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99 Views

「轟!」

Written by
banner

戰鬥一觸即發。卡卡西和鼬快速過了幾招,鼬的結印速度快的根本看不見,他的影fen身還會突然爆炸,猝不及防之下夕日紅差點兒受到重傷。短短几秒內,幾人就在死亡邊緣走了個來回,都是一身的冷汗。

「別大意,那傢伙可是13歲就成為暗部隊長的人。」及時掩護了夕日紅的卡卡西沉聲說。

「別大意的人是你才對。」一個有些稚嫩的嗓音突然□□來。乍然聽到這個聲音,不說卡卡西等人吃了一驚,就連鼬的身體都忍不住僵了一下。

「好久不見了,佐助。」鼬彷彿嘆息一般說道。

卡卡西頓時急了起來,「佐助!你怎麼會來這裡?」

「哦~寫輪眼……而且長得很像你。」鬼鮫饒有興緻的看著側面踩著水波一步步走來的莫延,明知故問,「這究竟是何方神聖啊?」

鼬輕聲說:「是我的……弟弟。」

「佐助!」卡卡西厲聲道:「快從這裡離開!現在的鼬是木葉的敵人!」

「我知道。不了解的人是你,卡卡西老師。就算被稱為拷貝忍者,但並非宇智波一族的你……」佐助不緊不慢的走過來,以保護的姿態擋在卡卡西三人面前,「並不了解寫輪眼的真實實力。有些招數,是你的那隻寫輪眼也無法抵擋的,必須要有相同血統並擁有寫輪眼的人,才能夠破解。」他抬起頭,手中已經握住了最熟悉的那把手裡劍,渾身上下都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我說的沒錯吧……哥哥?」

他咀嚼回味般的念出這個稱呼,黑白分明的眼睛亮的宛如太陽。跟宇智波鼬的重逢,不僅意味他回去的希望近在眼前,也是一雪前恥的大好機會。

見到那張臉的同時,過去的記憶一下子變得清晰無比。剛剛穿越到這個世界的瞬間,他拼盡全力想要從這個人面前逃跑卻不能,最後被對方輕輕抬手放過的一幕這些年都被他壓到記憶深處,他從沒有刻意的想要回憶起來,但正是那時候面對強敵軟弱無力的恥辱和恐懼,讓他這些年來無時無刻不在將身體的能力壓榨到極致,逼迫著自己變強,要變得比任何人都更強,將自己的命運牢牢地掌控在自己的手裡。

在這一刻莫延也明白了,打敗宇智波鼬不僅僅是佐助本尊的願望,同時也是他自己不願宣之於口的願望。如果沒有擊敗這個人就離開這個世界,他將永遠無法正視那時候狼狽而弱小的自己。

束縛他不能離開這個世界的,不是真正的佐助,而就是他自己。

「離開吧,佐助。」鼬彷彿完全沒有把莫延放在眼裡,懶懶地說,「我對你不感興趣……現在的你,沒有被殺的價值。」

「被殺的……價值嗎?」佐助嗤笑,「不管過了多少年,你這傢伙還是這麼討厭啊!那你不妨跟我說說,什麼樣……才是被殺的價值?或者要挖出你的心臟,它才會告訴我答案?是這樣吧,宇智波……鼬?」

千隻鳥鳴叫的聲音在他右手中響起。鼬見狀微微吃驚,他沒有想到卡卡西把這一招教給了佐助。

「住手,佐助,你不是他的對……」卡卡西想要阻止的話戛然而止,在莫延手裡,千鳥發生了他從來沒有想過的變化。

幾千幾百束伸縮不停如蛇吐信的電光在少年的右掌下綻放,赫然指向他們腳下的水面。電光觸水后瞬間傳導開的電流將所有人都電得腳下微微一麻。不過在場的都是反應迅速經驗豐富的上忍,很快就都用查克拉護盾隔開了腳下的電流,正當他們想著這一招攻擊完除了出人意料完全沒有任何作用的時候,真正出人意料的現象發生了。


