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79 Views

羅傑這才發現亞當斯身外一直漂浮著水珠,他從剛才起就已經被人盯上了,一根根藤蔓都受到水珠的遏制,直到剛才才突破制約將他拉回來。

Written by
banner

他抬起頭看見前方的學生們自行讓出一條道路,一名瘦削的白衣男子緩步走出,他身外水流形成柱狀流動著,好像蜿蜒的水蛇飛旋盤繞著,他看向亞當斯時臉上似笑非笑。

他在羅傑沖向霍萊的時候就對亞當斯出手了,只是無論過多久亞當斯展現出來的實力也在他意料之外。

「霍萊,回來」,來人道。

霍萊站起身擦了擦嘴角恨恨地看了一眼羅傑,正要說「是」一旁的布洛白已經飛起一腳踢在他臉上將他踹了個狗啃泥然後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亞當斯身後。

亞當斯嘆了口氣搖了搖頭走向白衣男子,而圍觀的普林斯頓學生一個個面面相覷。

紫薇花的學生完全就是混蛋啊。

五一三天每天兩更,祝大家五一快樂(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

… ps:看《魔鬼的學徒》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是流雲老師」,

「額….,聽說流雲老師一直對莉莉絲小姐念念不忘,這是情敵見面嗎?」,

「我好像聞到了火焰的味道」,

……

白衣男子向後掃了一眼議論紛紛的學生們忙捂住嘴不敢再多說,普林斯頓的學生都知道流雲是最有個性的老師,他性情高傲又睚眥必報,按理說他的性格與教師這個職位一點兒也不相符,但偏偏他教導的學生畢業率總是排在前列。

普林斯頓的校長鄧奎林也很愛惜他的才能,作為水系魔法第一人的流雲曾經是格里高城魔法大賽的冠軍,曾煉製出水系魔法最上品的晶石,而且令人意外的是他曾經是普林斯頓學生們票選出的最受歡迎的導師,沒有之一。

羅傑暗暗看了一眼這個相貌十分俊朗的水系魔法師,他白衣白褲站在那裡自然有一股讓人側目的風采,身材頎長,手指也很細長,手掌抬起時周圍的水珠也隨之升上了半空,漂亮的眼睛中透出嘲諷的色彩。

大概女孩子很容易被這樣的男性所吸引。

他抬起手打了個響指周圍的水珠頓時四散飛濺開來,出乎意料的那些水花不是針對亞當斯和羅傑,而是針對周圍圍觀的學生們。

「啊…流雲老師生氣了」,

「快走快走」,

水花四散將靠近的幾名的學生淋成了落湯雞,了解流雲個性的學生們紛紛散去,很快他們就散的差不多了,只有霍萊還不肯走。

而流雲的水柱也毫不留情地射向他,猝不及防的霍萊頓時被水柱衝倒在地上,愕然地看了流雲一眼然後連滾帶爬地跑了。

「流雲,你還是這麼粗魯,對待學生應該耐心一些」,亞當斯走上前去。

「亞當斯,直接的手段似乎比說教更有效」,他轉過身走進普林斯頓。

「校長在與行政官商談三魁聯賽的事務,所以差我來迎接你」,流雲道,按照禮節亞當斯校長到訪應該是鄧奎林親自迎接才是。

後面的小女巫奈洛洛悄悄問道:「羅傑哥哥,三魁聯賽是什麼?」,

「就是比試紫薇花學院,普林斯頓學院和三葉草女子魔法學院三所學校的學生誰是魁首的比賽」,

小女巫張大了嘴:「哇,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流雲轉過頭看著他們,饒有興緻地問道:「亞當斯,這三個小鬼都是你親收的學生嗎?」,

