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75 Views

「哈哈,終於來了!我的賞錢終於來了!」劉單大笑著站起了身,他肥大的肚子不停的上下顫動,好像是肚子十分興奮一樣。

Written by
banner

「大哥,這把棋你又輸了!」曹邯說道。

「呵呵,這次我可不見得輸。」曹章笑道。


「哦?我這樣下,再在這裡落子,大哥不就輸了?」

「哈哈,棋沒有下完,千萬不要論勝負。好了二弟,現在先來解決賞金的事情吧,這棋以後再下吧!」曹章大笑道。

「原來如此!」曹邯一拍手,「大哥這是想耍賴啊!」

「—–」

黑衣人們慢慢靠近,洛水閣眾人的心裡也越來越興奮。

「嘭!」一聲巨響,洛水閣的大門就被黑衣人踹碎了。黑衣人一窩蜂似的涌了進來,大廳也變得有些擁擠。

「富商就是他,畫像上的人就是他!」不少人看到為首的孫建后,心裡都驚呼道。

「各位,看來都是沖著孫某來的。」孫建環顧四周,冷笑一聲,然後拿出了一個錦盒,「各位,你們要的東西,就在這裡,我可以告訴你們,這是一張藏寶圖,裡面記載著一處強者遺迹,裡面有寶物無數。而且我也可以告訴你們,給你們報信的是血靈帝國皇室洪家,他們想借你們的手來消滅孫家。而消滅孫家之後,你們的下場,我敢肯定,比孫家好不到哪去。」

孫建的冷目掃過了眾人,「你們動手之前,可先要考慮好了!」

可以說,孫建的出場十分霸氣,踹門而入,又張口就說了一大通話,把不少人都唬住了。

不少人都竊竊私語起來,他們也十分的害怕,自己忙乎半天,不但什麼也沒有得到,還將自己的小命搭上去。

「哼!你們現在想的十分天真,你們以為洪家真的會給你們賞錢?哈哈,你們只是他的棋子而已!用完了,也會拋棄的!」孫建再次添了一把火,讓眾人更猶豫了。

小香在旁邊暗自點了點頭。這些話都是她教孫建說的,沒想到孫建說出來,還真是氣勢十足。一下子鎮住了不少的人。

「給位,廢話我就不多說了。你們掂量一下自己到底實力怎麼樣,在談論能否從我手上,從洪家手上搶奪藏寶圖吧!」

孫建說完就看向了上方,呂喬約定的地點就是十二層,可是孫建沒有那麼傻,不,應該說小香沒有那麼傻!

「呂喬!我孫建帶著藏寶圖來了!你把玲瓏帶下來,我們當面交換!」孫建直接運氣喊道,聲音十分洪亮,就連十二層也聽得很清楚。

這次張蕭布下的陣法起了作用,使張蕭沒有受到影響。可是這可怕節昆氣壞了!

「還有一天!就還有一天!你們就不能消停會嗎?」節昆咬牙切齒道。

另一個房間,呂喬的眉頭一皺。

「為什麼下面還沒有打起來?」呂喬問道。

「看來我們小看了孫建身邊的高人了。想必孫建是把事情和盤托出了,讓那群人有了顧忌,不敢動手。這樣下去,有可能導致這些人離開,放棄搶奪。而且還可能會造成最壞的情況。」夏侯正沉聲道。

