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123 Views

殺完自己族人之後,仆大人又看向楚南,表情猙獰,眼睛中爆發出恐怖的寒意:「小子,到你了!你上去,替我取下妖晶!否則的話,他們就是你的下場!」

Written by
banner

言語之間,脅迫之意顯而易見。

連自己族人都能夠下此狠手,更別說對付楚南。

誰都知道,若是楚南膽敢說出半個不字。下場甚至可能比這些豹族的人更加凄慘!

進也是死,退也是死。

眾人都將目光好奇的投向楚南,帶著看戲的心情,目光中透露出一絲戲謔。

這小子該怎麼辦? 第605章高高在上?

血皇之子立刻揮舞著黃銅古斧,在虛空中攪動出磅礴殺氣,金芒乍現,帶著呼嘯的風聲,展現出威嚴的氣勢。

護在楚南身邊。

雖是一言不發,但是血皇之子表露出來的意思,讓任何人都明了。

你若戰,便不死不休!

「呵。」無視著周遭眾多看戲的戲謔神色,楚南拍了拍血皇之子的肩膀,眸子里浮現出一抹凌厲的狠芒:「你真以為,你是天下無敵了?」

「哈哈哈,」仆大人不怒反笑:「我雖說無法天下無敵,但是對付你,還是綽綽有餘。區區道玄境的小子,有什麼資格跟我對峙?」

「哦?」楚南反笑一聲,言語神色一直都平靜,古井無波:「你確定就能夠脅迫我?在丹田無法動用的情況下,你就這麼自信自己的實力,能夠滅殺我?」


「笑話!」仆大人言語中頗有些不耐煩起來,帶著一絲被楚南話語激怒的怒意:「別以為你們兩人聯手,就能夠抗衡我。不過是多了一個化仙境中期,血皇之子嘛?若是曾經血皇在世,我興許念著你師父的名聲,放過你一馬。不過現在……不要不識抬舉!」

「即便是你們二人聯手起來,在我眼中也與螻蟻無疑。多費一些手腳罷了!」

仆大人厲聲喝到。

「原來如此,」楚南露出憐憫與惋惜之色:「原來為你出生入死,替你賣命的豹族修者,你的手下,在你手中不過是被利用的螻蟻。甚至,連螻蟻也不如。你不覺得太惡毒了嗎?」

「我惡毒不惡毒,並非能夠由你來定奪!」聞聽此言,仆大人臉上流露出一絲揶揄之色:「有些事情需要講明嗎?只要我化作真仙,一切的罪孽一切的往事,都會隨風散去。到時,這天下間的凡人,不還是對我雕像三叩九拜的?這世間哪兒有什麼正義可言?那寺廟之中參拜的銅首雕像,不都是一些沽名釣譽的偽君子?」

