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88 Views

「其實,你這樣很帥氣,就像是人間的和尚,是個禿子,比以前要好看許多。」白龜安慰,但是話語聽起來像是在損人,令小彎刀一陣黑臉。

Written by
banner

而那邊的碰撞,也已經結束。就好似暴風雨一般,來得快,去的也快。

白龜往那邊眺望,最後不由得咋舌,眼睛瞪得大大的,像是要掉出來一般。

「怎麼了?最後到底是誰勝還是誰負?」小彎刀詢問,關心結果。

「天哪!兩個傢伙都不見了,好像都死了,已經完全沒有他們的半點氣息。」白龜驚呼,嘴巴長得老大。

小彎刀聞言驚呆,細細的感受,確實是沒有嗅到玄天的氣味。

這樣的感受,已經令兩個傢伙變色,內心已經非常悲哀的確定,玄天已經死去。

而另一邊,石林之地,一根兩米長的白色羽毛自林地內飛起,上面燃燒著幽幽的火焰,一道光芒射出剛才那片蒼穹的交戰處,像是眸光,在探查。

黑暗的山林之地,一盞灰暗的神燈衝天,同樣射出光芒,觀望那邊。

在交戰的瞬間,兩件器物都有靈敏的感應,紛紛躲入大地,知道碰撞結束之後才現身,觀察那邊地方。

「好可怕的時光之力,一下子就在那邊凝聚了……」一個蒼老的聲音,自神羽中傳出,滿是驚駭之色。

……

另一片大地。這裡天昏地暗,天空中滿是漆黑色的魔雲,這裡彷彿就是末日一般,不見天日。

這是三千五百萬年前的遠古時期。

地面上,幾個猿人,手持大骨棒,正朝著遠方的一塊大石祭拜,行最高的修士之禮。

就在這時,天空中「轟隆!」的一聲巨響,出現了兩道光芒。

「我的天,這難道就是三千五百萬年前的古時期?」玄天驚呼,不可思議的看著周圍地形。

他還清晰的記得,不久前發生的那一幕。當兩道神通碰撞之後,周邊立刻形成了風暴,緊接著一股時光的力量出現,令那邊的虛空開始扭曲。

當下一刻,玄天睜開眼睛時,發現已經進入時空隧道,並且迅速的往下滑,直到落在三千萬年前的那麼標刻的時候,才緩緩的下降,最終被擠出了時空隧道。

「好傢夥,這一擊碰撞,竟然錯亂了時空,來到了三千五百萬年之前。」玄天沉吟,而後咳血,身體十分的虛弱。

試問,施展了太古六邪掌的奧義后,他的精血已經所剩無幾,還能夠堅強幾分?恐怕身體漂浮在空,已經很不錯了。

「真的是三千五百萬年之前嗎?」仔細一想,他的內心還是無比的震驚,感覺一切都是那麼的虛幻。


不過眼前,那古老的洪荒氣息,再加上那還沒有徹底進化為人類的猿人,以及那直插雲霄的古木和昏天地暗的天空,更加堅定了玄天內心的想法。這裡就是古時期,必定無疑。

「我的天主,難道我已經穿越了嗎?」那邊,傳來了一個更加虛弱的驚呼聲。

是人馬卡德薩克,他的身軀破碎,只剩下完好的上半身和一截馬腿。其他的部分在不久前的碰撞中,被那股時空之力被扯碎,不知道掉在了哪裡。此刻,他正昂起了頭顱,往四周觀望。

