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75 Views

對方几百人,能換走自己這邊上萬人的生命,甚至是更多,對方還全是普通人,所謂的損失是吃掉的翼斬獨眼蟒的肉。

Written by
banner

賠了,自己再想恢復到現在的實力,沒有個一兩年的甭指望了。

一個不是羽芒的人,而是幫助他們過來圍剿的勢力的頭領也中毒了,他的戰鬥值超過一百,他能多挺一挺,然後從嗓子眼裡擠出五個字……『防不勝防啊』。

外面看影像的觀眾們全傻眼了,怎麼個情況?毒是從哪出現的?

有人開始回放、慢放,並且放大,終於,有人發現問題了。

「回放,看他們的腳下,萆家人前進時候的腳下,褲腿,看到沒有,他們走路的狀態下,有粉末掉下來,只過因為他們走在草里,而且有風,不仔細看,不帶著特殊的心思去看,根本發現不了。」


一聽他的話,其他人紛紛去看。

果然,有。

這下不需要多說,大家已明了,毒,沒在萆家人拿出來的草上,是走路時從褲腿撒下去的,乾粉狀。

然後他們被圍攻,一大群想著過來佔便宜和過癮的人匯聚。

萆家人死了。火把掉了,草著了,還有公孫家的兩個人輔助扔下的火,草地上的毒被火燒著冒煙,然後熏人。

真的是防不勝防呀,羽芒的人吃過幾次虧了?同樣的放煙手段,依然有用。

記得之前是羽芒看到山洞,想找東西放煙熏,結果找到的樹枝裡面有毒,他們把自己給熏死了。那是兩個洞口。

後來公孫家的二人到了山中城,跑出去伏擊,羽芒進沼澤,做火把的時又撿了有毒的木頭,再次把自己給熏死好多人。

接著是進瘴區,公孫家的男的放煙,混合在瘴氣里,還能熏到人。

眼下點燃草,仍然有人中毒。而且數量更多。

看上去很簡單,放毒煙,可為什麼總有人中招呢?

羽芒在外面觀看的人也一個個捂著胸口,跟中毒了似的。心疼,每一個戰士都是錢,還需要時間。

「早知道當初就不接任務了。」一個參謀癟著嘴,小聲嘟囔。

附近的人聽到了。卻未出聲。

e六部的部長臉色陰得快要滴下水了,他緊咬著牙,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影像。但瞳孔卻沒有焦距。

他不願意承認,承認自己後悔了,只是內心深處的悸動告訴他自己,後悔,如果沒有接任務,那麼羽芒和兩個人之間就沒有交集,羽芒不堵他倆,他倆不反殺羽芒。

不過一切都晚了,誰能想到面對赫赫威名的羽芒時,還有人敢反抗,誰能想到人家不僅僅反抗了,還想盡辦法反殺。

「派人過去,告訴繼續向山中城集結的高手,到地方之後,不要輕舉妄動,等待下一步命令,不準任何人出城。」部長決定暫時隱忍,想到辦法后再說,實在是傷不起了,疼啊!

