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96 Views

「嗯哪!」娜拉莎輕輕點頭,然後裝模作樣地在那裡把手放在眼睛上,口中念念有詞,說什麼『晚上屋裡有燈不黑,外面沒燈好黑,趕上停電了,屋裡外面都黑』。

Written by
banner

神秘地嘟囔完,在別人還分析她剛才嘴裡說的是什麼的時候,她一指那個碗,說道:「二十二個。開吧!」

「二十二?好,開。」扣碗的人很豪邁地一下子掀開碗,露出裡面的美麗珠子,眾人隨意一掃,一個個登時泄氣了,二十二個,不多不少。

他們再看想娜拉莎的時候,眼中多了一些莫明的神色,他們猜出來了,高手,今天遇到高手了,絕對不是瞎猜,四百萬億就這麼沒了。

一個個乖乖給錢,眼中充滿了不甘的神色,划完賬,轉身要走。

這時公孫慕容把他們叫住。

「諸位,稍等,玩嘛,就是圖個和樂,不在乎輸多少贏多少,不如這樣,我們合作一起玩,相互配合,由你們輪流扣碗,然後其他人下注,在這邊玩起來,吸引別人過來后,讓他們也押注。」

「是呀是呀。」娜拉莎知道自己的慕容哥哥要做什麼,跟著說:「到時候我們互相押的錢記個數,回頭再給回去,而其他人參與進來輸給我們的錢。我們三七分,我和哥哥要七,你們是三。」

「憑什麼你們多?」

「要是輸了呢?別人一次押單雙,下很多錢,誰賠?」

「就是就是。」

「你們怎麼保證?」

眾人倒是來了興趣,他們主要是想賺錢,剛剛輸掉的要是能賺回來,也不錯。

娜拉莎笑笑,告訴眾人:「既然這樣,贏了算大家的。輸了算我和哥哥的,怎麼樣?但前提是,既然我們承擔風險,分配比例必須要調整,我們九,你們一,好不好?」

「不好。」旁邊剛剛讓公孫慕容賠完錢的侍者開口了。

「按照黑市的規矩,有人坐莊,需要給黑市百分之十的利潤。純利潤,所以你們不可以隨便分。」

「啊?哦~!」娜拉莎先是一愣,馬上就認同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她只好換一個比例:「那我們是八,黑市是一,你們是一。你們付出的很少,對不?」

眾人商量商量,覺得還行。至少他們就是搖一搖碗,扣一扣而已,當成玩了。

大家商量好,在噴泉的旁邊找塊地方,主要是地面必須是泥土的,否則萬一把碗給弄壞了,或者是把地面的其他石板給碰出印兒來,侍者又該要賠償了。

這下就沒有公孫慕容和娜拉莎什麼事了,他倆不負責喊,而是由其他人當托和搖碗,並且喊。

「來呀來呀,押單雙了,押多少賠多少,押單獨的數量,押對了多少數字就賠多少倍啊,大家來玩啊。」

有人喊起來了,還有人搖完碗往下一扣,立即有人喊著單雙,並且說出押多少,一次最少一萬億,還有的喊數字的,亂糟糟的,但足夠熱鬧。

這邊的聲音大,馬上就吸引到了其他人過來,一個個先是看,看到押單雙的那個最簡單,猜數字的不容易,押注的人有輸有贏,輸錢的滿臉不在乎,贏錢的興奮非常。

後來的人不由得也動心了,尤其是看到人群中有一個人已經連續押贏了四次,每次都是直接把贏來的錢和原來的賭注一同押上,這一會兒的工夫不算本錢,已經賺了十五萬億。

等這人由押贏了一次,整體賺到了三十一萬億的時候,終於有人再后一次的時候跟著他押了兩萬億,以為他的運氣好。

結果碗一拿起來,並不是他押的單,而是雙,跟著押的人一下子輸了錢,他之前贏的也全沒了。

但另一邊押雙的卻贏了,一個個興高采烈的,招呼人莊家繼續。

賭博這個玩意就是這麼回事兒,要麼不玩,一旦玩上,無論輸贏都上癮,參與的人越多,受周圍的情緒影響便越厲害。

所以後過來的人押注的也在逐漸增加,這比賭噴泉噴多高有意思多了。

「哈哈,我押中了,給錢給錢,我用三萬億押的十一點,中了,十一倍,給我三十三萬億。」

玩著玩著,突然一個人哈哈大笑起來,他正是跟公孫慕容和娜拉莎合作的一員,之前他一直押單雙,這把本來也想選一邊押,結果耳中突然響起個聲音,讓他押數字,十五之內的,他就挑了十一,押上三萬億,沒想到真的中了。

