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110 Views

「穿上吧,安全一點,畢竟這裡是血色濕地,的東部,比起邊緣地帶的炎武學院還要兇殘一些。」陸陽隨意地回應一句,下一刻已經抓著小手直接向遠處走去。

Written by
banner

靈都一年一度的拍賣會在整個血色濕地東部都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此時引來了大量人強者,其中不乏一些同陸陽一樣怪異打扮的強者,因此走在其中雖然異常炸眼,卻也沒引起他人的過多關注。

隨著人流沿著主街道,兩人一步步前移,雖然速度不快,可距那開場還有半個多時辰,一切還不晚,倒也不必過於急躁。

十幾分鐘過後陸陽兩人已經站在一個黑靈石構造的樓閣前,偌大的樓閣通體黑靈石構成,這種昂貴的靈識陸陽不止一次見過,天啟城的葯家的萬葯坊也同樣是這種構造,一時間叫陸陽不由得慨嘆煉藥師有錢就是人性。

而眼前這座樓閣,同葯家的相比卻有著巨大的懸殊,論及面積遠比葯家恐怖十餘倍,而那黑靈石周遭釋放出的靈光足矣看出這東西的等級也都是極品,遠不是一個小小的葯家所能比擬的。

陸陽震驚眼前這一切,深邃的眼眸掃過周遭的一切,不免多出幾分不爽,此時早已經有人大搖大擺地從貴賓通道進入會場,而自己這些人卻在外面排隊,而不遠處的頭上一個牌子幾枚還算雋繡的字體寫得再明顯不過:「入場門票五百金幣一張」


陸陽苦笑之意漸濃,這樣一個小小的拍賣會就將人分成了三六九等,有錢有勢的隨便進出,而沒錢的想看個新鮮,付出的卻是真金。

「這人還真他娘的多,都給老子讓一讓,一群窮逼,能買起門票嗎,五百一張呢,買不起的都滾遠點,少在這裡佔地方。」

可就在陸陽心頭不爽之時,一道罵罵咧咧的咒罵再次響起,隨後人群一陣騷動。

「前面的那個傻狍子,你他媽沒事穿那麼大個衣服幹什麼,擋住老子視線了,老子今天倒要看看你這種窮逼能不能買起門票!」

陸陽心頭那份不爽正在急速暴漲之時,那道咒罵聲再次傳來,如同驚雷一般回蕩在半空中,落在陸陽耳中身為刺耳,一時間竟覺得這聲音竟這般耳熟。

那聲咒罵再次傳來,叫本就不爽的陸陽心頭頓時變得更為糟糕,嘗遍了人世間的冷暖,閱盡世態炎涼,陸陽早已經看淡了這一切,可當不公平的一幕再次出現在眼前的那一刻,陸陽心底還是多出幾分不爽,有一種想要打破這種不公平的衝動。

可就在這節骨眼上,一道很不和諧的身影突然傳來,叫陸陽心頭一凜,無盡的殺意從體內瘋狂湧出,如同利刃一般在陸陽躁動不安的心上補了一刀,叫他痛意襲來,胸口一股股痛意瘋狂的湧向周身。

還未等陸陽做出回應,那道冷喝再次傳來,下一刻竟直接將矛頭指向自己,這般在明顯不過地羞辱著。

陸陽聞言心底殺意徹底無法隱忍,心底怒罵一聲,卻也隱隱約約感覺這聲音怎麼這麼熟悉!好像在那聽過一樣。

待陸陽完全轉過身,目光落及身後的一瞬間,陸陽隱藏在黑袍下的嘴角不免露出一絲笑意,說話這人正是剛剛被自己一拳轟飛的傢伙,此時這傢伙兩眼黑眼圈,跟上古神獸大熊貓似的,可就是這副尊榮還不忘裝逼。