【以下內容在作者有話說】 「嘭」的一下,被莫延砸中的人變成了一團水流。

「水fen身?」

黑髮少年一怔,身體依然懸在半空,好似還沒有反應過來,一把手裡劍已經穿透了他的胸口。

宇智波鼬正站在他的身後,曉組織寬大的袍袖遮住了他手上的動作,但毫無疑問,此時下手半點沒有留情的,就是這位兄長大人。

莫延眨眨眼,居然笑了笑,讚歎道:「不愧是你,好快的反應速度。」話剛說完,少年的身體就在白霧中變成了一截樹枝,晃晃悠悠得嘲笑般掛在鼬的手裡劍上。

替身術!

鼬神情未變,手腕一抖扔下樹枝,抬眼看向右前方,黑髮少年站在那邊,毫髮未傷。

「多年不見,你的基本三術長進了不少。」

「見笑了。不過如果只有這種程度的話,還遠遠不是你的對手吧?」莫延手中拿著幾個黑色的金屬塊,手指一松,那些金屬塊就一個個落了下去,「咕嘟」一聲被湖水吞沒,沉入深不見底的黑暗中。

鼬低垂的睫毛輕輕一顫,就算沒有拿在手中,他也知道那些東西的重量絕對不輕。

——佐助,就一直把這些東西戴在身上嗎?

他心中一痛,酸楚和心疼同時泛起來。然後才想到,戴著這種分量的負重,佐助還有剛才的速度,那當他輕身上陣的時候,又該有多快?

對面的黑髮少年唇角勾起一抹笑意,眼凌厲,眉飛揚,戰意如火!

「鼬……可敢一戰?」

宇智波鼬沉默了片刻,冷聲說:「確實……現在的你比起以前來變強了很多。但是還不夠,要說為什麼……因為你的憎恨……還不夠深。」

「愚蠢的弟弟啊,你忘了我說的話了嗎?等你有了和我同樣的眼睛時,再來到我的面前……在那之前,你還需要活著——為了我。」

「這傢伙,他在說什麼?」夕日紅忍不住道。

卡卡西不語。他想到了自己左眼中那一直沉睡幾乎從不曾動用的力量……那個在他親手殺死琳以後突然擁有的力量。他的手臂捅穿了那個善良溫婉的女孩的心口,滾燙的血彷彿濺進了眼睛里,深深地憎恨和憤怒在那一刻佔據了他所有的思想。自那以後,他的左眼中就寄宿了那種黑暗而強大的力量。

他的寫輪眼發生的變化在當時的宇智波一族中都沒有第二個人擁有,卡卡西刻意了解了木葉過去關於宇智波一族的很多傳說,漸漸摸索出了幾分真相。


因而此時,他猜測到了鼬還沒有說出的話,卻又難以相信這就真的是他的目的。但銀髮男人已經是怒火中燒,握著手裡劍的手都在微微發抖。

「為了你?可笑至極!」莫延傲然一笑,嗤道:「我活到現在,可不是為了任何人!」

鬼鮫看著這一幕,感覺非常有趣。他發現自己從來都讀不懂這個叫宇智波鼬的男人。

「還不明白嗎?佐助。你對我來說就是新的光明,是我的備用眼睛。」鼬淡淡的說出這番話,讓阿斯瑪等人都是臉色大變。

「果然……這就是你的目的嗎?鼬!」卡卡西已經有了殺意,「你竟然想……」

「很奇怪嗎?」鼬神色淡然,彷彿全然不知道自己說出的是多麼驚悚的內容,他緩緩道:「宇智波一族本來就是為了得到萬花筒寫輪眼,不惜同伴之間自相殘殺。但是就算是宇智波的血脈,使用萬花筒寫輪眼也會給身體造成巨大的負擔,長此以往甚至還會失明。」


