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85 Views

賀老點頭,就盤腿坐在那裡為許楓護法,以各種天才地寶給許楓。眾人感覺的道許楓在瘋狂的吞噬著這些力量,原本消耗的一乾二淨,身體也受傷的許楓,氣息也開始平穩了起來。

Written by
banner

見到這一幕,九幽族的人面面相窺了一眼,忍不住皺了皺眉頭。特別是九幽老祖,臉色更是陰沉,但他卻沒有出手。賀狂他看不透,鬼知道他的實力達到何種地步,

他能劫后重生,要是他的實力再次晉級的話,那對他們族中是一個大麻煩。

一個時辰就在這樣的沉默中度過,許楓原本動用逆天改命術不可能這麼快恢復的,但有賀老的幫助加上各種資源,許楓花了一個時辰氣息就相當平穩。

此時許楓雖然沒有完全恢復,可是正如他說的那樣,只要不再來大帝,他也就無懼了。

看著許楓如此,九幽老祖輕呼了一口氣,對著賀狂說道:「你帶著許楓走吧。可是你要明白,今日你走了,許楓還是要死的。他活不了多久,從他華夏族的身份曝光之後就註定了。」

九幽老祖想了許久,終於下了一個決定。九幽老祖沒有信心能擋住賀狂,而這又是一個瘋子,要是在九幽族大鬧的話,他九幽族怕是要吃大虧。既然如此,還不如讓他走。憑著許楓的身份,他只要放下身份登高一呼,肯定各族都願意派遣人來圍殺許楓。到時候,許楓終究是一死。

只不過,他們死的時間晚一些天而已。

原本九幽老祖以為賀狂會帶著許楓離開,但卻沒有想到賀老說出這樣一句話:「打傷了我的弟子,就想趕我走,未免太不把我放在眼裡了。我也不是一個不講理的人。許楓去你聖地,那是給你九幽族面子。畢竟,他是聖族的身份,尊貴豈是你們能比擬的。可你們這樣對他,那你們的聖地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聽到賀狂的話,九幽老祖面色猛然一變,賀狂這句話是要動他的聖地。聖地是什麼地方,豈是能動的。要是真如此,那就是不死不休了。

「你敢!」九幽老祖死死的盯著賀老說道。

賀老淡淡的說道:「沒什麼敢不敢的,就看我願不願意做。」

賀老說到這,對著身邊的許楓說道:「跟著我,你要什麼東西,就去聖地自己找。找不到,到時候再問他們要。」

這一句話,讓許楓熱血沸騰,跟在賀老的身後,向著九幽族閃動而去。

許楓來的時候是小心翼翼,而賀老卻是大張旗鼓,擋在他面前的九幽族人,直接一掌轟飛:「老子不介意多殺幾個人,擋我者死死!」

賀老囂張而霸道的話語,讓九幽族人面色劇變。而非九幽族的強者,卻一個個神情古怪。他們聽說過賀帝的名頭,可是也沒有想到賀帝行事這麼乖張,居然要打人家聖地的主意。當真欺人家聖地沒人嗎?

九幽族可是有著一個九幽老祖,而且他們聖閣的強者也無數,豈是他能隨意動的。

但賀老不只是動了,而且動的徹底,擋在他前面的玄者,無疑不被滅殺,身體爆裂成血流。

「賀狂!你找死!」

九幽老祖氣的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面色漲紅,暴動著恐怖至極的力量,這一擊足以把天地給摧毀,一擊震蕩而下,把萬物都給撕裂的粉碎,天地間只有他的道。

這是一種超出修行界的道,道中帶著神奇的詭異,許楓都感覺接觸到這樣的道,十之八九重創。

而這樣一擊,卻讓賀老輕描淡寫的避開,帶著許楓落在一個山頭,繼續踏步向著前面走去。

看著賀老風輕雲淡的走向九幽族,九幽老祖面色劇變,他不敢置信的看著賀老:「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他難道達到了那種地步?」

九幽老祖想到賀老直接從他的攻擊中穿透過去,這種境界似乎達到了那種境界。要是真達到那種境界,九幽族誰能擋得住他?