「叫你裝,我看你還怎麼裝!」陸陽目光在那人身上掃過,隨後很快轉過身去,並未理會。

此時已經到了自己購買入場票的時候,無論如何自己都要踏入這座會場再說,否則那青雲靈草別想弄到手,那等東西遠不是普通勢力所能具備的。

「五百金幣一張,您要幾張。」陸陽身前一個身著紅色緊身長袍的女子嘴角帶著一絲笑意這般問著,微微欠著腰,本就低垂的領口此時向下落去少許,露出裡面的一抹雪白,引得周遭的男人一時冷氣倒吸,暗自咒罵陸陽那黑袍竟如此礙事。

「還他媽的買幾張,就這種窮鬼,能買得起一張都得買媳婦,還買幾張,他也配!」而那個傢伙此時更是惱怒,自己與那個妖嬈的女子之間不過隔了兩個人,那抹春光乍泄之時,自己完全可以看得真真切切,可就是因為這個該死的傢伙沒事穿了一件這樣的黑袍,將自己的視線完全遮掩住,叫自己錯過了這麼一道誘人的風景。

那傢伙一句話說出來半數男人的心聲,眾人看著陸陽,嘴角含著笑,這句罵的在舒爽不過,可陸陽卻在此時並未理會,深邃的眼眸隨意地看了眼那個女人,並沒有絲毫興趣。

「我要包場!」

可下一刻陸陽長袍下傳來一聲冷喝,一句話如同天雷一般詐響在半空中,驚得眾人一愣神,一時間還沒弄懂這傢伙究竟想幹什麼。

「咕嚕……」

死一般的沉寂過後,一道道口水吞咽聲回蕩在其中,而此時也終於有人一臉凝重地看著那道黑袍,上下打量一番,多出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你要包場!就你要包場!唉呀媽呀,嚇死我了,嚇到我蛋疼……」

而那個傢伙更是一臉驚駭,隨後被無盡的嘲諷所替代,看著陸陽的背影,一時間竟笑出聲來,嘴裡毫不客氣地咒罵著:「就他媽這樣的窮鬼,我說他買不起吧,還在這硬裝,給老子滾遠點吧。」

「對不起,這位先生,這裡不能包場。」那個女人被這一句句的嘲諷弄得面色多出幾分不語,這些粗魯的傢伙未免有些過分,可回應陸陽還是嘴角沁著一絲笑意。

「哦,包不了嗎!那算了!」


陸陽並未因這一切而有所影響,隨意地又回應了一句,筆挺的身子比以往又直挺了少許,在寬大的長袍下依舊可以看出那道背脊的筆挺。 「媽的,真他媽的丟臉,我說吧,看我說過吧,這樣的窮鬼,壓根就買不起什麼東西,還是滾遠點吧……」那人一聽陸陽這樣的回應頓時心滿意足了,一切正如他所預料的這個傢伙不過是一個窮鬼,根本就買不起這般昂貴的門票。

「我給你五萬金幣,給我兩張門票,剩下的金幣我只要你幫我做一件事,就是賣給任何人門票都可以,唯獨他不行!」可就在那傢伙這般一句一句嘲諷的時候,一句冷冷的喝聲突然回蕩在半空中,下一刻,一片紫色的水晶卡已經出現在半空中。

隨著靈識的涌動,那紫色的水晶卡頓時綻出一團紫色強芒,隨後一團金色的流光如同河流一般從天而降,竟是一枚枚金幣。

成串的金幣落下,清凌凌一陣脆響,就在第一枚金幣即將落及桌面的那一刻,陸陽指尖能量再次變化,一枚低等級的空間戒指隨意地出現在手中,下一刻那即將落及桌面的金幣已經落到了戒指上。

金幣如同流水一般從半空中驟降,所有人這一刻悉數看得有些呆傻,那一張張原本沁著笑意的嘴臉,此時僵硬的竟如同死屍一般難看。

而那傢伙更是大張著嘴巴,一臉死豬一般的表情,驚得一臉呆傻表情,暗自還向自己的胯下摸了摸,自己家裡東拼西湊給自己弄了幾千金幣,就為了出來開開眼,自己更是異常小心地把裝錢的空間戒指套在小兄弟身上,生怕丟了。

