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93 Views

“是嗎?我不記得沈氏的事情和我有什麼關係。“安城軒冷冷一笑,他搖曳着手中的酒,小品了一口。

Written by
banner

沈氏集團他是要定了,只是,要不要幫沈若蓉卻是他的事情,如果他不想,也沒有任何人可以強逼他,他之所以想聽她說,是他還有事情沒做完,而沈若蓉就是一顆特別好,而且接近完美的棋子。

“軒,你怎麼可以這樣說?你當初答應要幫我的。”她如果沒有記錯的話,安城軒當時讓她答應把沈氏內部的資料全部弄到手,然後會幫她拿到沈氏的,怎麼他現在說話不算數了?

聽到她這樣說,安城軒勾扯起脣角,修長的手曖昧的捏住沈若蓉的下巴,低沉的聲音在她的耳邊說着:“沈氏我的,要多少錢,你開個價。”

沈氏集團,在他的收購計劃之中,只是,如果有沈若蓉幫忙的話,他會比慕霸天更快一步進行,這樣也是兩全齊美。

“我不要錢,我只要沈氏。”沈若蓉說着,她的目光有些貪婪,她更想要安城軒。

“哦,是嗎?“安城軒有些不屑的勾脣,冰冷的眼神盯着沈若蓉,她現在居然想與自己反口?

既然她想玩小把戲,那麼,他就順水推舟,讓她玩個痛快,只是後果,想她也承擔不起。

沈若蓉沒有想到安城軒變臉這麼快,特別是他那充滿殺氣的眼神,讓她有些害怕,移了一下自己的身子,與安城軒保持着一定的距離。她剛纔差點就忘記安城軒是個危險的人物,殺人可以不嘗命的,誰不知道陳安是他殺的?只是沒有證據,沒有人能將安城軒踩在腳下,所以這件事情就連陳氏那邊都是不了了之了。

沈若蓉的臉色一僵。

“五十億。”安城軒開了一個價,一個天價。

沈氏集團,根本就不值五十億,安城軒居然出了五十億將沈氏賣下來?沈若蓉捂着自己的胸口,以爲自己聽錯了。 如果有五十億,她還要沈氏集團幹什麼?她開始以爲安城軒的出價,也只不過是二十億左右,沒有想到超出她的想象之外了。

“兩天內辦好,五十億就是你的。”安城軒再一次說出來,他將早就準備好的計劃書丟給沈若蓉。

重生之簡單生活 沈若蓉沒有想到安城軒早就準備好了,好象他早就料到她會過來找他談,然後,將事情一次性扯清?安城軒太可怕了,而且上面還寫着她在沈氏中拿到了自己錢,包括所有的貪污一一陳列出來,她知道如果她不服,安城軒會讓她坐牢的。

“好。”沈若蓉沒有再猶豫,她簽上了自己的大名,這是她最後一博,還是輸了,不過她得到的是金錢,有錢就可以東山再起。

凌冰坐在沙發的後面,她感覺到自己的心很亂,腦海一片空白,她沒有想到這一次她居然聽到了這些,他明明帶着自己回沈家,而且與家人還是很親熱的,可是,轉臉就要將沈氏私吞了?

“他下一步會不會是淩氏?”她的心在猜着,最後自己捂着嘴巴不敢出聲,安城軒可太怕了。

現在得到了沈氏,那下一步會不會就將目標轉到了淩氏集團?不,不行,她得告訴冷然,不讓安城軒得手。

可是,她根本就聯繫不上冷然,她不知他的聯繫方式,而且,她就連去他家的路也認不得。

沈若蓉將筆放下,她把資料收進自己的包裏。

安城軒拿起另外一份文檔,往抽屜裏一丟,鎖上了。

“等你的好消息。”安城軒說着,拿起另外一隻高腳杯倒了一杯紅酒遞給沈若蓉。

沈若蓉接過紅酒,今天是誘.惑安城軒不成功,或沈她從一開始到最後,一直都沒有成功過的,但都不重要了,五十億她可以做很多事情了,而且,她要讓沈宏他們都帶着不甘心的死去。