在他高興喊的時候,他看了一眼站在旁邊笑吟吟的娜拉莎,心中震驚,果然是高手啊,這下賺了。

剛才他贏的這一把,雖然他賺了三十三萬億,但押雙的人卻一共押下來六十一萬億,押單的人才十二萬億,這下他們一共賺了四十九萬億,他的錢還需要拿回去按規矩分,所以不算。

看到有人一下子賺了那麼多,人們更瘋狂了。(未完待續。。)

ps:上一章的章節數字錯了,是三百四十八章,我明天讓編輯幫忙改一下。 看著人們如此瘋狂,站在旁邊的侍者都激動了,他有時候甚至想自己押一把,但他處在工作中,不敢。他暗自高興著,因為他負責那百分之十的抽成,這群人贏的越多,給黑市的就越多。

作為負責人的他自然是會跟著受到獎賞,他又找了幾個同伴,負責記錄對方的押注,都是口頭說一聲押多少,然後就算,誰敢不承認,或者拿不出錢來,他們還需要幫著對付,抽成不是白抽的。

讓他想不明白的是,以前也有人嘗試著做莊家,可是玩的人不多,更不用說還要交上來百分之十的抽成了,那些人都是自己互相之間對賭,黑市就沒辦法抽成,更不能說什麼收稅。

今天看到的莊家賭具簡單,賭的方式也簡單,為什麼參與的人如此多呢?

他納悶,公孫慕容和娜拉莎則一臉淡然,他們知道為什麼,因為他們一直把周圍很大的一片地方用精神力給影響著,同時放大參賭的人的情緒,尤其是那種輸了錢還想回本,贏了錢的要贏更多的情緒。

在這種情緒互相干擾影響的時候,參與賭博的人就越來越多,哪怕很多人擠不進來,也在外面看不到的情況下喊著這一把是押單還是押雙,押多少錢,反正喊出來就算,旁邊有人負責記錄。

公孫慕容和娜拉莎在旁邊一邊負責作弊,一邊用靈魂聊天。

作弊簡單,採用空間移動的手段,看看押單的錢多還是押雙的錢多,哪個多就讓哪個輸。

「慕容哥哥,估計咱們只能玩這一回,以後再想玩是不成了,等賭局結束,保證有人會反應過來。到時候會針對這種情況布置限制手段。」

娜拉莎心中已經把這個行業當成長久的想法來考慮了,但覺得不行,人家五級文明被你坑一次可以,下次絕對是弄儀器過來幫忙,人的情緒不受這種特殊的影響,參與的人自然要少。

公孫慕容倒是看得開,說道:「你還想玩多少次?一次賺到錢,換到技術,咱們拿著就跑路了,下次再過來還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知足吧。」

「哎~!」娜拉莎嘆口氣,眼珠子轉轉,突然又高興起來,對公孫慕容說道:「慕容哥哥,還有其他很多四級文明和五級文明呢,要不咱倆不幹別人,專門跑到他們的地方賭博吧,贏來的錢指揮換成那邊的物質,運回咱們的星球或公孫世家。好不好?」

「好是好,但只有五級文明的其他技術才重要,真想賺錢買物質,不如去打仗佔地盤。賭。會被人盯上,打仗則不用管那些,反正都是打。等以後再遇到五級文明的,我們找機會賭。」


公孫慕容還真看不上跑到四級文明賭博贏的那點錢。賭小了。不夠浪費的工夫錢,賭大了,會觸動很多人的利益。買那物質又不值錢。只有五級文明的技術才是不得不買的。

娜拉莎想想,覺得也是,點點頭:「好吧,這回希望一切順利,不要遇到麻煩,我們還有更多的事情要做呢,可惜暫時找不到去六級文明的辦法,不然就去那邊看看,弄一個技術回來賣給五級文明,讓五級文明拿出來更多的技術交換,我實在是太聰明了。」

娜拉莎邊想邊說,然後不停地誇自己,她自然不知道,真到了六級文明,她和公孫慕容的很多手段會受到限制。

現在是五級文明的胡尋度利帝國從來沒遇到過他們這樣的人,即使偶爾也有精神力強的,卻很少能進到黑市,而進了黑市的又怎麼會專門開庄?

