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98 Views

原來自己與趙信無意間捲入一場情侶間的撕逼大戰中啊!

Written by
banner

年輕小伙與女接待員屬於日久生情的一對小情侶。

昨天女接待員的手機收到一條奇怪的簡訊,而使兩人大吵了一架。

簡訊的內容很簡單。

「這星期日,你有空么?」

如此富有深意的簡訊,立刻讓年輕小伙福爾摩斯上身,今天任何可疑人物,都要經過他的手,才能接觸到前台小妹。

好可怕的佔有慾啊!

而楚蕭與趙信這一身黑西裝又黑墨鏡的打扮,自然被列為重點懷疑對象。

對此,楚蕭也只是搖頭笑道,「真是有人的地方便是社會啊!」

很快,前台小妹便匆匆跑了過來。

「抱歉!讓你們久等了!釗大師正在給學員們上課,不過,他讓兩位直接去訓練場見他,請跟我來。」

年輕小伙在一旁聽得仔細,確定兩人是來找釗大師的,才放下戒備心。

而通過心靈感應能力,楚蕭早已經看破一切。

只見楚蕭手指頭一勾,空間中的電磁波一陣抖動,年輕小伙的手機上便收到一條簡訊。

「星期日,隔壁老王,如家酒店,三一二房····你懂的!」

看到這條簡訊的小夥子,如遭雷霆,一個可怕的計劃在小夥子心底醞釀。

沒錯!弄死那個癟孫兒!

······

烈陽星,舊雲霄城·雲霄寶殿。

太陽之光蕾娜無聊的在雲霄寶殿里徘徊。

「無聊至極!無聊至極!無聊至極!」

「這一次一定要爭取前往地球!」

輝煌地雲霄寶殿外響起一聲長宣。


「潘振將軍到!」

原本焦躁的蕾娜,立刻收起性子,因為能夠決定她能否前往地球星的人,便是這位潘振將軍。

「蕾娜!偌大的雲霄寶殿,已經留不住你了么?!」潘振將軍的呵斥聲回蕩在整個大殿。

「你不懂我!·····你知道我呆在這大殿像棒子一樣,有多麼無聊么?!」

「呵!無聊?!蕾娜!你是太陽女神,你代表的是整個烈陽星,你居然說你無聊····你就非得去地球星?!」

「沒錯,我必須去,地球星比咱們這有趣多了!」

「呵!一個只有五千年文明的地球星,怎麼可能比咱們六萬年文明的烈陽星有趣·····你知道嘛!那裡的女人都不穿褲子上街····你想要過那種生活?!」

「我不管····我就要去地球星···再讓我呆在這,我會憋瘋的。」

潘振將軍沉默許久道,「既然如此····我會向長老們申請,正好地球現在面料著危機,莫甘娜不知道在地球想要搞什麼動作,冥河星系的卡爾也蠢蠢欲動,他的饕餮軍團已經離開冥王星,前往地球····」

「你去了地球···也算是歷練吧!畢竟,你還太年輕了!」

·····

未完待續! 姜君明看著羽蛇在發獃,在夢魘中似乎過了無數的時間,可是看看外面,現在還是深夜。之前那種低血糖似地頭暈、噁心,全身乏力,冷汗的狀態已經消失,自己就像是以往光腦還沒有開啟的時候去一次六面長方體空間一樣,沒有絲毫睡意,而且覺得渾身充滿了精力。

回憶光腦說過的話,姜君明琢磨著,這種力量不能隨便的施展、使用,也就是說,不能再製作提神藥劑了,自己該做些什麼?姜君明倒是想去教會學院的圖書館去看書,翻閱、查找有關於魔鬼和六翼戰神的資料,但這麼晚了,教會學院的圖書館已經閉館了吧。

姜君明正在胡思亂想著,看見羽蛇開始向外飛去。在「夢魘」中,羽蛇帶著自己走出了一片黑暗,似乎作為純能量體的羽蛇對能量有著敏銳的探查能力,那麼它現在要去哪裡?姜君明站起身,跟隨著羽蛇向前走去。穿堂過院,羽蛇飛到關懷女神的神殿里,姜君明看見伊萊娜神官不知什麼時候回來,少見的在關懷女神的聖徽面前祈禱著。