「神明,他們到底是來自哪裡?」

「好虛弱的氣息,他們似乎受傷了,需要立刻的治療,否則會留下後患。」

地面,幾個猿人議論紛紛。

「時光不平衡,他們是來自於未來,我感受到了那股悠遠的歲月氣息。」一個老猿人瞪著眼睛,射出兩道閃電般的目光,看著空中那兩個不速之客。

而另一邊,玄天和人馬卡德薩克的眸光,也已經集中在了這些猿人身上。

「咦!這是……我背後的那位神秘強者。」玄天驚呼,突然看到了那祭石之上,刻畫的那道宏偉身影。


這道身影同樣模糊不清,看不清具體的容顏。但是,頭上那個所帶的皇冠,卻是那麼的清晰。就是自己腦海中難得一現的皇冠。

就這麼一副刻圖,卻散發著驚人的威嚴。此刻,眾人送面臨的彷彿不是一副刻圖,而是一個無上的君王一般。

「他是誰,為什麼令古人都在祭拜?」玄天沉吟,內心極度的震撼。然而,就在這時,天空中一道驚人的轟鳴聲響起,打斷了他的思考。

他抬頭往上望去。發現大片的黑雲集結在這裡。裡面有著大量的毀滅氣息在流動,一絲絲漆黑色的電光在雲層中跳動,並且不斷的爆裂,『噼里啪啦』的直響。

「這是……天罰?」人馬卡德薩克尖叫,無比驚恐的望著天空,整張臉龐已經扭曲。

這一刻,他的內心最先想到的,就是逃跑。但是這裡能夠逃跑哪裡?

人馬卡德薩克就好似無頭蒼蠅一般在空中亂竄,不管他跑到哪裡,都有一種被大劫籠罩的感覺。

另一邊的玄天同樣變色,他同樣有被大劫籠罩的感覺。但是他沒有逃跑,因為天罰一現,不管是躲到哪裡都是沒用的,到頭來只有一死。< 「天罰降臨,唯有抗衡,才是唯一途徑。不過我現在這麼虛弱,必死無疑。」玄天尋思,嘴角不由得露出一個慘笑。

他感覺,自己面臨的只有死神。



並且,他也沒有聽說過任何生靈可以逃避天罰大劫。一旦被這樣的毀滅雷電籠罩,就難逃一死。

「咔嚓!」

就在這尋思之際,天空中的劫雲便有了動靜。兩道漆黑色的雷電,帶著毀滅的氣息,直撲兩個不速之客而去。

「噗!」

人馬卡德薩克被天罰神雷擊中,就連慘叫聲也沒有發出,就直接化為了劫灰,消失不見。

另一邊的玄天,也被天罰神雷給籠劈中,整個身體布滿了黑色的電絲,狀態可怕。

「祖父,他們怎麼了。為什麼一出來,就被雷電給追著打呢!」一頭小人猿瞪著眼睛,裡面閃爍著好奇的光芒,看向邊上那頭蒼老的人猿。

這是人猿一族的首領,活了無數歲月,但是身體內的精血依舊充足,就好似一個銅爐,在沸騰。

老人猿聞言,不禁感嘆:「天地之間有著規則。這兩個生靈來自未來,不屬於我們這個年代,所以要被上天給去除。說的好聽點,自然規則怎麼可以改變?」

周邊的其他人員聞言,紛紛驚疑的看著高空。來自未來的生靈,他們也是第一次看見。

不過,這個時候,很多人員都是發出了驚呼聲。

「咦!這個傢伙竟然沒有死。」小人猿驚呼,瞪大了眼睛看著高空,眼眶中滿是好奇。

是的,位於天空之中的玄天的確沒事。他的身體內,『轟』的一聲,出現了很多金黃色的符文,形成戰甲,將黑色的雷電給驅除。

玄天的頭顱發光,一絲絲土黃色的霧氣自他的泥丸宮中冒出,迅速的充斥全身,與那些黃金符文融合在一起,進行守護。

「這……難道是暗中的那位保護我?」玄天驚訝,原本他以為必死無疑。結果在關鍵的時候,他的腦海中一陣晃動,緊接著衝出了一陣符文助他護體,抵擋劫雷。

這是很令人震驚的事情。天罰神雷攻擊無雙,但是這一刻卻被抵擋,令人想了就感到無比震驚,好像在做夢一樣。

「咔嚓!」

天空中,天罰之雲還在,並且越發的凝實,裡面還有劫雷在醞釀。

「還來?」玄天驚呼,感覺必死無疑,即便是有黃金色的符文戰甲守護,他依舊是心慌慌的。

不過,下一刻,一陣七彩光芒閃耀,在玄天的頭顱上空升起。正是那枚七彩皇冠,它的出現,令整片天空都出現了千條萬道的神光,炫彩無比。

「轟!」


七彩皇冠震蕩,產生驚雷般的轟鳴聲,以及一陣海嘯般的波動,直衝劫雲而去。當場就將劫雲震成碎片,漸漸的消失在了空中。

「祖父,那個皇冠不就是祭石上刻畫的圖騰嗎?」小人猿望著玄天上方的七彩皇冠,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發出驚呼聲。