「最壞的情況?」

「嗯,就是孫家和這群人聯合起來對付我們!」夏侯正很是凝重的說道。

「夏侯正,那咱們怎麼辦?」洪韋緊張的問道。

「帶上孫玲瓏,下去吧。」

大廳中,氣氛很是緊張,雖然犬怒很想動手,但是看著手下們都在顧忌剛才孫建說的話,他也就選擇了觀察事情的發展。

關銀他們,也是不想當出頭鳥,先動手。

所以一時之間,大廳里的人就僵持在了這裡。

「哈哈,孫兄,多日不見,你變得倒是聰明了許多。」呂喬大笑著走了出來。

呂喬的身後是夏侯正和洪韋,他們兩個正抓著孫玲瓏。

「呂喬!你個忘恩負義的小人!」孫建冷聲說道,眼神惡狠狠的盯著呂喬。

「孫兄,不要這麼生氣嘛!這事說起來,怪的應該是你。呵呵,算了,我不跟你爭論了。」呂喬笑了笑,然後走上前去,對著犬怒他們說道。

「諸位,聽我一言。孫家持有的確實是藏寶圖,血靈帝國洪家也確實很感興趣。但是大家可以放心。洪家因為不能派兵來斗靈帝國,所以才找了各位幫忙。我知道大家有顧慮,那麼我給大家介紹一個人。」呂喬指著夏侯正,「這位名叫夏侯正,血靈帝國的大元帥。我想大家應該都有所耳聞吧?」

夏侯正?不少人都是一愣。夏侯正的大名還是不少人聽說過的。

「糟糕!夏侯正竟然來了這裡?」孫建心裡一突,知道事情不妙了!他看了一眼身邊的小香,小香同樣是臉色十分的難看。

「各位,我說兩句。」夏侯正說道,「我以我的名譽保證,我們血靈帝國不會對各位不利的。各位此次助我得到藏寶圖,沒人都會有豐富的獎勵。雖然達不到之前所說的標準,但是我保證,在座的各位都有份。你們覺得如何?」

獎勵變小了,可是人人都有。犬怒有些皺眉,關銀他們也有些皺眉,不過那群海盜們卻是十分的興奮。這也是夏侯正的目的,給大多數人利益,就能掌控全局。

「罷了,獎勵少點就少點,總比沒有強。」犬怒心裡想到,然後高聲對夏侯正說道,「夏侯正大元帥,你的活,我接了。我現在聽從你的差遣。」

犬怒表明了態度,關銀他們仔細的想了想,也依次的贊同了。其他的海盜更不用說了,早就爭先恐後的同意了。

風向瞬間又變了回去。孫建的臉色十分的陰沉。

「孫建,一手交人,一手交貨!」呂喬說道,然後把孫玲瓏推到了前面。

孫建現在很是憤怒,但是沒有絲毫的辦法。他上前幾步,就想把錦盒給呂喬。

「慢!」呂喬說道,「錦盒打開,拿出藏寶圖即可。」

孫建一頓,還是很聽話的將錦盒打開,取出了裡面的東西。那是一張獸皮,是何獸的獸皮不得知曉,上面清晰的畫著一些線條,有的地方還做著標記。看起來,確實是藏寶圖。


孫建把藏寶圖給了呂喬,然後一把把孫玲瓏抓住了,連連後退,退到了黑衣人的中間。

「這是藏寶圖!這真的是藏寶圖!」呂喬興奮的說道。

洪韋和夏侯正對視一眼,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喜意。

「你們聽著,誅殺孫家,一個不留!殺孫建者,賞金翻倍!」洪韋大聲喊道!

眾人沒有動,顯然是不認識洪韋。

「—–」

「殺吧!」夏侯正無奈的說道,然後閉上了眼,好像不願意看到孫家覆滅的景象。

「殺啊!」許多強盜早就按耐不住了,聽到夏侯正的話,嗖的一下就沖了過去,直接照著離自己最近的黑衣人就釋放了自己最強的招式。

犬怒,關銀他們則不同,他們盯住的是黑衣人中間的孫建。

「玲瓏,你帶著小香,快走!」孫建說道。

「父親,要死一起死!我孫玲瓏是不會苟且偷生的!」孫玲瓏大聲說道。

「玲瓏!你再說什麼傻話!你活著孫家才有再次崛起的希望!」孫建認真的說道,「玲瓏,孫家就交給你了!」

孫玲瓏一怔,眼淚就流了出來。

「父親!」

「帶小姐走!」孫建吩咐道。兩個黑衣人就護著孫玲瓏和小香,往外走去。

「想走?!呵呵,今天,孫家人一個都不能留!」洪韋冷笑一聲,然後直接沖了過去。關銀也不再等待,大刀一揮,直接向著孫建殺去,洪超顯然是和關銀有所商量,他緊跟著關銀就沖了過去。