想到這裏,她將紅酒一飲而盡,

“好。”

沈若蓉喝完酒,瀟灑的離去,不想因爲自己剛纔給安城軒留下再壞的印象,她離開後,安城軒自己獨飲着酒,好一會後,起身拿起自己的外套大步的離去。

辦公室落鎖的聲音在凌冰的耳邊迴響着,她坐了起來,靠着沙發發呆,她的心還沒有從驚慌中回神,原來安城軒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壞蛋。

她想到陳曉和沈宏那和藹的面容,還有那對女兒的思念之情,她覺得自己的心被揪得緊緊的,她是不是該去阻止這一切將要發生的事情呢?

十分鐘後,她確定安城軒不會回來後,凌冰爬了起來,拿着自己的包包快步的離開了安城軒的辦公室。

她離去的時候,安氏集團的人都下班了,並沒有發現她在這裏,保安看了她一眼,曾經也見過她一次,所以並沒有把她擋了下來。

“走還是不走?”她在猶豫着,現在是下午六點鐘,她要不要去沈家呢?還是回安城軒的安宅?

不管了,她擋了一家的士後,報上了沈家的地址後,車緩緩的往她要去的方向開去。

她這時纔想到自己身上沒有包,這個包包是冷漠給她的,她還不知道里面裝的是什麼東西,這時她打開了包包,裏面有一部手機,然後有一張卡,還有一萬塊現金,她拿着錢嚇着了,冷然居然給了她這麼多錢?

凌冰離開後,一輛車一直跟在她搭的的士後面,她太過於着急,並沒有發現。

“冷少,要不要繼續跟着?”看到凌冰下了車,往沈家裏走去,司機問着冷漠,只見冷漠盯着凌冰的身影,直到她消失不見後。

“回去。 ”事情如他想象中的一樣,順利的進行着。

安城軒他太高估了自己的智商,在冷漠的心中,只有他的主子冷然王子是天下最厲害的人物,所有的人都要爲他們以前曾經做過的事情付出一定的代價,而上一輩的恩怨,這一輩還在繼續糾纏不清。

“是。”司機應了一聲,車子快速的離開。

消失在幕色中,直到消失不見。

沈家裏,陳曉和沈宏都在家,剛做好晚飯,沒有想到凌冰會回來,陳曉有些激動的拉着凌冰。

“初初,怎麼回來了,也不說一聲?”

在書房的沈宏,聽到陳曉的聲音後,開了門出來,看到凌冰就坐在大廳裏,和陳曉說家長,談家短的。

家裏,終於又再一次重複着以前的熱鬧情景了,雖然以前沈靜初很少回家,但是每一次回來,家裏一家三口都會聚在一起,說這談那的,雖然他們給予沈靜初的感情有點淡,但是,依然讓人感覺到溫馨。

“爸爸,我聽說姐姐是不是對你們不滿?”這時,她用的是沈靜初的身份,而她回來的目的,也是想讓他們對沈若蓉起一些疑心,至少,她也只能做到這樣。

如果她直接告訴他們,沈若蓉要將沈氏賣給安城軒,相信他們是不會相信的,而且還會懷疑她是不是沈靜初的真實性。

雖然陳曉一直都把她當成了沈靜初,可是,沈宏看着她的目光,她知道沈宏一直都知道她是凌冰。

“這…這個問題一直都存在,初初你就不用操心了。”陳曉聽到她的話,是明顯的關心着她們兩,只是,事情並沒有初初想象中的這麼簡單,他們的目的還不止是一點點大家相處得不快,有些不滿這麼簡單而已。

“初初,你是不是知道什麼?”沈宏的目光落在凌冰的身上,盯得她頭皮有些發麻。

沈宏雖然對她也關愛,但是,卻一直都不是太過於熱情,而他的目光中流露出來的情也是真的。只是,或沈每個人表達自己的愛不一樣,所以,沈宏習慣了放在心中,一定是這樣。

凌冰將她想說的講了一次,卻是略了安城軒與沈若蓉之間的事情,她只是想說讓他們小心點,她也只能說這麼多了。

“***的,他們要是敢動沈氏一分一毫,我不會放過他們的,這些視利的小人,只懂得在得意的時候享受,失意的時候都想抽身而出。”沈宏憤怒的說着,這些事情他一直都感覺到不對勁,包括財務表情。