「哼!好狂妄的口氣,妄言將整個天下都要玩弄於股掌,你真以為你有那麼大的本事!」楚南目光中那冷冽的光芒越發的開始泛濫。

楚南知道化仙境巔峰的修者的確很強悍,也知道,若是論平常時刻,自己未必會是對手。

但是,這仆大人竟有如此張狂一面,將天下世間都當作螻蟻一樣愚弄。

這囂張跋扈的自大之態,著實讓人憤恨。

「井底之蛙,又豈能明了我們這巔峰修者的世界?你過是區區道玄境,冥冥眾生中的凡人,滄海一粟。不屑與你多說!」

仆大人厲聲喝到:「到底去不去,不去本大人即刻便殺了你!」

楚南並未理會他,反倒是轉過身來,對在場諸位大能修者道:「我可以幫你們拿的?拿的妖晶,但有一個條件!」楚南遙空直指仆大人:「將此人滅殺掉!」

虎暴王搖搖頭,嘆氣道:「你未免有些太夜郎自大,高估自己了。一個修真界的晚輩,也想來威脅我?實話說,你還是老實一點的好,否則的話我有一百種辦法,可以逼你就犯!」

一側的寧火舞張了張嘴,插言道:「我欠這楚南一份人情,換人吧。讓別人上去。」

「不可,現在已經沒有人選了。必須要兩人一起上石山,才有可能取得三轉妖龍的妖晶!」虎暴王搖頭拒絕道。

寧火舞有心想還人情,可是無奈在場巔峰修者實在太多,根本不是她能左右,只好對楚南遞了一個愛莫能助的神色。

更何況,還有一個讓她更為忌憚的無塵。

這個不知道達到第幾重的劫仙,一直都未曾發言,著實讓人心中不安。

寧火舞本身與楚南沒有太大瓜葛,只是念在楚南先前出手幫助過自己,才開口替楚南解圍一下。

但是若寧火舞不傻,絕對不會在現在的緊要關頭,冒著成為眾矢之的的可能,為了幫助楚南而得罪如此多巔峰修者,否則的話她都不好收場。

無塵與嗜血魔妖更是乾脆閉目假寐,好像根本沒有看到在場的情況,臉上掛滿了淡漠,很顯然已經將楚南摒棄。

「哈哈哈。」

看到諸位劫仙都贊同自己,仆大人愈發是囂張跋扈,張狂大笑著走上前去,伸手朝著楚南的臉輕輕拍來,帶著一絲戲謔與可憐:「對我們這種巔峰修者來說,只是一個可利用的工具而已,沒有足夠的實力還想與我們平起平坐?真是太天真了。放心吧,等你替咱們取下三轉妖龍的妖晶之後,我會勸說大家,給你留下全屍的!不過前提是……你能夠完整的從石山上走下來。」

沒等仆大人的手拍中楚南,仆大人只感覺自己面前一花,一道厲風襲來,他的手腕便被一隻猶若鐵鉗般的手死死抓住。

強烈的劇痛頓然間從手腕上觸電般襲來,仆大人臉色驟然變化,想要縮回手,卻發現自己根本無法撼動著鐵鉗巨手上的力量分毫!

「這!」

這個小子的力量怎麼會如此霸道!

仆大人心中凜然,雙目陡然瞪大。

在他想象之中,即便是自己無法動用丹田,但是憑著化仙境巔峰的實力,那小子拿什麼跟自己比!

可是他不知道,楚南這些時日,在天階之中,汲取了不知道多少神魔至精,不斷淬體洗髓!

因禍得福的楚南,本就強悍無比的軀體,更是得到脫胎換骨的變化,豈是仆大人能夠比擬的!