「所以為了得到永恆的瞳力,不惜父子反目、手足相殘,並一直以得到此力量為榮——這就是宇智波。佐助,在你出生在這一族之中開始,你也註定要被這血淋淋的命運捲入其中。」

「我們是各自的備用眼睛,這正是宇智波一族兄弟間的羈絆。」

「所以我現在不會殺了你,佐助——在你擁有那雙眼睛之前……但是總有一天,我的弟弟啊,我要將你殺死,並從這一族的宿命之中解放出來,進而得到真正的變化,脫離束縛,從自己的【器量】中將自己解放出來。」

阿斯瑪幾人深吸一口氣,決心就算是赴死一戰,也決不能就這樣放任宇智波鼬離開。時至今時今日,他們彷彿才真正認識了這個男人,他的心就像鐵石一樣冰冷堅硬,沒有憐憫也沒有溫情,為了力量,根本是不惜一切。

不,應該說,這個世界上,朋友、家人、族人、兄弟,對他來說都完全沒有意義,只有力量才是他所追求的一切。他的思想,危險至極。

或許宇智波當年滅族的事真有隱情,團藏也是該事件中的幕後黑手,但宇智波鼬……這個男人,真的無辜嗎?

「啊啦,好可怕啊,鼬先生。」鬼鮫鯊魚般的臉上浮現一個猙獰的笑容,用低得自己都聽不見的聲音咕噥一句:「但是,你真的是這樣的人嗎?」


作為一直跟鼬搭檔朱南組的同伴,鬼鮫還身負著阿飛——實際為宇智波帶交給他的監視鼬的任務。他一直都看著這個男人,從他還是個少年的時候開始一直看著他成長。儘管從那總是沒有表情的臉上和寡言的習慣中,很難看出什麼深層的東西來,但是長年累月的關注著,鬼鮫還是看到了一些難以察覺的東西。

宇智波鼬,其實是一個很溫柔的人。

明明已經雙手沾滿鮮血,但依然還是為奪取他人的性命而痛苦,這對喜歡打殺的鬼鮫來說是件挺不可思議的事情。那雙手、那對眼睛中,蘊含著強大的力量,可以輕易打敗大蛇丸和迪達拉,卻從不擅用這種力量,剋制,隱忍,甚至自苦的生活著——或許活著本身對他來說就是一種痛苦。

鼬很有想法,沉默的時候總能讓人感覺他在想些什麼,有時候也會說出一些聽起來不明覺厲的話,總要到很久之後鬼鮫才明白他話里的意思。所以雖然不好溝通,鬼鮫對鼬從開始的不接受也慢慢發生了變化,開始信服並尊敬這個比他小了十幾歲的年輕男人,任務中也總是以他的意見為主。

所以要說奪取弟弟的眼睛什麼的……鬼鮫笑笑,眼神十分玩味——這個表情放在他的臉上真的有些可怕。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莫延聽完這番話后,非但沒有憤怒或者悲痛,反而笑容愈發明顯,似乎還帶了點調皮?

他說:「你說的眼睛,是這個嗎?」

黑眸中浸上血色,從裡向外瞬間變紅,三枚黑色的勾玉如在血水中湮開的墨汁,繪成一幅震人心魄的瑰麗。

紅色的蓮花,內部是六芒星的圖案。

「鼬,你的寫輪眼,還能看多遠呢?」細長的手指拂過眼睛,如繁花盛開其中的寫輪眼從指間看向對方,低沉的聲音中帶著某種誘人犯罪的邪意,「你想要的眼睛,就在這裡……要真能做到的話,你就來試試能不能拿走吧。」

最後一個字的話音還沒有傳入眾人的耳朵,少年的身形就在原處消失,目光所及只能看到一縷縷微弱傳導的電流。

他比聲音更快!

莫延獨創的瞬身之術——電光!