不過孫家軍里竄出了兩個人,直接迎上了關銀和洪超。

劉單滿是油膩的手在肚子上拍了拍,然後挪動肥胖的身體,慢慢向著孫建走去。

「孫家的人,高手不少啊!」曹邯笑著說道。

「的確不少,就是不知道這孫建的實力如何。」曹章捋了捋自己的鬍子,慢悠悠的說道。

「要不咱們會會他?」

「走著。」

這曹氏二老也算是活寶,目標鎖定孫建,他們還要找點理由。

就這樣,大廳里戰鬥就打響了,打得是好生熱鬧!

… 劉單的實力很強,走一步抓一個黑衣人,然後就是向後一拋。他這幾百斤的肉,倒是也沒有人能攔的住。

等劉單快要接近孫建的時候,孫建身邊的一個巨型大漢終於忍不住了,直接沖了過去,一腳就踹向了劉單的肚子。


劉單沒有躲避,肚子直接迎上了大漢的大腳。不過令人奇特的是,大腳踹中肚子后,就陷入了肚子中,劉單則是一點事也沒有。

「嘿嘿,你知道我為什麼叫『鐵胖子』嗎?因為想撼動我的防禦,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劉單笑道。

「看來你有些名堂。」大漢冷笑道。然後大漢試著抽出腳,不過令他驚訝的是,自己的腳竟然被劉單的肚子控制住了。

「僅僅是有些名堂嗎?」劉單抓住大漢的腿,然後轉起了身子,轉了兩圈,然後直接一鬆手。大漢就飛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牆上。牆很憋屈,承受不了這一擊,一下子被撞出了個大洞。

不過大漢的狀態倒是很好,沒有受什麼傷,站起身來,直接又沖向了劉單。這次大漢可是十分注意劉單的肚子了,這樣一來,一時間兩人倒是誰也奈何不了誰。

關銀對上的是一個瘦小的漢子。這個人極其的靈活,步法也是很奇特。關銀的大刀根本追不上這個人的身形。關銀的眉頭緊皺,可以說,他最怕的就是這種靈活的敵人了。

洪超對上的是一個拿著巨斧的大漢,硬碰硬洪超不是對手,但是洪超的劍法刁鑽,身形也是很靈活,雖然暫時奈何不了對手,但是也不會落敗。

他們都交上了手,剩下的就是曹氏二老了。不得不說,曹氏二老還是很聰明的,不,應該說是老奸巨猾。他們選擇了最後出手,直接對上了孫建。

「幻影手!」曹氏二老沒有廢話,上來直接就放出了招式。

幻影手,是曹氏二老的聯合招式。兩個人交錯攻擊,他們的速度極快,而且互相彌補,施展出來就像有無數只手向著孫建攻去。

孫建臉色一凝,沒有絲毫大意。雙臂交叉,一個鬥氣護盾就出現在了他的身前。擋住了幻影手的攻擊。孫建抓住曹氏二老間歇的機會,轉守為攻,凌厲的拳風就襲向了曹氏二老。可是曹氏二老交替攻守,動作十分默契,倒是讓孫建有些苦不堪言。

其實說起來,孫建要比曹氏二老中任何的一個都要厲害,只不過曹氏二老心有靈犀,聯合起來不下於孫建。所以三人的戰鬥就陷入了僵持之中。

「你們跑得了嗎?」洪韋冷聲說道,長槍直接刺向了孫玲瓏。

在洪韋看來,這孫玲瓏只是自己的囊中之物,輕鬆可以取她的人頭。不過他想的有些天真了。五個黑衣人直接飛身過來,三人手持武器擋住了洪韋的長槍,兩人直接釋放鬥技,攻向了洪韋。