可眼前竟出現一個隨手就是丟出五萬金幣的傢伙,而且這傢伙還被自己剛剛奚落得很是凄慘,如今回想起來男人一臉痛苦的神情,此時更是暗自悔恨自己竟得罪了一個財神。

「先生,裡面請,這是小女子免費贈您的貴賓席位,進去之後隨便坐。」而下一刻,那個還算有些姿色的女人很是爽快地攤開手,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陸陽隨意地將那枚戒指放到了女人攤開的手掌上,隨後帶著陳靈徑直向會場里走去,一切淡然的如同未發生過一般,只留下一張張滿是驚駭的嘴臉,竟不知如何是好。

而那人此時更是有些不死心,看著那道黑袍,一時間竟多出幾分氣氛,想要衝進去,可那個女人卻嘴角沁著一絲笑意對他搖了搖頭,那一刻女人體內的氣息更是涌了出來,叫那人竟不敢在前行半步。

此時的陸陽已經踏入會場中,偌大的會場如同外面那般壯闊,名貴的黑靈石透著一層玄黑色的高雅,此時步入房間的人似乎並不多,陸陽兩人選了一個靠角落的位置,消瘦的身體坐下的那一刻,擴散出的靈識就已經將周遭的人盡收心底。


此時入場的無非是一些看熱鬧的普通人,而前排那些貴賓席位此時空蕩蕩的一片,陸陽餘光掃過,發現貴賓席前不遠處有著一道暗門,相比剛剛進來的那些有權有勢的強者都進入了那裡。

不過十分鐘,普通席位幾近坐滿,陸陽此時緊閉多時的雙眼已經緩緩睜開,深邃的眼眸中一抹精芒一閃而過,就在剛剛那段時間陸陽將帝魂的吸力降到最低,偷偷吸納了一部分能量,畢竟自己經過了半宿的趕路,此時體內的能量雖然半數有餘,可一旦出了什麼問題根本就不夠自己揮霍,趁這段時間吸納一些再好不過。


可就在陸陽眼眸睜開的那一刻,一各個身影竟已經從那道暗門內走了出來,剛剛出來三個人,第四個人還未完全走出,陸陽身子竟猛然一顫,目光望去竟多出一層質疑。

只見那第四個走出來的竟是一個女孩,活潑好動的叫人有些難以忍受,而那臉陸陽還算清楚,雖然不過三次見面可陸陽還是一眼便能認出這不正是王家的王嫣嗎!

「這個丫頭來這幹嘛!」陸陽心底疑惑漸濃,沒想到在這裡能碰到這個傢伙,從那副自由自在的樣來看這次應該還是一個人跑出來玩的。

可陸陽心底這般疑惑的時候,下一刻另一道身影竟也出現在了陸陽眼中,那身影陸陽平生只見過一面,但印象卻很是深刻,這人正是在坊市同陳靈爭奪冰翼雪蓮的葯城,一個等級還算不低的煉藥師。

而此時這人正一臉諂媚樣跟在王嫣身後,故作姿態地逗笑著王嫣,陸陽看到這一幕,心頭不免一凜,這王家究竟是什麼身份,能叫一個等級本就不低的煉藥師這般低三下四。

「嘿嘿,我一開始就看出他不是什麼好人,這種人想和我做朋友,還不配!」而一旁的陳靈似乎也看到了這一幕,小身子向陸陽這邊依偎了幾分,一副勝利的表情對著陸陽炫耀著。

陸陽心裡這個無語,這丫頭那天在坊市對這個葯城的打擊著實不小,男人的那點尊嚴都被她踩的沒剩什麼了,如今這丫頭還在這笑,陸陽真不知道若不是偶然機會遇到這個傢伙,恐怕這輩子自己都沒有資格和她成為朋友。