不然真讓胡尋度利帝國了解了他們兩個的能力,保證在很短的時間內想出應對的辦法,六級文明更是如此,技術在那裡擺著呢。


二人聊著天,還不忘了自己記下現在贏了多少錢,時間已經過去半個小時,玩一把不過一分鐘,三十二把結束。

最開始的時候押的人少,賺的不多,到現在一把都是百萬輸贏,兩個人刻意讓一個每次都押一萬億的人連贏七把,這人贏了錢就贏的收起來,然後再拿出來一萬億押,算是比較理智的。

等第八把的時候,很多人突然下重注跟他押單,結果自然是開出來雙。

如是作弊,到此刻兩個人一共賺到了一千九百多萬億,二人決定再來幾次就結束,準確地說是把協議執行完,至於有別人還想繼續玩,跟他們就沒關係了。

他們看到人越來越多,心中自然擔憂,事出反常必有妖嘛。

結果又玩了兩把,他們一下子贏來的錢超過了兩千五百萬億,他們馬上對那伙合作的人說出了結束協議的事情,把錢分給他們一成,分給侍者一成,並答應那伙人,最後幫他們作一次弊,贏來的錢不僅僅可以補上他們之前輸的,還能多出一些。

這時李旭旦他們五個人已經回到了剛才的地方,發現找不到公孫慕容兩人,看這邊圍的人多,便尋過來,正好是兩個人幫那伙人作弊的最後一把。

「押的多賠的多,押的少賺的少啊,下注下注了啊。」聲音傳到五個人的耳中,他們內力放出來,瞬間找到公孫慕容兩人,再一觀察場上的形式,心中便有了猜測。

最後一次幫著作弊完,公孫慕容二人離開,而那伙人卻無法走,他們被圍上了,想結束?不行,得繼續玩。那伙人陷入了麻煩當中,他們要想辦法脫身,並知道了為什麼當初一男一女不親自玩,原來如此啊。

娜拉莎和公孫慕容擠出人群,直接朝著五個人的所在過來。

「怎麼樣?找到調料沒?」娜拉莎一見到五個人,首先問出來。

五個人點頭,他們在周圍的地方找了一種很腥的魚,還有不少植物,挑選出來幾種可以作為的調料的,又稍微觀察下島子上的情況,從離開到回來,沒有五十分鐘。

眾人回到了原來的地方,五人中的李旭旦提其他四個人問:「剛才那是怎麼回事?」

「剛才?哦,那什麼,我和慕容哥哥看你們出去了,閑的無聊,就想找點樂子,正好瞧見有人賭博,咱倆就參加了一次,結果用我們所有的錢贏了二百萬億,輸了錢的人不甘心,還和我們賭,我們就又贏了他們四百萬億。

之後我們看你們沒回來,繼續玩吧,帶著輸錢的人一起做了個庄,扣珠子猜單雙。哎呀,玩的人好多啊,都很捧場,這不,你們回來了,我們不玩了。」

娜拉莎手上挑著五人找回來的東西,很隨意地介紹她和公孫慕容做的事情。

五個人愣了愣,慕容丹晗眨眨眼睛,有些心虛地問:「也就是說你們之前贏了六百萬億?那麼後來這個賭局呢?把錢由輸回去了?」

「丹晗姐姐,怎麼可能,你看哪有莊家輸錢的,他們有的人運氣不好,所以我們還小贏了一把,兩千萬億呀,以後沒機會了,很遺憾。」

娜拉莎打開她的那個當初負責人送的通訊器,兩千八百多萬的數字顯示出來。

「……」五個人看著那數字不出聲,一副見鬼了的模樣,他們心情很複雜。

他們同時想到了自己六個人過來時候的目的,六個人,用了十年的時間把身份的問題解決了,成功讓五個人進到黑市。

然後用二十年的時間賺到一百萬億胡尋度利帝國的信用點,這使得他們很有成就感,要知道來的時候他們什麼都沒帶。

若是換成六個普通人,別說三十年,三百年他們也賺不到一萬億,更不用說一百萬億了。

可是就是這個成就感,偏偏受到了衝擊,沖得煙消雲散。

人家公孫慕容和娜拉莎才剛來幾天,準確地說是兩天不到,過來的時候目的明確,弄技術。結果就是進了賭場狂贏,進了黑市狂贏,現在又開庄。

兩個人似乎是一邊玩就一邊賺錢了,兩千八百萬億啊,雖然說還有自己五人的一百萬億當本金,但自己五個人能不能用二百萬億在這五十分鐘不到的時間裡弄來兩千多億?