在九幽老祖的駭然之中,賀老卻一掌落下,遠處的一座山峰瞬間摧毀,而這座山峰組成的防禦大陣,也分崩離析,在大陣之中的九幽族人,沒有一個有餘留的,直接被轟殺成碎末。

「你出一次手,我就殺你一座山峰!我倒要看看,你九幽族有多少人讓我殺。」賀老淡淡的話語傳出來,讓九幽老祖準備再次出手的手頓停下了。

他摸不清賀老什麼境界,要是真達到那種境界的話,他是絕對擋不住賀老的。既然擋不住,他出手只會害了族人。賀狂的話,絕對不是說笑,他真要出手,那他真的有可能滅殺整個族群。

許楓看著九幽老祖這等人物在賀老的話下都不敢隨意出手,他忍不住咋舌不已,心想這才是霸道,這才是囂張。自己和賀老相比,簡直弱爆了。

許楓興奮的在賀老的身後,一步步向著聖地而去,這路上已經沒有人敢擋他們的路了。可是賀老卻不滿足,他說只要出現在他視線中的人就要殺。

他完全是為殺找借口,以他的實力,又有多少人能避開他的視線。

賀老這一路走向九幽族,也一路殺伐過去,在許楓和賀老的腳下,血流成河,兩人就踩踏在血染的大地上,一步步走向他們聖地。

眾人看著這一幕,都為之驚恐至極,他們才知道這個人是多麼的嗜血。

九幽老祖拳頭青筋暴動,雖然他顧忌賀老的話,可是見賀老這樣,終究還是忍不住一拳再次轟了出去。整個九幽族唯獨只有他才可能擋得住賀狂。他雖然心中擔心賀老達到那種境界,走出了那一步。可是,卻不得不出手。

要不然,以賀狂這種走法,很快就到了聖地,要把他聖地給砸了。

「老夫不信,你能走出那一步!」九幽老祖吼叫,牽動天地,以道之力覆蓋賀老而去。只要賀老沒有走出那一步,他就有幾分信心擋住賀老。

賀老看著九幽老祖一拳而來,居然再次帶著許楓以奇異到不可思議的方式避開,猛然的出現九幽老祖的前方,淡淡的說道:「這一次,滅你兩個峰頭!」

說完,賀老一掌覆蓋兩個峰頭,這兩個峰頭雖然都有絕世大陣,可在賀老手下,瞬間分崩離析,那下方的玄者就這樣被壓成了血肉。

「這可是連大帝都不能輕易破開的絕世大陣啊,他居然就是這樣隨意一擊?連帶著所有強者一起滅殺?」

無數人心中冒著寒意,這種寒意噴騰而上,駭然無比。 一掌而下,兩個山峰夷為平地!

這樣的結果讓九幽族人面露驚恐之色,在他們的老祖的眼皮底下都如此大行殺戮,這完全是不把九幽族放在眼裡。

「死!」九幽老祖怒吼,一道道力量不斷的暴動而,道之力纏繞而上,向著賀老裹上去,出手凌厲而恐怖,天地在他的手中掌控似的,直直的落在賀老的頭頂。

這是讓許楓都無法想象的力量,這等力量落下,許楓身體繃緊,看向賀老。 重生甜妻請簽收 ,帶著許楓緩緩前行。那帶著天地之道的恐怖一擊,他依舊輕而易舉的傳過去,那一擊落在賀老原本站立之地,那一片天地瞬間被磨滅,餘下的只是一片黑洞。

賀老沒有看身後,只是看著前方說道:「下一個山峰!」

在賀老說完,他手指一點,遠處的一個九幽族山峰瞬間崩塌,無數強者下想要逃離,可是剛剛離開山峰,就瞬間爆裂開來化作血肉死的不能再死。

第四個山峰,就這樣被賀老全滅。賀老的動作快捷無比,就這樣風輕雲淡的步步踏向對方的聖地。

而九幽老祖神情已經蒼白了,他知道賀老能從他的攻擊中穿過代表什麼意思。這代表賀狂很有可能走到了那一步,而走到那一步。他九幽族誰能擋住的他?除非,把他九幽族的底蘊全部動用。或者……