「是的……天吶!」老猿人驚呼,難以置信的望著玄天,以及那個七彩皇冠。

「果然,他們真的認識這個皇冠的主人。」玄天喃喃,從那些猿人的眼眶中,他看見了震撼,以及信仰,甚至還有尊敬。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一股時光之力出現玄天的身邊,就要將他拉回時光隧道。

玄天知道,這是一個必要的過程。他會被這個年代的天地給排擠,重新進入時光隧道,回到原來的年代去。

可是,這時候他還不想離開,因為他還有一些重要的問題要詢問這些猿人。

「喂!你們能夠告訴我,你們跪拜的那一位是誰嗎?」在進入時光隧道的那一刻,玄天扯開嗓子大喊。

「那是我們人族的祖先……」小人猿大喊,進行回應。

這個過程中,玄天的身軀「嘩啦!」的一聲,重新進入了時空隧道中,消失在了這片天地。

「祖父,你說這個奇怪的傢伙剛才有沒有聽到我的回答?」小人猿望著已經平靜的天空,一臉失望的看向了邊上的老猿人。

老猿人望著高空,緩緩的搖了搖頭,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個奇葩的問題。

這一刻,所有的猿人都在觀望著天空,眼眶中還是憾然之色。感覺不久前的一幕就好似夢境,有些虛幻,有些真實,難以述說。

甚至,還有猿人走進石洞,把今天看到的一切都刻畫在石壁上面,打算留作紀念,載入史記。

一千萬年後,一個胖嘟嘟的修士路過,忽然發現了一個古老的山洞,進入后看到了這些刻畫。

「殺千刀的古人,竟然拿這麼幼稚的故事來欺騙後人,還說穿越呢!本座是以為有天大的機緣才進來的,結果連個屁也沒有聞到。」胖修士氣呼呼的說道,而後頭也不回的離去。

當然,這些都是過去的事情,與玄天無關。

進入時空隧道的玄天,迅速的穿越歲月的長河,最後重新回到原來的年代。

「嘩啦!」

時空裂縫中,玄天的身影擠出,再一次回到了歲月之路的丘陵上方,也就是人馬族管轄的那片土地。

「剛才我似乎聽到那個孩子說,那是人族的先祖……」玄天沉吟,在最後的時刻,他若有若無的聽到了這個回應聲。

他一直以來,都感覺黃金血液和七彩皇冠來自同一個人。並且十分的神秘。

「人類的先祖?」玄天再次喃喃。嘴角露出了一個笑容,這個回答十分的含糊。但是毫無疑問,這個背後的神秘人物終於被掀開了一層面紗。

他有這樣的感覺,距離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已經不遠了。

「至於那兩個傢伙呢!」玄天喃喃,終於在那條歲月之路的盡頭,發現了白龜和小彎刀。

於是,他的身影化作一道閃電,迅速的朝著那邊飛去。

「人都死了,我們節哀順變。」白龜說道,但是眼淚依舊『嘩啦啦』的留下來。

「說好的節哀順變,你為什麼還哭得這麼傷心?」小彎刀同樣心情低迷。兩個傢伙的模樣,令剛剛到這裡的玄天一陣心痛。

他的內心發誓,以後一定不能再這樣,隨隨便便的來個消失。即便是他自己不為自己的性命負責,但是也要為身邊的朋友負責。

「我很傷心啊!這個臭小子身上有很多寶貝,有那個小印子,還有那個黑色的小鼎,以及那把寶弓,就連那個震蕩靈魂的金色小鍾也是巨寶。可惜,他死就死了,結果什麼遺產也不留,太可惜了。」白龜大哭,心疼那些寶器。