見他們不出聲,娜拉莎繼續自己說:「我才發現,這裡的東西真貴,慕容哥哥到噴泉的池子邊摳了幾個珠子,侍者居然一顆要我們一千億,七萬七千億就那麼沒了,以後我也弄個黑市,真賺錢。

你們說,如果在銀河文明的主行政星旁邊的星球弄一個行不行?主要是我不知道咱那邊是不是已經有很規範的黑市了。哎呀,那要是有三級文明的人像我們一樣到我們文明的黑市裡弄技術,我們損失大了?」

「我覺得即使有三級文明的人到咱們銀河文明的黑市裡,也絕對不會出現像您和公孫少爺一樣的存在,累死他們,他們也弄不到兩千多萬億的銀河聯盟信用點,別說是兩千億,只要他們不出售原材料,哪怕兩千億他們也弄不來。」

李合曇終於緩過來了,對娜拉莎真誠地說道。

其他四個人一種深以為然的表情,他們知道公孫慕容兩人過來時身無分文,還去偷人家的錢,從三個信用點起家,直接把資產提到兩千八百萬億,只不過現在只有自己五個人與他們分享這份快樂。

估計以後再聽別人說什麼賺錢的速度快,如何如何傳奇,自己等人一定是不屑去回應,因為自己親自參與過真正的傳奇。

「好了,開始試驗吧,請人吃飯之前要試驗好。」公孫慕容不再去考慮錢的事情,把關注放到了食物製作方面。(未完待續。。) 五個人收斂起激動的心情,開始觀察侍者送來的剝土獸,反正錢是賺來了,兩千八百萬億,可以買很多的技術以及成品,三十多年的努力沒白費。。。

剝土獸跟一隻成年的養殖食肉羊差不多,大概一百五十斤左右,當然,也有更大的食用羊,只不過那樣的味道不好。

一百五十斤是毛重,殺完之後能出多少肉要看這剝土獸怎麼長的了。其實它長成什麼樣都無所謂,因為公孫慕容沒打算殺掉后切開,而是要整隻烤,整隻到什麼程度能,不開刀,一刀不動。

侍者也過來了,正是剛才那個記錄賭博的,他發現兩個人走了之後,那邊開始輸贏不穩定了,所以他讓別人接替他,他帶著二百多萬億,這可是他的功勞,最少他能得到千分之一的提成,兩千多億,以後就可以不在這個地方當侍者了。

他過來是想最後一次為自己的『恩人』們服務,沒有這一男一女,就沒有他這輩子的好收入,這將改變他以後的生活軌跡。

他讓人帶來了不少的酒,還有除腥草,以及一些個餐具和廚具。

「您看看,還需要什麼?」侍者吩咐人把東西擺放好,問娜拉莎,他知道這個女人是最好說話的,雖然他認為男人才是做主的,但那男人看上去有些冷漠。

「水,大量的清水,還有排污水的管子。」娜拉莎看看東西,對侍者說道。

「好的,馬上給您送過來。」侍者自己沒離開,是用通訊器安排別人。

過了一會兒,排污水設備和送清水的管子都拿來。

公孫慕容已經趁這裡的人不注意的時候,從靈魂空間中拿出來幾種調料,肉桂了、八角、桂皮、丁香、白芷、小茴香等等,準確地說就是十三香。只不過種類超過了十三種而已,但一般還是如此稱呼。

除了這些調料,還有很多的黃酒,被他給替換掉了原來送過來的酒桶里的那種糧食白酒。

一切材料算是準備就緒。

五個人一看到公孫慕容準備的東西,就明白他要做什麼,紛紛幫著打下手,按住剝土獸,對著嘴給它灌水,同時把手放到它的身上,用內力幫它加速新陳代謝的速度。

一邊灌著。那邊從它的身體後面一邊排污,一直把它的身體中曾經吃進去的東西全部排出來,而後開始幫它做身體內的熱量消耗運動,身體中油脂太多的地方用內力給打散排出去,太瘦的地方就沒辦法了,總不能在短時間內讓它長出來那麼多油。