九幽老祖自然不可能做這樣的玄者,看著賀狂不斷的前行,他面色難看到極點。

九幽族人見他們老祖都奈何不了賀老,更是瘋狂的逃竄,不敢出現在賀老的面前。在賀狂的手中,人命連狗都不如,被瘋狂的滅殺。而賀老也終於到了九幽族聖地。


「賀狂!你殺了我族這麼多人,也足夠了吧。」九幽老祖怒瞪著賀狂,聲音暴怒到極致。青筋在身上涌動,要不是顧忌九幽族,他真想和賀狂拚死一搏。

賀狂卻沒有聽到九幽老祖的話,對著身後的許楓說道:「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誰要敢擋你!殺!」

賀老的話給予許楓無限的信心,許楓也無所顧忌,恢復不少力量的他,踏步走向聖地。一拳直接轟出,把聖地之外的防禦轟破。轟碎這些東西,許楓沒有停留,以各種手段,再次暴動出恐怖的力量,卷向對方的聖地。

「許楓!住手!」九幽老祖見許楓出手破壞聖地,暴怒不已,一拳直接轟了出去,想要攔住許楓。


「老夫弟子做事,不用你指手畫腳。」賀老哼了一聲,擋在許楓面前,一拳也直接迎了上去。賀老這一拳並不出奇,甚至和普通人沒有什麼區別。可是他這樣一拳和九幽老祖帶著天道之威的一拳交集在一起的時候,生生的把九幽老祖擋下來。賀老紋絲不動,九幽老祖卻退後了數步之遠,手臂居然有著幾分顫動。

「嘩……」

這情況讓九幽族人一片嘩然,都瞪大眼神驚駭不已的看著賀老。雖然剛剛賀狂巧妙的避開九幽老祖幾招讓他們知道賀狂的恐怖,可是正面交鋒上,賀狂還能壓制他們老祖,這就讓他們不敢置信了。

九幽老祖多麼強他們無法理解,只知道定然超越了大帝,神通境十之八九。可是,這樣一個堪比神靈的人物,居然比不上賀帝。這是什麼概念?

「滾開!」賀狂淡淡的說道,「不要以為我不敢和你交手,只不過我不願意在你身上浪費力氣而已。」

聽到賀狂的話,九幽老祖面色陰沉至極。而許楓卻不管他們,他直奔冥王池。有著賀老做後盾,許楓簡直是毫無顧忌,一掌直接轟開四周的限制,暴動的氣勁衝擊而出,摧毀著聖地的建築。

九幽族聖地的人被驚醒,一個個怒吼不已,暴動力量直攻許楓和賀老而去。

賀老嗤笑一聲,手指點動,這些在外界讓人震撼的強者。在他的手中卻如同螻蟻一般,輕而易舉的被滅殺。

九幽族人看著這一幕,面色劇變不已,其中一個聖閣之人對著九幽老祖喊道:「祖宗!動用底蘊吧,絕對不能讓他們如此!」

九幽族人眼中幾乎滴血,一個個血紅不已的盯著許楓和賀老。

九幽老祖的面色也難看,拳頭僅僅的握著。聽著耳邊的不斷傳來動用底蘊的話,他怒吼道:「閉嘴!你們當動用底蘊就有用嗎?老祖都奈何不了賀帝,底蘊就能奈何的了他嗎?」

「可是,我們什麼都不做,這……」九幽族人還想說什麼,可是卻被九幽老祖打斷道。

「要是這不是我九幽族,老祖不怕他,就算和他全力出手都不怕。可是,在我族和他打鬥,這對我族是滅頂之災。他是看中了這點,所以不怕。還有一個原因是,他實力怕是又有長進,要是如此的話。就算底蘊加上我,也不見得能奈何的了他。」說到這,九幽老祖目光看向許楓說道,「一個賀帝也就讓人頭疼了,許楓呢?你們誰是許楓的對手?我九幽族當年被聖族強者重創,幾個大帝都隕落。導致後繼無力,比起其他頂尖古族,我族的頂尖強者要比起他們少不少。大帝也僅有一位,而且還被許楓重創。那以許楓的實力,你們如何抵擋?」


聽到老祖的話,這些人面露羞愧。可是看著許楓身體潛入冥王池,一個個還是忍不住說道:「可是,總不能讓他們就這樣抽我們的臉吧。」

九幽老祖深吸了一口氣,隨即才緩緩的說道:「讓他去抽!我族沒有顏面而已,他們如此做卻會沒有姓名。不過就是讓他們今日耀武揚威而已。大不了,這聖地我們不要了。只要人在,那一切都不怕。」

聽到九幽老祖的話,眾人雖然不甘。可是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許楓一擊擊的摧毀族中聖地。

許楓從冥王池出來,從其中取出了不少九幽族冥王池的珍貴聖液,讓人看的肉疼不已。

「找到了嗎?」賀老問著許楓說道。

許楓苦笑著搖搖搖頭,他把冥王池搜尋了一遍,卻沒有發現九幽冥王水。難道,九幽冥王水真的沒有嗎?

