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73 Views

南宮翼又念叨了一遍,但是換來的卻是頭痛欲裂的感覺。

Written by
banner

「我為什麼會有那麼快的速度。」

他又想起了當時跟那些禁衛軍對上的時候,那時候自己的爆發力根本就不像是自己所擁有的。

南宮翼並不是什麼白痴,也不會相信在自己身上會有那些天上掉餡餅的好事發生。

「靈覺。」

他突然想到了那個神秘人說過的話:「是不是我已經擁有了靈覺的緣故。」

但是緊接著他就皺緊了眉頭,又是一臉不解:「那為什麼我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不同。」

他也不知道怎麼楊才能查看自己的靈覺,畢竟他是半路出家的修行者,又沒有高人指點,這剩下的路都要自己一步一步的摸索著走。

皓月當空,涼風習習。

南宮翼咽下最後一口能吃的生肉,一揮手就扔掉了手中的半截死蛇。

「好噁心。」

突然的一股感覺襲上心頭,南宮翼竟然是有點想要嘔吐出來剛才所吃的東西。

但是他忍住了。

這是這片死一樣沙漠中唯一能找到的食物,好不好吃暫且不說,反正是能讓他活下去。

他知道如果自己吐出來的話,就絕對沒有勇氣再把那吐出去的吃下去。

然而就在他那精神恍惚的那一剎那,又是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涌了上來。

這種感覺表達不清楚,如果非要形容的話就像是即將乾死的枯草遇到了久久不遇的一場大雨,又像是餓的僅有一絲生氣的人看到了自己面前出現的一桌佳肴。

不管再怎麼形容這種感覺,然而無可否認的是:這是一種充滿生機的感覺!

「這就是靈覺么?」

。 南宮翼咋了咋嘴巴,心中湧起了難以言狀的感情:自己像之前那樣只能逃命的情況持續了多長時間?

一年?兩年?

然而現在來說都已經不重要了,至少現在自己有了可以修鍊魂力的那種能力。

雖熱說,自己現在連魂力到底是什麼都還沒有弄清楚。

「靈覺,這就是靈覺?」

不可否認的是,這靈覺確實是一種感覺很好的東西。


「我有了靈覺,就代表著可以修鍊魂力了吧。」


然而他好像想起了什麼,帶著些許猶豫,皺起了眉頭。

這是一場賭博,在兩本書之間選擇的賭博。

他又從懷中掏出了這兩本書,咬了咬牙,一齊翻了開來。

「以自身為引,指使魂力繞行周天。」

這是黑袍人留下的書,南宮翼自言自語道,隨後就看向了另一本書。

「捨棄一切,吸收天地。」

只有八個字,卻已經概括了這本書如何的殘暴。

並不是因為南宮翼能從這幾個字里看得懂什麼,而是他無意中看到的後序修鍊證實了這點。

「廢徹魂力,修鍊掌術。」

「廢徹魂力,修鍊腿術。」

……

種種,種種。

似乎這本書里的一切都要以廢掉自己已經凝聚好的所有魂力才能修鍊成功。

「這本書,真的是很有挑戰性。」

說完,他的臉上浮出了那種說不清的笑:「但,越是這樣他們就越難對付我。」

他的手,伸向了書。

就是這一伸手,定了他從今以後的孤寂。

「你們想殺我是吧,那你們就來吧。」眼中閃過一絲毒辣:「看誰先死!」

他要修鍊第二本書,修鍊那種捨我其誰而汝定死的魂力!

「最後好好睡一晚上,明天開始,就要修鍊了。」

接近兩年的壓迫感似乎就在這一瞬間散去了,他睡著了。

就這麼,沒有做一點防備情況的睡著了。

他要先開始修鍊自己的性子,在自己的魂力修鍊到某個境界之前,心境總也要到達那個高度。

而既然這本書要的是放棄一切的氣魄,那他就要做到這點!

榮譽,捨棄。

尊嚴,拋下。

性命,扔丟。

在這片荒漠中活下去只能相信這本書,也就代表著,自己必須按照這本書來修鍊。

「魂力啊,希望你不會那麼難以出現。」

……

一晚上的休息並沒有給他帶來很好的感覺反而讓他感覺到了有些疲勞。

「怎麼回事,怎麼還有點頭暈。」

他不知道,這麼長時間綳著的神經猛然放鬆導致了他有些不太適應,自然也會出現這種頭昏眼花的情況。

「第二天已經開始了啊,那就開始吧。」

帶著活下去的希冀,他,重新翻開了那本書。

「捨棄一切,吸收天地。」

八個大字,猶如八個尖銳的利劍深深的刺進了他的心神之中。

南宮翼吃驚的倒吸一口涼氣:沒想到僅僅就是自己這出神的一盯就會出現這麼狂暴的反饋能力,這本書還真的是有些難以駕馭。

但是南宮翼是誰?他又會這麼容易的服軟?