等這些事情做完,又把它的身體清洗一番,它是帶著鱗甲的,鱗甲之間的縫隙要洗乾淨。

最後開始把五個人找到的東西和公孫慕容拿出來的調料打成粉。用黃酒混合,餵給剝土獸,就是強灌,內力幫它把這些東西快速吸收。並在血液中進行循環。

娜拉莎開始自己一個人和泥,找了一種像黃泥的泥土,把裡面不該存在的東西給剔除,又用調料和黃酒的水來和。還找來不少有特殊刺激氣味的大樹葉,洗乾淨了擺在那裡,等著剝土獸被處理完。

侍者在旁邊看著。他是真沒見過這種處理食物的方法,他看不到內力,卻能知道必然是一種手段加快了剝土獸的代謝速度,這樣一來肚子里就乾淨了,而且他看到這隻剝土獸明顯瘦了一些,只是不清楚在沒用儀器的情況下是怎麼做到的。

處理乾淨,五個人又把魚和菌類塞進剝土獸的肚子中,公孫慕容最後把手放到剝土獸的腦袋上,直接震死它。

本來要是不讓它馬上死,裹上葉子和泥后慢慢烤死,味道更好,只不過滿手血腥的公孫慕容卻不願意那樣做,這跟殺人不一樣,殺人是不殺不行,吃嘛,則是另一回事兒,太殘忍了心中過不去那個坎兒。

六個人繼續忙著把葉子包到剝土獸的身上,最後是糊泥巴,等一切都做完,出現在侍者面前的是個大泥糰子。

侍者的嘴張了張,想要問一些什麼,最終還是忍住了。

「幫我們弄個鑽地的工具,你這的地下是不是可以挖坑?」娜拉莎看著半成品的東西,對侍者說道。

「可以可以,即使不可以,您吩咐了也要變成可以。」侍者很會說話,讓人取來工具,按照娜拉莎的要求挖了一個大坑,還找來了許多的木柴。

接著他就看著這幾個人把木柴先放到坑裡燒,等燒得全要滅了的時候,才把那個大泥糰子給扔進去,接著蓋上土,在土的上面繼續點燃木柴。

看著這個情況,他已經明白幾個人是打算怎樣把剝土獸給製作熟,問題是他覺得要是以這個方法來做,最靠近地面的那部分剝土獸的肉依舊會先被烤熟,等著最下面的烤熟,上面的或許會被燙焦。

公孫慕容對不解中的侍者吩咐:「給我們準備一些其他的吃食,我們先烤著吃,等哈托勃萬斯來的時候,剝土獸正好能吃了。」

侍者又幫著安排,在回拿來的無論是免費的還是收費的食材都有,但他沒管公孫慕容等人要錢,他自己更不會出錢,他是以公孫慕容和娜拉莎開庄幫著黑市賺到了二百多萬億的事情來給予的最憂待遇。

送來的東西自然是由五個人製作,穿上串,不是大塊肉的,那需要等一會兒才能吃,切成小塊的熟的快。

娜拉莎和公孫慕容則是看著他們製作,並偷偷用術法來改變埋在地下的剝土獸的受熱程度和部位。

他們也知道這麼烤是不行的,烤只雞的話沒問題,雞小啊,受熱可以盡量控制一點,太大的東西則必須吊起來,否則會浪費食材。

最好的辦法是把大型的動物吊在一個用耐火磚修的窯裡面,然後在窯的外面進行加熱,使窯中內部的溫度盡量是同時提升,而不是有冷和熱不均勻的地方,這樣烤出來的就沒問題了。

只是現在不能讓人製作。麻煩,兩個人自己來,甚至他們還在剝土獸的內部各個部位直接加熱,震碎不好咀嚼的地方,把骨髓給分離出來,鱗片也稍微脫開。

這一切是在外面的人看不到的情況下做的,很隱蔽,但效果好。

在等待哈托勃萬斯過來的時候,一串串的食物烤好了,有葷有素。有隻放一味的鹽的,也有放上其他調料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