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97 Views

秦之允側頭看了我一眼,又一笑說:“你是想問爸爸爲什麼會罵她是賤人吧?”

Written by
banner

此話一出,我立刻不好意思的點頭,沒想到我的想法竟然被秦之允給發現了。

而秦之允對我一笑說:“其實……秦伯曾經是我母親的助手,他的蠱術也都是從我母親那邊學來的,據說……我母親很小的時候,秦伯就在跟前伺候了,我對她們的事情不是很瞭解,但我知道秦伯跟我的母親感情很好,至於爸爸爲什麼會罵她是賤人,我想爸爸是因爲被她揭穿了當年爸爸利用她的蠱術發家吧?”

一段話下來,秦之允對母親的用詞全都是“她”,看來,秦之允對母親的恨意只增不減。不過……在被遺忘的世界裏,我所看到的秦之允父母是很相愛的,是什麼讓他們變成了今天這副樣子呢?不光光是因爲她母親威脅了父親那麼簡單吧?

看秦之允母親的架勢,不光是要趕走我吧?她好像對秦之允的父親也有着挺大的仇意,哎!秦家真的好亂,我還以爲我跟秦之允會有很幸福快樂的生活,事實證明……我似乎有點自找苦吃的意思。

到了公寓,秦之允一直不放心,還親自把我送到了阿彩家裏才離開的,而阿彩看着我,急忙一臉好奇的湊到我跟前問:“怎麼樣了?秦之允的父親沒事了吧?”

我搖搖頭說:“沒事了,就是需要靜養,不過……我覺得這件事好像不大可能。”我聳聳肩,坐在沙發上一陣無語。

秦之允的母親回來了,她會那麼好心的放過秦之允的父親?爲了秦之允的婚禮,她必定會鬧得個天翻地覆的。

這時,我發現柳林好像不在,這丫頭去哪了?她不是回公寓了嗎?我撇向阿彩,她立刻心領神會的努了努嘴說:“去纖瑤阿姨那邊了,可能這丫頭心裏不好受吧!哎,現在我都迷茫了,真的,柳林到底是不是秦家的孩子?她長得跟秦之允母親好像很像呢!可是她又不認識自己的母親似的,到底是怎麼回事誰知道?”

我一笑,心想着阿彩跟我們也是操碎了心。立刻對阿彩說:“我覺得是百分之百是秦家的孩子,就連秦修文都這麼說,可是……秦之允的父親現在不願意,也不方便做DNA鑑定,而且還有好多事情要忙,其實我也不知道柳林到底是不是秦家的孩子。”

也許……柳林是秦之允母親跟別人生的孩子也說不定,不然秦之允的父親爲什麼會不認她呢?好歹也是自己的親生骨肉不是?

哎~~~現在貌似應該愁的人是我!我不光要應對自己的情敵,就連婆婆這層關係都要維護。我倒是不愁怎麼討好秦之允的母親,我是惆悵我連討好的機會都沒有,誰讓人家那麼討厭我呢?

到了晚飯的時間,阿彩做好了飯菜去叫柳林和纖瑤吃飯,但纖瑤說自己不餓,倒是柳林,吃的很開心,一點也沒有被自己的身世給弄得心情不好似的。

吃過了飯,我躺在沙發上等着秦之允來接我。我想,當時的慕容瑾大概是看到了這一層關係,所以他纔會說蕁蝶不會再對我做什麼了,可是,有些事情終是要解決的,就算沒有法術,蠱術這些,我眼前不是也有一個大麻煩嗎?

哎~~我真是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情敵數不勝數就算了,就連婆媳關係也還是跟以前一樣搞不好,這不禁讓我懷疑到底是我的錯,還是誰的錯?