旁邊的人輕聲地說道:「恐怕他們不會聽從命令,他們一個個心高氣傲。」

「那就讓他們去死,像峽谷一戰中的十一個人一樣,培養一批懂得謹慎的人上來。」部長的嘴向右咧了咧。

城外的公孫慕容和娜拉莎完成任務,又飛回來,這次不需要六七六號幫忙,廣場對他倆開放。

降落,收起三角翼,二人回到住宿的地方。

勾碧占路絲神國剛剛死掉的軍士和萆家的人也重生著,幾個儀器相繼有人出來,每當一個光著身子的人站起來,拖著羸弱的身體讓開位置時,外面的神國觀眾便給予一陣掌聲。

別看兩個隊伍皆是全軍覆沒,但在觀眾的眼中,他們反而是英雄,打了一場勝仗的英雄。

觀眾的心裡,兩個隊伍賺了,軍士們殺的人不如萆家的多,卻比他們死掉的多,他們的對手可是羽芒,戰鬥值很高的,十個換一個都合算,更不用說一個換倆兒。

公孫慕容和娜拉莎跑回來,找到翼斬獨眼蟒的肉,操起刀開始改,有的是絲的,有的是片的,有的是丁,有的是沫,有的是泥。

還有其他的蔬菜和輔料,一樣樣準備好,拿出六口小鍋,給參與戰鬥的人製作起來。


今天兩個人不打算給大家吃大鍋飯,專門小炒,累就累點,算是獎勵一番。

重生的人有先後順序,先出來的就吃。

魯哈摩吃著一個小炒肉,虛弱地笑著,說道:「只這一道菜,再死一次也值。」

萆牛幫跟著呵呵笑:「死唄,反正我們的命不值錢,能坑死那麼多羽芒,回去我就有得吹了,可惜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去。」

炒菜的娜拉莎抽空回頭:「放心,我們會想辦法把你們的實力提上去,讓你們回家的。不就是戰鬥值二百嘛!二百以後可以去另外的地方,也可以選擇回去。」

「需要很多錢。」萆牛幫不認為兩個人能拿出來更多的積分。

「錢不是問題,相信我們,這回你們一共幹掉了一萬七千多人,有羽芒的,也有羽芒請來的,但是算在了我們身上,山中城幫著提交的,意思是你們殺的人是因為聽從了我們的指揮和我們的配合才做到的。」

娜拉莎眯著眼睛跟吃飯的人說。

他們一共幹掉了一萬七千二百一十一人,平均是每個人四點六二積分,再乘上三十,得到了二十三萬八千多積分。

這些積分其實不算多,照比兩個人的『存款』來說,但足夠激勵士氣了。

果然,她一說出來,重生的人努力地發出歡呼聲,他們知道兩個人獲得的積分要乘以三十,上到三千台階的福利在此刻體現出來。


魯哈摩露出高興的笑容,說道:「留著吧,買戰鬥值藥劑,羽芒不會放手的,他們輸不起,他們必須幹掉你們,才能重新站上神壇。」

「扯淡,除非他們奪到了完整的儀器,否則我們死了也會很快恢復到現在的程度。」娜拉莎邊把菜出鍋,邊說道。 靈貓 未完待續。。)

… 英雄們在吃飯,吃能夠加快速度先變成正常普通人的飯。

羽芒與其他勢力沒死的人也相繼回城,然後餓了的他們等待別人做好大鍋飯給他們送來。

結果遲遲沒等到。

在他們快要忍不住發火時,有人過來安慰他們,讓他們再等等,組織正在等待通過交易平台給他們購買,目前城裡的食物不夠。

這是件讓人難以接受的事情,城池中怎麼可能缺食物?