亞當斯點了點頭,依次給他介紹了三人的名字和職業。


流雲呵呵一笑道:「機械師,拳師,女巫,有趣的職業,這麼說來今年紫薇花的三人小組很可能是他們脫穎而出了?」,

亞當斯搖頭笑道:「對他們來說這很難,比他們早一屆的火舞,晴澤,穀雨都是他們強勁的對手,而且…」,

他摸了摸奈洛洛的頭道:「小女巫是不能參加比賽的」,

「為什麼?亞當斯叔叔」,奈洛洛很是不滿。

「因為教廷有一個霸王條款,女巫不能參加比賽,甚至不能入學」,

流雲冷笑道:「小鬼們,別相信這個人的話,我認識的亞當斯校長可是能與教廷分庭抗禮的人物,小丫頭,如果你的校長不讓你參加比賽你就哭給他看」

三個人都被他的風趣給逗笑了,羅傑知道剛才霍萊抽出匕首的時候他的水流與校長的藤蔓同時到來就是為了保護自己不要受傷,只是他的手段相比於校長要粗魯一些。

「紫薇花有火舞,晴澤,穀雨,還有你這幾個古怪的學生,普林斯頓也有暴君尼祿,蒼鷹霍萊,除此之外三葉草的魔法三姐妹也很有名氣,這一屆的三魁聯賽值得一看」,

普林斯頓的大門后是碩大的廣場,中間巨大的噴泉正噴洒著水柱,廣場上行人眾多,由於普林斯頓是對外開放的很多普林斯頓的市民也時常來到這裡散心。

廣場后連接著三片草坪,草坪中間的通道有八條之多,通往食堂的,通往宿舍的,通往教學樓的,通往操場的都連接在一起,流雲帶著他們前往的是源力訓練室。

「聽說普林斯頓今年還有一張王牌」,亞當斯道。

「你的消息很靈通嘛,亞當斯」,流雲偏過頭看了一眼羅傑等人道:「你的三個學生或許前途不可限量,但眼下急需磨練,而我們的王牌已經可以當做最銳利的刀鋒使用了」,

說話間一個半球形的建築映入眼帘,羅傑訝然地看著那高只有六米的建築,相比於兩邊的教學樓這個半球形的建築根本毫不起眼,但羅傑知道這個半球形的源力訓練師可能是普林斯頓最值錢的東西了。

源力訓練室,連聖路易斯學院都無法建造的源力訓練室,這間訓練室對於初學者來說是提升源力容量與密度的最佳方式,內部的模擬環境能夠讓人體源力提升效果達到最佳。

遠遠地羅傑就能感受到半球上源力的流動,那是真實被固定在球體上向內部輻射的源力,是一個個強大的魔導師的傑作,唯有高手如雲的格里高能夠製造出如此傑作。

「小鬼們,你們的校長嘴上給你們壓力,但實際上可是對你們寄予厚望,帶你們來這間訓練室就是最好的證明,源力訓練室,即使在普林斯頓也只有極少數的優秀學生才有資格進去,這間訓練室能讓你們在短時間內得到極大的提升」,

「你們要珍惜這次機會,由於源力形成的輻射波流太過強大,這個地方你們只能待六個小時,超過六個小時你們的身體會受到極大的損害」,


他從口袋裡取出金鑰匙遞給羅傑:「好好訓練,亞當斯廢了不少唇舌才說服鄧奎林的」,


「亞當斯,我們來這邊聊聊」,

他忽然一把摟住亞當斯的脖子,向來受人尊敬的亞當斯對他這孩子氣的動作很是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和他一起轉了個彎。

「告訴我莉莉絲的近況,近期有提到過我嗎?」,

「很遺憾,完全沒有」,

「可惡,那你有沒有接受她的追求?」,

……(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

… ps:看《魔鬼的學徒》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亞當斯,你已經很久沒有來過格里高了,上一次來還是帶著奧古斯丁」,流雲和亞當斯坐在普林斯頓教師餐廳,與紫薇花學院不同,普林斯頓的餐廳是分開的,教師很少與學生一起用餐。

亞當斯點頭道:「是很久了」,

「老實說,你那三個學生,無論是羅傑,布洛白還是奈洛洛都比不上奧古斯丁當年的風采」,

整個大陸能夠得到流雲如此評價的人一隻手也數的過來,他本身就是難得一見的天才魔導師,格里高城少年成名的高手也數不勝數,光是他見過的就有莉莉絲,鄧奎林,但丁……

但他至今仍對少年奧古斯丁的風采記憶猶新。

「普林斯頓的學生本就自認比其他學校的學生高出一頭,他們有的來自教廷,有的來自大家族,本就是天之驕子,但相比於奧古斯丁他們全部都黯然失色,就好像石頭遇上了珍珠」,

「這也是自奧古斯丁之後你一直不肯親自教導學生的原因吧?相比於奧古斯丁其他學生實在難以入眼是不是?」,

流雲握著杯子看著他。

亞當斯喝了口茶搖頭道:「流雲,如果一名教師因為學生的資質而在教育上有所偏見那他一定不是一名合格的教師,奧古斯丁之後我之所以不肯親自教導學生是因為在我心裡那是一次失敗的教育」,