楚南死死擒著他的手腕,不斷用力之下,仆大人的手腕中,竟是發出咔嚓咔嚓摩擦的骨裂聲,惹的後者慘烈的尖叫。

「至始至終,你的優越感不是很強大嗎?你們這些高高在上的所謂巔峰修者,又有哪一個,不是從凡人走過來的?化仙境巔峰的修者,真的就很了不起嗎?」

「啪!」

話音方落,楚南狠厲掄起巴掌,狠狠的抽打在仆大人的臉上,後者整個人被抽飛出去數丈之遠,在地面上不斷翻滾著,暈頭轉向,碎牙帶著唾沫與鮮血,濺了一地。

楚南眼中蘊含著的那寒芒,也是在這一刻,盡皆迸發出來,冷冽的寒氣逼人心魄:「將這巔峰強者,如螻蟻般踩在腳下的感覺,還真是不錯。」

剎那間,在場所有修者,都露出吃驚之極的神色。

連無塵都猛然睜開眼睛,滿是驚疑。 第606章師出同門

仆大人接連幾個翻滾,狠狠摔在地面,整張右臉都浮現出清晰可見的五指印,幾欲滴血,右臉腫大的比蘋果還紅。

仆大人匍匐在地面,仰起頭雙目瞪大,眼睛中滿是驚駭的怒意:「你!」

他現在還有種做夢般的不切實際。

一方面是自己被楚南這一巴掌扇的暈頭轉向,迷迷糊糊。

其二方面,楚南突然間展現出來的恐怖實力,讓任何人都始料未及。

「很爽是嗎?」楚南活動著手腕,踱步走到仆大人面前,雖是在笑,但眸子里的狠辣之色,卻顯而易見,冰冷到令人渾身發寒。

「一直自詡為蒼生主宰,高高在上的優越感,讓你欲罷不能是嗎?怎麼樣,被你一直視為螻蟻的凡人,抽臉是什麼感覺。這種滋味應該很好受吧?」

冰冷的字句,依次從楚南口中吐出來,讓後者惱羞成怒,幾欲吐血。

這種赤.裸裸的羞辱,讓他怒火中燒,肺都要氣炸了,憋屈到極點。

化仙境巔峰的修者,在道玄境的面前簡直就是神邸一般的存在,竟然被一個人凡人抽飛了出去,這種事情簡直是他一生一世的恥辱!

縱使仆大人的丹田被封印住,無法施展內力,但是在化仙境巔峰如此強橫的實力之下,身軀也強大到一定的程度。

無塵眼中不斷冒出寒光,閃爍不停,死死盯著楚南,流露出一絲莫名的意味。

他與嗜血魔妖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一抹驚駭。

嗜血魔妖的神色更是詫異,那目光傳遞的意思,是在詢問著無塵,這不是一個區區道玄境的小子嗎?為何會有甚至堪比上自己的身軀!

無塵也百思不得其解,最後只得苦笑一聲,看來自己還是太小瞧這個小子了,沒想到,事情遠比想象之中的棘手的多!

失策了。

「竟敢打本大人,本大人要殺了你!!」仆大人幾乎吐血的話,咬著牙從口齒間擠出來,整?

??人瞬間從地面騰空而起,他的步伐飛速邁動,快撤閃電,飆竄而去。

「咚咚咚咚!」

他每一步狠狠踏在地面上,都發出沉悶的腳步聲,整個地面都在顫動,威勢浩大。

仆大人即便是不能夠動用內力,施展功法,實力也不能小覷,眼中爆發的寒芒猶若火花般恨不得炸出來。

楚南面目冷然,看到仆大人臉上猩紅鮮艷的手掌印之後,嘴角逐漸勾勒出盛開的笑容:「嘖嘖,這巴掌果然扇對人了,蓋在你的臉上,看上去順眼多了。」

「你給我去死!!」仆大人幾乎要吐血,失去理智的他,右手化作掌刀,縱身躍起,凌空大鵬展翅,撲殺下去,狠狠劈斬向楚南的天靈蓋,恨不得將其一擊之下,滅殺成齏粉,以泄心頭之恨!

「嘖嘖,脾氣倒是挺大!不知道你的實力跟你的脾氣是不是成正比!」楚南那一抹嘲諷的笑意依舊噙在嘴角,出手卻絲毫不慢,腳步微移,也不見楚南施展出什麼,眾人只感覺面前一花,楚南邁出步伐產生道道虛幻的殘影,滿臉輕鬆的側身一閃。

仆大人的掌刀瞬間撲殺而空,擦著楚南的肩膀掠過。後者心中暗道不妙,立刻欲要抽身而退。

「想跑?回來吧!」楚南左手猛然死死擒住仆大人的手臂,猛力扭動。

「咔嚓!」

只聽得一聲清脆的骨裂聲響起,仆大人的整隻手臂竟是以詭異的姿勢向後折斷。

化仙境巔峰修者的骨骼,一般都堪比十階靈器的強度,竟是被楚南隨手的一擊,便徹底的折斷,這一幕徹底震撼住所有人。

彷彿仆大人在楚南面前完全是一隻紙老虎,毫無殺傷力!