不等他們問,過來安慰的人就主動告訴他們,說山中城裡原來的幾個市場上的當地居民都收攤了,是的,大白天收攤,他們買不到東西。

只能通過交易平台從別的地方運,但今天的積分大廳說是檢修電子屏幕,暫時無法確定什麼時候檢修好,估計天黑之前大概或許差不多應該可能會修好。

回來的人傻眼了,這叫什麼話?一個接一個不確定詞語組合起來,看樣子天黑之前是別想買到東西了。

羽芒和與他們合作的勢力里裡外外的全茫然,隱約中感覺情況不對,有什麼地方好像沒考慮到,沒分析好。

公孫慕容和娜拉莎知道,外面小店裡的人也知道。

從鳩丸城購買過來用以製作酒桶的木頭髮揮作用了,六七六號跟干爺爺說完,就通過內部渠道向本地人彙報了這個好消息。

兩個姓公孫的外來者。第一次來到這裡,也是第一次到山中城。

他們兩個聽說有酒可以釀,但是專門的木頭不足的事情后。主動拿出來殺敵獲得的大量積分,為城中的人購買了大量的木頭,已經運到地方,今天大家休息一番,明天開始做酒桶。

婚寵契約妻:首長請深吻 ,並採集果子。他們負責吃飯,然後釀好了酒。分給我們。

另一套是用積分雇傭我們,同樣負責吃飯,但不再分酒。

大家自由選擇。

在六七六號宣布這個事情時,本地人剛剛高興一小會兒。他又傳達了新的消息,說兩個人飛出去戰鬥了,希望兩個人別死掉,否則重生的地點要改變,自己也不好再跟大家簽合同。

尤其是保護兩個人重生的儀器隊伍,正在別處被羽芒和他們的聯合勢力攻擊,一旦儀器被搶,兩個人再一次,就全完了。

當地人正高興呢。打算釀了酒分點,結果聽到這個消息,很自然地開始敵視羽芒及其合作勢力。

他們可不管外來者相互之間誰對誰錯。他們只知道一方買了木頭,要給他們分酒,另一方啥都沒給過他們。

顯然,兩個人是站到了正義的一方,而正義需要維護。

賣東西的人不賣了,告訴本地人。誰想買,去他家。

積分大廳的接待員也申請維修設備。一個個跑到六七六號的屋子裡,看著六七六號製作火鍋。

至於等待交易的人,等著吧,管你們是誰呢,覺得有問題,找羽芒他們算賬。

別人哪知道整個山中城都成了公孫家的兩個人的靠山了,他們還琢磨呢,什麼地方出了問題?

「呀,鹽不夠了,給你們做湯呢,誰去買點?」娜拉莎發現後面過來的一百三十人沒湯喝,沒鹽啊,問。

魯哈摩活動活動身體,說道:「我去。」

說完走了,他是第一個重生的,最先吃到翼斬獨眼蟒的肉,恢復了不少。

別人等著,他走到市場,一看那空曠的攤位,傻眼。

「你是公孫家那個神國的人?」在他茫然時,旁邊一個坐在那裡抽煙袋的老頭向他問道。

他連忙點頭,平時他不怎麼和本地人接觸,頭一次有本地人在他沒說話時與他主動打招呼。

「要買什麼?」老頭裹了兩口煙,又慢慢吐出來,問。

「鹽。」魯哈摩略微心虛地回答,他還沒搞清楚情況呢。

老頭張著最大哈氣,伸個懶腰,站起身,簡單活動幾下,對魯哈摩說道:「收了,都收了,買鹽跟我來。」

說著他自己往前面走,魯哈摩跟在後面,問:「去哪?」

「賣鹽的那家家裡。」老頭回一句。

魯哈摩滿臉詫異之色隨著,走了將近六分鐘,到地方了,這是一個二層上面通外走廊的舊樓,在樓下面有二十多個人等著,準確地說是二十多個外來者等著。

也有本地人,本地人帶著小罈子,或者碗,直接進一樓,然後從內樓梯上二樓,沿著外走廊走到一間屋子外面,遞過去裝鹽的家什,裝上鹽下樓,回家。

在下面一樓進去的地方有個本地人守著,凡是外來者,一律對其說,由於運輸問題,我家存鹽不多,先賣本地的人,如果天黑之前有剩餘,再賣給別人。

魯哈摩過來時聽到了,然後站住腳,幽怨地看著老頭,意思是說,你把我帶過來,讓我等一個機會啊?

老頭沒就他的表情進行任何回答,而是朝著守在下面的人說道:「小麻,告訴你爹,拿鹽下來,公孫……」

他看向魯哈摩,魯哈摩眨眨眼睛,順嘴說道:「公孫羌祁、公孫妤瑭?」

「對,跟你爹說,妤瑭那丫頭她們一起的人要鹽,多準備點,等著吃呢。」老頭又對守在下面的人說。

「好,我爹知道了,馬上下來,還有四個哥哥幫著抬過去,挺沉呢。」小麻回應,還朝魯哈摩露出善意的笑容,點點頭。

上面果然有四個人扛著大袋子從外走廊往這走。

魯哈摩:「……」

那二十多個等著買鹽的:「……」

「要多少積分?」魯哈摩問。

「不值幾個錢,送你們了,跟著回去,下次來好鹽,再給你們送。」樓上的走廊站著個人,向魯哈摩喊。

外面觀看的人,還有二十幾個人,稍微一愣,之後秒懂,大家都不傻,知道怎麼回事了,公孫家的兩個人跟本地人扯上了關係,卧槽,天哪,麻煩了。

魯哈摩激動得渾身發抖,他也懂,只是不清楚公孫家的兩個人是怎麼玩的,實在是太有面子了,別人都等著,我過來就拿,還是人家幫著扛,更主要的是不要錢,什麼時候自己的臉這麼值錢了?