一襲黑袍籠罩的背影孤單的在神殿里跪坐著,從後面看,伊萊娜神官正在虔誠的禱告。她所面對的聖徽和關懷女神的木箱都在輕微的顫抖,像是和伊萊娜神官禱告的話語發生了共振一樣,發出低沉的轟鳴聲。但很奇怪的卻是不管是聖徽還是關懷女神的木像都沒有散發出白色的光芒。

在救治大疫病的時候,隨著信徒的增多。那些信徒們虔誠的禱告會讓聖徽和關懷女神的神像散發出光芒,而這種光芒就是光腦所謂的「優質能量」。這點姜君明知道。可是作為暮色城關懷女神神殿里唯一神官的伊萊娜在虔誠禱告,怎麼反而沒有光芒出現,只有聖徽和關懷女神神像發出轟鳴聲?難道說轟鳴聲是伊萊娜神官正在試圖和關懷女神進行溝通?還是說這是一種特殊的獲得神諭的方式?

姜君明沒敢打擾伊萊娜神官的禱告,那頭母暴龍,要是打擾了她和關懷女神的溝通,會發生什麼,還真是說不好。站在神殿的門口,姜君明靜靜地看著伊萊娜神官的背影。

羽蛇似乎很享受現在的情況。它可沒有像是姜君明一樣站在神殿門口等候伊萊娜神官禱告結束,而是一頭扎進了關懷女神的神殿。雖然聖徽沒有散發出潔白的光芒,但當羽蛇一進入關懷女神的神殿,似乎立即就吸收了新鮮的能量,馬上活潑了不少,不復剛才在藥劑室里半死不活的樣子。遊走之間更加流暢,自然。


伊萊娜神官背對著姜君明。正在虔誠的禱告。但卻像是親眼看著他走進來一樣,當姜君明踏入神殿,靜靜等候的時候,伊萊娜神官停止禱告,低聲說道:「你怎麼來了?」

「睡不著,就出來隨便走走。」姜君明回答道。

「既然來了。那就一起做禱告吧。」伊萊娜神官淡淡的說道,也沒回頭,連姿勢都沒有動一下。

姜君明點了點頭,跪坐在關懷女神的神像前面。暮色城原本沒有關懷女神的神殿,這是從月光城出發的時候拉斐爾神官是這麼和自己說的。他也不知道伊萊娜神官從與黑暗帝國戰鬥的前線回來,暮色城裡有了關懷女神的神殿。被公平和正義教會廢棄的神殿改造的很倉促。就算是聖徽和關懷女神的神像都是粗製濫造的。神像只是略微能看出來是個白袍的少女的模樣,右手自然的垂在一邊,左手在前,手心向上。雕刻的痕迹很生硬,沒有一點美感。

對於所謂的美感,姜君明肯定不會在意,關懷教會本身就是最小的教會,這也沒什麼好奇怪的。跪拜在關懷女神的神像前面,姜君明開始了禱告。這應該是暮色城裡關懷女神教會僅有的兩名神官第一次一同在祈禱吧,姜君明只是覺得有些好笑,原本每天都應該出現的場面,一直到現在才出現。真不知道是伊萊娜神官太隨性,還是自己根本不算是一名神官。

自嘲的笑了笑,姜君明隨後便在心中默念,感謝關懷女神。

隨著姜君明的禱告開始,聖徽和關懷女神的神像上立刻便有白色的光芒散發出來。伊萊娜神官一點都不覺得奇怪,似乎姜君明在做禱告聖徽發出光芒再正常不過。真要是沒有光芒出現,那才是一件值得詫異的事情。

看也沒看姜君明一眼,伊萊娜神官也一樣跪坐在地上,雙手十指交叉放在胸前,再次開始禱告。

聖徽和關懷女神的神像微微顫抖,把白色的光芒播散出去。神殿里的空氣彷彿化作了一汪池水,蕩漾起漣漪,一圈圈散開,散去,無聲無息,不著痕迹。隨著姜君明和伊萊娜神官的禱告,漣漪播散到整個關懷女神的神殿,老婦人們和孤兒們毫無所知,睡的很香甜。