陸陽心底思索這一切的時候,一道道身影從那暗門中走出,而最後一道略顯高大的身影出現的那一刻,陸陽身子一緊,心神在那一可緊繃到了極點。

潑辣女勇戰保守男 ,微微泛寒的眼眸望去,同樣看到那道身影,頓時纖瘦的身體多出一層同樣的緊繃,兩人情感在那一刻驟然變化。

兩人目光同時落在一處,那雙深邃的眼眸看著眼前的那人,一抹殺意隱隱浮現。陳靈纖細的小手伸來拍在他的大腿上,叫他在那一刻冷靜了幾分。

「放心吧,在這種拍賣會,我會替你出那口氣的。」陳靈一句不咸不淡的呢喃回蕩在陸陽耳邊,叫他徹底冷靜了下來。

可長袍下,望向前方的眼眸還是不由得變化了幾分,腦海中不由得浮現起那晚的一幕,自己兄弟幾人用命換回來的嗜血魔熊,卻未曾吃到最美味的熊掌,反倒被這個該死的傢伙毫不客氣地拿走,那晚若不是張昊攔著自己,就算在拼殺半宿,陸陽也會叫他把東西留下。

而此時那人一臉孤傲的神情,目光隨意地看著周圍,走動間,一股股血色的能量隨之湧現,正是血宗的血少。

「欠我的東西,我早晚會拿回來!」這般凝視了許久,直到那個血少坐下,陸陽才冷冷地呢喃一句,那晚的恥辱陸陽怎能忘記,這人自己早晚會收拾。

貴賓席位陸續坐滿,一張張滿覆高傲的嘴臉,眼睛望著天,未曾把其他人放在眼裡,而相互交談的也不過是局限在這幾人之間罷了,一幅幅道貌岸然的樣,叫陸陽不由得嗤之以鼻幾分。

「各位,好戲就要開始了,而今天呢,這場拍賣會有靈都城主靈夜親自主辦,而今晚的一切活動主持則都交給小女子靈菲來完成,希望各位今晚都能滿載而歸。」

就在會場漸漸躁動起來的那一刻,一道身著粉色長裙的女子從那暗門中走了出來,走動間,長裙兩側兩條雪白色的大腿隱隱顯現,誘人犯罪的完美身材出現的那一刻就令在場的一些人體內邪火頓時翻湧,可眾人還未適應這份誘惑的時候,一句清凌凌的喝聲已經傳來,回蕩在半空中。

清凌凌的喝聲,卻又帶著一層隱隱的東西,軟綿綿的,聽在心底叫人心神不免為之一顫,整個人竟酥麻了幾分,不由得隨著女子的話點起了頭。

「妖孽!」坐在最角落裡的陸陽不爽地吐出一聲呢喃,這女人他可以肯定並沒有修鍊陳靈所說過的那種詭異功法,這誘人骨酥腿麻的東西完全出自這女人自身,想到這些陸陽心底也難免不由得一顫,背脊更是隱隱透出一層薄薄的汗水,這女人著實可怕,絲毫不必那天坊市見到的那個女子弱上幾分。

女子話音落下,引得眾人一陣歡呼沸騰,可不過十幾個瞬息過後眾人忽然意識到了什麼,嘴裡的歡呼瞬間全無,隨後竟被一種死寂所替代。

「靈菲!靈都城主靈夜的大女兒!靈都最強悍的天才!」

許久過後才有人一聲驚呼打破這麼死寂,隨著這聲驚呼傳來,瞬間嘩然一片,所有人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擂台,沒想到原本被眾人想象成玩物的女人竟是那個天才靈菲!

一道道驚呼不由得回蕩在後半坐會場,對於這些普通老百姓來說,最高實力也不過武者巔峰而已,自然沒見過這樣的市面,今天初次相見竟叫他們躁動不安起來。

陸陽目光望去,發現那個靈菲自始至終臉上都帶著一層淡然的笑,那笑容上不含絲毫情感,古井無波一般的眼眸中更是看不到絲毫情感可言,陸陽將這一切看在眼裡,不免心頭緊了些許,他知道這個女人不簡單。

而再看台下的那些貴賓席位上,一道道燥熱的目光帶著幾分隱晦地看著台上的那道完美嬌軀,其中不乏就有那個一表謙謙君子姿態的葯城,這樣扭捏的姿態不由得叫陸陽多出幾分鼻翼,男兒存活一世,想看一個人還做的偷偷摸摸,那還有何意義可言!