“雪姐姐,你唉聲嘆氣的想什麼呢?”柳林湊到我跟前,一臉無邪的看着問着,好像這天下就沒有讓她發愁的事情。

我咧了咧嘴,看着柳林一笑說:“沒什麼,你一直都跟纖瑤阿姨睡嗎?她會不會覺得煩?”纖瑤是一個特別喜歡安靜的一個人,柳林這丫頭又天生那麼愛說話,真不知道纖瑤能不能忍住柳林。

而柳林聽了我的話,立刻一笑說:“平時呢,纖瑤阿姨會讓我陪着她去散步,閒下來我會看看電視劇,手機新聞什麼的,纖瑤阿姨就會看慕容瑾留下來的書,好像還挺感興趣的。”

我也沒有仔細去聽柳林說了什麼,只要纖瑤阿姨喜歡就好,我也別太操心別人了,還是操心操心自己的事情吧!

“柳林,你有法術,你應該知道蕁蝶的底細吧?她到底有多厲害?”我真怕一不小心,因爲蕁蝶這個女人而讓我跟秦之允的關係變得不好。

都說堅不可摧,可是……就算一堵很結實的牆,每天用一點力氣去推,總有一天,這堵牆也會被推倒吧?

柳林撇了撇嘴說:“好像是挺厲害的,但是我摸不透她的法術到底有多厲害,我只知道她心機挺厲害的,而且……她還有一個不要臉的精神,這樣的話,雪姐姐你就被她打敗了呀!”

柳林的話確實說的挺對的,蕁蝶確實有一個不要臉的精神,她可能就指望着這不要臉的精神活下去呢!

無聲的嘆了口氣,都說臉皮厚吃個夠,臉皮薄吃不着,現在想想,還真是那麼回事!

叮鈴鈴——

這時,我的電話響起,我急忙坐起身拿出電話,我本以爲是秦之允打來的,卻不想,在我拿出電話一看,是一個陌生的號碼,莫名的,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然而,當我接通電話後,電話那邊傳來秦之允母親的聲音,她的聲音極其平和的說:“是夏雪吧?我是秦之允的母親,我現在就在公寓外的一個茶館裏,如果你方便的話,我們可以見個面嗎?”

聽着秦之允母親的話,我心中很是抗拒跟她見面,於是,拿着電話想了想,剛要回絕,卻聽秦之允的母親說:“放心,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我也不會對你的孩子怎麼樣的,我就算再怎麼討厭你,我也沒必要在這個節骨眼上對你做什麼吧?這樣的話,之允豈不是要怪罪我一輩子?我只是想跟你談談而已。”

秦之允的母親說話一直都是不溫不火的那種,雖然恐懼見她,但我想我要是不去的話。 或許她肯定會上來找我吧?這樣的話,阿彩和柳林一定會攻擊她的。

她雖然很可怕,可她說的話應該不會摻假,權衡了片刻後,我立刻說:“好!我馬上過去。”

掛斷電話,我找阿彩要了身休閒裝,阿彩見我一副要出去的模樣,立刻問問:“你這是要去幹什麼呀?”

爲了不讓阿彩擔心,我只是淡淡的一笑說:“以前一個同學要見我,可能是看我現在是寰球國際的少夫人了,想找我要個職位什麼的,我不能給她職位,總不能不理她吧?”

我故作一副很輕鬆的樣子,因爲我不想讓阿彩和柳林擔心,我覺得我跟秦之允的母親應該談一下了,我其實想改變她對我的看法,但我知道這種希望不大。

“走啦!”走之前,阿彩和柳林還一直都很擔心我呢!見我執意要走,也沒有阻攔我,或許她們也沒有想那麼多吧!