在關懷女神神殿的某個房間里,蘇拉感應到了什麼,在睡夢中醒過來,翻身爬起,悄悄的向著關懷女神聖徽的方向跪拜下去,也一同開始禱告。

聖徽和關懷女神的神像散發出來的光芒愈發柔和,像是一道清澈甘甜的溪流一樣,沖刷著姜君明身體里的燥意。禱告中,姜君明雖然處於冥想狀態,全部意念放空,但依舊能感覺到身體漸漸平靜,很舒服,很祥和。羽蛇在姜君明身邊上下飛舞,穿行,雖然還在不斷的變化著顏色,但靈動了許多,看樣子恢復了一些元氣。

在關懷女神神殿上方,不為人注意的有一道純白色的光芒一閃而過,彷彿是錯覺一樣,沒有人發現,憑空而來,憑空而去。


====

萊斯丁的府邸里,卧室的門推開,安靜的夜晚里大門被推開發出細微的聲音也顯得很刺耳。萊斯丁全身"chiluo",心神不寧的從卧室走出來,連件衣服都沒有披,萊斯丁就這麼走出來,站在夜幕之中,看著星空,沉思著什麼事情。

顯然萊斯丁很煩躁,像是一頭被困住的野獸一樣,連思考都無法做到。萊斯丁向不遠處的暗室看了一眼,眼神中有些畏懼,有些恐慌,但隨後還是準備去那裡。

就在萊斯丁想要去暗室的時候,身後的門輕輕的晃動了一下,一隻潔白的手搭在門沿上,手指修長,嬌柔無力,每一枚手指甲都塗著不同的顏色,不顯嬌艷,更多則讓人覺得妖媚。指甲的顏色和白嫩的手背形成鮮明的對比,輕柔無力的搭在大門上,柔若無骨,只看這一隻手,便引起旁人無數遐想,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才能有這樣嬌柔無骨,妖媚的似乎能奪走男人心神的一隻手。而那隻手後面,到底會是怎樣的一個絕美的人?

「大人,你要去哪裡?」聲音略低,有些厚重,偏偏最後又變的尖銳,彷彿她是故意這麼說話。聲音在夜色中傳出去,古怪而詭異。像是女聲,又像是男聲,和那隻柔若無骨的手,讓無數少女羨慕嫉妒的手相比,聲音略顯粗糙了一些。

「你回去等我,我很快就回來。」萊斯丁站在夜色里,一身堪比騎士般強壯的身體像是一座小丘般佇立,雖然年紀已經不小了,但保養得很好,看不出一絲老態,全身的肌肉一塊一塊的虯張起來,轉身奔著密室的方向走去。

「大人,不要丟下我。」有些沙啞,有些尖銳,種種不同的感覺糅合在一起,無比古怪。萊斯丁聽到后,身子微微的頓了一下,好像被那聲音打動,又像是捨不得說話的那人似地。

一個人從門後走出來,也和萊斯丁一樣,赤身裸體,身材窈窕,走在萊斯丁投射下的陰影里,每走出一步,身子都像是風中的垂柳般搖晃著,弱不禁風,惹人愛憐。一頭長發散亂的披在肩上,皮膚潔白勝雪,黑髮散落,帶著一種凌亂的美。方承風雨,臉上還帶著紅暈,光看影子,是一個絕美的女子,只是……他說話中,頸部的喉結上下動著,昭示了他的性別。

年輕男子見萊斯丁站住,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走上前輕輕的攬住萊斯丁粗壯的手臂,下巴落在萊斯丁的肩膀上,嬌柔無力的好像是一根潔白的羽毛一般,靠著萊斯丁,撒嬌的說道:「你有心事,說給我聽聽。」

萊斯丁臉上閃過一絲怒意,隨後便被他壓抑下去,沉聲問道:「你想要去?」

「都說大人的密室里有珍寶無數,我想著就是去看看也是好的。」年輕男子的聲音愈發嬌媚,在萊斯丁耳邊輕聲細語的呢喃著。如果光是聽聲音,這股嫵媚的話語聲足以吸引世界上絕大多數的男人為之發狂。

「那好。」萊斯丁胳膊用力,粗魯的,幾乎是夾著年輕的男子,走到密室。年輕男子吃吃的笑著,沒有因為萊斯丁的粗魯動作而害怕,反而覺得很享受。(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PS:寫這裡的時候,好寒啊 第三百一十四章楚蕭戰劍聖釗

集中起來的意志,可以擊穿頑石!