老頭這時又給自己裝了一袋煙,就著懂事的小麻遞過來的火點上,抽一口,對魯哈摩說道:「買不到東西時,隨便找個我們的人問,他們會帶你去的,回去你告訴妤瑭那丫頭,在城裡,不用在乎誰,有我們。」

******

明天恢復白天更新,大家注意身體哦。(未完待續)

… 四個扛著裝鹽袋子的人走在前面,他們沒放慢速度,因為鹽沉。

在後面努力跟上的魯哈摩則是滿心都是感動,還有那麼一絲絲的溫暖,煙袋老頭那樸實的話說還縈繞在他的耳邊,他覺得此刻哪怕與整個世界為敵,自己都不會害怕。

當然,魯哈摩更好奇的是公孫家的人怎麼做到的,得民心者得天下呀。

他兩個剛剛過來不久的人,究竟做了什麼事情,才使整個城中的人那樣對待他們,以及自己這些人。

本地人是不好接觸的,想讓本地人幹活,需要付出高昂的代價,一小時最少十個積分,還不能催促,哪怕本地人磨工,一邊幹活,一邊聊天,偶爾停下來休息,工錢也要照付。

還有本地人賣東西,從來不議價,說多少就是多少,對,是『說』,不是明碼標價,第一個人買一斤肉可能是三個積分,第二個人緊隨著買,賣肉的本地人說出來的就變成了五個積分。

以前本地人給自己這樣的外來者的感覺是敵視的,本地人討厭外來者,某些時候還仇視,卻沒有辦法阻止。

而自己一樣的外來者,對本地人同樣沒有一點點好感,本地人冷漠,傲慢,讓他們干很簡單的活,他們也要拿高價。

不過,曾經記得有過某個勢力與本地人的關係好,這是那個勢力太小了,在戰爭中被滅掉。儀器全毀了,系統不再分配給他們新的儀器。

估計是系統不允許誰與本地人關係好。

『好累』,魯哈摩想著想著。站下,他已經看不到四個送鹽的人了,身體還是弱,需要時間恢復。

太手擦了擦額頭上冒出的虛汗,又咬了一口冰棍,魯哈摩笑了笑,自語道:「很好。我喜歡這種感覺,似乎眨眼間。整個山中城裡到處是我的親人。」

剛才他趕路時,有個背著箱子賣冰棍的人,看到他的衣服上有勾碧占路絲神*人的標誌,就送給他一根冰棍。

一根冰棍不值什麼錢。外來者想買,一積分,本地人又另套更小的貨幣。

而且冰棍里的糖並不多,但他吃著很甜,如果那個送冰棍的人臨走的時候不說一句『身體太虛,得練啊』的話,結局就更完美了。

魯哈摩並不清楚裡面的門道,不曉得六七六號在告訴當地人有人出木頭之後,又說了勾碧占路絲神國幫忙修一條從山中城通往鐵礦城的路的事情。

有六七六號幫忙。本地人對勾碧占路絲神國人的好感爆漲,本地人相信六七六號,六七六號跟別人好。本地人也願意友好接觸。

就像一個文明世界的人到了原始森林看到部落的人一樣,最需要的除了對方所需要的東西,還有的就是一個中間人,一個屬於對方陣營的中間人。

心情愉快,又滿懷疑問的魯哈摩回到『家』,四個幫著送鹽的人被公孫慕容和娜拉莎強留下來。正一起吃飯。

吃飯的人中還多了十二個人,是六七六號帶著過來的沒吃完火鍋的十一個接待員。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