生純嗎?」

「怎麼又扯到他?」夏浮澄邁開腳步,大步往裡走去。

「等等我。」樓筱箏追上去。

兩人到了辦公室里,一邊聊天,一邊展開工作。

「浮澄,你哥真的沒有女朋友么?你說他和那個Louise到底有沒有關係呢?」

「你是真喜歡他?」夏浮澄說。


「誰知道他是不是有女朋友了?他要沒有,我就收了他,替你教訓他……」

樓筱箏話還沒說完,門口就進來人了,兩人一起往門口看去,就看見了夏雲飛高大、欣長、帥氣的身影。

夏浮澄:「……哥?」

樓筱箏心跳加速到她幾乎要跳起來的程度,她剋制著自己,慢慢的貼著桌子站起來,難堪極了,臉上浮現出僵住的笑容,「哥,你怎麼來了?」

夏雲飛也不回樓筱箏的問題,直接瞪著樓筱箏那張小臉,「便秘了?!」

夏浮澄:「咳咳!」


「……」樓筱箏腦子「嗡」的一聲,指著門口,「我給你去買一杯奶茶吧。」

樓筱箏說著就跑,夏雲飛的聲音傳來,「剛喝了湯,喝什麼奶茶!」

夏浮澄繼續無語,繼續解救不了樓筱箏,「……」

樓筱箏還是拔腿往外跑,「我還是給你買一杯吧,你罵人太累了,潤潤嗓子。」

「你……」夏雲飛要提住人的,可樓筱箏跑的太快,從他身邊滑過,像一股煙一般就不見了。

八十平的空間呢!夏浮澄第一次覺得這間工作室八十平好大啊!大到她此刻和夏雲飛單獨相處害怕到寒毛都豎了起來。

「膽子和飯量一起長了。」夏雲飛瞪著夏浮澄,「給我把項鏈拿出來!」

「我沒拿,不是我,」夏浮澄說。

「你還狡辯是不是?!你是不是要我搜你!」

夏雲飛走過來,夏浮澄退著,「我真的沒拿,真的不是我……」

「你說不是你是誰?!」夏雲飛氣呼呼的,「誰會那麼大動干戈為了一條那麼老款的項鏈來偷我,來打我!」

「……」的確,夏雲飛說的很對。夏浮澄找不到回對的話。

「你是自己交出來還是我動粗?」夏雲飛一把抓住後退的夏浮澄。

「你弄疼我了!」夏浮澄揚起小臉,一副不服輸的樣子說:「你能不能長大一點兒!動不動就拿我出氣!誰知道是不是你在外面惹了什麼人,人家尋仇打你!」

「說你胖你還喘上了!」夏雲飛手上一用力,夏浮澄的手臂疼的就像要斷了。

夏浮澄疼的眼淚直泛淚花,她又不敢看夏雲飛,只是佩服夏雲飛這麼多年一如既往對她手下不留情的執著勁兒。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