「去下一處看看。」賀老淡淡的說道.

許楓點頭,手中不斷的暴動出力量,一擊擊舞動而出,不斷的砸了這九幽族的聖地。許楓對九幽族沒有好感,此刻能狐假虎威一把,自然不會客氣,他殺不了九幽老祖,可能砸了對方的聖地,也算給自己出一口氣了。

看著自己的聖地被砸,九幽族人面色陰沉到極致,一個個血紅著眼睛,卻什麼都不能做,只能看著許楓囂張的一擊擊把他們的聖地完全的給摧毀。

不管是他們的祭壇,還是他們的禁地,許楓就毫無顧忌的闖入進去,瘋狂的砸著四周。當然看到他族的寶物,也收到了自己的囊中。

「許楓!你會不得好死的!」

「讓你活幾天,再過幾天,就是你死無葬身之地。到時候,看誰能保住你。」

「砸吧!你使勁砸吧!你們師徒行事越下囂張,那就死的越快。」

「……」

九幽族人心中暴怒,死死的盯著許楓,殺意十足。

非九幽族人,卻一個個咂舌不已,心想這對師徒真夠恐怖的。兩人居然讓九幽族這樣的龐然大物都不敢出手阻攔,這簡直讓人駭然啊。

九幽族這個龐然大物,什麼時候吃過這樣的大虧。

許楓不斷的砸了過去,整個聖地被許楓砸的殘敗不堪,在這其中許楓也見到不少好東西。可是,卻依舊沒有發現九幽冥王水,這讓許楓皺了皺眉頭。

「沒有我要的東西,九幽冥王水這東西就算是有,怕我們也找不到。」許楓對著賀老說道。

賀老點點頭,看向九幽老祖說道:「把九幽冥王水交出來,我們就離開,如何?」

九幽老祖神情冷凝,冒著殺意的他盯著賀老說道:「九幽冥王水在上古時期就消失,你以為老夫會有嗎?賀狂,你今日做這些,你會為你所做付出代價的。」

賀狂嗤笑道:「這點不要你管,把九幽冥王水交出來,要不然今日你族將要滅族。」

九幽老祖搖搖頭道:「想要滅我族你做不到,你心底很清楚,要耀武揚威砸我聖地一次你能做到。可是你要殺了老夫,殺了我整個族群卻不可能。不說別的,起碼許楓是絕對活不下去的。所以,你不敢這麼做。」

聽到這句話,賀老沉默了一會兒,隨即看了許楓一眼,之後才淡淡的說道:「你說的沒錯,我確實沒手段破了你族。可是,我能砸一次,就能砸第二次。」

「你要是有膽量,下次再來就是。」九幽老祖哼了一聲,怒吼不已。

聽到九幽老祖的話,賀老手指猛的暴動力量,一道道利芒射出去,直射九幽族的強者而去:「老夫今日來了,不可能毫無所獲,既然如此,我殺你族中萬人再說。」

賀老說完,暴怒不已,氣勢滾盪而出,不斷襲向九幽族人,這一個個強悍的族人,就這樣化作血肉爆裂開來,賀狂居然大開殺戒了起來。

……

第二更,在火車上寫的,用qq一點點發給朋友上傳的,多麼敬業的作者啊,你們愛我嗎! 第一一九零章

賀老暴怒,力量暴動而出,恐怖的道痕舞動而出,瞬間有著成千上百的人被他滅殺。

賀老揚言要殺九幽族上萬人,他這一擊下,就有著千人被殺。這些人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就被徹底的滅殺。賀老是血腥的,無數人瘋狂的逃竄,想要避開這裡。可是,他們越是想逃,就死的越快。