到了茶館,秦之允的母親正在優雅的喝着茶,我看了她一眼,隨即一笑說:“伯母好。”我不知道我這樣的稱呼會不會讓她感到反感,但我知道我要是叫她一聲“媽”,她必定會很反感。

“坐吧!”秦之允的母親淡淡的一笑,就好像跟我的關係還不錯似的,隨即還不忘幫我要了一杯水。

我尷尬的只能用喝水來掩飾自己,畢竟是她找我,我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始我們的話題,所以,我只能等。

終於……秦之允的母親說話了,她說:“夏雪,你跟之允在一起,說實話……我不覺得你們倆有多合適,你這個人心太善,沒有主見,還會時不時的製造出一點小麻煩,這些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

秦之允的母親一雙眼看着我,帶着銳利的光彩說:“最主要的是,你在工作上根本幫不了之允什麼,他既然已經還陽,那他首要的任務就是好好工作,你這邊不停的出狀況,之允是沒辦法安心工作的,那秦家的家業豈不是因爲你而毀於一旦了?”

秦之允母親的話一針見血,句句刺耳,想必她早已經想好了,不然也不會主動約我見面,只是我一直以爲是自己長了一張讓人討厭的臉,卻不想……她竟然已經討厭我到骨子裏了。

一時間,我竟然有點語塞,可是……既然是來談判的,我總不能什麼都不說吧?於是,我看向秦之允的母親說:“伯母,我知道您不喜歡我,可是……我跟秦之允已經有孩子了,難道您非要拆散我跟秦之允,才覺得是給他最好的選擇嗎?”

聽了我的話,秦之允的母親毫不客氣的回了我一句:“沒錯,我就是認爲這纔是我給之允最好的,夏雪,現實是有多麼的殘酷你知道嗎?你不要以爲我打擊你,不喜歡你,拆散你和之允就是最殘酷的,殘酷的事情很多,比如生死……”

我呆呆的看着秦之允的母親,根本就聽不懂她話裏的意思,什麼生死?難道她的意思是拆不散我跟秦之允,她就去死嗎?呵呵……見過難爲人的人,沒有見過她這麼難爲人的。

“伯母,我……”我想要跟她好好說一下,我覺得她可能太過於偏執了,有些不好的事情還要強加於我的身上,我真心覺得挺替自己委屈的。

“夏雪,我的話說完了嗎?你就打斷我?”秦之允的母親忽然面上一冷,看着我又是冷哼,又是鄙夷的。

現在到底是誰在打斷誰?我忽然覺得眼前這個婆婆,比張如蓮還要可怕!雖然說張如蓮一直都不喜歡我,可她最起碼還會虛僞一下,但秦之允的母親呢?無論我怎麼做都是錯,我真的錯了嗎?

“夏雪,做人呢,要放聰明點,留不住的人,就要試着學會放棄,你雖然懷了之允的孩子,可那兩個孩子是要陽氣才能存活的,呵呵……你覺得你要這兩個孩子不是害之允嗎?”

呵呵……現在反倒全都是我的錯了,我就算是再怎麼懂得尊重,再怎麼不想跟秦之允的母親爭吵,這樣的屎盆子,也不能扣在我的頭上吧?

“伯母,您的話說完了嗎?我可以說話了嗎?”我強忍着內心的怒火,看着秦之允母親客氣的問着,我想我已經做的很好了。

秦之允的母親白了我一眼沒有說話,而我看着她,忍不住難過說:“伯母,這兩個孩子原本可以快快樂樂的成長,出生,可以給屬於我們的家帶來換了,可是……這孩子身體裏的陰氣呢?是誰注入的?不可能是我的原因吧?”

事到如今,也沒必要給誰留面子了,我的孩子,畢竟是她的親孫子,她都捨得下手,我再說一些好聽的話,還有意義嗎?

秦之允的母親一笑,看着我立刻說:“因爲她們倆就不該出生,所以……比起強迫你流產,你還是選擇不讓她們出生是最好的,夏雪,你走不進秦家的,何必要爲難自己呢?”

我起身,看着秦之允的母親,忍不住渾身發顫,我覺得我們已經沒有聊下去的必要了,她一心要我走,我一心想要留,到底誰對誰錯說的清楚了嗎?

說到我,她對我絕情也就算了,提到了兩個孩子,她連眼睛都不眨一下,說的那麼輕鬆,好像這兩個孩子就是一對禍害一樣,不值錢的草芥一樣!