其實,沈氏財務中資金一直是空缺的,直到徐強的出現,幫了他不少忙,以爲這樣就可以度過難關了,今天早上他突然發現其實事情並沒有自己想象中的樂觀,或沈這就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預兆,他一直沒有把這件事情告訴陳曉,只是爲了讓她不用再操心這事。

直到凌冰的出現,他直接將怒氣宣泄出來。

“你們要小心些。”凌冰說着,她微嘆了口氣,不知怎麼去安慰他們,她現在最要緊的就是聯繫上冷然。

不知他會不會幫忙,如果他願意幫忙就太好了,冷然是她最後一個能想到的人。

“他們一直在蠢蠢欲動,我一直都知道會有這麼一天的,就算他們真的把沈氏毀了,我們也…無能了。”陳曉撇了撇嘴,現在情況本來就不對,大家心裏都清楚不過了。

她拉着凌冰的手,這一刻,就算什麼都沒有了,她是一個女人,要的只是一家三口平安就好。

或沈,事情要由十多年前說起,那個時候她和沈宏是一無所有,直到沈靜初的出現。

“老婆,不要太悲觀,我會想辦法的。”沈宏不忍心看着陳曉傷心,他是一個男人,要撐得起這一切。

他們的表現在凌冰的眼中,卻是另外一番滋味,人們都是夫妻本是同林烏,臨難之時各自飛。

“不要忘記了十多年前的事情,這些本來就不屬於我們的。”陳曉提醒着沈宏,如果這一切要發生,他們兩個怎麼可能擋住得?

提起十多年前,沈宏住嘴了,眼中有着一種恐懼…凌冰看到了,是一種恐懼。

凌冰什麼也不再說。

她看到沈宏拿起酒瓶,往地上摔下去,酒流了一地,她不知爲什麼,只知道他們提及十多年前,突然都像變了一個人化的。

“初初,今晚媽媽不能留你在家過夜了。”陳曉拉着凌冰,打開門。

凌冰什麼也沒有說,走出門回過頭的時候,陳曉重重的把門關上了。她不是他們的女兒,卻能感覺到父母的無奈,他們到底在想什麼?

爲什麼會這樣?她站在大街上,看着來來往往的車輛,她不知自己要何去何從,只知道她就這樣站着站着,來往的人羣散了,她要去哪?

晚上十一點,她終於回到了安宅。這裏顯得很安靜,好象她來錯了地方一樣,平時夜晚上都沒有關燈的安宅,今晚突然燈都熄滅了,好象今晚特別安靜。

“阿蘭,在嗎?”她走進大門,發現門居然沒有鎖,而且裏面空無一人。

這個時間段,這裏的人應該都睡了,她小心的走了進去,也沒有開燈,只是拿着手機照着路,往二樓走去。

她的房間,一定要經過安城軒的房間,凌冰不知自己是不是想多了,突然想知道安城軒回來了沒有。她心裏有一股怒氣,就算她什麼也不是,爲什麼安城軒就不能擔心她一下?想着她還是朝安城軒的房間走去,轉動門鎖,房間裏沒有燈光。

“沒回來?”她自言自語,覺得不太對勁,安城軒怎麼還不回來?她的腦海裏閃過的是今天安城軒和沈若蓉的身影,兩個人曖昧無比,難道…出去了?

她想到的是安城軒色眯眯的模樣,還有就是以沈若蓉這一類的女子,安城軒想必也不會這麼快就回來了,想到這裏,她轉頭就離開。

這時,安城軒的房間應聲而開,凌冰還沒有做好準備,她的身子被人拖了進去,門應聲而關了起來。

“啊,是誰?放開我。”凌冰不斷的掙扎,她的嘴脣被人也捂住了,發出來的聲音都是“唔”,“啊。”

身後的人沒有聲音,身子很高,而且很勁很大,身上的氣味有點濃,是酒的味道,她猜一定是男人,可是,爲什麼有人在安城軒的房間裏?