「失敗的教育?」,流雲好像聽到了極好笑的笑話,放下手裡的杯子道:「亞當斯,你在說笑嗎?大陸上所有人都知道紫薇花的校長亞當斯一生中最大的成就就是教導出劍聖奧古斯丁這樣的人物,你居然說這是失敗的教育?我沒有聽錯吧」,

亞當斯深深看了他一眼道:「一個人如果光芒太盛就會掩蓋他身上的缺點,奧古斯丁就是最好的例子,他是劍聖,因為他很專註,在他的眼中只有劍,因劍而生,為劍而活」,

流雲擺了擺手:「這並不是什麼壞的事情」,

「原本我和你一樣這麼認為,甚至他為了一門劍技殺死三名教廷教眾的時候我也以為他只是痴迷於劍,但後來…他做的事你應該也有所耳聞,審判庭上屠殺囚犯,數宗滅門慘案,斷頭山谷外六個小鎮的消失…..」,

流雲眉頭皺了起來:「亞當斯,那些都是教廷的授命,你難道不應該為奧古斯丁考慮一下嗎?」,

亞當斯看著他的眼睛心情沉重地道:「我一直為他考慮所以從來沒有阻止過他,遺憾的是我從來沒有見過他因為某個生命的消失而難過,外人永遠都不知道他謙和的外表下住著的那顆心有多冰冷」,

「奧古斯丁離開紫薇花加入聖殿騎士團后我一直在反思,紫薇花需要什麼樣的學生?學生們又需要什麼樣的紫薇花?如果連身為紫薇花校長的我都只能教導出表面彬彬有禮但內心卻冰冷無情的學生那紫薇花要怎樣教書育人?他走後我一直都在思考這些問題」,

「讓我看到希望是羅傑,那一天我隔著窗戶看到他開心地給愛麗絲夾菜,即使是愛麗絲對他那麼冷漠他也不在乎,那時候我才知道我想要的學生是這麼一個人,他可以頑劣,可以貧窮,可以不聰明,但他很願意盡自己所能給予需要幫助的人提供幫助,願意對那些身處黑暗的人露出笑臉」,

「他當然也有缺點,比如說刻薄,報復心強,玩心重,但這就是人的矛盾之處不是嗎?我教導的就是這麼一個活生生的人,不是冰冷冷的怪物也不是十全十美的聖人,在他身上你能看到很多缺點,但他人性的光輝永遠吸引著你,這就是我看到的希望」,

他很少一次說這麼多話,說的深刻見骨。

流雲嘆了口氣:「我好想多少有點明白為什麼莉莉絲對你這麼死心塌地了」,

……

「羅傑哥哥,你有沒有感覺很難受?」,

羅傑三人身後,源力訓練室的門緩緩關閉,他們剛進入立時就有感受到了這裡強大的壓迫感,好像所有的氣流都形成重壓壓在背脊上,壓得他們連呼吸都有些困難。

「呼呼」,

「喝」,

訓練室中約莫有十幾名學生,每個人都爭分奪秒地訓練著,光著膀子做俯卧撐的男生,單純練習基本劍術的,以勻速跑圈的….,還有豁得出去的女生只穿著三點式進行修鍊。

訓練室的空地很大,模擬室也排列的很整齊,有仿生森林,重壓模擬室,人造瀑布等,這裡有針對源力訓練的所有器具和模擬室

羅傑喘了口氣道:「受到源力的影響,這裡的空氣流通性差,但空氣密度卻比外面大了數倍,在這裡訓練需要從控制自己的呼吸開始,如果胡來可是會受傷的」,

小女巫搖了搖頭表示聽得不是很懂。

「總之在這裡練習最重要是保持節奏感,只有循序漸進才能有效的提升自己的源力和體能」,

他走上前先走了兩圈準備從最基礎的動作開始練習,等適應了這裡的環境之後再進行一些高難度的訓練,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前方的重壓模擬室發出了一聲巨響,模擬室的大門被人從內部「轟」的一聲硬生生拽了下來。

「彭」,

模擬室中一個高大的身影好像一堵高牆立在門口,他粗壯的手臂輕輕一甩就將被拽下來的門砸了出去,「轟隆」一聲砸在一個正在單手做俯卧撐的女生身旁,巨大的聲音震耳欲聾。

奈洛洛被嚇了一跳拽住羅傑的衣角。

羅傑暗暗看了看那道門,上方是被生生折斷的,由於重壓模擬室有人訓練時需要強行封閉以免外面有人進入打擾,所以這道門是純金屬打造的,保守估計這道門得也有三百斤重。

「是暴君尼祿」,

「這個怪物怎麼突然發瘋了?」,

在外面訓練的學生紛紛看向那個高大的人影,眼中頗為忌憚,顯然這是個不好惹的傢伙。唯有那個單手做俯卧撐的女生一言不發,一個漂亮的倒翻落地后冷哼一聲向那個高大的身影走去。(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