利用雷系查克拉刺激穴位,活化肌肉細胞,使他真正擁有了乘風掣電的速度。更何況此時莫延已經卸下了身上所有的負重——這是他自從殺死團藏以後第二次真正取下了所有的負重,並且再也沒有把它們戴到身上的打算。不需要使用任何忍術,卸下所有重擔的他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好像要飄起來,輕的不可思議,地心引力對他似乎已經完全失去了作用。

而瞬身·電光,在水上能夠發揮出比在陸地上更強的力量。這種忍術,本來就是利用從細胞中提取變化的雷系查克拉電離周圍的空氣,他將自身的查克拉釋放和收縮控制在一個周期性變化的頻率上,使得電離的空氣處於極度不穩定的狀態中,不斷向外擴散,繼續電離周圍更廣領域內的空氣……正常情況下,以莫延為中心的方圓五十米內都是被他的查克拉電離化的領域,在這個領域內,他瞬身的速度並不完全是由自己的查克拉來完成,而是藉助了大氣中電離出的遊離的電子。他的速度能在一秒內加速到五百三十米每秒!單純趕路的話甚至最快的速度能接近千米每秒。

因為在水中,而水流導電的速度比大氣更快,此時他的領域整整擴大了三倍!

——但這並不是他的極限。藉助空氣中的無數電子形成電流移動,理論上其實甚至能達到光速。不過一來人體是無法承受過大的加速度的,就算是這具他千錘百鍊的身體,也最多只能在查克拉護盾的保護下達到五百左右的加速度。二來當速度過快的時候,空氣的阻力也變得越來越大,從稀薄得完全感覺不到,到後來簡直如同鋼鐵一般堅硬,簡直是寸步難行。而且太快的速度下人體的反應能力和思維速度也會跟不上,很可能一片普通的樹葉都會因為無法及時避開而造成重創。

因此莫延在戰鬥中的最佳速度,是兩倍音速。

無堅不破,唯快不破。

如果敵人在還沒有看到他的時候就已經受到了他的攻擊……那這個世界上還會有誰是他的對手?

——正是抱著這樣的想法,莫延才創出了這個忍術。

「砰!」

這一次,他真正的砸中了宇智波鼬的臉。

黑髮少年的身體化作電光以宇智波鼬為中心來回閃現,圍觀眾人甚至看不清他的身影,所能看見的只有縱橫交錯宛如編織成一張大網的銀色光線,這都是那電光在視覺中留下的殘影。人的視覺殘留的時限大約是0.1秒。而在短短的0.1秒內,這些來回交織的光線全都是莫延留下的身體殘影。

可見他的速度有多快!

【最後一部分在作者有話說】 眼看著莫延的手即將要貫穿鼬的心臟,他的動作突然頓了頓。

身體深處的某種感情突兀的阻止了他的動作,好像每一個細胞都在拒絕殺死這個男人。

在這一剎那,一直束縛著他不能離開這個世界的阻礙已經消失了,他清晰的感覺到綿延伸向另一個空間的魔法鏈接。時隔五年,時間和空間的壁壘,終於被打破了。

………………………………………………

「咦,這是?」

京城某一座高層建築的天台上,歪在手臂上假寐的水無突然坐起來,看著繁星點點的夜空,漂亮的眼睛眯了起來。

「這麼快就要回來了嗎?這可跟我的計劃不符啊……」

………………………………………………

在莫延愣神的剎那,一個小型的黑洞突然出現在宇智波鼬的身邊要將人吸進去,莫延大腦還沒有反應過來,就下意識的抓住了鼬的手臂,結果也一頭栽了進去。

「什麼?!」

卡卡西身體一閃,攔在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附近的阿飛面前。

「把佐助交出來,否則……」他的臉色十分冷峻,壓迫感十足,「……恐怕我只能將你們都留在這裡了。」

「啊啦,好奇怪啊!你在說什麼,阿飛不~知道!」阿飛裝傻充愣地說。

「看你的穿著,你也是他們的同夥吧?」阿斯瑪說。

「啊哈哈,」阿飛爽朗的笑了兩聲,十分謙遜地說:「我是新人,請多關照。」

「別輕舉妄動。」夕日紅靠近阿斯瑪說:「先試探一下再說。」

「啊,我知道。」阿斯瑪點點頭,神色凝重。鬼鮫和鼬的強弱他們好歹還知道一些,應對的時候也不至於手足無措,但這個新冒出來的傢伙連臉都沒有露出來,深淺底細完全不知,但是棘手程度,想必不會比前兩者低到哪裡去。