反倒是那個血少,眼睛自始至終都死死地盯著靈菲,未曾離開過分毫,看到似乎有些過於放肆,陸陽此時望去,正好能看到他半張臉,那張略帶幾分陰鷙的嘴臉上慾望完全顯現。 「下面就請靈都城主靈夜來交待一些相關事宜。」靈都最後嘴角的笑意緩緩內斂,又是清喝一聲,清凌凌的喝聲此時對於一些人如同天籟之音一般,竟叫眾人心臟突然加快幾分,有些不舍地看著那道完美的嬌軀離開。

靈菲蓮步微移,一股淡淡的香氣從嬌軀中散出,落入前面的貴賓席上,叫那些原本還一臉的道君子表情突然僵硬在臉上,那一刻竟多出幾分呆傻看著走過來的女人,一時間竟忘了看前方。

而此時的前方,台上,一個中年男子已經出現在其上,一雙濃重的鷹眉叫人一下子感到這人頗為凌厲風行,而那走動間,會場中的能量更是為之躁動不已,可見實力何其恐怖。

「好強悍的氣息!」陸陽將這一切看在眼裡,從那看似輕輕踏在地面上的腳,實則卻引發了天地間能量的一陣劇烈波動,陸陽就已經知道這人的實力似乎不再六長老之下。

「也沒什麼好說的,這拍賣會是我靈都幾百年的歷史,到我這一代沒那麼多規矩可言,我要說的只有一點,別人敬我一尺,我敬他一丈,在拍賣其間,無論你是誰!記住,都給我安靜一點,否則我靈夜定會親自動手斬殺!」

靈夜一句話很是隨意地說著,可最後一個字落下的那一刻那道高大的身體猛然一震,一股子瀚如潮水般的氣勢直接涌了出來,強悍程度叫陸陽感知后也不免一時面色驟變,嘴裡不自主地呢喃一句:「武皇強者!半隻腳踏入武皇之境的半武皇強者!」

「話多無益,開始吧!」而後靈夜一聲冷喝回蕩在半空中,震徹整座會場,叫所有人很識時務地閉上嘴,一臉灼熱地看著擂台。

靈菲再次以一種誘人犯罪的姿態踏上台,而那本就渾圓的臀部此時被粉色的長裙緊緊包裹著,隨著腳步的移動,凹凸有致的曲線瞬間完美顯現,這般誘人的風景叫人不免倒吸了一口冷氣。

「今天的第一件拍賣品呢,是一卷古卷,更確切地說是一道高階功法。」靈菲一邊走著,一邊說著,聲音抑揚頓挫,一時間叫人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搔弄自己的小心臟,痒痒的感覺很是難受。

陸陽看著那道極度誘人的嬌軀,聽著那抑揚頓挫的聲音,其中又給人一種軟綿綿卻又不失凌厲的感覺,心中不免暗自慨嘆,這丫頭還真是個活脫脫的妖孽,這樣一來一般的男人定會失去理性,出的價格自然會異常瘋狂。

「是什麼呢?呵呵……」當靈菲高跟的獸皮長靴落及地面的那一刻,那道誘人犯罪的身體猛然調轉過來,下一刻竟又恢復了開始時的那份凌厲:「一個玄階中級防禦武技!」

一句話吐出,陸陽心頭也不由得為之一顫,竟是一道玄階中級的防禦武技,防禦武技這種東西本就稀少,而眼前的這道竟已經達到了玄階中級這樣的等級,早已經可以算作高等級的防禦武技,市面上早已是千金難求,可謂有價無市。

「看來今天不白來啊。」陸陽眼眸中多出幾許灼熱,嘴裡不由得呢喃了一句,這等東西對他來說也有著不小的吸引力。

一切正如陸陽預料的那般,靈菲最後一句話吐出,所有人頓時沸騰起來,價格剎那間直破十萬金幣,更有甚者已經開始繼續瘋狂加價。

而台前的靈菲臉上帶著一層淡淡的笑容,未曾有過更多的變化,似乎對於這一切早已經習慣,可陸陽卻從那雙看似毫無變化的眼眸中看到了些許笑意,他會然意識到這女人的恐怖之處。