凌冰反腳踢過去,腳卻被身後的人雙腿夾住了,令她動彈不得,而且男人的一隻手還不安份的摸上她的胸前。

“初初,你回來了?”她的耳邊響起那熟悉而磁質的聲音,耳畔有些癢癢的,男人不斷的在她的耳邊吹氣。

凌冰這時一愣,隨即大喘一口氣,居然是安城軒?她聽出來的,可是,安城軒爲什麼要嚇她呀?她腦一片空白,沒成想到安城軒會摸她的身體。

事隔三年之後,她終於回來了,回到了這個地方,有着她最愛的男人,還有她嚮往的幸福生活的小島。

“安,我回來了,希望一切都並沒有改變。”她笑說着,那臉上若隱若現的梨窩顯得十分可愛,她理了理身上的衣服,邁步走了進去。

安氏會所不單是上城最高檔的酒會地點,也是香醇的美酒特別出名,也是獨一無二的極品,很多諸多世界著名人士都喜歡在這裏停留,一是爲了顯示自己的身份,二來則是爲了在這裏找到更好的獵頭。

“慕,你說我們要不要幫他一把?”坐在金碧雅緻的酒廳中,徐屹端着洋酒天天的搖晃着,慕辰夜的的目光卻被一抹身影吸引住。

“屹,你看。”顯然慕辰夜被嚇着了,他以爲自己喝多了,有點眼花,可是,那抹身影是他們永遠都忘記不了的。

徐屹一手捧着酒杯緩緩啜飲,聽到慕辰夜的話,他優雅的輕輕轉頭,他臉上那優雅的神情,轉眼變得錯愕不已。

小笑?她怎麼會在這?她不是三年前就已經死了嗎?怎麼會出現在上城,怎麼會出現在安氏會所?

難道她沒有死?在他們熟悉的身影慢慢的走近他們的時候,慕辰夜和徐屹兩個人都不知所措,盯着那個嬌小軟弱的女人。

直到她認出這兩個人,直到她站在兩個人的面前,直到她…“慕辰夜,徐屹,你們怎麼在這?”

一聲驚喜的叫聲,把慕辰夜和徐屹從天堂拉到了地獄。

小笑,三年前安城軒的戀人,兩個人愛得死去活來,正準備訂婚的時候,慕素言的出現打破了這一幕的幸福。慕素言對安城軒是一見鍾情,一見傾心,用了沈多方式接近安城軒,並要博取到安城軒的愛意,卻沒有想到小笑在安城軒的心中已生了根。

安城軒與小笑之間的愛,佔據了安城軒的生活中的一大部份,直到慕霸天出現,手中擁有安城軒從小到大一起想得到的東西,直到小笑跳進大海,直到聽到小笑的死亡,這一切都似乎是理所當然。

在最後的調查中,才發現原來小笑的死與慕素言有關,那時的安城軒的痛與恨,糾葛在這個女人的身上。 慕辰夜與徐屹看到她再一次出現,沒有太多的驚喜,而是爲安城軒感覺到悲劇,生活中的幸福只是短暫,而安城軒和沈靜初,又該如何是好?

小笑,沈靜初,這兩個女人之間,安城軒要如何選擇?小笑,是安城軒愛了三年的女人,而沈靜初是否只是安城軒生命中的一個過客?

而慕素言又該如何是好?婚期就近在眼前。安城軒會因爲小笑棄去一切,還是爲了一切,放棄愛情?