洪韋很無奈,自己的攻擊很是強悍,可還是被三人勉強擋住了,面對其餘兩人的攻擊,他不得不選擇了後退。

洪韋退後,五人不依不饒,直接一起向著洪韋發動攻擊。看來勢必要纏住洪韋。

「小姐!快走!」小香剛才被嚇了一跳,現在反應過來,趕緊抓著孫玲瓏就跑。

「小香,我,我!」孫玲瓏好想說自己不想走,可是想到父親的囑託,她又不知道如何是好。

「小姐!你別再猶豫了,趕緊走吧,要不然走都走不了了!難道你想辜負老爺對你的期望嗎?」小香焦急的說道。

孫玲瓏看向正在和曹氏二老纏鬥的孫建,重重咬了一下嘴唇,然後一頭扎進了外面的大雨中。

「跑了?」洪韋看著孫玲瓏的背影,一股戾氣從他身上冒了出來。這次要是讓孫玲瓏跑了,他的臉就丟的更大了!

「啊!」洪韋怒喝一聲,強烈的鬥氣從他的身上放了出來。面對五人的攻擊。他選擇了躲避兩個,攻擊一個,承受兩個的方式,直接迎了上去。這樣一來,洪韋瞬間就扭轉了局勢。他以輕傷的代價,直接擊殺了一人。少了一個人,其他四人對洪韋的威脅就更小了。

洪韋步步緊逼,鬥氣狂放,招招奪命,很無奈,四人根本抵擋不住有些瘋狂的洪韋,一一被殺。洪韋冷笑了一聲,然後也進入了大雨中,向著孫玲瓏追去。

夏侯正沒管洪韋,而是看向了呂喬。

「呂喬,把藏寶圖給我吧。」夏侯正直接伸出了手。

呂喬看了看手中的藏寶圖,微微一笑,然後直接收入了戒指里。

「你幹什麼?」夏侯正的臉色直接拉了下來,他沒有想到,呂喬會這樣做。


「幹什麼?呵呵,夏侯正,你看不出來嗎?我是看上這個藏寶圖了。」呂喬笑道。

夏侯正心裡一突,一種不好的感覺從他的心裡升起。

「呂喬,血靈帝國給你的報酬已經很豐厚了,你難道還想坐地起價嗎?」夏侯正冷聲說道。

「當然不是,我呂喬不是那種人。不過有一件事你不知道,在我答應你們的時候,我就沒有打算把這藏寶圖交給你們,是你們自作多情了!還封我為大將軍,呵呵,我真的有那麼傻?」

「呂喬!你到底想怎麼樣?」夏侯正的語氣中已經充滿了殺氣。

「我啊!沒想怎麼樣啊?行了,夏侯正,你還是去殺孫建吧,我走了,不和你廢話了!」

「想走!哼!」夏侯正知道自己被這呂喬耍了,此時怎麼能放呂喬走?

「猛鬼出世!」夏侯正大喊一聲,每個手上都出現了一把大斧,狠狠的劈向了呂喬。

「霸王戟!」呂喬沒有選擇退縮,而是選擇了硬碰硬。

兩個強大的鬥技直接碰撞到了一起,強烈的勁風就擴散出去,他們身邊的人,都被吹跑了。而且洛水閣一樓的牆壁上,都出現了裂紋。

呂喬一咬牙,雙手緊緊的握住方天戟。他感覺到了,在力量上,自己根本不是夏侯正的對手。他的腳已經陷入了地面里,身子也不禁的後退。

大雨中,孫玲瓏和小香在兩個護衛的保護下,在瘋狂的逃跑。可是他們的速度,豈能快過聖階五級的洪韋?

「哼!哪裡跑!看槍!」洪韋大喝一聲,長槍向著孫玲瓏襲去。

兩個護衛直接推開了孫玲瓏和小香,然後迎了上去。不過他們哪是洪韋的對手?洪韋這含憤的一擊直接將兩人擊殺了。

「跑!你們跑啊!」洪韋大笑道。

「小姐,你快跑!我攔住他!」小香擋在了孫玲瓏的身前。

「小香,算了吧,咱們跑不了了。」孫玲瓏嘆息的說道。

洪韋大笑著舉起長槍,就要刺向孫玲瓏的時候,大地突然傳來了震動。

「這聲音,是騎兵。看來是城主府的人馬到了。」洪韋喃喃道。

「小姐,我們有救了!」小香眼睛一亮,然後欣喜的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