………………………………………………

莫延看著躺在身邊的宇智波鼬,男人現在已經失去了意識。說實話那張臉被他打得有些凄慘,完全認不出本來面貌,不過他的神態中,奇異地流露出安詳和平靜。

少年冷哼一聲。因為清楚鼬內心所渴求的就是死在弟弟的手上來獲得解脫,所以他其實從來都沒有殺死他的打算。

他看了看周圍的環境,這是一片一望無際的廣闊空間,整個空間都是血一樣的紅色——紅色的天空,紅色的大地,唯有無數立於地面的方形石柱是黑色的,他和鼬此時就在其中一塊石柱上。

這個空間里,除了他們兩人以外沒有任何活物,甚至連時間都彷彿是靜止的。他沒有貿然離開石柱,用心觀察著周圍的環境,思考著離開的對策。

突然空間中出現了除他們以外的第三樣東西……一截手臂。

準確來說,是穿著曉組織制服的、男人的右臂。

莫延一愣。

【那是什麼?】

那截手臂只是一閃即逝,出現的時間十分短暫。不過很快的,在離手臂出現的地方不遠的一根石柱附近,又出現了半個腦袋,黑色的頭髮,戴著一小塊橘黃色的面具,斷面處的大腦看上去有些噁心。

莫延:「……」

這半個腦袋很快也從空間中消失了。 高調二婚 ,而且時間十分短暫,最長的一次也沒有超過一秒鐘。

電流滋滋滋的響著,莫延輕輕點了點腳下的石柱,蓄勢待發。

他已經發現,這些身體組織出現的位置雖然很不規律,但大致都在一片固定的範圍內。他跳到出現概率最大的一根石柱上,守株待兔。

一片衣角……半隻手掌……小腿……肋骨以下到胯部的整段身體出現在距離他只有半米的位置。

就是現在!

少年身化閃電,右手的手裡劍在空中劃出一個完美的弧形,極致的速度甚至讓稀薄的空氣都發出爆裂聲!劍尖所過之處,似乎連空間都被劃破!

「啊啊啊——」

在卡卡西等人眼中,就是剛剛還怎麼也攻擊不到、對他們極盡戲耍的面具男突然發出一陣慘叫,接著剛被阿斯瑪一腳踢空的腰部居然出現一個極為可怖的傷口,腰部差點兒就被劃成兩端,大量的鮮血噴出來,甚至有紅紅綠綠的身體器官從中冒出來。

阿飛捂著傷口踉踉蹌蹌地後退幾步,空中再度出現一個黑洞,旋轉中「吐」出了一個黑髮少年。

「嘖!」莫延遺憾極了,剛才阿飛要是反應慢一點沒有及時把身體從空間中移出去,他能連他的脊骨都砍斷。

地上一顆植物猛地伸長將受到重創的阿飛和一直跟阿斯瑪對峙的鬼鮫都吞了進去,沒入地面毫無蹤跡。


莫延身體晃了晃,一頭栽倒。卡卡西急忙接住,手中卻感覺有幾分潤濕,他收回手一看,見竟是一片血紅。

瞬身·電光的後遺症終於在莫延盡全力攻擊了阿飛之後爆發出來,瞬間超越身體極限的加速度給他的身體造成了局部嚴重缺血和局部嚴重充血的癥狀,不僅如此,身上大量毛細血管的破裂,使得他幾乎變成了一個血人。

…………

…………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