「被你這麼一說,還真是怪可惜的。」小彎刀『點頭』,贊同白龜的說辭。

「你別說了,一想起這個傢伙我就心疼。別人的老祖去世,都是留下一大筆的遺產,偏偏這個傢伙連個屁也沒留下。」白龜說著,淚流滿面。

聽著兩個傢伙的議論聲,玄天已經黑臉,額頭的青筋就好似琴弦一般已經在跳動。

「這兩個傢伙……」玄天大怒,直接反手一鉤,「嘭!」的一聲,在白龜的頭上狠狠的敲了一個爆栗。

至於小彎刀,他沒有教訓。因為這個傢伙太可憐了,竟然只剩下一個銹跡斑斑的刀柄,已經完全沒有了昔日神器的跡象。

甚至,一開始玄天還沒有認出來,以為這是哪裡跳出來的廢鐵呢!

「誰敲我?敢摸本神的頭顱,這個天底下還沒有幾個人敢這麼做。」白龜跳起,迅速的轉身望去,看見的卻是玄天的身影,臉上不禁露出憾然之色,驚恐道:「有鬼。」

「嘭!」

玄天黑臉,再次一個爆栗敲上去。這個傢伙竟然說他是鬼,簡直就是在找打。

「天殺啊……真的有鬼。」白龜嚷嚷,瞪大了眼睛看著玄天,得到的結果還是爆栗。

就這樣,白龜一連喊了十聲『有鬼』,就獲得了一連串的爆栗。

「我的媽呀!你到底是誰?」白龜包著頭顱,瞪著眼睛,小心翼翼的觀察著玄天。

「怎麼?不喊鬼了嗎?」玄天露出笑容,十分的燦爛,留給別人一排潔白的牙齒。

「臭小子,你不是死了嗎?難道是特地回陽,前來給我送寶物的?」白龜小眼睛瞪瞪,這般說道。

「是啊!確實是給你送寶物的。可要收好。」玄天回應,並且認真的點頭,給出的卻是雨點般的拳頭。

白龜慘叫,大聲求饒,玄天這才放開。

「我的媽呀!誰知道這個天殺的臭小子還活著。」白龜哭喊,要是知道這個少年還活的,就是給它一百個膽子,也不敢說壞話。

另外的關鍵是,這些壞話說了,結果還全被當事人聽到了。這無疑是最慘的。

「哼!都是嘴巴惹得禍。下次我若是再聽到一些不好聽的話語,還會這麼的打你。」玄天警告。

白龜連忙的搖頭,表示不敢,內心雖然還有些悲哀,但是看看小彎刀之後,便立刻好過了許多,再次眼眶中散發出精光。

沒有其他的原因,就是因為小彎刀這個傢伙才是最慘的。只剩下一個銹跡斑斑的刀柄,情況簡直是慘不忍睹。

「不過還好,你的刀體裡面有你的靈身,不久之後就可以恢復人身了。」玄天說道,安慰這個傢伙。

「是啊!希望到時候一切順利。」小彎刀點頭,想起自己的靈身,也是一陣激動。

白龜小眼睛瞪瞪,依舊在盯著玄天觀看。

它還是很好奇,玄天這段時間到底消失去了哪裡,為何這般沒有了他的氣息。結果才過了片刻,就又再次出現。

「我啊!不小心穿越了。」面對白龜的問題,玄天如實相告。

甚至,他還在這時,說出了那個小猿人的那個回應,有關於七彩皇冠的那一位。

「我感覺你應該認識?」玄天看向白龜,眼眶中射出金光,緊盯著這個傢伙的眼眸。

「人類的先祖?……」白龜聞言,就是一陣驚呼,整個臉的顏色都變了,似乎聽聞到了十分駭然的事情。< 光是從白龜的表情變化,玄天就可以判斷,這個傢伙絕對認識這位所謂的人族先祖。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