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90 Views

如此一來,黑雷宗這邊似乎還真的找不到什麼應對的方法,畢竟那個時候周圍也沒人看到到底是哪邊先出手的。

Written by
banner

對此藍長老也是冷冷一笑,他之前就料想到無妄宗和白月宗是不會承認這件事情是他們不對,所以他也想好了應對的辦法,那便是以最為強硬的姿態就好。

長官大人,緣來是你 ?現在的情況是我們這邊有我們的說法,你們那邊有你們的說法,不是說你們兩大宗門的弟子都認同的事就是事實。」藍長老說道。

這個時候,白月宗的谷長老面色陰沉的朝前踏出一步,道:「不管是哪邊對哪邊錯,如今你們黑雷宗的弟子斬殺了我們兩大宗門的弟子,這就是鐵一般的事實!」

「真可笑!黑雷宗、無妄宗和白月宗之間什麼時候是好朋友了?三大宗門之間本就是相互對立,年輕一輩的弟子間發生摩擦太正常不過,你們兩大宗門的弟子聯手起來對付我黑雷宗弟子取勝不得,難道還不允許黑雷宗弟子下殺手了?」藍長老字字凌厲,說出了讓眾人都默然點頭的話。

黑雷王朝門派無數,各個門派之間本就有著許許多多的戰爭,實力不強的門派,即便是某一天被別的門派滅門了,也不會有人多說什麼,更何況還是年輕一輩之間的戰鬥。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哪一方取得了勝利,只能說明另外一方的弱小,而不是站在道德的至高點去審問別人的做法對還是錯。

藍長老的意思也很明了,那便是既然你們勢力弱小,那我們就算殺了你們的人又如何?不服氣的話可以繼續來挑戰!

聽得他們之間的談話,江陵心中也是無奈的笑了笑,這個世界就是如此,走到哪裡都是實力為尊,如果今日不是黑雷宗的實力強過無妄宗和白月宗的話,這兩個宗門又怎麼會還來說這麼多話,恐怕直接就殺上來了。

不過對於藍長老的說話方式,江陵倒是蠻欣賞的,有些時候對付一些耍無賴的人就得用非常手段才行,而這個所謂的非常手段就是用最為強勢的姿態壓倒對方!

遂即他的目光便是朝著那杜承安看去,眼中閃過一抹淡淡的笑意後方才轉移到無妄宗和白月宗的諸位長老身上。

從此處的陣容上來看,無妄宗和白月宗加起來的綜合實力的確要比黑雷宗強上一些,但他卻是猜測那兩個宗門並不敢真的動手,至於原因……或許還是得從三大宗門宗主的身上去考慮。

黑雷淵地發生這麼大的事,三大宗主必然是清楚,但奇怪的是這三人都沒有出現,並且諸如黑雷郡城城主府的那位府主也沒有在此處,也沒人知道這些大勢力真正的領頭人物到底在幹什麼。

眼前的事江陵確實是管不著,他也不能現在脫離黑雷宗而去單獨挑戰那兩大宗門,只需等待他們處理此事就行。

「好一個下殺手!這麼說起來你們是覺得此事就這樣過去了?」谷長老滿臉憤然的道。

他的心情才是最糟糕的,那杜承安雖然消耗生命精華之後會淪為普通人,但至少人還存在,平日里還能夠看到。

不過他孫兒谷正平就是真正的離去了,連最後一面都不曾見到過,這對於他的打擊可是不小。

「此事不這樣過去,難不成你還想讓我們黑雷宗向你們討要損失不成?」藍長老淡淡一笑,道。

這件事雖然是無妄宗和白月宗的錯誤,但終究他們這邊是斬殺了別人的不少弟子,恩怨也算是相互抵消了,即便黑雷宗實力強大,他也不願意真的為這事鬧到三大宗門徹底開戰的地步。

「你!!」

谷長老被此話氣得不輕,臉色變得鐵青下來,正欲出手對付卻被身旁的一位長老阻攔了下來。

這位阻攔他的長老修為可是達到了破荒境中期,在白月宗內除了宗主以外還數他的實力最為厲害,對於此人的阻攔,谷長老也只能認同下來。

「呵呵,藍長老一番話說得倒是不錯,這個世界本就實力為尊,這次我白月宗弟子被斬殺主要還是實力不足的原因才會造成,這也怨不得別人。」

那長老滿臉笑意,讓人看起來感到頗為和煦,繼續說道:「這件事情上我們白月宗確實認栽了,只不過我記得那位名叫江陵的人並不是你們黑雷宗的弟子吧?他可是參與到這件事裡面的,還請把他交給我們來處置。」

白月宗清楚的意識到弟子死亡這件事情不可能再討要到任何結果,所以現在他們已經表明了立場,說話的時候都沒有將無妄宗帶在一起,顯然是不想繼續追究下去。

不過,不追究此事可並不代表他們會放過江陵這個沒有什麼背景的人!