「喜歡就拍吧,上次的錢你不還有很多嘛,要是不夠的話我這還有。」陳靈似乎看出了陸陽心底的想法,隨意地回應一句,只是那雙不知何時已經緊閉上的眼眸依舊那般緊閉著。

「二十萬金幣!」陸陽倒也不再遲疑,一句清喝從口中吐出,不過剎那間全場化作一片死寂。

陸陽這一聲冷喝直接將籌碼太高了五萬之巨,這樣的手筆不可謂不大,一時間成了所有人的焦點,一道道滿是驚駭的目光望來,多出一層再明顯不過的驚愕。

可這一切也不過局限於貴賓席位之後的那些普通人罷了,對於貴賓席那些真正的強者來說,這樣的武技並不算什麼天才地寶,對於他們來說沒有足夠的吸引力。

「鄙人願意出二十六萬!」

可就在這般死一樣的沉默下,一道冷喝突然傳來,陸陽目光望去,只見貴賓席位后,一個有些發胖的傢伙正義臉得意地望來,眼眸中多出一層明顯的戲謔。

「三十萬!」

那種赤果果的挑釁叫陸陽很是不舒服,消瘦的身體倚靠在座椅上,隨意地又回應了一句。

面對這樣的挑釁,陸陽將身子倚靠在座椅上,隨意地回應了一句:「三十萬!」

一句再平淡不過的聲音如同驚雷一般回蕩在半空中,驚得眾人面色一時驟然變化,一道道目光再次投來,看著那道身影頓時多出幾分疑惑。

「這人誰呀!敢這麼猖狂!」

「這他媽的人傻錢多,花三十萬買這東西!」

「我看是嫌命長倒是真的,敢跟裘幫主爭奪,不要命一般。」

眾人目光聚來之後,卻又發現竟不知這人究竟是什麼身份,看著那道寬大的黑袍,一時間竟給人一種拿不上檯面的感覺,叫眾人更為氣憤少許。

這樣一個上不得檯面的傢伙竟能隨便一出手就是五萬金幣,這樣的只能叫人聯想到傳說中的兩個字裝逼。

在眾人如此輕蔑的議論下,那個裘幫主頓時得意地看了眼陸陽,大有一種意氣風發的勢頭,隨後大手重重地拍在半空中,啪的一聲脆響,一道滿是張狂的喝聲從其口中吐出:「三十二萬!我看誰還敢跟我爭,拿錢砸死你!」

最後一句話如同故意炫耀一般,毫無顧忌地說著,陸陽聞言,黑袍下的臉上多出一層輕蔑的笑,這人自始至終都給自己一種暴發戶的感覺,著實沒有任何強者的姿態。

「三十七萬!」

可那一刻陸陽卻多出少許輕蔑地回應一句,依舊那般淡然,話語中不帶絲毫情感可言。

一聲清喝吐出,回蕩在偌大的會場上,瞬間驚醒所有人,三十七萬!這樣的天文數字只為購買一道玄階中級武技,雖然防禦武技頗為誘人,可也不至於這般瘋狂。

所有人投來的目光漸漸變化,眾人也開始意識到這個看起來上不得檯面的傢伙似乎真的不簡單,隨手就能揮制五萬金幣的人身份又怎會過於簡單,一想到這些,眾人原本議論的嘴便緊閉上了幾分,這樣的強者可不是他們隨便就敢得罪的。

一時間所有人投來的目光中竟漸漸多出一層尊敬的目光,其中不乏些許忌憚,而那裘幫主一下子被忽略在那裡,一時間竟感到有幾分孤寂,叫裘幫主頓時惱怒。

狠狠地瞪了眼陸陽,一咬牙,怒回一句:「四十萬金幣!」

此時的裘幫主又怎能輕易認輸,儘管這四十萬早已經超出了幫中一年的總收入,可為了這份尊嚴,他不得不這樣,剛剛眾人羨慕的那種眼神叫他很是受用,甚至有一種上癮的感覺,可這一切都變了,都是因為那個扶不上檯面的傢伙。

