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81 Views

只要一想到每次自己和他的小璇幽會,過二人世界時,他的情敵爸爸就總像偵探一樣,能從天而降!

Written by
banner

沒準現在他和他的小璇在房間里過二人世界,下一秒偵探爸爸可能就會突然出現吶!

「呀呀呀!」

這麼想想,權清辰就露出驚恐萬分的小表情。

馬上跳下沙發,鞋子都沒來得及穿,後腦勺還垂掛著躍躍欲掉的紗布,就急急忙忙邁著小短腿跑去關門!

為了避免閑雜人等進來,順帶,還把自己的房門也給鎖了~~

大功告成的來回拍了拍兩下小手,一臉喜氣洋洋的走了回來。

並且把借口歸咎到喬璇頭上,道:「小璇,我幫你把門關上了!你可以開空調了~!」

喬璇尷尬的擺擺手,「姐姐不冷了,你快過來吧,我幫你把紗布剪了。」

「喔~」

小傢伙很乖巧的過來,背著身子沒亂動,讓喬璇剪頭髮。

喬璇在他房間里找出一把兒童剪刀,就心急的替權清辰把那一小簇粘在頭髮上的醫用膠布一併剪下——

『咔擦』一聲,即便剪刀的聲音很輕,但喬璇的心都因剪下這簇頭髮而心驚!

拿著權清辰那一小簇黑亮的頭髮,喬璇的手都抑制不住的抖了兩下……

如同像是抓住了這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親生的真相!

權清辰等了半天,見身後沒動靜,奶聲奶氣問道:「小璇~你好了木有啊?」

「哦……哦,好了好了!」

喬璇連忙收回停留在頭髮上的視線,又快速把小傢伙的頭髮收入囊中,才定了定心。

「咚咚咚——」

「小璇?清辰?你們開下門吧,要回去了。」


門外,是琴晚的聲音。

喬璇趕緊把剪刀放回原處,就去開門。

房門拉開,就見琴晚和權君城兩人出雙入對站在門口……

琴晚淡笑道:「爺爺說時間不早了,就讓我們先回去,大少爺還在樓下等你呢。」

喬璇點了點頭,就見琴晚越過自己進了小傢伙房間。

身後傳來她溫婉細語:「清辰,我們回家吧,今天剛好你爸爸也在,我們三個難得可以一起回去。」

「對了,阿姨幫你整理下書包,你有什麼東西可別忘了帶,不然回家又找不到了。」

隨後,身後就是琴晚和權清辰的對話。

不知從何開始,看見別的女人接近權清辰,她的心裡就不會隱隱不舒服。

哪怕現在還不確定這孩子是不是自己的,可對這孩子就是有種莫名的佔有慾,只希望權清辰和自己親。

或許……是她太自私了。

喬璇沒再停留在這一家三口的局面上,就起步要走。

因為心不在焉,又低著頭沒看路,才邁出第一步額頭就撞在了男人堅硬的匈膛上——

喬璇抬頭看了看,就撞上他早早落在自己身上的視線……

她走路低著頭沒看路,難道這男人看著自己撞上來,也不知道讓下麽!!

「剛才把門鎖了,和清辰在裡面做什麼。」

權君城兩手抄在黑色的西褲口袋,身上的西裝敞開,露出裡面的白色襯衫和領帶,以及那條愛馬仕皮帶修飾著他精窄的腰身。

在那兒一站,全身散發著不可一世的氣息——

喬璇瞥開眼,扯謊:「沒做什麼,就和他聊聊天。」

喬璇低著頭,都能感受到他那雙深邃的黑眸緊緊逼視在自己身上——

「別想打清辰的主意。」

男人沉斂的聲音響起:「從你拋棄他開始,他就不屬於你。」

語畢,喬璇低著頭,就看見那兩條大長腿明晃晃的從她眼前路過,進了權清辰的房間……

此刻,房間里孩子的聲音格外刺耳。

喬璇下意識把手伸進口袋,摸了摸口袋裡的頭髮……

一下子,竟不知這麼做是對是錯!?

下樓時。

喬璇正好與上樓找自己的權默廷在樓梯口相遇。

他伸手習慣性摟在喬璇腰上,力道不輕不重,像是只是把手臂往那兒一擱,紳士的沒有過分舉動。

權默廷低頭看著喬璇,挨得很近,溫聲道:「一起去和爺爺打聲招呼,然後我們回家。」

「嗯。」

喬璇點點頭應道。

兩人就一起下樓。

權長風看著自己孫子和孫媳婦這麼出雙入對的下來,兩眼就笑得彎彎。

「喬小姐,以後你有空就多和默廷過來一起看我,我們這一家子人,對你是可喜歡了!」

言下之意,權長風是在暗示喬璇嫁進權家。

喬璇裝聽不懂,點頭道:「好,我知道了爺爺。」

「嗯,行,你們倆就先回去吧,時間也不早了。」

說著,權長風就把人送到門口。

一路上。

喬璇眼神渙散的看著車窗外風景,心思仍在權清辰身上。

自從權君城不讓自己輸血給那個孩子開始,她就起了疑心。

只是現在,更多慮的是,口袋裡的那簇頭髮……

回去的一路上,車廂里沉靜了好一段時間沒人說話,氣氛沉悶中又帶著壓抑。

直到權默廷率先啟口問:「事情考慮得怎麼樣了?」

他目不斜視,語調淡淡。

喬璇愣了下,疑惑:「什麼事?」

路口,剛好一個紅燈車子停下。

權默廷看向喬璇的眼神並不好,如同這件事很重要,而她卻不知道是什麼事!