不可能!

要他死都比要他認輸簡單!

也就是他的這個性子,讓他在朝堂之上樹立了不少敢忽視他的身份而正面樹敵的對手。

「我要你們再次見到我之後是跪在地上的,顫抖著仰視著我的!」

帶著恨意,帶著憤怒,但是他卻是極其淡定的自言自語道。

他定了定神,深吸了一口氣又重新投入到對這本書的研究之中。

「以靈覺為引,捨棄對自身魂力的引導,放任天地靈力在自身進行衝撞。」

「嘶。」


南宮翼吸了一口氣,呆在了那裡。

儘管他沒有自己修鍊出所謂的魂力,但是依靠他跟那些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神秘人動手的情況來說,這麼強暴的能力在自己跟他們一比什麼都不是的身子里橫衝直撞,豈不是會把自己的身子扯個稀巴爛?!

「這要怎麼修鍊。」

南宮翼陷入了兩難的境界中,他雖然想變強大,但是如果自己可能會死的話,還是會猶豫的。

「到底要怎麼辦,我該不該按照這本書來修鍊。」

嗡。

有聲音!

南宮翼驚了一下轉頭向著聲音的來源看過去。

那是一個青色的東西碰到了另一個黑色的東西!


重要的是他們在空中相撞!

他皺了皺眉頭,隨即就有一種突如其來的壓力狠狠的把他按到了地上!

就是瞬間的事!

距離他聽到聲音轉過頭看到這畫面的時間絕對不超過兩個眨眼的時間!


他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難道這就是普通的人類和修行者的差別嗎!

就在他愣神的時間,一聲呼嘯傳進了他的耳朵中。

有東西過來了!

雖然他還在那種精神恍惚的狀態之中,但是他的潛意識反應可不慢,聽到聲音的下一刻他就已經滾了出去。

小心翼翼的找到一個不容易被發現的地方,他努力的隱沒自己的身形並爭取能夠聽到這裡又發生了什麼事情。

畢竟,這裡的情報對他來說極為重要。

「蛟!」

待到南宮翼看清楚從遠處砸落的東西之後輕聲驚呼了一下,沒想到這東西竟然是一頭四爪青蛟!

「畜生,我看上你的角是你的榮幸,竟然還敢跟我叫板!」

「哼。」

那蛟並沒有作出別的反應,只是從鼻子里噴出兩股巨大的白氣,猙獰的臉上露出兇狠的眼光死死的盯著空中的那個聲音的來源。

南宮翼雖然好奇是什麼東西能把這蛟打得這麼狼狽,但也是循聲抬頭看去。

空中站立的是一個人,看樣子年紀絕對是沒有他大。

這是誰?怎麼會有這麼厲害的能力!

要知道,南宮翼當初斬殺那隻三爪綠蟒的時候拼盡了全力在加上使了點陰招才殺了它,而這個人看上去並沒有絲毫的慌亂感覺。

「既然你不服氣,那就再來一次,我要你心服口服的獻出自己的角!」

這少年不過是要它的角,那就給了他不行了么,犯得著這麼拚命嗎。

那時候的南宮翼並不清楚蛟類的角對他們來說代表什麼,自然也是表現出了很大的不解。

過了很久,等到他也要用到這蛟類的角的時候,他才明白了這角代表這些什麼。

「吼!」

一聲巨大的吼鳴聲,夾雜著不屈的靈魂,那隻四爪青蛟迎頭沖向了空中的那個少年!

。 眼看著那青蛟就要衝到那少年的面前了,然而那少年還是異常淡定的滿不在乎。

「這傢伙到底想要幹什麼?」

南宮翼有些不解,對於三爪綠蟒他就已經非常忌憚了,理所當然的,這四爪青蛟當然對他也是一個極其恐怖的存在。

而這個少年竟然如此的不放在心上,南宮翼也是真的對這個空中的少年開始好奇起來。

「砰。」

就是這一瞬間,已經分出了勝負。

青色的蛟頭被這個少年虛空一抓直接被壓得不能動彈一絲,龐大的身軀在空中不斷地扭動著,但是對自己被壓制的情況並沒有任何有利的情況出現。

「我說過,你不是我的對手。」

那少年輕哼了一聲滿面輕蔑的看著被自己抓著的青蛟,一字一頓的說到。

「既然你還是這麼不情願,那就給我,死!」

看上去根本就沒有花費太大的力氣,這不可一世的四爪青蛟就直接散成了滿天的血霧,自然,這蛟角也是成了碎片四處飄落。

「喂。」

少年突然轉過了身,眼神竟然是看著南宮翼所在的方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