聞言,無妄宗這邊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那杜長老的臉色並不怎麼好看。

至於杜承安本人,他心中也是悄然鬆了口氣,找黑雷宗討要說法其實並不是他的目的,他一開始的目的就是想要置江陵於死地罷了,否則他自己就太過冤枉。

此時杜長老似乎也想到了什麼,開口道:「無妄宗弟子實力不如人,被人斬殺了我們也不再追究什麼,但那江陵和你們黑雷宗可是沒有什麼關係,他讓我孫兒淪為普通人,我同樣要讓他成為一個普通人!」

這個時候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了江陵。

「江陵怎麼會和我們黑雷宗沒有關係,不是他的話,我們黑雷宗的弟子可就會死在你們的弟子手上,既然是這樣,那他也就相當於是救下了黑雷宗弟子。」

「如果黑雷宗和本宗弟子的救命恩人撇清關係,並且還眼睜睜看著他陷入險境的話,那我黑雷宗日後在黑雷王朝還有和威信可言,所以,你們的要求我們不會答應。」藍長老一字一句的說道。 藍長老的意思很清楚明白,便是我們這邊就不打算把江陵交出來,你們又能怎樣?

江陵心中暗暗點頭,覺得這位藍長老並不是那種無情無義的人,有他的這般說辭,今日他肯定是安全的,到時候跟著他們一起去到黑雷宗,修鍊一番后爭取將修為突破到皇極境境界,到時候仰仗著諸多手段也未必會怕了無妄宗和白月宗。

當然,這樣的前提是對方不出動破荒境的強者來追殺他。

現在他雖然是擁有著諸多手段,但和破荒境強者間的差距實在是太過巨大,即便修為達到了皇極境初期的境界,在破荒境強者面前同樣沒有什麼反抗之力。

而在聽得這番話之後,無妄宗和白月宗的人面色可謂是陰沉到了極點,尤其是白月宗那位修為達到了破荒境中期的長老更是覺得臉面大失,他本以為以他的修為來說這件事的話黑雷宗會給他面子,沒想到不僅是沒有得到對方的好臉色看,反而還讓他自己下不了台。

當著如此多人的面受到了這般反駁,白月宗這位修為在破荒境中期的長老自然不可能就此罷休,否則既丟了他的臉面,也間接的丟掉了白月宗的臉面,這種讓宗門蒙羞的事他可不敢承擔下來。

此時眾人都在議論紛紛,藍長老如此不給另外兩大宗門面子,眾人都在猜測今日是否會有一場三大宗門之間的大戰上演?

「藍長老!你在黑雷宗的身份可是不低,你所說的話從某個層面上來講可以代表黑雷宗的行事風範,今日你這番說辭可以說是在明著挑釁無妄宗和白月宗,你真是想要引起三大宗門之間的戰鬥不成?」

「不錯,你們黑雷宗的弟子殺害了我們無妄宗和白月宗的弟子,如今沒有追究你們的過錯也就罷了,沒想到你們還要偏袒那江陵,真當我們是軟柿子?」無妄宗一位修為達到破荒境中期的長老開口說道。

這樣的局面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意料,他們原本以為黑雷宗不會因為一個不認識的毛頭小子而刻意和無妄宗和白月宗過不去,此刻看來,不動點真格是真的不行了。

兩人的話語中都充斥著濃濃的戰意,顯然是想要和黑雷宗爭個明白。

所有的矛頭都轉移到江陵身上,他想不引起別人的注意也不行。

眾人的目光都是豁然看向江陵,想要看看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竟然能夠讓三大宗門間的長老爭奪不休。