他側眸,眼裡情緒雖有不滿,但還是耐著性子道:「我們倆的婚事。」


喬璇的心『咯噔』一聲——

旁邊男人不緊不慢的聲音繼續響起,口吻中帶著低低的怪罪:「我半個月來不和你提這事,是在給你考慮的時間,難道你這半個月里,我不說,你就從不考慮?」 慕顏的聲音嘶啞而顫抖,卻帶著滿滿的喜悅。

可她沒有發現,被她抱在懷中的男孩,在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俊美的小臉,瞬間就黑沉了個徹底。

他咬著牙根,暗暗磨了許久,好半晌才深吸了一口氣,用冷沉的語調道:「本……我不是你的孩子。我,不,是,什,么,小,寶!!」

慕顏的反射弧在這一刻慢了好半拍。

腦海中一遍遍迴響著「不是你的孩子」,「不是小寶」。

隨後猛地回過神來,放開了懷中的男孩。

理智與思緒一點點回籠,身體的無感也慢慢回歸。

她的眼中映入了一張俊秀精緻的童顏。

這是個漂亮到不知道該用什麼語言去形容的小男孩。

他也有著一雙冰藍清澈的瞳眸。

整個人都給她一種熟悉、渴望與想要親近的感覺。

可他,確確實實,不是小寶!

慕顏眼中的光芒一下子黯淡下去。

失而復得,又得而復失的強烈衝擊,讓她的臉色一瞬間變得慘白。

重生八零之軍少小萌妻

連帝溟玦也不知道身在何方。

寂寞城市,寂寞情 ,飄零在這修真大陸上,不知道何時才能找到依歸。

慕顏正恍惚著,突然,手被一隻小小的手掌抓住。

緊接著,一個軟軟的帶著熟悉氣息的身體靠近她。

動作有些笨拙地摟住她的脖子。

小男孩的臉上帶著滿滿的鬱悶和憤恨,但對上慕顏含著悲傷的淚眼,還是咬牙道:「我不是你的小寶,但我可以陪你一段時間。你,你別再難過了。」

「本君……我保證,總有一天,你會找到小寶。」

慕顏微微一怔,低頭看向小男孩那張冷峻卻精緻的小臉。

這一瞬間,不知道為什麼慕顏竟感覺心中的失落、孤寂與思念都被沖淡了不少。

她忍不住輕笑出聲,「小弟弟,你叫什麼名字?是哪門哪派的?」

明明看上去只有五歲,和小寶一樣大。

可居然比小寶說話還老氣橫秋。

真是有意思。

而且這個小男孩身上,有一種讓她莫名渴望親近的氣息。

甚至就連那張臉,那副冰藍色的瞳眸,都讓她感覺說不出的熟悉。

然而,小男孩聽到慕顏叫他「小弟弟」,卻是全身一震,臉色黑沉的幾乎能滴下水來。

他咬牙看著慕顏,似乎想要說什麼。

可最終又死死攥著拳頭忍了回去。

「我叫……墨珏。你,不許叫我小弟弟。」他冷著臉道。

慕顏卻是忍不住再度笑出聲來,「好好,小孩子都是不承認自己小的,我懂。」

她一邊說,一邊捏了捏小男孩的臉,「姐姐帶你去吃點東西好不好?」

墨珏磨了磨牙,心中暗道:我小不小,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可被慕顏摟在懷中,聞著她身上那熟悉而渴望到骨子裡的氣息,他卻捨不得放開。


糾結了半晌,終於破罐子破摔,再次摟上慕顏的脖子,任由她將自己抱起來。

……

慕顏抱著墨珏前往酒樓,一路上引來了無數人的圍觀。 旁邊男人不緊不慢的聲音繼續響起,口吻中帶著低低的怪罪:「我半個月來不和你提這事,是在給你考慮的時間,難道你這半個月里,我不說,你就從不考慮?」

喬璇滿臉漲紅—旎—

不是她不考慮,而是沒辦法考慮!

如果手裡那簇頭髮的最終鑒定,權清辰是自己孩子的話,那怎麼辦??

且不說她是個懷過孕的女人,若像以前,孩子不是自己的也作罷,倘若孩子是自己的,他權默廷能接受??

其次,再倘若這個孩子是自己的,她又答應了這樁婚事,那往後在權家怎麼過??

親生孩子的母親,卻嫁給了孩子父親的弟弟??

這不亂~倫么!

所以喬璇不敢想,而且以他大少爺尊貴的地位來說,權家也不可能允許出現這樣的醜聞!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