楚蕭與趙信剛剛踏入訓練場,便是聆聽到劍聖釗正在以此話教導學員們。

那些學員們大多是七八歲的小孩子,但是,楚蕭從他們的眼睛中看到與這個年齡不相符的堅定。

釗,是一位好老師!

這是楚蕭對於釗的第一映像。

繼承著無極之道意志的釗。

不僅具備二代超級戰士的體魄,還有著遠超葛小倫等人的大師修為。

這才是名副其實的超級戰士。

只可惜,二代超級戰士的體魄,在莫甘娜那種級別的神之戰中,根本不夠看。

一粒弒神穿甲彈,便能要掉釗大師的命。

這種感覺,就像武林高手苦修數十年,抵不過一名手持ak47的新兵蛋子一通掃射。

科技層面的差距,讓釗大師在接下來的戰爭中,並沒有綻放多大的光彩。

但是,這並不代表無極劍道不夠強大。

相反,無極劍道是一門極為不凡的劍道。

因為它是一門注重磨鍊劍者意志,以及追求極致速度的劍道。

僅僅從注重修鍊意志這點上,無極劍道便能勝過大部分劍道。

楚蕭對於劍道的理解也是極為不凡的。

楚蕭在天龍世界學過逍遙派的劍法,在火影世界見識過各種劍道。

憑藉對法則的領悟,創造出五行變化之力。

如果將五行之力透過劍法施展出來,便是擁有五種屬性的五行劍道。

卯月夕顏所施展的劍道便是從楚蕭這裡所得的五行劍道。

如此說來,楚蕭也算是一位劍道大家。

現如今遇見超神宇宙的劍道大師釗,豈有不切磋一下的道理。

嗡!

楚蕭運轉自身氣機,立刻化為一股無形的劍氣直衝雲霄,恍惚間,一把巨大的長劍虛影將楚蕭整個籠罩起來。

劍如人!人如劍!

僅僅散發而出的劍氣,便已經顯露出楚蕭的劍道修為已達到極為高深的境界。

楚蕭所散發的劍氣,凝而成形,形而不散,散而生變,變中蘊含五行相生相剋之深奧道理。

更加可怕的是,楚蕭對於劍氣的掌握已經達到入微級別。

整個訓練場內,只有釗大師一人能夠感知到楚蕭的劍氣。

其他普通人,根本連一絲異樣都察覺不到。

即便是趙信也迷迷糊糊,只感覺楚蕭整個突然變的鋒利起來···沒錯,像劍刃一般鋒芒畢露。

釗大師:「嗯!好銳利的劍氣!我不是你的對手!」

知己伯樂,相識相知。

釗大師僅僅一接觸到楚蕭的劍氣,便感知到自己與楚蕭的差距是那麼巨大,彷彿相距鴻溝般難以逾越。

趙信:「嗯?什麼劍氣?!釗大師怎麼突然說他不如你?!」

趙信一臉無知的問道。

釗大師的學員們也是一臉好奇,自己的老師,從沒有說過自己不如誰過。

這可是他們第一次聽見釗老師服輸呢!

眼前這名黑衣人,難道也是一位練劍的大叔叔么?!

楚蕭笑而不答,對著釗授意道,「切磋一下如何?」

釗會心一笑,他正有此意。


兩位劍道大師相遇,豈有不戰的道理。

「既然如此!我們,開始吧!」

「請!」

嗡!

只見釗大師手持一把木劍,以最為基礎的持劍式,直面楚蕭的巨大劍氣虛影。

「形勢!先於蠻力!」

釗大師雙目閃過一道精光,整個人的氣勢陡然變化,給人以難以抓摸的虛幻感。

無極劍道——斬!

恍惚間,釗大師化為四道虛影,直逼楚蕭而來,木劍在劍氣的加持下,以極其迅捷的速度斬在楚蕭的巨型劍氣上。

呲啦!

彷彿空間被劃破一般,釗大師的劍氣,居然一瞬間將楚蕭的劍氣撕裂開來,威能不減的直衝楚蕭腰身。

但就在此刻,只見楚蕭裂開一道縫隙的劍氣再起變化,五行之力自行運轉,相生相剋間,輾轉騰挪。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