「以前可是沒有聽說過此人的名聲,難不成是一個散修?依靠自己的力量修鍊到這種地步?」

「誰知道啊!不過看他的年紀應該還沒有到二十歲吧!一個二十歲的天煞境後期修鍊者,就算是放在這些大宗門當中那也算得上是天才般的存在了。」

「的確可以稱為天才,但也得看他能不能熬過今天,無妄宗和白月宗可是鐵了心的要黑雷宗交出此人來,除非黑雷宗願意為了此人不惜一切代價和他們開戰。」

「這應該不可能吧?就算是天才那也得成長起來了才有價值,為了一個還沒有成長起來的天才和另外兩大宗門開戰,黑雷宗恐怕不會幹出這種事情來……」

下方的眾人激烈討論著,幾乎每個人的目光都在江陵身上掃視了一眼,其中不乏有著一些青年才俊還刻意的大量了他一番,想要從他身上找出一些差距。

對於這些人的目光,江陵也只好選擇無視,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將這件事交給黑雷宗來處理。

「藍俊師兄,你說長老他們真的會為了這個小子而得罪無妄宗和白月宗嗎?」張青目光朝著江陵瞥了瞥,遂即看向身旁的藍俊,開口詢問道。

說起來他也是感到十分驚訝,雖說之前在黑雷郡城的時候就知道江陵不是省油的燈,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江陵竟然能夠如此輕鬆的戰勝杜承安和谷正平二人。

畢竟,就算是他全力出手也不一定能夠戰勝這二人當中的一人。

不過江陵就是做到了,而且他相信藍櫻不會說謊來欺騙他們,這也間接的說明江陵能夠輕鬆取勝於他,這一點倒是讓他有些難以接受。

聽得張青此話,藍俊面容微微一動,閉了閉眼眸后,道:「長老他們會這麼做的,就如我爺爺所說的那般,這人救過我們黑雷宗的弟子,如果現在這個時候對他不管不顧哦,還任由他被無妄宗和白月宗的人抓去的話,日後我們黑雷宗在整個黑雷王朝的名聲必然會一落千丈。」

「黑雷宗是很強大,但也需要新鮮血液的補充,今日在此樹立威信的話,以後必然會有著更多的青年爭前恐后的想要加入黑雷宗,只有這樣,黑雷宗才能夠發展得更加長遠。」

聞言,張青恍然的點了點頭,道:「如果長老他們都要維護這人的話,那我們豈不是沒有機會對付他了?這人雖然本事不小,但卻太過張揚,那日在黑雷郡城內完全沒有把我們放在眼裡,不教訓一番的話我們心裡也不爽快!」


「呵呵,長老他們只是現在維護而已,他會跟著我們去到黑雷宗,到時候我妹妹藍櫻會給他爭取到一個進入煉妖之地的名額,到了煉妖之地裡面就算是宗門也奈何不了我們,到時候想怎麼收拾就怎麼收拾他。」藍俊淡笑道。

張青也是一笑,他想要聽到的就是這樣的回答,畢竟現在憑他的實力已經無法在和江陵抗衡,唯有藍俊這等皇極境初期的修鍊者才有可能收拾得下來。

這個時候,藍長老身形朝前一踏,氣勢猛然爆發而出,道:「既然你們也知道我所說的話能在某個層面上代表黑雷宗的行事風範,那我今日就在此明朗的告訴你們。」

「江陵此人,我黑雷宗維護定了,若是你們執意想要捉拿他,那便拿出本事來,我倒是要看看你們兩大宗門的實力在這些年來可否進步了?」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為之一震,一雙雙目光不斷在三大宗門之間掃視著,隨後紛紛朝著遠方退去,害怕等下的戰鬥會波及到他們身上。 伴隨著藍長老的話音在這片區域傳開后,整片區域的氣氛便是徒然間變得劍拔弩張了起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著,他們很清楚今日一番大戰是在所難免的了。

再見及再愛

江陵靜靜的停留在人群之中,他心中很清楚藍長老之所以會這般說話,其實也不全然是為了他,畢竟他只是一個天煞境後期的修鍊者,即便是拯救過黑雷宗的弟子,但也不至於能夠讓黑雷宗徹底撕破臉面去和無妄宗、白月宗這兩大宗門開戰。

藍長老會這麼說有很大的可能是想要讓黑雷宗在黑雷王朝再次樹立起威信來。

這些年來,無妄宗和白月宗的發展速度也很快,由於黑雷宗隱藏了不少實力,所以導致不少人以為無妄宗和白月宗已經隱隱有著超越黑雷宗的趨勢存在。

黑雷宗再不爆發一下的話,說不定日後這黑雷王朝第一大宗門的名聲都會被奪走。

而今日便是一個絕佳的機會,趁著黑雷淵地發生的事件來炒作一番,黑雷宗的威信自然會再次樹立起來。

畢竟,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擊敗另外兩大宗門的長老,那對於黑雷宗的名聲來說無疑是相當於在整個黑雷王朝作出了一次全面性的宣傳,這些人自然會將這個消息帶到黑雷王朝的任何一個角落去。