… ps:看《魔鬼的學徒》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普林斯頓的食堂里羅傑精疲力盡癱軟在飯桌上,看著桌子上滿滿的才卻連拿筷子的力氣都沒有了。

布洛白流了不少汗,但還有吃飯的力氣,只有小女巫精神滿滿,吹著口哨將菜夾到羅傑嘴邊,在他張嘴伸頭的時候又飛速抽回手咯咯嬌笑。

「混蛋小女巫」,羅傑連罵她的力氣都快沒有了,在源力訓練室的六個小時他可謂爭分奪秒,從最基礎的鍛煉到高強度的練習統統做了一遍,但真正讓他累成死狗的是重壓訓練室。

他又想起那個高大如鐵塔般的男子,這裡的學生叫他「暴君尼祿」,那個傢伙真是強的可怕,源力訓練室被他撞壞了三堵牆,要知道那些牆壁可是全金屬製造並且被魔導師用源力加固過的,這個傢伙簡直像是為毀滅而生的魔神。

還有那個穿著白襯衫的女生,長得嬌滴滴的,但脾氣卻那麼火爆,只是因為尼祿不小心把鐵門扔到她身旁就敢與他死磕,她居然能與那樣的怪物打得不落下風。

這也是羅傑拚命訓練的原因,普林斯頓的學生強的出乎意料。

「看來只有羅傑的訓練效果顯著」,亞當斯的源力流入羅傑的體內為他恢復體力,他手放在桌上引出一顆小樹苗然後引出一道水流,如法炮製測量羅傑三人的源力容量和密度。

「容量二點一立方,密度五,了不起的進步,羅傑」,

上一次的測試羅傑的源力容量還只有零點四,這麼快就增強了五倍多,進步驚人。

恢復了些許體力的羅傑哈哈笑道:「我的訓練方法果然有效,唉,小白,真是可惜呢」,

他得意地看向布洛白,兩人擁有截然不同的訓練方法總是想要對比一下。

布洛白哼了一聲伸出手。

「容量一點八立方,密度四點二,不要灰心,你的技巧很突出」,

布洛白不開心地看了羅傑一眼,這個傢伙居然進步的這麼快。

奈洛洛也伸出手:「亞當斯叔叔,看看我的」,

「容量零點五,密度一,不過你還小,以後還有很多機會」,亞當斯安慰她道,但小女巫還是止不住的傷心。

亞當斯道:「源力訓練室的成果很顯著,在我們回去之前你們還有三次的機會進入訓練室」,

羅傑道:「校長,我們快要回紫薇花了嗎?」,

亞當斯點了點頭:「後天就回去,羅傑,布洛白,做好準備,三魁聯賽即將開始了,相比於學長學姐們你們的源力還需要提升」,

「恩」,羅傑重重點了點頭。

三魁聯賽,兩年一屆的三魁聯賽是所有學生們夢想的賽場,聯賽並不是單打獨鬥,而是三對三的小組賽,三所學院最優秀的小組決賽時不僅所有的學生會在看台上觀看,連教師,校長,商會,鐵匠會和教廷也會派人來觀賽,除此之外聖殿騎士團和十字軍也會派出專人到場。

比賽中表現優秀的學生會被各方勢力哄搶,從此前途無量,三魁聯賽歷代奪冠的小組及個人都有很高的成就,劍聖奧古斯丁,十字軍的黑羽沙迪亞,植語學家亞當斯,不用吟唱的魔導師莉莉絲……,

每一個名字都如雷貫耳,他們的事迹激勵著後來者奮勇向前,不斷開拓。

在奧古斯丁之後大陸各地的家族開始流行一個習慣,在三魁聯賽的時候雇傭媒人挑選女婿,無論是中小家族還是大家族都在那一次比賽中恍然大悟,三魁聯賽決賽中奪冠的學生是最矚目的那顆星,擁有不可限量的前途,如果挑到這樣的女婿既擴大的家族聲望也有利於家族的長期發展。

當然,被指腹為婚的女子很少有不情願的,對女性來說一個優秀,有風度又有前途的丈夫是很難抗拒的。

三魁聯賽還沒開始,但所有的學生都已經躍躍欲試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