“伯母,既然話已經說到這個份兒上了,那我也不再跟您說什麼,這兩個孩子我生定了,至於秦之允……除非他不要我,就算他不要我,我可能還會拿着兩個孩子來牽絆他,糾纏他,所以……秦之允這輩子都別想逃出我的手掌心了!”

丟下這麼句話,我生氣的轉身離開了,還有什麼可說的呢?廢話說了那麼多,倒不如直接說讓我滾出秦家的視線。

然而……當我轉身,還沒走出幾步呢,秦之允的便叫住了我說:“夏雪,我可以理解你的無禮,但是我告訴你,你如果不離開之允,你必定會受到很大的傷害。”

說話間,秦之允的母親起身,嘴角發出一絲冷笑說:“呵呵……在這個世界上,什麼都是小事兒,除了生死……夏雪,希望你不要後悔自己的選擇!”

語畢,秦之允的母親拿起包包就要離開,走到我身邊時,還不忘狠狠地撞了我一下,我的腳步踉蹌,雖不至於摔倒,可心裏卻難過的要命。

離開茶館,我剛走出門,迎面便迎來了一對母子在爭吵,是秦之允和他的母親,或許秦之允在阿彩那邊得知我下樓來見一個人,但秦之允不傻,一想就能想到我見的人一定是她的母親,要麼就是蕁蝶,所以……

“你是不是覺得我生活太好了,你心裏不舒服?”秦之允一臉生氣的看着自己的母親問着,看着他眼底散發出來的怒意,我想,那也就是他的母親,不然的話……他指不定會幹出什麼事出來。

而秦之允的母親一聽,立刻看着秦之允傷心的說:“之允,我跟夏雪見個面不行嗎?我只是跟她聊聊天都不行嗎?正好……”

秦之允的母親一雙眼瞟到了我的身影,立刻指着我說:“之允,你去問問夏雪,我是怎麼對她的,我有沒有說什麼過分的話,還是對她做了什麼?你問問她。”

秦之允的母親一臉焦急的說着,說的好像她受了極大的委屈一樣,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而秦之允根本就不理會他的母親,而嘲諷的一笑。 “天下人都知道夏雪是一個特別好說話的人,你認爲你對夏雪說了什麼,或者是傷害到她了,她會承認嗎?”

“你……”秦之允的母親吃癟,一雙眼憎惡的看着我,我想,她現在更加恨我了吧?幸好我不會法術,不然的話……她非得罵我是妖女不可。

這時,秦之允已經走到了我的身邊,一雙眼擔憂的看着我問着:“怎麼樣?餓了沒有?我們回家吧?”

我點頭,沒有去看秦之允母親一眼,我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她,我甚至能感覺她正在看着我,用那雙狠毒的眼睛看着我。

上車後,秦之允啓動車子離開,我沒有回頭去看,但我相信秦之允的母親一定正用憎恨的眼神看着我們呢。

“夏雪,以後她再來找你,你不要理她,她連自己的孫子都能害,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是她在乎的?”秦之允的聲音帶着怒意,我知道他一定是心裏很難受,也一定很生氣。

回到家後,秦之允幫我放洗澡水,讓我放鬆一下,忘掉那些不愉快的事情,而我躺在浴缸裏,原本就不好的心情,瞬間被激發。

我覺得秦之允的母親說的沒錯,未來在公司上,我可能幫不到秦之允什麼忙,或許會給他添亂也說不定。

但是……我是不會放棄秦之允的,就算她百般阻撓和刁難,都不能改變我的想法,我能做的就是努力的學好怎麼成爲一個幫助秦之允的人。

晚上,躺在牀上,秦之允還抱着電腦看文件,我本來是要跟他聊聊關於他父母的關係,但一想到最近公司出了很多的事情,我又放棄了。

不知不覺中,我睡着了。

翌日,當我睜開眼時,我還抱着好心情,打算去公司學點工作上的事情,然後成爲秦之允的左膀右臂,誰想……就在我出門的瞬間,蘇聆風來了,他看了我一眼,一副極其不情願的模樣說道:“夏雪,本來我是不想跟你說這件事的,但是……我覺得你看到了新聞,一定會抓狂的。”