到時候整個黑雷王朝的青年才俊都會知道黑雷宗的實力遠遠超過於無妄宗和白月宗。

這等實打實宣傳的機會,藍長老這等活了幾十年的人又怎麼會放過。

藍櫻一雙美眸在另外兩大宗門的人身上看了看,輕佻的身影便是朝著江陵而來,最後停留在他身旁,道:「等下的戰鬥可就和我們沒有任何關係了,我們只需站著看戲就成。」

「站著看戲?」江陵滿眼無奈的看著藍櫻,藍櫻此話說得真是太過輕鬆,似乎對黑雷宗充滿了信心。

「難道這裡有黑雷宗的太上長老存在?」江陵傳音詢問道。

黑雷宗太上長老的實力至少都在破荒境後期的境界,如果有他們在此處的話,那麼黑雷宗的勝算自然是不用多說。

不過,若是黑雷宗沒有太上長老存在於此處的話,那無妄宗和白月宗這兩大宗門的陣容相加起來可就要強過黑雷宗了,如此說來,藍櫻說話的底氣到底從何而來?

聽得江陵這麼問,藍櫻卻是淡笑著搖了搖頭,道:「太上長老他們都是長年閉關的人,每一次閉關至少都有三十年之久,除非是遇到宗門生死危機的時刻,否則太上長老他們是不會出關的。」

「那你還說得這麼肯定?」江陵瞪了瞪眼。

「等下你就知道了,就算太上長老他們不在,這一次黑雷宗也是勝券在握。」藍櫻微微一笑,旋即不再說話,只是將目光投入場中期待著大戰的展開。

江陵心中輕嘆口氣,目光不禁落在了藍長老的身上,剛才那一瞬間,他隱約間察覺到這藍長老似乎不像表面這般簡單,

藍長老表面上展露出來的修為只是在破荒境中期的境界,但之前藍長老出手的時候可是極為輕鬆的就擊退了杜長老,而且那還只是一道普通的氣波罷了,若是藍長老稍微施加點能量的話,必然能夠當場將杜長老擊殺。

最主要的是,在藍長老出手的時候,另外兩大宗門修為處在破荒境中期的長老都未曾反應得過來。

如果他們之間的修為都是相同的,那麼藍長老絕對不可能在另外兩人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就擊退杜長老。

所以,江陵現在在猜想,黑雷宗這位藍長老的修為或許不止是在破荒境中期,說不定已經是達到了破荒境後期的境界,只是他刻意隱藏著沒有表露出來罷了。

再聯合著藍櫻所說的一番信心十足的話語,江陵的這個猜測未必不是真的。

如果藍長老的修為確實達到了破荒境後期的話,那麼單是藍長老一人就足以應付此處無妄宗和白月宗的所有長老了,這便是破荒境後期的威勢。

只需一人,就足以輕易對付破荒境後期修為以下的人。

「藍櫻應該是知道她爺爺的修為達到了破荒境後期的,只是沒有明著說出來罷了。」江陵心中暗暗說道,遂即他的目光也是投向了場中。

那裡,無妄宗和白月宗的長老紛紛踏空而出,氣勢洶洶的盯著黑雷宗的眾人。

面對兩大宗門長老的壓迫,黑雷宗這邊卻是怡然不懼,那藍長老身形一動,瞬間就出現在他們身前,冷笑道:「這麼多年了,雖然你們無妄宗和白月宗的實力暗暗壯大了不少,不過和我們黑雷宗相比起來依舊是不值一提。」

話音剛一落下,討論之聲便是衝天而起。

眾人都清楚藍長老此話相當於是當眾打了無妄宗和白月宗的臉。

這兩大宗門的弟子更是氣憤不已,若不是見到宗門長老在前方的話,恐怕他們早就沖了上去。

杜長老和谷長老等人面色氣得鐵青,後者怒喝道:「既然你們黑雷宗要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別怪我們兩大宗門心狠手辣了,讓你們黑雷宗的長老都出來吧!」