這一番殺戮沒有堅持多久,賀老幾掌落下,七八個峰頭徹底的被摧毀,在峰頭上的玄者,化作血肉徹底的隕落。這一番殺戮,沒有人能阻攔,就是九幽老祖都無法阻擋的了,只能看著賀老在那裡血腥的大開殺戒,短短時間,整個九幽族就血流成河,四周都瀰漫著濃郁的血腥之味。

這種瘋狂的殺戮,讓無數人都眼睛血紅,他們無法對賀老出手,只能把目光轉移到許楓身上。此時的許楓,依舊在砸著九幽族聖地。

「殺了他!」九幽族的強者怒吼,想要把許楓解決了,可是他們還沒有出手,就被九幽老祖怒吼阻攔。

「讓他砸!」九幽老祖怒瞪著臉,讓九幽族所有人都避開許楓的鋒芒,看著許楓砸著他們的聖地。

許楓這一番砸下來,整個聖地都變得殘破不堪,整個聖地的不少東西都給許楓搜刮而走。看著許楓這一次次的舉動,這就宛如在抽他們的臉,可是他們卻只能忍著。

旁人看到這一幕,驚嘆賀狂師徒強勢的同時,也忍不住對九幽族噓聲一片。以往九幽族在他們面前高高在上,可是此刻卻發現九幽族也不過如此,人家打上門了,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賀老見九幽老祖靜靜的立在那裡,他眉頭也挑了挑。他和許楓能做到的也就是這些,他不敢真的把九幽族滅族了。九幽族是上古傳承下來的大族,絕對不容小看。

他砸一個聖地可以,但是要滅他族的話,定然要付出代價。賀老不怕對方,可是卻不得不擔心許楓。九幽老祖真要動用底蘊,許楓難以逃脫。

許楓儘管有堪比大帝的實力,可是終究和上古的那些神人相比,還是差一些。他們留下的底蘊要是全部爆發,滅殺許楓是足夠了。

看著許楓再次砸了九幽族聖地的一處妙地,賀老攔住許楓。此刻的賀老,已經沾滿血腥了。他殺了一萬個九幽族人,不多不少。四周早就血流成河了,這刺鼻的血腥之味瀰漫空間,整個天際都染上一層紅色似的。

「不要砸了!」賀老對著許楓搖搖頭,許楓這才停下來。

……

看著許楓和賀老停下來,九幽老祖才陰沉的盯著兩人說道:「你們砸夠了?殺夠了?哼,繼續啊!老夫倒要看看,你殺了之後,會有什麼樣的報應!」

賀狂看著九幽老祖淡淡的說道:「你不要嚇我,殺人我不知道殺了多少,當年我敢滅一個個種族,難道現在就怕了嗎?你想的不錯,我表現的越血腥,那些人就越想除掉我。可是,我不是以前的被你們算計的人。你們要是有膽量,就來殺我就是!」

聽到這句話,九幽老祖哼了一聲。他也不說話。

他被賀老逼到這種地步也沒有辦法,儘管對方大行殺戮。可是他卻只能忍著。此刻九幽老祖已經看出來了,他比不上賀狂的實力。真要和賀狂交手,只會損失更大而已。

既然阻擋不了,那就讓發他發泄。他在這裡暴露的越血腥,只會讓那些老傢伙更恐懼而已,當年能算計他一次,難道不能算計他第二次嗎?

九幽老祖他很清楚,賀狂出手了,那絕對善了不得,這樣的選擇是最合適的!和他對著干,他越會猖狂!果然,賀老在殺戮一番之後就停下來。

「九幽冥王水交出來!」賀老再次重複道。

「我族沒有九幽冥王水!」九幽老祖不示弱的看著對方。

這一句話,讓許楓和賀老都皺了皺眉頭,許楓輕呼了一口氣,站出來說道:「九幽冥王水只有你九幽族才有,你卻告訴我們沒有,當真以為我們好騙不成?」

聽到這句話,九幽老祖哼了一聲,看著賀老說道:「以你的見識,應該知道從上古時期,很多東西都已經消失了,我族沒有九幽冥王水也沒有什麼奇怪的。」

許楓看向賀老,對著許楓點點頭道:「九幽冥王水傳言已經斷了,只是這是九幽族傳出的消息,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你族當真沒有?」許楓輕呼了一口氣,看著九幽老祖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