而坐在最角落裡的陸陽聽到這樣的數字,心頭不免一振,四十萬!這樣的數字早已經超乎了他的底線,原本以為三十七萬金幣足矣震懾這個傢伙,沒想到這個已經沖昏了頭腦的傢伙竟開出這樣的價格,這樣的價格早已經超過了這東西本身的價值,在這般瘋狂下去,惟有兩敗俱傷,最終得利的無非是靈家罷了。

陸陽心裡這般想著,可那個該死的傢伙片片在這個時候轉過身來,對自己露出一副小人得勢的表情,其中又帶著再明顯不過的嘲諷,陸陽嘴角笑意漸濃,一絲壞笑在長袍下越來越濃郁,隨後嘴角微翹,一句冷冷的清喝從口中已經吐了出來:「四十五萬!」

簡短的幾個字瞬間叫所有人徹底驚呆,一道道木訥的嘴臉僵硬在半空中,隨後又都如同安了彈簧一般瘋狂地調轉過來,怔怔地看著那道被黑袍包裹著的身體,一雙雙錯愕的眼眸,齊刷刷地落在一道身體上,倒也頗為壯觀。

就連前面貴賓席上的幾位真正的強者也不免回頭看了眼,其中那個葯城目光隨意投來,可當落及在那兩道黑袍的一瞬間,他忽然心頭一顫,緊攥茶杯的水猛地一顫,漾出一股茶水,散落在手中。

那一刻他竟隱隱約約感覺到一種壓迫感,那種源自靈魂深處的壓迫感叫他有些難以承受,這種感覺叫他惶恐了許久,十幾個瞬息過後才緩過心神來,那一刻他恍然驚醒,忽然想到那種感覺自己不止一次感知過。

「呼……」

葯城嘴裡發出一陣陣艱難的喘息聲,沉默了許久,他才再一次確定那種感覺源自何處:「是老祖!是家族老祖!」

葯城心底深處幾乎用嘶吼一般喊出這樣的兩句話,那種感覺他再熟悉不過,來自家族老祖,那個早已經站在某種高度的煉藥師。

可如今竟在這裡感知到那種壓迫感,那種高等級煉藥師帶給自己的壓迫感,一時間叫葯城質疑眼前這一切,質疑這黑袍下究竟是何人! 「不可能!怎麼可能!我可是貨真價實的三品煉藥師,就算有高於我的煉藥師,也不可能對我造成這般恐怖的壓迫感!」葯城搖著頭,金儘可能地否定剛剛那個想法,那般瘋狂的念頭若是說出來,定會引起眾人的笑料。

一時間所有目光都落在陸陽身上,那道身著黑袍的消瘦的身體眨眼之間成了焦點,這樣的一幕叫那個裘幫主很是不爽,剛剛自己還是眾人敬仰的所在,可此時卻又被這個該死的傢伙搶了風頭,一時間裘幫主緊攥拳頭,暗自惱怒幾分。

可還未等裘幫主做出回應,眾人目光突然又如同浪潮一般變化,悉數落在裘幫主的身上,眾人這個時候想看看裘幫主究竟會做出何等反應。

所有人目光帶著無盡的灼熱,看得裘幫主臉上笑容漸漸顯現,嘴角咧出一道自信滿滿的弧度,對著眾人很是滿意地點著頭,顯然再次成為焦點使他很是滿意,那顆膨脹的心在漂浮著,湧出一股股快感。

「本幫主出四十六萬又如何!出來玩就是為了一個痛快!」下一刻,在眾人注視下,裘幫主慷慨之意盡顯,如同一個絕世強者一般,隨意地冷喝一聲,末了不忘故作姿態地露出一臉自信的笑容,只是此時的他肉疼的心都在流血,這樣的高價未免有些過於意氣用事。

「那你贏了,我退出!」可就在裘幫主聲音落下的那一刻,那道黑袍下突然傳來一聲再隨意不過的聲音,其中竟隱隱約約帶著些許虐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