仆大人的臉色慘淡,強烈的劇痛不斷衝擊著他的大腦,冷汗淋漓,沾濕了衣服。

可是多年的在生死邊緣的廝殺,早已讓仆大人練就出一身堅韌的神智,在危機之間,仆大人雙腳猛腳猛然踢踏而出,膝蓋狠狠頂向楚南丹田。

眾所周知,丹田除了凝聚內力之外,也是全身力量的最關節點。

若是丹田受到瘋狂攻擊,整個人的力道就會瞬間潰散下去。仆大人就能夠趁機而退。

楚南冷然哼笑:「果然不愧為化仙境巔峰的修者,廝殺經驗真是爐火純青,不過你以為這樣就能夠逼迫我就範嗎!」

在說話的同時,楚南也早已出腳!

縱使仆大人三頭六臂,廝殺經驗在爐火純青,但如何能夠比得過在那魔子身上偷師數月的楚南,後者的廝殺經驗,戰鬥意識此刻不知道要比強者強大多少。

兩人幾乎是同時出腳,狠厲的撞擊在一起。

「轟轟!」

「吧嗒!」

一連串的碰撞聲響起,夾雜著清脆的骨裂聲。

仆大人的五官幾乎都扭曲了,膝蓋上傳來的骨裂劇痛,讓他幾乎連喘息都變得極為困難。


楚南狠拽住仆大人的手臂,猛然轉身,將其一個過肩摔,仆大人的整個身軀都被連帶飛了起來,掄高在添上,狠狠砸在地面!

「轟!」


地面炸裂,地板四分五裂,純純龜裂。無數細碎的石渣都四濺而開。

仆大人頭暈目眩,天旋地轉,只感覺五腑六臟都移位,被摔成了肉醬,幾欲吐血。

這種恥辱感,挫敗感,讓仆大人極為難受,惱羞成怒到要發狂。

化仙境巔峰的修者,慘敗在一個卑微的螻蟻手中,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反倒是想是被猴耍一樣,被楚南戲耍在股掌之間,若是沒有親眼目睹到這一幕,在場的人沒有一個人會相信,定然認為這是一個荒誕的謊言。

可即便是親眼目睹到,眾人也依舊感覺有些荒謬。

血皇之子瞪大了眼睛,滿臉駭然。他早知道這段日子楚南汲取了足夠的神魔之氣,以及偷師魔子,實力膨脹狂漲到空前地步。

但是卻依舊沒料到,能夠厲害到這種地步。

「怎麼,牽著我的手還捨不得鬆開了?」楚南眼中浮現一抹戲謔,隨即一腳狠踢在仆大人的胳膊上。咔嚓,那僅剩的一隻完整的胳膊,也瞬間宣告斷裂。

「你不是追殺我追殺的很爽嗎?」楚南單手將其凌空提起,一個巴掌再次狠狠扇在仆大人的臉上,又將後者抽的飛出十幾米遠。

「你不是大放豪言,下次看到我,必是我的死期麽?」

「啪!」

又是一巴掌。

仆大人又氣又怒,身子都在不住的急顫,但是他的雙臂被廢,又斷了一隻左腿,本來就不是楚南對手的他現在根不值一提。

一側的人,看到這一幕,眼中皆是浮現出不同的目光。

虎暴王本是想要衝上去,卻是想想還是忍了下來。

他與仆大人素無瓜葛,現在死了也好,自己也少了一個競爭對手。

二來,楚南展現的強悍,讓虎暴王也略微生出了一絲忌憚。

「你,你若是殺了我,整個豹族都不會放過你!馬上就有人會來替我報仇的!」仆大人心中終於懼怕,色厲內荏的大叫。

「哈,我欲殺你,誰又能拿我如何?」

「死吧!」

楚南大步流星跨上前去,猛然高抬起右腳,狠狠的踏在仆大人的頭顱上。

後者的整個頭顱,瞬間被踩的稀碎,腦漿炸裂開。連御靈都被徹底踩滅!、

一代豹族地位超群,即將成就無上巔峰,在整個火剎國都名聲赫赫的仆大人,就這般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徹底滅殺,元神都徹底消散。

「啪啪!」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