我蹙眉上前,感覺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了,不然蘇聆風也不會親自來找我說什麼。

我儘量讓自己保持平穩的心情,佯裝自己很輕鬆的模樣看着蘇聆風問道:“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蘇聆風垂眸,長吸一口氣,眼底忽然就紅了起來,一種悲傷的感覺瞬間就感染了我,他說:“夏雪,孤兒院忽然半夜起火,一些小孩子……她們……”

“半夜起火?”我的腳步踉蹌後退,蘇聆風后面的話我根本就沒有聽到,我只知道孤兒院的設備雖然不好,忽然起火……

“呵呵……在這個世界上,什麼都是小事兒,除了生死……夏雪,希望你不要後悔自己的選擇!”

副本大佬 秦之允母親的話一下就涌入了我的耳畔,難道說……孤兒院半夜忽然起火,跟秦之允的母親有關?不能吧?我壓制着自己的想法,看着蘇聆風上前確認道:“蘇聆風,你是說……孤兒院起火了?是什麼引起的?怎麼會忽然起火呢?”

蘇聆風無奈的看了我一眼,說:“起火原因……不詳!”

蘇聆風的眼中閃爍着異樣的光芒,卻狠狠地刺痛了我的心,起火原因不詳,蘇聆風是在警告我什麼嗎?他是想說孤兒院起火是因爲一些什麼手段造成的?

難道真的是秦之允的母親?

我感覺我腳下一輕,整個人的身子都開始輕飄飄了起來,眼前一陣眩暈,一股強烈的嘔吐感使得我暈了過去。

當我醒來後,已經過去了三天,秦之允說,孤兒院的是已經安排妥當,寰球國際也會花錢資助孤兒院重建,至於那些死去的孩子,已經被安葬了,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一些身體沒有缺陷的孩子都死了,留下的,不是殘疾就是各種疾病。

我看向秦之允,我不知道該怎麼說起他母親的警告,可那些孩子是無辜的,就算她再怎麼想報復我,也不能去傷害那些孩子吧?

秦之允的母親簡直是太惡毒了!!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狠毒的女人?我看向秦之允,強忍着內心的悲痛,問:“調查清楚了嗎?到底是怎麼回事?”

此話一出,秦之允卻反倒看着我問:“夏雪,“她”是不是跟你說什麼了?或者警告你什麼了?”

我看着秦之允,呵呵……你要我怎麼說?說你的母親警告我的那些話?還是說你的母親是一個表裏不一的女人?

我的眼淚忍不住吧嗒吧嗒的低落,我覺得我真的很愧對那些可愛的孩子,她們已經很可憐了,已經沒有了父母的疼愛,可秦之允的母親……她怎麼可以那麼殘忍?

“秦之允,蘇聆風那邊調查結果是什麼?還是不詳嗎?”我沒有回答秦之允的話,而是看着他反問着。

秦之允看了我一眼,最後無奈的說:“是的,但這絕對不是一個意外,夏雪,你告訴我,她是不是跟你說什麼了?”

我搖頭,我說這些還有什麼意義嗎?秦之允的母親做都做了,我就算說了又能怎麼樣?能改變什麼嗎?而且……

如果我說了那些話,想必秦之允必定會找自己的母親去鬧吧?到時候……他的母親只會愈演愈烈。

“秦之允,你別問我了好嗎?我現在很亂。”我抱着我的自己的身體,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更加覺得無助。

“是她是吧?她是不是威脅你了?夏雪,走!我們現在就去找她,她可以濫殺無辜,憑什麼來打擾你的生活?”秦之允極其的生氣,拽着我超外面走去,我任由秦之允拽着,迷茫的跟着秦之允的腳步。