“小笑?你…回來了?”首先說話的人是徐屹,他站了起來,看到小笑坐在他的身邊。

活生生的人,這模樣,這面貌,這眼神,那笑意,像足了當年,雖然三年過去了,雖然今年已有26歲的小笑,看起來青春仍在,歲月蹉跎,她卻還是當年的模樣。

“是啊,你們能幫我聯繫一下安嗎?”她有些期待的看着安城軒的兩位好友,她的期待,期望,全部在這,她聯繫不上安城軒。

三年了,她回來了,爲了她的愛,她的愛情,她的男人,她的幸福,她回來了,那個男人似乎在她的生命中消失不見,可是,她卻能感覺到安城軒不會忘記她,他們之曾的愛是那麼的濃,那麼的深。

“小笑,能說說你這些年怎麼過來的嗎?”慕辰夜首先開口,他沒有提及安城軒,只是有些冷漠的掃過,然後仰頭一口喝掉杯中美酒。

不是他不喜歡小笑,而是她的出現太奇怪了,三年前找到她的屍體,確定沒有呼吸了,怎麼可能會在三年後又再一次出現,而且還站在他們的面前,而且在安城軒就快要找到幸福的出口的時候。

這一切,到底爲了什麼?是福,還是禍?

小笑有些疑惑地看着慕辰夜,她沒有想到慕辰夜的態度比以前更加冷淡,他與安城軒很友好,但是,對於她,他卻總是保持着一定的距離,安城軒的那些朋友中,慕辰夜的性格最好相處,可是,卻對她保持着最遠的距離。

“我…”想到當年,小笑的淚珠連連,要她怎麼去說?她能活着,能回來,就只有一個信念,她要回來找安城軒。

她不能沒有安城軒,這輩子,安城軒就是她的所爲,因爲這個信念,她活過來了,卻帶着愛與恨活着,直到現在。

然而,慕辰夜,徐屹,小笑這兩男一女,卻同樣成爲了安氏會所今晚最惹眼的風景線!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慕辰夜的臉色有些難看,徐屹則比他好很多了。夜也深了,小笑又坐了一天的飛機,也累了。

“小笑,明天我們幫你聯絡安,你就先在這住下吧。”徐屹想了一下,安城軒的電話確實無法接通,好象關機了。

安城軒一向都不關機的,今晚卻例外的關機了。

“屹,你送小笑上去休息,我出去走走。”慕辰夜看了小笑一眼,向她點了點頭,拿起外套就往外走。

今晚註定了徐屹要買單,說好是慕辰夜請客的,結果還落到把一列單子送到自己的手上,徐屹搖了搖頭,這個傢伙。

“慕,謝謝你。”在慕辰夜轉身離去的瞬間,小笑站了起來對他說,他只是站直了身子,沒有回頭。

徐屹在心裏衡量着,小笑回來,是好消息,這個時候的出現,卻打破了他們所有的計劃,包括沈靜初。

“小笑,走,我帶你上樓。”徐屹說着,幫小笑拿着行李。

他對這裏很熟悉,而且他又是安城軒的好友,當然是在這裏有着自己的私人房間,還是在頂樓的豪華套房。

啞巴庶女:田賜良緣 小笑看着慕辰夜離去的方向,點了點頭,希望一切都不要變,她只有他了,只有他了。

徐屹也走了,若大的房間裏只有她自己。

小笑站在那裏,看着這樣的黑夜,怎麼回來了,她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好象她見不到安城軒了一樣。

爲什麼會這樣?徐屹沒有變,慕辰夜對她的態度也沒有變,安城軒會不會變了?她好害怕,這個世界上,安城軒是她的希望,不知三年了,會不會因爲現實而改變了一樣?

有些東西,最堅固,也會有瓦解的那麼一天?不知她的安城軒會不會?她相信安城軒不會,相信彼此之間的感情,可是,這一刻,她的心是那麼的慌張。

“安,我回來了,你說過一輩子只愛我的。”小笑自言自語,脫了鞋子,那白皙的小腳在紅色的地毯上像花紅上的白梅,她看着那若大的牀,而是無力地將身子倒在牀上,這麼大的地方,這麼柔軟的牀,卻永遠都暖不了她的心。