「哈哈,真是可笑,對付你們這些人而已,我們黑雷宗的長老怎會盡數出動,只需我一人便可。」藍長老大笑了起來。

聽到這番話,江陵更加堅定了他的那個猜想,若是藍長老沒有破荒境後期的修為,那麼是絕對不可能說出如此猖獗的話語出來,並且黑雷宗的諸位長老也沒有阻止他這麼說話,說明這些黑雷宗的長老也知道了藍長老的修為作出了突破。

「黑雷宗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猖獗了?」白月宗那位破荒境中期的長老怒極反笑,道:「藍長老你我修為相同,你應該知道達到我們這個境界后實力會變得如何,想要戰勝同等級的人都不是那麼容易,竟然還敢妄言要一人挑戰我們,你就不怕閃了舌頭嗎?」 「閃了舌頭?」藍長老不屑一笑:「就憑你們這些人的話,我今天還真不怕閃了舌頭!」

話音落下后,藍長老體內的氣勢便是徒然間暴發了出來。

「轟!!!」

那股氣勢如同滔天洪水般以藍長老為中心朝著四面八方席捲開來,周圍空間的荒力恍若變得沸騰了起來,一波波能量擴散而開,逼得不少人連連朝著後方退去。

「好強悍的氣勢!」

江陵眼中閃過一抹驚訝的亮光,這藍長老身上暴發出來的氣勢果然沒有出乎他的意料,藍長老的修為的的確確是達到了破荒境後期的境界。

這股氣勢十分強大,比起破荒境中期來說至少強大了十倍,也難怪藍長老敢說出憑他一人就足以應付眼前這兩大宗門的諸位長老的話來。

「你……竟然達到了破荒境後期?」

白月宗和無妄宗的眾多長老都驚愕無比,他們的修為都處在破荒境境界,很清楚這個境界想要提升一個等級的話是多麼困難的事情,更何況是從破荒境中期晉陞到破荒境後期。

破荒境後期的修為對於各大宗門來說無疑是至高無上的存在,畢竟就連三大宗門的宗主也才破荒境後期的修為而已,現在藍長老的修為達到了破荒境後期,即便他的年紀不算太大,但按道理來說他已經可以成為黑雷宗的太上長老了,在黑雷宗的地位將會再次提升一個層次,擁有著能夠決定宗門各種大問題的權利。


簡單來說,藍長老現在在黑雷宗的地位算得上是僅次於宗主和另外兩位太上長老的存在。

「不錯,我的修為早在數月以前就達到了破荒境後期的境界,只是一直沒有向外公布出來罷了,不過今日看來,之前沒有公布這個消息還是很對的做法。」藍長老冷笑道。

下方眾人早已驚訝了起來,不曾想到黑雷宗竟然又多出了一位破荒境後期修為的長老,這對於黑雷宗的整體實力來說無疑是提升了太多。

之前那個時候眾人還覺得白月宗和無妄宗隱約有著超越黑雷宗的趨勢,但現在看來的話,黑雷宗的實力依舊是遠遠的超過了白月宗和無妄宗。

城主府的城主矗立在雲端,他俯視著下方所發生的一切事情,心中也是一動,呢喃道:「黑雷宗的實力可是越來越強大了,白月宗和無妄宗想要在百年之內超越黑雷宗是根本不可能的。」

心中自言自語的說了一番后,這位城主身影便是一閃,直接朝著黑雷郡城的方向而去。

修為過低的人不清楚黑雷宗的真正底蘊,不過類似於城主這種大人物還是很清楚的,如今藍長老的修為晉陞到破荒境後期境界,黑雷宗的年輕一輩也不差於其餘宗門。

所以,城主方才會認為白月宗和無妄宗在百年之內都無法超越黑雷宗。

此時此刻,黑雷宗內的某處山洞內,一道中年人影緩緩睜開了那雙緊閉的眸子,臉龐上泛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這中年人影將目光看向山洞之外,傳音道:「藍長老,黑雷宗眾弟子和另外兩大宗門弟子在黑雷淵地內發生的事情我已經了解清楚,此事我黑雷宗絲毫無錯。」

「不過白月宗和無妄宗的宗主都已傳音說明,並且還會派人前來送禮道歉,此事就此揭過吧,你也給他們兩大宗門的長老一個台階下,想必那兩位宗主也已經傳音警告過了。」

這道中年人影便是黑雷宗宗主。


收到宗主傳音,藍長老目光微閃,答道:「還請宗主放心,我會處理好這邊的事情。」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