一路上,秦之允始終都繃着臉沒有說話,而我看着秦之允,心中既擔憂又害怕,我不知道秦之允這麼一鬧會意味着什麼,會給我們帶來怎麼樣的災禍。

很快的,到了秦之允母親的住所,開門的是蕁蝶,她一見到秦之允,立刻滿心歡喜的一笑,可眼神落在我身上的時候,她當即白了一眼,率先轉身回了客廳裏。

秦之允沒有理她,拽着我走進了客廳,客廳裏,秦之允的母親正在做瑜伽,閉着眼,好像聽不到任何的聲響一樣。

秦之允見狀,上前把愈加的音樂給關了,隨即站在自己的母親面前質問:“孤兒院的事情,是你乾的吧?你要幹什麼?拆不散我跟夏雪,打算讓所有人來償命是嗎?”

秦之允的模樣極其的生氣,額前青筋暴跳,雙拳緊握,看着他的樣子,我忽然覺得好害怕,他這樣不是在恨自己的母親嗎?

但秦之允的母親根本就沒有理會他,反而是蕁蝶,上前便一臉不悅的看着秦之允說:“之允,你這樣說伯母是不是不太好?進門後就不分青紅皁白的說這些,哪有你這麼說自己母親的?”

“你算個什麼東西?”

秦之允一雙陰篤的眼睛射向蕁蝶,滿是嘲諷的看着蕁蝶問:“你以爲你這樣就是對她好?還是你覺得你這樣表演着心機—婊,白—蓮花很爽?”

“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我這是爲了你和伯母的關係好!你要被一個女人給迷了心智好不好?”蕁蝶沒有哭,反而是耐心的勸說着秦之允,好像……我跟秦之允現在是最壞的壞蛋,而罪魁禍首就是我。

秦之允忽然冷冷的一笑,嘴角揚起一抹嘲諷,走向蕁蝶,步步緊逼的問道:“試問……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裏跟我講話?你是誰呀?我認識你嗎?” 被秦之允那麼一說,蕁蝶的臉一陣紅一陣白的,終於露出了悲哀的神色,看着秦之允說:“之允,你就這麼討厭我嗎?在你的心目中,我是不是非常令人討厭?曾經,你是那麼滿心歡喜的把我娶進門,可就是因爲夏雪的出現!你不顧自己父母的生死,非要跟巫泰爭個你死我活,現在你又獲得了什麼?”

蕁蝶冷冷的一笑,一雙眼又看着我說:“你得到了什麼,因爲你得到了夏雪不是嗎?爲了她……上輩子你可以選擇放棄所有人,這輩子,你還要重蹈覆轍嗎?”

蕁蝶句句話帶刺,這些話好像並不是說給秦之允聽的,就是說給我聽的,我看着蕁蝶沒有說話,因爲我知道我說什麼也是沒有用的。

而這時,秦之允走到我身邊,看着蕁蝶說:“你說這些有意義嗎?那一世我跟巫泰爭權利了嗎?是他鬼迷心竅,殺害了父母,害的我跟夏雪分離,這一世怪誰?”

秦之允的眼睛看向自己的母親,滿是生氣的說:“你說,你告訴我這一世怪誰?你害的哥哥從小被仇恨矇蔽雙眼,害的我被他害死,經歷了這麼多,你還覺得不夠,還來殘害我的父親,自打你離開後,我爸爸的心臟就一直都不好,要不是秦伯一直看着我,守護着我,秦家還有了嗎?誰還知道我秦之允是誰?”

秦之允說話時,身子在微微發顫,一雙眼都紅了,我看着他這樣,心裏很難受很難受,我不知道他是怎麼說出這些話的,我只知道他很難過,也知道他心裏不好受,可是……這些話他要是不說,我感覺他一定會難受死的。

可是……即使秦之允說出這樣的話,即使秦之允心裏難受,他的母親依舊堅持自己的想法,冷冷的一笑看着秦之允說:“之允,你說這些話不覺得對不起我嗎?你說這些話不覺得很傷害我嗎?我爲什麼要那麼做?難道是爲了我自己嗎?還不是因爲你爸爸?”