她隨手抓起柔軟的抱枕,然後閉上眼睛,想象成安城軒就在她懷中,緊緊地抱在懷中,可是這樣的沈靜初卻暖不了她的心,嬌小的身子在微微顫抖着。

這個世界會不會也是冰冷的,她沒有辦法想到三年來她經歷過什麼,如果安城軒知道了,還會要她嗎?不,她不要讓安城軒知道。

就算死,她也不會讓安城軒知道她這些年做過了什麼,她是這麼的不堪,這麼的髒,這麼的…痛恨自己。

“安,安…你在哪?”睡着的她,淚水從臉頰上劃過,小笑縮成一團,這些年來習慣了這樣的姿勢睡覺,只有這樣,她才能好好的保護着自己。

月光偷偷地從雲層中映射了出來,淺淺地照在她絕美的臉上,只是,純潔的她,嘴角上扯着一個邪惡狠毒的笑意。

擋她者,都得下地獄,她和別人不一樣,她爲什麼就和別人不一樣?

“你終於來了,我等你好久了。 ”這時,一位男人出現在若大的房間是,這裏四周都安靜了,睡前小笑將房間所有的燈都關上,將自己的脆弱完全包裹在黑夜之中,卻因爲這樣,而把那男人也隱藏在了黑暗中。

她爲什麼這麼難過?這麼慌張,好象有誰在牀邊看着她,她好害怕,小笑從夢中驚醒,才睡了幾分鐘的她,現在完全沒有了睡意。

“誰,是誰?”她有些慌張,後退了一步,身子摔下了牀,頭撞上了櫃子,有些疼,但她理會不了這麼多了,她看着四周。

她看到了,那窗前站着一個人,那麼高大的身影,卻讓她銘心刻骨,他是救了她的人,可是,同時也給予了她一個不堪回憶的人。

她做了他三年的女人,過着那麼坑髒的生活,****夜夜與他在一起,她多麼的恨,終於有機會逃了回來。

她偷了他的錢,偷了他的護照,逃了兩天,才安全的買到了飛機票,她到了上城,她以爲自己安全了,可是,這個惡魔卻沒有放心過她。她感謝他當年把她救了,可是,卻也同時恨他。

“怎麼?天天在我身下歡叫的女人,怎麼這麼快把我忘了?”男人那惡魔般低沉的聲音響起,在若大的房間內不斷的迴盪。

小笑害怕的縮成了一團,她拉着被單保護着自己。那那柔長的髮絲傾瀉在牀上,似乎失去了平日裏柔媚的風情,更多的是黑夜之中落寞的悽美,她趴在那裏,盯着站在那裏的男人。

她沒有想到他居然追來了,就連她來到了遙遠的上城,他還是不會放過她,爲什麼會這樣?只要過了今晚,她就能見到安城軒,這樣她就能安全了,可是,他爲什麼還要跟來,爲什麼?

“你…求你放過我,我求你了。”小笑丟掉什麼的優雅和麪子,她跪在地上,不斷的向這個男人磕頭。

她要的不多,她只要安城軒,可是,他來了,她的幸福就遠了。

他爲什麼一直想毀了她的幸福,她的身子,她的心,她的所有,在他三年前的出現,都變成了浮雲。

“呵呵,我有說過放你走了嗎?”男人依在窗前,抽着香菸,讓香菸的味道在空中不斷的瀰漫着。

這麼熟悉的味道,這樣的氣息,讓她窒息,讓她發瘋,她跪在地上,感覺自己連最低等的奴隸也不如。

她在他的面前,只是一個下等的女人,一個連女人都不如的牀伴。

“我只想找他,求你,讓我走吧。”三年了,她陪了他三年,因爲想要活,她出賣了自己的身體,出賣了自己三年的青春,還有幸福。

男人似乎在考慮,他一直不出聲,只是注視着那個女人,那纖細的身子,那可惜楚楚的面容。

每次她看到他,都是害怕,恐懼,面對着這樣的神情,給予他的是興奮,他的生活中,他要的就是恐懼,讓所有的人都視他爲神,只能這樣仰望着他。

“你的男人?安城軒?”男人笑了,原來,還是爲了安城軒。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