秦之允的母親極其難過的說着,看的我心中一陣難受,可是……這一切真的是她的錯啊!有些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去評價誰對誰錯,可是,難道錯的人不是她嗎?

秦之允苦澀的一笑,看着自己的母親說:“是嗎?爸爸要你怎麼樣,你就怎麼樣嗎?你沒有從中得到什麼嗎?得到沒有得到什麼你自己心裏沒數嗎?還有柳林,她到底是不是秦家的孩子?爲什麼她會出現在千年前?爲什麼會不記得所有的事情?你到底拿她又做了什麼實驗?”

秦之允的聲音一聲比一聲高,看他的樣子,確實是生氣了,而且是非常的生氣,我手上捏了一下秦之允,希望他能夠注意一下自己的情緒,不管怎麼說,那也是他的母親,可我又忍不住希望跟他母親吼的那個人是我!

“之允,我覺得你的情緒不太好,你還是回去吧!有些事情,你去找你爸爸問,你問他一切就都清楚了,柳林是誰的孩子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父親當年對我做了什麼!”

秦之允的母親忽然很難過,看她的樣子,當年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而蕁蝶這時候充當了一個好兒媳的形象,忙不迭的在秦之允的母親面前獻殷勤。

我看向秦之允,剛要勸說他不要再吵了,但秦之允卻冷冷的一笑,對着自己的母親說:“當年做了什麼也都是你咎由自取,你……帶着蕁蝶遠離我的視線,不要再讓我看到你們了,如果你非要插手我的事情,那就別怪我不顧母子的情分!”

說完,秦之允拽着我走了,我回頭看了一眼秦之允的母親,只見她的眼睛正惡毒的看着秦之允,我的心猛地一抽,急忙回過頭來,心中忍不住狂跳。

怎麼辦?我要不要把剛剛看到的一切告訴給秦之允?她的母親爲什麼要那樣看着他?是不是準備對秦之允下手了呢?我感覺我真的跟秦之允的母親說得很像,我確實是挺沒用,善於製造麻煩,卻不能夠解決麻煩。

如果往壞了想,假如有一天,秦之允離開了我,我想我的世界一定是暗無天日的吧?我不斷的給自己製造出麻煩來,可沒有了秦之允,誰還能這樣護着我呢?

上車後,我一股腦的抱住了秦之允,隨即便緊緊地摟着他哭道:“秦之允,我愛你,謝謝你爲我做了這麼多,但是……但是我們能不能別再這樣了?我真的好害怕會失去什麼,我真的好想跟你好好的在一起,而不是一樁接一樁的麻煩事,要不……”

我推開秦之允,看着他滿眼淚痕的說:“要不你跟你的母親認錯吧?就算她不喜歡我都行,只要她別再製造出麻煩來就好了,昨天是孤兒院裏的那些孤兒,明天呢?後天呢?是不是你的母親會一直報復我們?”

我真的是害怕了,我真怕他母親一次次的打擊會傷害到我身邊的所有人,包括我的孩子,我的孩子現在才那麼小,她們可能還沒有成型呢吧?我不能失去她們,秦之允更不能。

秦之允爲我擦着眼淚,忍不住嘆息說:“夏雪,別想太多了,有些事情一定會有解決的辦法,我們已經在商量了,你放心,從此以後,我不會再讓任何人受到傷害。”

語畢,秦之允緊緊地把我抱在懷中,像是在給我無盡的希望一般,我躲在秦之允的懷中,就像找到了避風港一樣,惴惴不安的心情似乎也得到了緩解。

回家的路上,我假裝睡着了,因爲我不想讓秦之允看到我迷茫的神色,也不想讓他覺得我心裏很難過,我想……這件事不光光是秦之允要找人商量這麼簡單了,我也要學會反抗了,就算傷害到誰,我也要保護好我的愛情,以及我的孩子。

到家後,秦之允出去了,我呆呆的站在陽臺上,迎面看着大海,並沒有春暖花開的心情,我打電話給阿彩和纖瑤阿姨了,我覺得阿彩懂得一些事情,纖瑤阿姨更是明白很多道理和心計,我希望幫秦之允分擔一些事情。

然而……

當我說起這件事後,阿彩一不小心說走了嘴,她說:寰球國際現在正在鬧金融危機,如果她沒有猜錯的話,必定是秦之允母親做的,蘇聆風因爲處理孤兒院,還沒來得及調查跟寰球國際敵對的公司是哪個,所以……事情一直在停滯着。

“秦之允的母親真的那麼厲害嗎?”我困惑的看着阿彩問着,秦之允的母親會蠱術,還會開公司?她做這麼多到底是爲了打擊我跟秦之允?還是爲了報復整個秦家?

而纖瑤看了我一眼,無聲的嘆了口氣說:“夏雪,那個女人不是有多厲害,這麼跟你說吧!同樣是人,爲什麼黑she會的人敢殺人,我們不敢?那是因爲他們心狠手辣,心腸夠硬,一個人爲什麼會心腸變硬,那是因爲他經歷了太多的事情,纔會變成那樣的,所以,秦之允的母親就是練成了心狠手辣。”

可是,秦之允母親能有今天,聽她的意思,應該是被秦之允的父親逼的,到底曾經發生了什麼事情,恐怕也只有秦之允的父親知道了。

而這時,纖瑤阿姨看向我,一臉擔憂的說:“夏雪,你知道你現在最應該擔心的是什麼嗎?你現在最應該擔心的是你要怎麼學會心腸變硬!怎麼拿出你的鐵石心腸去對付你的仇人,你該學會反擊了,你知道嗎?”

我眉頭緊鎖,看着纖瑤阿姨忍不住問道:“我要怎麼反擊?” 聽了我的話,纖瑤立刻說:“夏雪,你現在都四面楚歌了,你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危險在哪裏!哎~~~”

纖瑤長嘆一聲,看着我的眼神裏充滿了無奈,或許她都覺得我不可救藥了吧?

而我看着纖瑤也是一陣不知所措,我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解決那些麻煩,難道殺了蕁蝶她們就好了嗎?

這時,纖瑤拉着我的手,耐心的跟我說:“你要知道,蕁蝶和秦之允的母親是一夥的,她們現在想盡辦法除掉你,就是不想你在秦之允的身邊,而你和秦之允不可能會放棄對方,那麼……你就別給蕁蝶和秦之允他母親傷害你的機會,不是躲開,而是巧妙的去迎戰,這件事我跟你說也說不清楚,畢竟我不能時時刻刻的在你身邊,更不可能教你什麼,你要懂得自己去做,不再依賴任何人,遇到問題了,就去自己想問題,再去解決。”

纖瑤的話讓我有點迷茫,但我聽明白了,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一直是大家在我身邊幫助我,我確實應該學會自己去處理事情了,大家可以幫助我一時,卻不能幫助我一輩子,總會有我自己需要面對的一天。

我長嘆口氣,心想着我自己真的應該學會保護自己,而不是讓別人來保護我了。

我看向阿彩,想到了公司的事情,不解的問道:“你說寰球國際在鬧金融危機,怎麼回事?只是因爲敵對的公司嗎?”

阿彩瞟了我一眼說:“這件事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知道好像有服裝廠的事情,而且,那個公司一直搶寰球國際的生意,甚至是……挖牆角。”

聽着阿彩的話,我覺得這件事必定跟秦之允的母親有關,至於秦之允爲什麼沒有跟我說,我想他一定是怕我擔心吧!

晚上,秦之允下班回家,我原本是想跟他聊聊公司的事情來的,但一看到他疲憊的面容,我的心又開始忍不住難受,想想還是放下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